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钱惠康:汽车业过去10年的变化,比前100年还多

在钱惠康看来,10年间,最“困难”的时刻恰恰是市场最好的时刻。相比之下,在市场低谷的时候保持稳定,他反而更有底气。

2009年,钱惠康从美国底特律来到中国上海。作为通用汽车的高管,他眼中的这两座城市可能是“冰火两重天”。

当时,整个美国汽车业因为金融危机的冲击,正面临最艰难的境地;中国市场则在2009年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当年的新车销量达到1364.48万辆,首次超越美国成为汽车第一大市场。这某种程度上也标志着汽车行业的格局变化。

如今,中国不仅销量,在诸如自动驾驶等技术上也正逐渐成为全球汽车业的中心。在中国工作和生活近十年的钱惠康见证了这一变化过程。

C=CBNweekly

M=Matt Tsien

C:2009年来中国任职时让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M:中美强烈的对比。2008年,是通用汽车成立100年,当然,你也知道,2008年也是金融危机对汽车业猛烈冲击的时候。到了2009年,是通用汽车最困难的一年,但也是它在中国发展最快的一年。2009年我来到上汽通用五菱,前一年它的销量是64万辆,2009年就突破100万辆。对于一个汽车公司而言是相当罕见的增幅。

当时的背景是,全球金融危机,汽车市场萧条,中国政府颁布汽车刺激政策,尤其对于小型车市场,上汽通用五菱是最受益的。那时,我们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满足订单。

就个人而言,我从汽车业最困难的一个市场,来到了发展最快的市场,对于通用汽车也好,对于我也好,这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对比。而这种对比的背后,是整个汽车市场的变化,从那个时候起,对于想要赢得全球竞争的跨国汽车公司而言,中国市场已经成为最主要的支柱。

C:过去10年,汽车行业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M:这10年,汽车行业的变化,可能比过去100年都要多。最主要还是因为新技术。并不是说有很多发明,而是很多已有的技术在10年内集中走向成熟。

比如电动化。这个技术好多年前就有了,但当时电池还不成熟,你可以做电动车,可成本太高。现在,续航里程迅速上升,成本也在按照工业的规律逐渐下降。

自动驾驶技术也是如此,它其实是好几个技术的结合。首先是传感器,传感器的水平越来越好,这是基础。另外是计算能力,以前就算你有一些算法,计算机的速度不够快的话也无法运行。高清地图也是如此,它和传感器也是相关的。

在这些已有的技术成熟的基础之上,AI的算法才能发挥效果。当然,很多人还在说汽车共享。大家也都知道,它们都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成熟。

C:与本土公司的合作,是跨国公司在中国成功的关键。这方面你应该有发言权。最大的挑战和经验是什么?

M:合资公司要发展好,最核心的理念是要做对合资公司有益的事情。所有人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应该是合资公司,而不是为了中方,或为了外方,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双赢。

另一个很重要的经验,就是你要把最好、最新的东西带到合资公司。如果你把中国市场看作一个需求和标准落后的市场,那很难赢得竞争。

如果具体到汽车业的例子,我们最早引入了汽车金融服务,当时中国的汽车市场还没有这个概念,几乎所有消费者,买车都是拿着一沓现金——还不是银行卡。但这不意味着中国消费者没有权利享受这种服务。把最新的东西带到合资公司,你才能发挥作用。

要把新的东西带进来,就意味着要快速决策,而在合资公司,这还意味着双方的互相信任。引入金融服务是让我印象深刻,认识到汽车合资公司生存根本的事例。

C:过去10年里,你的公司或者行业遇到了哪些意想不到的竞争对手?

M:10年以前,汽车行业的竞争对手就是那几家。现在,很多业外的公司也对汽车产生了兴趣。有一些确实会成为竞争对手,但有一些成了合作伙伴。比如在无人驾驶方面,我们收购的创业公司,就是一家在硅谷的技术公司。它们原本可能是汽车公司的竞争对手,现在却成了合作方。

对于汽车公司和IT公司的关系,我的看法是,合作还是远大于竞争。最早的时候,新进入的公司可能觉得它们也可以做到传统汽车公司能做的一切,但在这几年,它们逐渐发现制造汽车很难。反过来也一样,汽车公司可能原本想自己掌握新技术,比如自动驾驶,后来发觉不行,大家还是要各自做擅长的事。

这确实是10年前罕见的现象,过去汽车公司是大包大揽的,即使是交给供应商做的事情,也要由自己掌控,现在,我们需要放开心态。

新的竞争对手加入,也会让我觉得汽车业变有趣了,更有活力了。过去,有的人说汽车行业已经是夕阳产业没有发展潜力了。但现在,不会有人这么说了。

C:能不能分享一下通用在中国遭遇的最艰难时刻?你是怎么度过那段时间的?

M:最困难的事情是紧跟行业的快速发展。说得明确点,就是在行业快速增长的时候,你要能跟得上。2008年,中国新车销量不足1000万辆,现在已经超过2500万辆,朝着3000万辆去了。这当中有几次快速的爆发时期,你要能跟上。比如2009年的时候,我加班最厉害。

相比之下,在市场低谷的时候保持稳定,这对我们来说倒没有那么难。因为我们经历过周期,经历过低潮,知道怎么保持产品投放的节奏,保持销量稳定。但如果没有跟上快速增长,就意味着你在市场的影响力会削弱。

另一方面,中国汽车业的一个特点是,市场的快速增长往往伴随着消费者喜好的迅速变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SUV前几年的快速增长就是如此。你知道汽车产品是需要提前规划的,要跟上快速变化、快速增长的需求,就意味着你要有洞察力,同时反应也要够快。

在自己的产量满足不了消费者的时候,压力反而是最大的,是最困难的时刻。很多人说这是个“good problem to hear”(甜蜜的烦恼),但它也的的确确是个problem。

C:对于传统汽车公司而言,有什么是亟待改变的?

M:最需要改变的,是要变得更灵活。我们不能只看眼下的技术和产品,而是要为未来做准备。核心业务和创新业务的平衡,需要你身段更“柔软”。以前只需要一步步稳定地走,现在没法墨守成规了。这是我们最需要改变的。

C:就你个人来说,有什么你曾经深信不疑,现在却持怀疑态度的事情?

M:就我的工作而言,在来到中国之前,我原本以为人们的需求是循序渐进、慢慢变化的。但在中国,真的不是这样,一切太快了。

C:未来10年,你认为什么是不会变的?

M:不会变的是变化。尤其在我们这个行业,变化会加速。汽车业现有的东西,10年后是否还能保留,我们不知道。

C:人们都在讨论人工智能对汽车的改造,并且描述了许多未来。你觉得有哪些预期会实现,哪些不会?

M:我觉得比较现实的是安全、节能和降低拥堵方面的作用。人们都在说人工智能,但我觉得应该把它细化成消费者真正的需求,比如上面说的三点。针对这些需求的新技术才更有可能落地。

未来10年,新技术还会继续成熟,竞争会变得更激烈,它对交通出行的改变会更明显。一个亲身的感受是,我们收购了自动驾驶的创业公司之后,一步步看着一些过去不能解决的问题开始解决了。这让我更乐观。

C:你对未来10年是否乐观?为什么?

M:我还是比较乐观的。不单单是汽车行业,这10年我接触了很多公司,我觉得它们都越来越有企业家精神。它会带来的改变是,公司都会去做好的事情,去做给社会带来改善的事情,我觉得这个是进步的基础。

很多人或许对新技术产生怀疑,觉得它们带来的问题可能多于好处。我觉得不用太担心,因为大的方向是对的,效率在提升,问题是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过程中产生的,只要找到解决办法就行。

钱惠康(Matt Tsien)/2009年从美国底特律(通用汽车总部)来中国任职,2014年起开始担任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总裁,全面执掌通用汽车的全球最大市场。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