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理财新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它带来的影响是,今后,银行可能不会再为理财子公司的理财产品出现的盈亏承担更多责任,特别是兜底。

2018年12月2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了《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对银行以子公司经营理财业务的方方面面做出了指导性约定。那么,这份听起来对于大资产管理行业影响深远的文件,和那些已在或正准备做理财的普通人来说,有什么关系?

根据管理办法,银行理财子公司是非银行的机构,也就是说,它本身不属于传统的银行存贷款业务,属于由银行发起成立的子公司,也就是说,以后的理财产品,严格意义上来说,不再是由银行来经营,而是由银行的子公司来经营。

要理解这个差异,需要从作为一个普通人如何从银行的理财子公司购买理财产品开始。

根据新的管理办法,银行的理财子公司属于自负盈亏,并不由银行兜底,对应的配套政策是,普通人到银行的理财子公司购买理财产品,不再需要受商业银行法约束,在银行开户面签,到银行的理财子公司不再需要履行面签这个环节的流程。

由于银行的理财子公司,属于非银行业务,它从根本上隔离了理财子公司的盈亏风险向银行漫延,与银行的业务形成相对独立的经营格局。它带来的影响是,今后,银行可能不会再为理财子公司的理财产品出现的盈亏承担更多责任,特别是兜底,它是理财市场打破刚性兑付的一种机制性保障。

刚性兑付简单来说就是,由于银行本身具有的信用和属性,形成的理财文化是,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在出现问题时,普通理财者的潜意识中,银行将为这些理财产品兜底。如果产品不再是银行发行的,那么再寄望于银行兜底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正如银保监会在一份答记者问中书面提及的,商业银行和银行理财子公司发行的理财产品依据信托法律关系设立。理财新规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明确理财产品财产独立于管理人、托管人的自有资产,不属于其清算财产,不能进行债权债务抵销。同时,要求商业银行和银行理财子公司诚实守信、勤勉尽责地履行受人之托、代人理财职责,在“卖者有责”的基础上实现“买者自负”,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卖者有责体现在向理财者出售理财产品时,卖者是否有诱导理财者购买理财产品,是否对理财产品的风险做了充分提示,是否将理财产品是什么,投资于什么,收益是什么等关键核心信息向理财者做了充分披露,以及这些理财产品是否销售给了合适的投资者等等。

银行理财区

在这样的基础上,实现买者自负。也就是说,购买理财产品的理财者,在充分了解购买的理财产品、且出于自愿非诱导的前提下,出现的理财产品的盈亏,由购买者承担相应的权责,即“理财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相应成立,对理财者购买理财产品的行为的自愿性、信息披露的充分与否等配套措施,将随之应用。比如,对理财者购买意愿、银行理财子公司的销售顾问或理财经理的销售过程,做音视频的采集,以使得责任的可区分性做出可追述性的界定。

此外,在前期已允许银行私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票和公募理财产品通过公募基金间接投资股票的基础上,管理办法对于进一步允许理财子公司发行的公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票,意味着理财者的理财资金通过银行的理财子公司可以直接投资股市,更多的资金可以以合法合规的银行理财子公司途径流入资本市场,根据理财产品的设计,这些资金可以形成一定的期限,并以这样的期限在资本市场上流动。

也就是说,作为一个普通的理财者,购买的理财产品,设计的用途就直接是投资股市的,这对于丰富理财产品有好处,但对于银行理财子公司的产品设计、风险管理与专业运营能力则是更大的考验。

理财新规对于银行业的影响很大。根据管理办法,银行成立了理财子公司,它的理财业务需要理财子公司来经营,之前已有的理财业务存量,可以交由银行的资产附属管理机构,或者理财子公司来接续,而银行则回归银行业务本身。

此外,理财新规对于综合金融的私人银行业务,也会有较大影响,在理财子公司承续银行的理财产品功能后,私人银行业务如何与理财子公司合作,双方的盈收模式与利润分成,势必需要有新的探索。

理财新规对于信托业的影响也是巨大的。银保监会在答记者问中明确,商业银行和银行理财子公司发行的理财产品依据信托法律关系设立。从信托法律关系建立这一点来看,信托公司的通道业务功能,将可能会由银行的理财子公司所承担,那么信托牌照的含金量将大大降低。通道业务简单来说,就是外部资产以信托合同的形式,履行一定的流程,然后获得相应费用。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