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不谈八卦,我们和陈思诚认真地聊了聊电影

#导演访谈系列 05#至少从导演身份和市场结果上来看,陈思诚确实深谙电影工业的规则。他说,不希望职业生涯中出现哪怕一部赔钱的电影。

昨天,王宝强凭导演处女作《大闹天竺》获金扫帚最失望导演奖,并亲自到现场领奖向观众致歉的消息,一时又成了社交媒体上的热点。虽然王宝强表现出了很高的情商,但导演水平仍有待提高。

而王宝强的好兄弟陈思诚,在导演的路上走得则相对顺利多了。抛开两人身上的八卦,至少从导演这个身份以及市场结果上来看,陈思诚也确实更深谙电影工业的规则。

今年春节档上映、由陈导演的《唐人街探案2》(以下简称《唐探2》)票房突破33亿元人民币,位居华语电影票房排行榜第4名。

在2012年其导演的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以下简称《北爱》)开播时,媒体就给陈思诚了一个定义:“下一个赵宝刚”。然而他不想只拍电视剧,也不想只拍爱情,陈思诚在电视剧之后趁着热度做了电影版,那时候投资3800万的《北爱》赚走了4.2亿元的票房,在商业上取得了成功,但当时大家印象中的陈思诚,还只是一个蹭电视剧热度的演员,没人会去关注他的导演才能。

《北京爱情故事》电影剧照

如果说30岁拍《北爱》是对自己的青春做一个告别,40岁拍《唐人街探案》更多是陈思诚的兴趣所在。一方面,那时候中国银幕上还没出现成功的现代侦探形象,这一类型在内地也并没有得到真正成功的探索,另一方面,陈思诚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机会表现的喜剧演员,如果可以把推理和喜剧这两种类型融合再创造,一定可以让看惯了单一类型的中国观众感到新鲜。

《唐人街探案1》在2015年最后一天上映后,市场的认可也为现在的《唐探2》争取到了更多的资源,制作费用由千万级上升到了亿万级,拍摄地也由曼谷进阶到了纽约,除了几位主创是陈思诚从中国带去的,现场其他的两三百位工作人员都是美国人,这让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好莱坞的工业体系,但高昂的开销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陈思诚只能去压缩拍摄周期来节约制片成本。最终,3.2亿元人民币制作费,回报则是32亿元票房。

“唐探宇宙”经过两部电影和不间断的宣传已经初具雏形,针对这一IP的后续开发已经开始,比如片尾就已经预告了《唐人街探案3》将发生在东京,正在创作的网剧《唐人街探案》也将于今年开机,在网剧中将出现更多不同国家、不同技能的侦探,陈思诚想试一试哪个侦探最受欢迎,然后考虑拍成大电影。在我们的采访中,陈思诚也展现出了他的产业思维。

《唐人街探案2》拍摄花絮

Q=CBNWeekly

A=陈思诚

Q:《唐人街探案2》的票房已经33亿元了,对于这个项目你们做了什么复盘?

A:不管是制作还是宣发,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量体裁衣,这个商品的投入产出比是什么样的,在《唐探2》开发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它肯定不是一个超级大投资,前期的制作和宣发成本都是可以算出来的。我一直是以投资人的角度和心态看我拍摄的东西,我不希望我的职业生涯出现哪怕一部赔钱的电影,这不是因为我对钱在意,我觉得这是一种对专业性的考量。

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是我们成本虽然不是最高的,但我们却要在纽约这样一个最贵的地方拍摄,我只能去压缩拍摄周期来节约制片成本,了解拍摄流程的人都会惊讶于我们在47天里完成了拍摄,所有的遗憾都是资金的不够充足所造成的。

唐人街的拍摄只有一天,那段老爷子从天而降的打戏里我特意选了五个不同肤色的小孩当群演,想代表五大洲,实现世界大同的感觉,但那天的拍摄任务太紧张了,拍到最后天已经亮了,等最后要拍这组镜头时小孩们只剩两个了,这对我来讲是一个遗憾。

《唐人街探案2》电影剧照

Q:作为编剧,你有意识地去遵循了哪些创作规律?哪些是套路化的?哪些是有创新的?

A:我一直在研究类型片,确切地说,我一直认为类型是电影工业化的未来,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是明星要依附一个人物,人物要依附一种类型。我更喜欢八九十年代的好莱坞的电影,以人为主体的,能看到人性的,基于现实,而不是漫威啊这种虚构的,一群超级英雄打怪兽,这种电影以后一定是要走下坡路的。

电影已经出现100多年了,谁能不套路?一进戏剧学院,老师就跟我们讲,莎士比亚已经把这个世界上的戏剧形式、最激烈的情感关系都写尽了,金庸的武侠小只是把武侠小说莎士比亚化了,罗密欧朱丽叶、梁祝、白蛇传的内核也是完全一样的,都是阶级冲突背景下的爱情关系。我们的创作都是建立在这种丰富的文学土壤中,受到很多人影响。

马上要上的《远大行程》是一个我做了很久的剧本,后来我发现在整个拍摄的过程中,有3个人对我影响很大,莎士比亚、金庸和周星驰——我看金庸小说长大的,我在学校学莎士比亚,我最喜欢的电影人是周星驰。

Q:这些喜剧人物设置和桥段的来源是什么?

A:其实很多搞喜剧的人,生活里并不是很搞笑。我一直认为喜剧分两种,一种是创作者本身带有极强的自我风格的喜剧,比如周星驰、卓别林、巴斯特·基顿,这是天赋性的。而我的喜剧更多是找到了一种方法论,偏语言类的,就像电池需要蓄电,我们日常蓄积能量,再集中在一个电影中去展现。比较难的问题是如何跟剧情更有机地结合在一块,这块是有意思的。

《唐人街探案2》剧照

Q:你怎么看广告植入?

A:我不看重商业植入带来的那点儿钱,看中的是它们带来的联合宣传资源。比如神州租车的植入,我当时说我只接受这个品牌,因为我希望车上印着“神州”的字样可以与洒在车身上红蓝白的油漆形成视觉冲撞,那是美国国旗的颜色,有一点政治隐喻。再比如腾讯直播,现在直播确实大行其道,另外我让它的logo出现在时代广场,这是展示我们国力强大的一种方式,我觉得这些小细节也挺有意思的。

Q:你是个有野心的人吗?你的野心集中在哪些方面?

A:每一个人对这两个字的判断取决于所谓的世界观。我希望能在我最有限的生命里探究最无限的可能,我怕重复,怕周而复始,怕面对未知的世界,正因为这样才驱动着我一直去做所谓的冒险,你们所谓的野心的事。其实我现在已经非常明白自己的无能,就像我们这个行业能给社会带来的东西其实太微不足道了。

Q:《唐探》想要做成一个系列,你怎么去看待这种续集的重复?《唐探》宇宙的设想是什么时候有意识地往一个大IP发展的?

A:从产业思维讲,中国电影人一定要多建立几个可以系列化的IP,一个片子的影响有限,只有叠加效应产生不断的刺激,才能让观众跟这个艺术品产生不断的情感联系,所以系列片一定要做,尤其中国是一个看电视剧大国,中国观众更习惯长篇叙事,所以一开始我给这些人物做了非常丰富的人物小传。

在第一部上映之后就有游戏公司来找我合作,他们当时也说了自己的困惑,觉得现在的东西世界观太小,之后我在创作第二部时看到了更多的可能。一组侦探顶多就像我们小时候玩的魂斗罗,但其实真正的所谓的世界观一定是一个大格局的东西,那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全球那么多的唐人街,那么多侦探,我就做个百晓生一样的兵器谱吧,就像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一样。

对我个人来讲,《唐探》电影我只拍3部,如果大家还喜欢看,我会退到后面找年轻导演继续执行,把我的更多精力放在探索陌生领域上。网剧现在已经在做剧本了,我们想今年拍。

△《唐人街探案2》拍摄花絮

Q:你平时会去关注和在意别人对你的评价吗?比如网络上有些人会说你“油腻”。

A:我已经习惯了,一百个人一百种声音,你根本没有办法改变别人,而且很多时候就像《唐探1》里说的,“没有人在乎真相,大家都更愿意相信希望看到的真相。”

现在我可能越来越相信吸引力法则。有一天我在跟阿里巴巴的一个创始人聊天,他提到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核心就是一句话,其他人都是因为看见而相信,我们要因为相信而看见。当时我就记下来了,这句话正好概括了我下一部电影的核心,我想把这句话放在电影的后面。

Q:跟国产电影相比,好莱坞电影的工业化程度更高,思维和题材选择范围也比我们更加宽泛,你怎么看待国产电影与好莱坞的竞争?

A:你看现在中国的历史票房排名 ,前四名已经都是我们国产电影了,我认为从血液里,中国的观众更愿意接受中国电影。好莱坞现在的发展也陷入了一个瓶颈,我记得当年我和宁浩、路阳、郭帆、肖央一起去派拉蒙参观学习的时候,最后一天派拉蒙的主席跟我们提到了 6大片厂现在有共同的困惑,除了那些能算出投资回报的超级投资的大电影和一两千万投资很小的实验型电影,五六千万美元这种中等投资的电影在好莱坞越来越少见了,大家越来越不敢去尝试新鲜的东西,但这样中间级别的电影,我们国产电影是有的。这种电影,不仅需要有想象力,也需要导演对这片土地的理解,对聚焦人群的把握,所以我一直觉得,没有外国导演,甚至韩国导演来中国拍这种戏,我们自己也能拍好。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用户昵称_464478
11月13日
是个明白人啊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