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哈罗德:技术让物流价值更多元

物流业不再只意味着将货品安全地从A运送到B,今天的物流提供商必须将供应商、制造商、分销商和消费者联系起来,并且让各个环节都具有一定能见度。

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物流行业所要承担的功能不再是简单的点对点完成货品运输,市场要求其需要发掘出更多的附加值。

比如,在中国已经比较常见的物流信息实时更新。即便是国际物流,物流供应商也需要将制造商、分销商直到最后消费者端的每一个环节打通,提升用户的体验。再比如,物流供应商还可以利用收集数据的优势,给B端客户提供一些行业洞察,深度参与到经营环节中。

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技术的支持。物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改变了传统物流单调的运输模式,提高了整个物流网络的连通性和可视性。美国物流企业UPS中国区总裁哈罗德认为,当下的物流公司已经不同于过去从完全配合客户的角度出发,而是要与客户形成合作与共同学习的关系,来更好地优化运营。

C=CBNweekly

H=哈罗德

C:过去十年,中国发生的哪些变化最令你感到惊讶?

H:首先,我们从中国比较见长的行业来看。十年前,中国制造业以低成本的OEM制造商居多,中国也曾凭借价格优势承担了世界工厂的责任,但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以及中国产业结构的调整,中国出现了很多新型创业公司和上百家独角兽企业,它们拥有许多专利技术,极大驱动了中国市场发展。

其次,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从欧洲来到中国,在这两个方面,中国已经赶超欧美,而且还拥有很多创新,尤其在互联互通方面。就我个人作为消费者来说,我也感受到巨大的便利,比如使用支付宝、微信等支付账单,非常灵活,而且能够获取很多数据。

最后,中国城市在过去十年也发生了变化。随着中产阶级的崛起,现在中国人要求城市要宜居且生活质量要提高,中国人的生活愈发便利轻松。

C:这些变化对物流行业提出了哪些新要求?

H:我用前面一个问题提到的便利性这点来举例。十年前的物流可能就是将货品安全地从A运送到B,而今天的物流提供商必须讲究连通性,所以像我们这类物流供应商一定要有全球能力,将供应商、制造商、分销商和消费者联系起来,并且让各个环节都能同时看到我们的物流更新信息,要具备一定的能见度。

C:UPS为了应对变化,制定了哪些策略?

H:主要有两个。第一,我们公司正在实施在华重大战略的最后阶段,我们将其称为服务拓展和深化,所谓拓展就是将我们的服务扩大到21个新的中国城市,且深化现有的33个城市。其次,我们扩大了服务中国的UPS运量,部署了新的波音747飞机,同时优势在于更加节能和高效。

C:技术的更新对你所在的物流行业产生了哪些影响?

H:像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学习以及区块链和物联网等新技术的介入,所有这些变化影响了整个物流行业,让物流发展更快。这些技术的运用,帮助UPS做到公司内部与外部客户之间更好地互联互通,使得我们的包裹能够更顺畅地抵达终端用户手中,让我们更好地管理信息,提升效率。

其实,UPS已经在做一些用无人机送货等方面的尝试,另外我们司机在路上也用到了很多新技术,比如随时结合道路状况和客户信息,来优化送货路线。但这些新技术可能不会选择在大城市率先推广,而是在一些偏远地区,因为大城市道路比较复杂。

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将收集到的信息给客户,帮助他们改变行动方案。在1980年左右,物流公司完全处于配合客户的角度,可能就是客户告诉我们需求,我们执行。但我觉得如今关系发生了巨大改变,我们和客户更多是合作伙伴的关系,要共同学习,更灵活地优化运营,来面对全球环境。

而且现在说到全球化,并不仅指几家大企业做到全球化,即使是一家小企业也能实现根据全球商业市场的需求提供货品。因此,这样的环境,也给像UPS一样的物流供应商提供了帮它们进入全球市场的机会。

C:过去十年,外企经常会谈论在中国本土化的问题,UPS有哪些具体的实践?

H:中国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UPS是一家全球性企业,当然我们要把握好全球战略和本土化战略之间的平衡。全球战略不能照搬到中国,因为中国的特点和我所熟悉的欧洲和美国市场不一样。同时,中国内部还有南北方等不同区域的差别,比如能源密集型的行业更多在北方,而我们服务的一些汽车类行业客户聚集在上海。

因此,第一,我们要帮助中国企业更好地走出口的道路;第二,要提供给中国企业一些细分行业的洞察,让它们清楚行业内的最佳实践,就更容易在竞争中胜出。

C:UPS在近几年中,是否有一些和本土化企业合作的案例?

H:我们和阿里巴巴以及顺丰都有合作。在与阿里巴巴交流时,我们站在同等地位和视角,都是以客户为中心,提高客户的体验,而与顺丰的合作属于互补关系,UPS有全球网络,而顺丰在中国有强大的网络,我们还可以学习他们在市场上看到的变化和新做法。

对我来说,向中国本土大企业学习有很大帮助,因为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它们在短期内取得巨大的成功。

C:来到中国后,遭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H:中国市场变化非常快,在业务上会遇到很大挑战。比如随着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我们的客户会担心现有投资该如何处理,以及未来海外市场的投资目标方向,UPS会与客户商量,根据企业自身特点和行业特性,结合国内及国际化市场变化,共同创建新的灵活的企业市场拓展计划和相应的物流解决方案。但对我个人来说,并没有遇到太大的挑战,所有的经历都是体验。UPS有轮岗制度,中国并不是我任职的第一个海外国家。

C:中国的客户和外国客户之间有什么区别?

H:从根本上说,存在很多区别。例如中国消费者获取信息的渠道更多,线上信息更为丰富,网上支付手段更便捷,还有一个有趣的地方在于,中国和外国客户对于时间概念不一样,中国客户要求今天网上订购的产品明天就到,甚至同日达,而外国客户没有这样的习惯。再有一个差别,中国可以通过物流获得各种产品,而欧洲可以快递到家的产品种类有限,可能还需要根据电商的要求,来驱动物流。

C:过去十年中,你的公司或者所在行业,是否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竞争对手?

H:竞争,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都会非常激烈,而且新的竞争对手会不断涌现,也有对手会退出市场。可能过去一家公司需要五十年时间才能发展壮大,现在十年时间就够了,而且这个时间会越来越短。

世界上一定会有和我们一样大型的全球物流集成提供商,各国会出现国内的竞争对手,再者,现在一些电子零售商都建立起自有的物流网络,但我不觉得竞争是件坏事,因为竞争会让我们保持敏锐的头脑,一直捕捉市场上的变化,并且做好应对的准备。

UPS是一家拥有110多年历史的企业,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和各种经济危机。其实,如果变化到来,走在变化前面是好事,反之,错失了变化,才是企业即将面对风险。总的来说,我不是特别担心竞争,只要我们能够意识到变化,而且随时改变,保持一个进化的常态就可以了。

C:你对物流行业未来十年的发展前景持什么样的态度?

H:非常乐观。未来会有几大重大变化,首先第一是城市化,我们的城市会更宜居、更智慧,也就是互联互通性会更高。第二个变化是大趋势,大家会越来越重视可持续发展,而这个关系到企业可以做些什么。其实我们在中国已经使用了一些替代能源的车辆,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我们也可以采用技术,让我们运营更加高效,就像我之前提到的动态路线优化的技术。我认为这些都是积极、正面的变化,我们会充分运用潜力来应对这个新的世界。

哈罗德·彼得斯/现任UPS中国区总裁,全面负责UPS快递及供应链业务在中国区的整体运作和战略发展计划。他于1999年加入UPS,在供应链业务部门担任全球项目经理。此前,哈罗德曾担任UPS西欧区总裁,主持和管理过50多个基建项 目。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Brown
9月30日
能见度的说法很好,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的外显首先就是能见度,能见就意味着可控,物流可控然后才有效率
南馆潇湘0222
10月8日
中国的电商跑赢了世界,所以中国的物流需求也比国外要求更高2
许妙洪
9月29日
这个系列是巴斯夫做的吗?好像一直都有他们的logo 但没有看到他们的内容哎
我拼的叮当去哪儿了
9月28日
物流效率等于商业效率,可以说从这个意义上,物流改变了世界,我们现在谈及的很多新思路、新场景、新体验都依赖于物流的效率升级,未来会更加美好
gxx19xx
9月28日
以前感觉物流是几台车、几架飞机,现在不是了,是复杂的算法、是精确的定位、是准确的送达和微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5
Brown
9月30日
能见度的说法很好,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的外显首先就是能见度,能见就意味着可控,物流可控然后才有效率
南馆潇湘0222
10月8日
中国的电商跑赢了世界,所以中国的物流需求也比国外要求更高2
许妙洪
9月29日
这个系列是巴斯夫做的吗?好像一直都有他们的logo 但没有看到他们的内容哎
我拼的叮当去哪儿了
9月28日
物流效率等于商业效率,可以说从这个意义上,物流改变了世界,我们现在谈及的很多新思路、新场景、新体验都依赖于物流的效率升级,未来会更加美好
gxx19xx
9月28日
以前感觉物流是几台车、几架飞机,现在不是了,是复杂的算法、是精确的定位、是准确的送达和微笑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