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吴欣鸿:对美的追求已变得更多元和立体

作为“美颜”潮流的开创者,美图公司如今也在焦虑如何摆脱工具属性、加强用户黏性。社区,是其未来的一个方向,但美图并不只有这一种可能性。

2008年10月,27岁的吴欣鸿做了一个重要决定:将手中亏了一半的股票全部“割肉”,专心经营美图公司。

在随后的10年里,作为“美颜”潮流的开创者,美图公司见证也亲身经历了线上修图软件从兴起、爆发,到焦虑如何加强用户黏性的全过程。

2014年以后,入场选手越来越多,天天P图、Faceu、Snow、B612、无他相机等竞品相继进入市场,随着流量红利退却,竞争趋于白热化,修图类软件走到了并购整合、转型的阶段。如何摆脱工具属性是该类产品共同面对的问题。

吴欣鸿认为,它的下一个机会在社交。今年5月,吴欣鸿在美图秀秀10年分享派对上提出了“美与社交”的新战略,表示未来将把转型重点放在美图秀秀这一用户基数最大的核心产品上。

而AI技术的发展,也为工具型软件带来了社区以外的其他转型方向的可能性:发展智能服务。从投入研发AI测肤技术、推出美图美妆到研发皮肤测试仪,美图试图从虚拟世界的美颜工具,走向现实世界的美肤助理。面对商业化压力,这家公司在争议与磕碰中不断尝试。

“用户需求一直都在,只是需求在不断变化。”按照吴欣鸿的说法,美图内部把2018年定为“二次创业元年”,它将在这一年对公司战略、产品、组织结构、人员做不少优化,“要保持增长,就不能太固守过往。”

C=CBNweekly

W=吴欣鸿

C:过去10年,在与美相关的领域,有哪些关键的变化节点?

W:跟美相关的领域,过去10年中的关键变化首先是设备的变化,即用户从PC端转移到移动端;第二是传播路径的变化,以前社交网络没有那么发达,而现在传播渠道非常丰富,用户可以用各种方式记录自己的生活;第三是底层技术的变化,以前用户需要手动处理照片,现在通过AI可以做到图像的全自动处理。

此外,审美趋势也在变化。以前大家更容易受日本动漫、大头贴影响,现在大家普遍追求欧美那种真实自然感,全球都有这个趋势。

C:过去10年中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事件是什么?

W:印象最深的是从2014年到2016年爆发的网红经济,因为它深刻影响了很多年轻女生的审美。以前她们不知道买什么、怎么穿,后来看到网红分享的照片、视频、搭配和美妆教程,就开始模仿网红的穿衣搭配和美容美妆。

你会发现,网红经济爆发后,从一线城市到三四线城市,平均颜值都有了较大提升,对电商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社交分享也进一步推动了这一切。

C:现在你还能想起发生在2008年的一件事吗?

W:2008年印象最深的是我们的两次改名和股票“割肉”。在2008年12月,美图大师改名为美图秀秀,新名字更年轻、活泼;同年,在我母亲的建议下,我把自己的名字从吴泽源改成了吴欣鸿。

第二件记忆深刻的事是2008年,我炒A股,碰到行情不好,股票跌了超过一半。在2008年10月8日,国庆节上班后第一天,也是公司发布美图大师第一版的当天,我把所有股票亏本清仓,想专心来做美图。

C:有什么是你曾经非常相信,现在却感到怀疑的事?

W:完美主义。我以前学油画,有一颗艺术家的心。艺术家比较自我、任性,对每件事会理想化,想呈现一个完美的作品。

美图秀秀发布一年后,我们觉得产品框架不够完美,曾做了一次框架重构,本意是想给用户更好的体验。但实际上框架重构远比我们想的复杂,而且重构也带来很多新问题。那次重构原本我们只打算做半年,结果做了一年多,效率很糟。所以我越来越认为没有真正的完美,也越来越不相信所谓的“憋大招”。现在我们基本是两周甚至一周发布一个新版本,不断迭代优化。

C:过去10年中遇到过什么艰难时刻?

W:2016年年底,美图在港交所上市。很多人认为上市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意味着你成功了,但其实压力是越来越大的。你对自己的要求和公司的要求会比以前高很多,时间成本变高,没办法像以前那样用很长一段时间来试错;对制定战略、执行速度和最终效果的要求也会更高。而且随着公司成长、人越来越多,管理上也有更高的要求。

C:过去10年,年轻人对美的需求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W:现在年轻用户对美的追求更多元和立体,不像之前在社交网络上只是刷存在感。比如一个女生化妆两个小时,出去跟闺蜜下午茶拍一些美的照片,这个过程其实是在享受仪式感;当这张照片发到社交网络上、收获别人的点赞,她获得的是存在感。年轻用户渴望这种仪式感和存在感。

具体反映到产品上,现在你已经很难用以前的套路去满足年轻人的需求了,年轻人要求够新鲜、够酷。我们看到的一个趋势是,现在线上和线下、软件和实体产品有非常多的连接,用户要的不再是单一维度的东西。

这种趋势考验的不是一家公司的单点创新能力,而是整体模式的创新能力,公司要有很强的整合能力,把线上和线下、虚拟和现实很好地整合在一起。所以现在互联网、物联网,都是连接一切,整合很多东西去做一个创新模式。这是现阶段比较大的变化。

C:修图类的工具型产品要继续发展下去,只有转型社区这条路吗?

W:从工具转型到社区是一条路,除此之外也可以发展服务。比如我们现在在做美肤助理这一服务,它可以帮你做皮肤管理,了解你皮肤深层的问题,给出护肤解决方案,帮助用户的皮肤变好——这就不是社区了,它是一对一的服务。我们有专业的皮肤团队、有AI技术作为支撑。

如果要做社区,社区本身也分为很多种形态,但这类产品最后基本上都要走出工具的形态。

C:如今社区平台很多,用户注意力分散。从工具转型社区,如何能让用户将注意力放在你们的产品上?

W:社区的核心是要有清晰的内容定位,给用户提供某种独特的价值,才能跟其他产品形成区隔。

我们一直在做差异化,希望形成自己独有的内容形态。比如美颜相机未来也会推出社区,设想的定位是“教女生全方位变美”。

现在有很多用户拍的是半身、全身照,他们需要把自己融入到特定场景中,展现自己的生活方式,她们开始对全方位的美有需求。所以我们顺势提供一个轻社区,教用户怎么全方位变美,跟其他平台形成内容上的差异化。

C:未来,跟美有关的生意会发生什么重大变化吗?

W:一是传统的领域会发生剧变,互联网连接一切,新零售就是典例,很多行业是需要互联网改造的。第二是AI驱动,AI一定会成为基础设施,变成非常先进的生产力,来驱动很多行业的变革。用户越来越需要“量身定制”,AI能实现这一点。

C:你对技术给未来带来的改变乐观吗?有哪些技术对美图未来的发展更关键?

W:主要是AI。我们把美分成两块:网络世界中的虚拟美和真实世界里的现实美,二者背后都有AI驱动。在虚拟美上,美图秀秀和美颜相机的图片美化都是虚拟美,在AI的加持下会变得更智能。比如在今年发布的美图T9手机上,我们提出美颜3.0的概念,这个概念包含3个点:不磨皮的美颜、全身美型(骨骼识别)、3D记忆档案。

现实美其实就是健康美,主要是通过AI技术来提供智能皮肤管理和个性化的护肤方案。AI可以利用摄像头测出油光、黑头,分析肤质,生成个性化的变美计划,推荐相应的护理方案和产品。我们也在研发实体硬件,比如Beautymore皮肤检测仪。

这些都是AI的应用场景,我对它带来的改变是很乐观的,你会发现美图正在从虚拟世界走向现实生活,帮助用户在现实生活中变美。

吴欣鸿/美图公司创始人兼CEO,2008年10月创办美图公司,是中国“美颜”潮流的创造者之一。2011年,吴欣鸿带领美图产品从PC端转向移动端,经历用户爆发、产品出海、公司上市,如今又带领美图公司向“美与社交”的方向转型。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ulric
8月29日
网红经济爆发,平均颜值提升,所以美图进军美丽产业,让女人懂得怎么变美,平均颜值将进一步提升,这就是美丽的未来
thub
8月28日
智能变美,美的让你认不出
朴逸
8月28日
不得不说,网络美丽随时可见,线下美丽难寻踪迹,除了家里的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3
ulric
8月29日
网红经济爆发,平均颜值提升,所以美图进军美丽产业,让女人懂得怎么变美,平均颜值将进一步提升,这就是美丽的未来
thub
8月28日
智能变美,美的让你认不出
朴逸
8月28日
不得不说,网络美丽随时可见,线下美丽难寻踪迹,除了家里的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