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吴文辉:制造“中国漫威”

现在,网络文学行业正在迎来一个新的机会:一本小说可以被改编为影视剧、动漫和游戏,这是美国漫威已经印证的路径。

当综艺节目、电视剧占据了用户更多的时间,网络文学这个曾经的明星行业如今多少有些黯淡。但是,一个新的现象是,越来越多出现在视频网站上的电视剧都是改编自网络文学。IP影视化成为文娱行业最受关注的趋势,而拥有最丰富的网络文学内容的阅文集团成为其中最重要的玩家。

事实上,网络文学从来都不是一个暴利行业,它的稳健增长,依靠的是长期的内容积累。通过最早期的付费阅读模式形成庞大的用户基数,这可以说是网络文学在第一个10年里讲述的故事。

而现在,网络文学行业正在迎来一个新的机会:一本小说可以被改编为影视剧、动漫和游戏,这是美国漫威已经印证的路径。

对吴文辉以及他的阅文来说,下一个10年将向文化领域全面渗透。今年8月,阅文集团公告称,将收购影视制作公司新丽传媒——这是信号,也是开始。

C=CBNweekly

W=吴文辉

C:在互联网领域,网络文学非常早地实现了用户付费这条商业路径,这在崇尚免费的互联网市场很不容易,当初是什么样的驱动力让网络文学进入到付费层面?

W: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时势所迫。我们2002年创办起点中文网,最开始的目的是希望像我这样的读书爱好者,以及网络作家们有一个平台——作家发表作品,读者阅读。

但是想让这个平台健康高效成长并不容易。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作家无法拥有好的回报,这使得他们的创作水平不稳定,而且内容经常中断,这要求平台必须探索出一条生存下去的道路,帮助作家更好地生产内容,所以我们尝试了内容收费的商业模式,作家们能够获得稿酬与回报,平台上才有源源不断的内容。

C:在当时的市场环境里,率先做收费模式是一个大胆的尝试,当时你是什么心态?

W:2003年我们开始推进付费模式,行业内普遍不看好,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开始我很担心的情况是没几个人付费,如果大家一致反对它,这个模式就没有办法走下去了。

幸好,这种情况没有发生。我还记得实行付费之后,第一个月的平台收入是5000元人民币,其中收入最高的一名作家大概获得了1000元的收益,我们当时都觉得这个商业模式应该是走通了。因为平台上大部分创作者都是业余爱好,能够有1000元、几百元的回报,对他们来说是非常激励人心的结果,已经足够支撑他们保持热情继续创作下去,这对我们也是极大的鼓励。

C:经过这十几年,网络文学这个行业发生了哪些巨大变化?

W:整个行业的变化几乎是天翻地覆的,当时所有人都没有想过网络文学行业会变成这个样子。如今有数亿用户在阅读我们的作品,700多万作家在平台注册,2017年平台分给作家们的稿酬有13亿元,有很多作家排在中国作家富豪榜的前几位。

更重要的一点是内容上的变化,从最开始的以玄幻、仙侠类别为主,到现在品类逐渐丰富,有包括现实主义、历史、军事、都市、体育、二次元等在内的200多个品类。此外,文学内容开始被大量改编为影漫游作品,平台上的内容成为重要的内容源头。

C:网络文学一定程度上延续了讲故事的传统,它拓展了文学的覆盖面。另一个隐形问题是,因为网络文学更多属于类型文学,比如玄幻内容,这些更容易商业化。但在一个更广阔的文学世界,商业化可能被忽略掉了,你对更大的文学世界有没有企图心?

W:的确,像小说或者类型文学是整个文学体系当中最容易商业化,也最容易盈利的。但是,我更相信的一句话叫作“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作家群体中的一部分人能够先站出来,去不断创作好的作品,以此让更多人对文学产生兴趣。其中一部分人可能继续创作娱乐类的文字,另外一部分人会创作更严肃的文字,只有文学整体基数的人群提升,才会对严肃文学或者更大的文学世界产生影响。

现在,已经有一部分人的兴趣转向传统的严肃文学,这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在阅文的平台上,都市类、写实类的文学开始出现,直面普通生活,更贴近社会现实,这些都会转换为真正的文学主体。

C:在网络文学世界里曾经有一批网站,为什么留下来的是阅文?你觉得在整个竞争过程中,阅文做对了什么呢?

W:我们没有把自己看成行业的主导者,我们始终认为主导者是作家与读者,我们发挥的是桥梁作用,建立平台,实现更好的连接。在这个过程中,作家和读者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平台也越来越大。

另外,在具体竞争中,并不是简单地给读者提供阅读就可以,还有更多运营环节,让读者参与到作家创作的过程中,通过读者的投票、打赏等一系列行为鼓励作家,让读者的意见及时被作家们看到。

C:近10年,你觉得最艰难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W:一个是决定做收费,这对我们来说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此后也陆续有一些困难,但并不是特别致命,其中比较重要的是2013年,整个互联网在向移动互联网转移,我们重新构建了适应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

C:腾讯的入股对阅文集团的发展起到了什么作用?

W:我觉得腾讯的参与对我们来说是巨大的助推作用,帮助阅文很快地完成了向移动平台的转移。在快速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有一些移动互联网资源帮助我们,腾讯在这方面有非常多的资源,协助我们快速搭建移动系统,并且推广给用户,使得我们快速完成了转型。

C:上市之后,阅文对标的是漫威这样的公司,收购新丽传媒也是为了拓展自身的影视化能力。文学IP的改编衍生在国外也有非常清晰的商业路径,在你看来,在实现这个模式的过程里,比较重要的是什么?

W:我们的商业模式变化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随着行业的发展、自身的不断成长,以及中国整个影视市场让我们更优化自己的模式。

美国的漫威公司花了几十年时间才形成现在的漫威宇宙,实现了从最初的漫画到影视化改编。中国在这方面的经验很少,但我相信在未来趋势上,这是不可避免的,也必然会发生这样的质变。这个路径是漫长的,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耐心,要深耕细作,保证作品质量,一步一步走。

有些影视公司对IP的认识还比较简单,只是简单的拿一些IP快速换了一下皮去拍电视剧,游戏公司也是如此。它们对IP内容并没有特别在意和关心,只是拿知名度去做宣传。但是,作品最有价值的恰恰是本身的故事和人物,如果在这上面没有很好的继承,出来的作品也只会增加一些负面评价,对整个行业也不利。

C:未来3年或者5年,阅文将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W:我们是一家互联网文化公司。首先我们是一家文化性的公司,因为我们最核心的资产是创意、创意的源头、创意的生产、创意的保持、创意的宣传、创意的进一步加工,以及进一步消化。接下来我们是互联网公司,我们要用互联网的思维、互联网的力量、互联网快速的渠道和方式为这些创意的生产、销售、营销的过程提供帮助。

C:IP的开发非常依赖于整个影视产业、游戏产业的能力,它们与阅文的发展息息相关,阅文也开始渗透到整个文化娱乐产业的上下游,你对未来文娱产业的发展乐观吗?

W:我对整个中国文化市场的未来都非常乐观。中国是人口大国,受教育程度普遍偏好,这样的国家在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准时,必然对文化产品有巨大的需求。目前来说,无论影视、游戏、动漫,还是文学本身,都处于产量不足的状态,特别是优质的作品。所以,我觉得未来整个文化市场还会快速壮大,并且对于优质内容的需求会越来越高,整个中国文化市场应该处于高速爆发的状态。

吴文辉/阅文集团联席CEO,曾任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网CEO、腾讯文学CEO。是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的亲历者与见证者。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