订阅

迪士尼如何大闹互联网,我们和它的导演聊了聊

《无敌破坏王2》有什么隐藏“彩蛋”?迪士尼公主的创意是怎么来的?导演里奇·摩尔解答了这些疑问。

那个大块头和小甜心的组合又回来了。

2012年,迪士尼推出了《无敌破坏王》,当时,它在内地仅取得了6000多万元人民币的票房,北美票房也不过 1.9亿美元,最终全球总票房 4.7亿美元,这在迪士尼动画的票房历史中并不算卖座,但是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相当看重这个系列,它甚至比《冰雪奇缘》等更早地宣布了续集计划。

《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由第一部原版创作团队操刀,导演里奇·摩尔和制片人克拉克·斯宾塞同时也是《疯狂动物城》的主创。拉尔夫和好朋友云妮洛普的冒险从街机游戏跨越到了互联网,探讨了友谊的归宿,电影中最值得称赞的是将整个互联网做了具象化的构造,并对互联网文化做了种种吐槽。

无数的互联网公司组成了一个高速运转的城市,包括腾讯QQ、猫眼电影、微博、天猫在内的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扎堆以路牌的形式出现,烦不胜烦的弹窗广告被拟人化成为了推动剧情发展的重要环节,调侃了那些通过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推荐的“猜你喜欢”的服务,也总结了“不要看评论”这个网络生存法则。

作为一部连导演都数不清彩蛋有多少个的电影,迪士尼在《无敌破坏王2》中塞入了众多迪士尼的经典IP,吐槽了皮克斯,让刚刚过去的“漫威之父”斯坦·李再次出现在了大银幕上,暴风兵、狐狸尼克、巴斯光年、屹耳等的集体客串,总能让观众找到一些意外惊喜,镜头最广的一个场景里甚至出现了100万个不同的角色。其中最让人激动的是迪士尼的14位公主首次聚集在了一起,上演了公主拯救“王子”的故事,导演还邀请了各位公主的原配音演员再次回归为角色献声,并对公主们的性格做了重新解构。

截至11月27日,上映5天的《无敌破坏王2》在中国的票房为1.47亿元人民币。从票房走势上看,无法超越2016年的《疯狂动物城》创下15.27亿元的历史,也很难追赶上去年《寻梦环游记》12.12亿元的成绩,但是影片的烂番茄新鲜度86%和IMDb 7.7的评分让这个系列的口碑始终保持在了一个不错的高度。

我们跟导演里奇·摩尔聊了聊迪士尼是如何设计互联网的。

Q:在《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电影中有没有相较于前部的技术上的创新?

A:在之前的《疯狂动物城》中,我们实现了技术上的一个突破,便是在动物皮毛上做了技术处理,让它尽可能贴近真实。在《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的制作过程中,在技术上我们实现的突破是在屏幕上呈现尽可能多的内容,我们实现了镜头最广的一个场景,其中有100万个不同的角色,其中一些甚至是肉眼看不出来的,可能就像一粒沙那么大,但当你放大以后你会发现这个角色制作也非常精细,包括表情、衣服纹理。这样的工程3年前是做不到的,我对我们的渲染软件做了升级和突破。这样带给观众的精致细节和海量数据是前所未有的,这是我们很大的突破。

Q:《疯狂动物城》和《无敌破坏王》都讲述了两位差异很大的角色携手探险的故事。这次,在续作《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中,你就两位主人公的形象较前作做了哪些丰富或发展?

A: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上一部故事结尾,拉尔夫终于找到了一个好朋友,并快乐了起来,故事有一个很圆满的结局。但其实仔细思考后我们发现,他们的友谊并不是最健康的状态,拉尔夫其实在用他人的判断来定义自我。于是我们便从这个点着手,希望拉尔夫自己能产生对自我的认知,所以在续作中我们为他们的友谊添加了考验,探索他们之间的友谊会走向哪里。互联网对于拉尔夫这样一个找不到自我,没有安全感的男人来说,是一个很有挑战的地方。

我们处在一个讲述故事的新时代,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故事需要和全球各地的观众产生共鸣。《疯狂动物城》做到了,《无敌破坏王2》是一个关于友情的故事,两个来自小镇的朋友一起来到了大都市,之后一个人喜欢上这个新世界,而另一个则想要回到原来的生活。这部电影同时也是讲述梦想的故事,讲述在巨大的变化面前,如何去坚守友谊,这是很多人都会面临的问题,当你会对此产生联想时,我们就成功了。

Q:在预告片中我们看到一些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你是怎么选择这些公司的?你对这些公司熟悉吗?

A:我们不想只采用美国的公司,因为互联网无国界,是全球的。每个国家都有属于自己的互联网公司,我们想要集结所有不同地方的网站。我希望通过影片去体现一种包容性,为全球各地的观众带去熟悉感,不想针对不同市场做出不同版本。

比如微博,我们参观了新浪公司,我觉得它们和硅谷的Google,甚至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的环境氛围都很相似,虽然我不是微博的用户,但如果我开始使用会上手很快,因为这是我很熟悉的操作。而且其实各个地方的人大多是相似的。我们的渴望,我们的想法有很多共同点。

一开始我们还在担心要用到真实的网站是不是需要付版权费或者申请许可证,后来我们发现,如果只是用logo根本不需要许可直接采用就可以了,不过想要用品牌专属的人物形象时是需要获得许可的,比如迪士尼的米奇,或者新浪的吉祥物小浪。我们用了很大篇幅去展示eBay网站的场景,当eBay打来电话时我们其实很担心,怕他们要求我们删除相关画面,但其实他们是打电话来感谢我们在电影中给他们露面的机会。其实全球各地我们用到的网站,收到的反馈都是正面的。

Q:在设想互联网世界的时候,怎样在动画片里面呈现人人都熟悉的互联网世界?

A:做调研。之前做《疯狂动物城》的时候,我们到非洲肯尼亚,当时我们花了18个月去学习这些动物的习性,在非洲大草原实地观摩这些动物,看他们怎么行走移动、他们生活的自然环境、动物社群的运作,这段经历对《疯狂动物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做《海洋奇缘》的时候,他们去了南太平洋,调研当地的风土人情,做《冰雪奇缘》的时候,我们的团队去了挪威。到了《无敌破坏王》,我们来到了在洛杉矶市区的一栋办公楼,整个北美西海岸所有的互联网交互都发生在这座大楼里。你可以看到有成千数万米的电线,重要的服务器、计算机箱等等,是这些东西把互联网连接起来。

也是源于这一次的实地考察,我们想到互联网由这么多网站和手机应用程序构成,是不是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大城市,大都市有不同的区域,在互联网世界里可能就会是社交媒体区、购物区、金融区。在互联网世界里面我们有两种重要群体,头都是方方的,我们叫网络用户,是使用互联网的人,还有一组叫网络公民,他们在互联网世界里生活工作,所有的网站、App都是由他们维护的,用不同的形象区分他们。

Q:在《无敌破坏王2》中隐藏着多少彩蛋?你最喜欢的彩蛋是哪个?

A:我也不知道,因为太多了。每次我自己看的时候都自以为找齐了,这时候我们的画师就会来和我说,通知你一下我们在电影中又放了三个彩蛋,但是不告诉你在哪里,以至于我自己都不清楚,至少有数百个吧。

我最喜欢的可能是朱迪出镜的那一幕里,远景的人群中有两位2D的形象角色,来自于迪士尼动画短片,其中一位是一头叫Humphrey的熊,生活在国家公园里,另一位是它的伙伴,国家公园的护养员。我们找到了一位从1970年代就开始在迪士尼工作、专门制作2D动画的画师,制作了一段Humphrey跳舞的样子放入电影。其实这一段和故事没什么关系,但如果你是迪士尼死忠粉,发现了这个彩蛋后一定会非常激动。

Q:让迪士尼公主齐聚一堂是一个绝妙的创意,也展示了她们不同的个性。你们是如何想到这个情节的,想向观众传达怎样的信息呢?

A:其实我们很多的创意是源于相互开玩笑而来的,在玩笑中产生灵感。在《疯狂动物城》中的树懒闪电,说话特别慢,这个灵感也来自于私底下的玩笑,因为有同事说去车管所办事的时候工作人员效率很低,不如就采用一只说话特别慢的树懒。公主的情节也是同样,一开始我们想让拉尔夫做一个性格测试,他的性格是更像安娜还是艾莎,同时让两位公主在后台争执,到底拉尔夫更像谁。后来我们觉得既然云妮洛普也是《甜蜜冲刺》糖果王国的公主,不如就让她和其他公主见面吧。

同时,我们也希望公主身上具有现代气质,为她们的性格增加层次感,展现出不太一样的一面。这也是非常微妙的地方,需要小心平衡,一方面你要尊重经典的公主形象,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带来比较有趣的情节。我们还邀请了各位公主的原配音演员再次回归为角色献声,这些角色很大程度上也是女演员本身的写照。

Q:在你看来,想象力是否可以通过训练达成?

A:很多非常有创意的想法都来自真实的生活。其实我们创造的虚构世界和真实的世界,比如在《疯狂动物城》中,不过把居民换成了动物居民。不管创意多么天马行空,和现实生活一定存在着连接点。如果你可以很好地将想象与现实做一个混搭,比如在你构想中的世界中,虽然里面的人和我们长的不一样,但我们之间依然存在着共同点,能让我们联想到真实的生活,塑造熟悉感。这便是我想分享给大家的建议。

Q:你觉得自己做一个导演的优势是什么?

A:可能是聆听,聆听周边的人。如果只按我们自己的想法制作一个电影版本,我们会失去很多优秀的东西。在工作的时候,我们仿佛在一个与世隔绝的泡泡里,比如制作《无敌破坏王2》时,我们在工作室里一待就是3年。在结束工作之后去到世界上不同的角落,认识新的人,拜访很棒的地方,对我来说也是产生创意和灵感的过程。

Q:怎么判断什么样的故事适合做续集?《疯狂动物城》会有吗?

A:围绕着《疯狂动物城》我们可以讲述很多故事,在结束那个工作之后,我们的原班人马大多开始制作《无敌破坏王2》,我也很希望能够和他们一起重新开启这个世界。但是关于故事制作有件很困扰的事情,对于尼克和朱迪的关系,观众分为两个阵营,一些人期待他们有爱情的火花,成为情侣,另一些人觉得男生角色和女生角色不一定就要成为情侣,也可以是好朋友。所以不论我们新的故事怎么讲,都会得罪一半的人。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