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又一部“看不懂的爆款”,《前任3》为何能获得17亿元票房

《前任3》的票房再次印证了现阶段中国社会结构的巨大差异,理解了它的成功奥秘,也许会更容易理解当下的中国。

截至1月14日,《前任3:再见前任》(下简称“《前任3》”)的票房已突破17亿元,猫眼电影给出的总票房预测更是超过20亿元——这部电影取得这样的成绩,恐怕是一个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的结果。

看起来,《前任3》似乎具备了“烂片”的很多元素:续集且已经拍到了“危险”的第三部、没有什么代表作或者说没有被打上“实力”标签的演员、混杂“内涵”段子的都市爱情故事。

 

事实上,巨大的割裂感在《前任3》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在豆瓣电影——聚集了也许是中国最多文艺青年的平台上,有将近10万人为它打分,评分为5.8分;而在猫眼,为它打分的人数(只有买票后才能打分)超过72万,评分9.2分。

这也许意味着,这篇文章的读者很多都不会买票去看《前任3》,《第一财经周刊》以及大多数报道里的都市“年轻人”并不是这部电影最主流的观众。所以,你的朋友圈以及关注的媒体对它的评价并不能够展现中国的全貌。

《前任3》的票房再次印证了现阶段中国社会结构的巨大差异,理解了它的成功奥秘,也许会更容易理解当下的中国。

猫眼的数据显示,对于这部电影,30岁以下观众占据了70%,且本科以下学历的占据63.8%,女性用户超过61%,且活跃于二三线城市——其实任何一部票房过10亿元的中国电影都有类似的数据表现,即足够吸引女性用户、有更强的下沉能力。

这些高票房电影的一个不同之处,在于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以及这些年轻人的职业分布。比如票房收入14亿元的《芳华》,观众的主要职业分布显示为“白领”,《前任3》则是“其他”。

也由此,《前任3》让“小镇青年电影”的论调再次兴起。对此,这部电影的导演田羽生对《第一财经周刊》说,“说它符合小镇青年的审美,一定程度上带着精英的俯视与鄙夷。”

的确,“小镇青年电影”的评价不仅有些陈词滥调,对《前任3》这类电影来说也并不公允。凭借购票平台这些模糊的数据去定义观众实在过于草率,要知道所谓一线城市的居民,并不是只有国贸、陆家嘴的公司人,还有大量的服务人员。

无论什么主题,一部票房接近20亿元的电影一定是需要三四线城市带动的,一线城市并不能带来多少票房。“三四线城市人群出口太少了。”《前任3》制片人周子健对《第一财经周刊》说,相比一线城市的年轻人,他们的情感出口并不多。 

在宣传“前任”系列时,宣发人员一直担心“前任”这个概念会不会被接受,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它就像刺一样,如鲠在喉,不容易直面。但到了已经有了一定IP影响力的第三部,大众一定程度上更加宽容,观众也经历了一个成长过程。

事实上,2011年的《失恋33天》以及现在的《前任3》有着同样的爆发路径,不同的是,“失恋”正处在中国电影在一二线城市迅速成长期,它的观众很多是一二线城市的“公司人”,而《前任3》的观众更多来自于低线城市,整个电影市场下沉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价值观念。

中国正处于一个前现代社会向现代社会过渡的大背景,三四线城市正经历着一二线城市几年前的变化,包括城市建设、消费娱乐习惯以及情感认识。按照流行转移法则,曾经在北上广受到追逐的同样会在一段时间后被低线城市追逐。

公平讲,《前任3》并没有豆瓣评分显示的那样不堪,只是夸张的表演与简单的制作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剧情的完整,作为情感关系里重要的一部分,田羽生从“前任”这个话题衍生出多个主题。比如,它曾被设定为备胎等主题,在第二部结束后,第三部选定的主题是“颜值大作战”,但因为“用颜值来谈论爱情是比较肤浅的”,故事最终落在了“前任如何让对方成长”上,这样的设定让它本身有着更大的善意,也更能让观众产生代入与共情。影片中,虽然表演与镜头很难撑起这样的表达,但它用更直接的旁白与细节设定带动了观众的情绪。 

中国观众现在已经不会为一部逻辑不清、没有共鸣的影片买单了,在整个贺岁档,与《前任3》同步上映的有大导演陈可辛加持、一众喜剧演员参演的《妖零零》,有刘亦菲主演的《二代妖精》,还有一票流量明星主演、IP更优质的《解忧杂货店》,但它们纷纷不是对手——这肯定说明了一些问题。

有一个能引起共鸣的核心故事、相对完整的表达,再加上1.2亿元左右的制作与宣发成本,《前任3》至少具备了成为合格商业片的基础。

“观众的理智在提升,现在不是拼卡司、票补的时候了。”周子健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当然,在现阶段的中国,鄙视链还是会一直存在,豆瓣与知乎的用户暂时还看不上猫眼用户们的审美与品味。

就像著名媒体人申音所说,当下中国的社会结构,原本我们以为它会是一座“金字塔”,但事实是它越来越变成一颗“图钉”,互联网世界的割裂清晰地显现,我们的精英也许和美国同步,草根却与越南同步。精英们喜欢的是这届金球奖的大赢家《三块广告牌》,而我们的草根接受的是《前任3》。如果做一个对比,《前任3》有点像是电影界的“快手“,虽然不够精美,但称得上是一款好产品。

作为一部主流商业电影,满足主流观众的审美与情感需求是必须要做的事情,电影创作者们应该明白,中国电影市场的主体观众在哪里,它们不来自豆瓣,也不来自知乎,而是猫眼这样的大众平台。

在中国,审美势差短时间内并不会消解,与现在的主体电影观众聊“电影审美”或许着急了些。电影业的快速增长以及“看不懂的爆款”的出现正是在打破势差、建立主流审美的过程。在这个进程里,需要更多《战狼2》《前任3》《芳华》这样的电影出现,观众看得越多,电影审美的建立就越快,中国主流娱乐片的模样与面目就会更清晰。

所以,当我们站在更高角度批评这些“看不懂的爆款”电影之前,也应该想想,有没有真正了解主流观众的需求与趣味,有没有看到中国市场所处的社会结构。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Raepheal.Zuo
5月18日
故事。
游马呢
5月9日
更欣赏任性的导演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