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犬之岛》的设计美学:每一片垃圾都经过了精心挑选和摆放

当你看到韦斯·安德森是如何将不同的设计元素组装在一起,形成故事结构,你会发现就连杂乱的垃圾也变得工整了。

“如此华丽的细节,就像一件高级质感的时装”,这是《每日镜报》对最新上映的电影《犬之岛》的评价。导演韦斯·安德森耗时四年半制作的这部定格动画,再次展示了其独一无二的、令人炫目的美学世界。

《犬之岛》是继2009年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之后,韦斯·安德森执导的第二部定格动画。它讲述了12岁的男孩Atari,为了寻找因狗流感爆发而被Megasaki市流放到垃圾岛的宠物狗Spots,和垃圾岛上的狗狗们一起冒险的故事。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剧照。

创作《犬之岛》的灵感正是开始于韦斯·安德森在伦敦Three Mills Studios拍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期间,他驾车经过伦敦东部一片名为Isle of dogs地区,便有了现在这部电影的名字。

《犬之岛》的拍摄最终也都是在伦敦完成的,不过其场景设计灵感则是极具日本风格。

《犬之岛》的美术指导Adam Stockhausen与韦斯·安德森多次合作,并凭借其在《布达佩斯大饭店》中的表现,获得了一座奥斯卡奖。一次,Stockhausen与韦斯·安德森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参观时,被日本浮世绘的展示收藏深深吸引。“从那时起,我们就根据可使用的场景为这些艺术作品分类归档,韦斯通常希望可以将完整的布景都搬上荧幕。浮世绘和韦斯的电影都具有框架定格的特点,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浮世绘里19世纪日本特有的风光移植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场景中。”Stockhause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由于Stockhausen后来又参与了《头号玩家》,因而把《犬之岛》的设计工作交由Paul Harrod负责。Harrod从事动画制作有约30年的经验,他最早从模型师开始,曾为《星际迷航5》创作外星人造型,定格动画也是他的强项。

“这些‘地狱般美丽’的建筑,灵感来自日本建筑师丹下健三。”Harrod对《第一财经周刊》说。曾获得普利兹克奖的丹下健三是日本新陈代谢派的主要代表。

《犬之岛》预告片

《犬之岛》的场景设置在20年后的日本,但Harrod解释说这并不是指从当前开始计算的未来20年。“就好像你在1963年的日本,想象未来的20年会是怎样,因而一些建筑设计在现实中是可以找到原型的。”Harrod说。

比如,为了制作Megasaki市,Harrod融合了新陈代谢派的高楼大厦和传统日式建筑,创造出了后工业时代下的日本复古的一面。Megasaki这个名字,来自日本长崎(Nagasaki),它曾是日本近代工业重镇,至今仍保留着大量的明治工业革命遗迹。

融合了新陈代谢派高楼大厦和传统日式建筑的Megasaki市。

而《犬之岛》着重表现了后工业时代下的日本——过剩的工业产物被遗弃之后,就有了《犬之岛》中垃圾岛的构成背景。

影片的另一个重要灵感来自建筑大师Frank Lloyd在日本的建筑。Megasaki市长住宅Brick Mansion的设计就是参考了Frank Lloyd在 1923年设计的东京帝国酒店。

这栋建筑保留了江户时代风格的屋顶,但主体结构却是砖石,而非日本传统的木造建筑。“Frank Lloyd的风格是鲜明的水平线条以及层次,很适合宽高比的拍摄,因而电影场景设计师都喜欢用它来参考。在这里,它还代表了传统日本建筑和20世纪现代主义的融合。”Harrod说。

垃圾岛则是借鉴了日本江户时代的传统浮世绘插图,比如艺术家歌川广重和葛饰北斋的作品。Harrod用塑料螺丝、旧机器零件,制造了扭曲、沙砾化的环境。尽管这是一座工业废弃的岛屿,却呈现出了一种特殊的美感。

中线对称的拍摄手法是韦斯·安德森电影的招牌,它与浮世绘所特有的框架定格的风格在这部电影中和谐的组合在一起。每一片垃圾都需要经过精心挑选和摆放,以韦斯·安德森特有的结构严谨的美学呈现出来,是Harrod团队最大的挑战。

定格动画制作过程和拍摄效果对比。

通常在定格动画中,为了拍摄一个特写镜头,会特别制作一个大型的道具,这样就能在拍摄中捕捉到更多的细节,但韦斯·安德森则坚持所有的模型都固定在基本的三个比例之间,所以道具师需要想办法做出极小的精密细节。他们每次给韦斯·安德森发送进展图片时,都会在每张图旁边放上一枚硬币,来展示道具大小的精确。

由于《犬之岛》是用“先配音,后动画”的方式制作定格的,所以所有人类角色道具的嘴部都是留空的,动画师得根据实际的配音内容,分解每一个发音,再选对应的口部模型进行替换,同时还要根据情绪换上不同的表情。

主要狗狗角色道具使用羊驼毛制作毛发,给狗狗角色带来一种温情。

人类角色道具的皮肤使用树脂制成,提供一种温暖的,半透明的效果。主要狗狗角色道具则使用羊驼毛制作毛发,它们通常出现在泰迪熊的毛发中,能给狗狗角色带来一种温情。

最终,由670人组成的摄制团队为这部电影总共制作了250个场景、44个舞台、2200个人偶,以及14.4万帧定格动画。每3分钟的片段,需要整个团队耗时一周制作。

云团和污染气体是用棉花线团手工制成,水坑则是用保鲜膜包裹有机玻璃制成的。这些都是定格动画中使用到的惯常伎俩。动画师在每一格拍摄时会移动这些线团,让其呈现出动态表现。轻微移动保鲜膜,使它在玻璃表面形成纹理,在灯光照射下呈现不同的效果。

花费6个月拍摄到位的寿司场景,在电影中只出现了45秒。

最复杂的是一个做寿司的场景,整个团队用了6个月的时间才拍摄到位,而它在电影中的出现时间则只有45秒。“如何准确的用刀、处理鱼等等,这些过程如果不能足够真实的还原,就会变得愚蠢。”Harrod说。

动画师对犬类研究,以模拟出最自然的步调。

韦斯·安德森电影的另一大特色就是对色彩的应用,在《犬之岛》中也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垃圾堆的造型借鉴了摄影师Edward Burtynsky和Chris Jordan的作品。他们拍摄了一组照片,记录了当前人类面临的垃圾危机,那是由大面积的垃圾组成的宏大景观,其中很有特色的一点是,相同颜色的垃圾通常被堆放在一起,《犬之岛》中的垃圾岛也依此设计。

“当Spots首次降落在垃圾岛上的时候,它的周围是由立方金属构成的类似竞技场一样的环境,但这些金属并没有生锈,所以是一种银蓝色的色调。这些金属块堆积到空中构成背景,给人一种令人敬畏和恐怖的氛围。还有一场戏是和猎狗者的对峙,我们决定让背景垃圾景观为黑色,由老旧的汽车和阴极射线管制成。”Harrod说。

在影片宣传期间,《犬之岛》还与人气照相App VSCO合作,推出三款“犬之岛”限时滤镜。“DOG1”是垃圾岛的中性色彩,“DOG2”有着电影“课堂号召”情节中的黄色调,“DOG3”则铺满粉紫色的高光。

韦斯·安德森电影精于细节,看似微不足道,但总能给人带来惊喜。在《犬之岛》中出现的所有报纸上的内容,都是由真实的文章翻译成日语而成。片中出现的场景还能找到现实中的翻版,比方说,垃圾岛的地理形态参考了澳大利亚西部的水平瀑布,破烂的主题公园则是参考了过去日本百货公司的屋顶主题乐园,被遗弃的动物测试站的设计则吸取了苏格兰卡德罗斯的圣彼得神学院,以及巴黎的一家废弃酒厂。

韦斯·安德森电影精于细节,看似微不足道,但总能给人带来惊喜。

就连电影原声配乐也致敬日本文化。韦斯·安德森表示,此次的曲单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吉卜力工作室经典动画电影的影响。“有了宫崎骏,就有了自然平和的时刻,它与美国传统的动画配乐非常不一样。”《犬之岛》原声大碟已于3月30日正式发布。

为了展现《犬之岛》的艺术设计,韦斯·安德森还亲自策划了一场展出,在伦敦的The Store X还原电影中的原创布景。电影中的各个主角、虚拟城市Megasaki和垃圾岛总共17个场景被收入展览。展览还按真人大小还原了电影中出现的拉面店,参观者可以在这里尝到由SOHO Engawa餐厅厨师制作的拉面,把动画带进了现实。为期两周的展览,总共吸引了5万人参观,平均每天卖出250碗拉面。

《犬之岛》电影中的拉面店。

“我觉得人们即便去电影院看过电影,之后还是会选择买碟回家,一帧一帧仔细研究其中的每一个细节,或是把它们截下来当成桌面。这就是韦斯·安德森最强大的地方。”Harrod说。

(《第一财经周刊》记者发自伦敦)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