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吴品慧:技术与设计的融合将左右服装业

最近几年,优衣库将很大力气都花在了解释自己“不是快时尚公司”上,因为快时尚虽然带来了时尚的民主化,但并不是商业最持续、最理想的结果。

过去10年的服装业基本由两股力量驱动,一股是时尚,尤其是深受T台影响的“快时尚”,另一股是技术——无论销售方式上的,还是面料方面的。这两股力量导致过去10年服装业战事不断。

10年前,市场上最吸睛的衣服还是百货公司里的高档货。而就在2008年,快时尚成了新宠儿。下一个10年还没到来,这种款式众多、每周上新的商业模式又开始衰落了。侵蚀其生意的是一些通过互联网销售服装,或者在服装面料上动脑筋的公司。

曾是快时尚代表的优衣库,现在正努力成为后者的典型。尤其最近几年,这家公司将很大力气都花在了解释自己“不是快时尚公司”上。作为优衣库大中华区首席市场官,吴品慧认可快时尚带来了时尚的民主化——来自T台的设计,标价却不到T台品牌的1/10,但她认为这种模式最终会带来同质化——凡是潮流,就有从众,而商业最理想的结果在她看来应该是个性化。

想出一套可以同时实现服装的民主化与个性化的商业模式是个挑战,但也意味着服装业仍有不小的创新空间。吴品慧说,这就是优衣库近年转型的方向。不过相较于快时尚仅靠释放服装产业过往在设计、供应链上集聚的能量就能实现颠覆,下一轮颠覆需要的资源会更多——无论是3D打印的成本,还是定制化设计所需要的规模经济,或者人工智能的创造力,这些都还有待完善。

C=CBNweekly

W=吴品慧

C:多年的跨国公司经历让你感受到的这10年商业最关键的变化是什么?

W:1990年到2000年年初的那段时间,更多是制造业在带动经济的发展,那个年代国外品牌在大量进入中国,他们在那个时代扮演了很好的启蒙角色。那时只要有好的制造、好的产品,好的价格,就可以成功。

2008年是市场从“有”到“有很多”,以及到“质变”的转折点。那年中国发生了一件大事——奥运会。我印象中很深刻的是看到奥运中心在用新技术训练运动员,感觉到中国不一样了,技术的应用和规模化在大城市里面非常快速发展。奥运会是个窗口,也是爆发点,让中国对世界更开放。

优衣库在中国的转折点是,2005年年底大中华区CEO潘宁回到中国,他重新定位了优衣库,产品上新也全面与全球市场同步,在一线城市开大型店铺,给顾客更多的空间和商品选择。

C:在快时尚最繁荣的10年里,优衣库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W: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三十多年前开了第一家优衣库,他那时的理念就是改变服装、改变常识、改变世界。很多时尚品牌都是制造一时流行的服装,柳井正的理念是服装应该赋予人们更多选择搭配的权利,人是主角,服装是配角。这种理念实际上是在推翻所谓时尚、网红、明星、流行款、高奢、定制等等传统服装流行时尚的概念。

快时尚可能把时尚变得民主化了,但更重要的是个性化。这几年优衣库更多地是在满足消费者在各种生活场景下个性化的需求。我们会开发1000多种款式的UT,个性化是可以包容民主化的。

C: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对商业格局和品牌形态产生了何种影响?

W:中产阶级更多是一种心理状态,他们渴望理想的生活方式,对未来生活有稳定品质的预期。这种稳定品质会体现在消费上,譬如工作一个月赚6000元,他也可以持续做一些开心的事,周末看画展,逛街买一件UT.他们更容易过一种小确幸的生活,在有限的能力下追求最大化的生活快乐和生活质量。

很多国家的中产阶级壮大后开始变得多元化,越是中产阶级族群庞大的国家,他们对细节、工匠精神和品质细节的追求越高。消费者变成商业的主角。

C:时尚和技术如何左右服装行业?

W:这几年优衣库已经不太只讲时尚了,我们更推崇文创,或者风格。风格可以有很多种,不用很漂亮很瘦,但可以很有个性。优衣库想要塑造的人,就是有自己的态度、风格、个性和追求。

科技跟时尚、文创、风格的关系应该是包容的,不应是相斥的。科技可以让面料更舒适或更智能,但它不是解决方案里的单一元素。比如科技面料是优衣库的强项,我们也希望赋予它更多可能的设计。轻薄无缝防水修身的羽绒服、一体成型的3D针织衫,都是科技与设计的融合。

过去10年,高端设计师与大众品牌的联合设计越来越多,因为高端设计已经到了瓶颈,它的市场越来越小。和优衣库这样的品牌合作,可以让设计师从设计到营销全程参与。设计师能从中获得反馈,从而不断调整设计。他们必须更平民化,不然就面临生存危机。

C:未来服装会有怎样颠覆性的变革?

W:过去优衣库用人体会发热的原理来做HEATTECH保暖发热技术面料,并延伸到很多产品线的设计开发,成为全球市场上最畅销的黑科技服装之一。去年优衣库在纽约服装科技博览会提出一些未来的idea:未来服装给手机充电?在衣服里面植入晶片,它了解你的心情、体温、心脏,也会根据体征调节衣服的保温性,或者把数据传输给医生,独居老人可能很需要这样的产品。这些科技都已经有了,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商业化。

C:人工智能、共享衣橱、智能硬件、3D打印……哪个更可能对未来的服装业产生实质性影响?

W:运用大数据更好更快地提供顾客需要的服务。未来,根据大数据,先掌握消费者对服装的需求和穿着场景、动机,然后优化供应链生产、配送、和商品、门店线上线下的服务体验。

服装供应链很复杂,从设计到打板,到规模化制造、运送、大仓、配货、销售回转……供应链很长。互联网时代下的难点是如何兼顾品质、速度、规模和个性化需求,为一个人设计的成本,与为一万个人设计的成本是不一样的。而且服装和别的品类很大的不同在于,服装的SKU(库存量单位)更多,从款式、颜色到尺寸3个属性,假如各有10个选项,就存在1000个SKU.服装的供应链和库存营销管理挑战更大。

C:社会运转变得更快了,这是好事吗?

W:现在很多人容易被技术奴役,“快”在某些方面牺牲了人们的思考质量和深度学习的机会。但我们坚信人工智能永远不可能取代人类思考未来和创造未来的大脑。

C:社会变化加快,对商业模式是否形成挑战?

W:在以前,一个验证成功的商业模式可以持续三五年甚至更久,现在很可能一两年就不管用了。现在创新者太多,商业不断在颠覆,就要提出新的或更好的解决方案。对大公司而言,最大的挑战是提出一个可持续成长的大创新和运营模式。

优衣库不是靠一个模式成功走到今天。柳井正社长的核心工作就是领导变革,领导创新,领导全球经营人才发展。每年都有一个变革主题,几乎两三年就转型一次。与初创时相比,优衣库的商业模式已经经历了很多演化。以前可能更多做传统供应链和零售业,现在开始经营全球品牌,持续商品设计面料创新、加速数字化创新。每一个改变都是在孕育下一个改变。

C:商业领导者如何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未来?

W:柳井正社长常和所有人及同事分享,要去研究历史和哲学,人类历史就是不断演化的过程,并且多去看那些成功影响并改变世界的人的传记。比如,研究中国历史文化,历史文化会告诉你为什么唐代会由盛转衰然后走上灭亡;为什么宋代是极简美学主义,它是跟唐代的奢华美学有何关系;比如研究西方工业革命,可以看到西方工业革命以后是如何走上了民主化等等。

看这些东西就会发现生活和生活方式跟文化、政治、社会、经济,历史是分不开的。看事情就会更宏观、更远,想得更深。如果能体会到所有的艺术、科学都是为人、为生命、为生活而服务,就会让人们比较有远见一点。

C:当下哪些东西是短暂的潮流?

W:互联网时代下流行的话题、词汇:IP、网红、手机、区块链、新零售……很多人都热衷消费新词语,而忽略了这件事情对消费者、公司、员工,以及个人成长,具体有什么意义和影响。

联系编辑:nini@yicai.com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Anne
7月24日
vm美哭完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