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想表现“都市病”、环境问题的《天气预爆》票房遭遇高开低走,导演这么说

肖央说,电影里提出的问题其实很严肃很现实,但他想用童趣的视角轻松地讲这些话题。

12月21日,因微电影《老男孩》而成名的“筷子兄弟”的成员之一肖央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天气预爆》正式上映,这部电影在预售阶段拿下了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的预售票房,院线经理也给了肖央更多支持,一上映就占据了当天30%的排片,甚至超过了同档期索尼的动画电影《蜘蛛侠:平行世界》,位列当天的榜首。然而,上映第一天,大量观众就在豆瓣上打出了一星的评价,豆瓣的评分当天就跌至3.8分。

2010年的《老男孩》引发了无数网友的共鸣和好评,在豆瓣上至今都保持着8.5的高分,肖央因为“筷子兄弟”这个组合走进了更多观众的视野。四年后,根据这部微电影改编的长片电影《老男孩之猛龙过江》也被推上了大银幕,虽然面临着炒冷饭等诸多质疑,但也让肖央第一次有了拍长片的机会,最终这部电影拿下了2亿元的票房。之后,肖央接连参演了《唐人街探案》、《情圣》、《唐人街探案2》等高票房的喜剧电影,贡献了诸多经典的喜剧桥段,成为了中国喜剧演员的代表之一。

《天气预爆》依然是很多新导演喜欢的小人物寻求身份认同,实现命运救赎的故事。肖央想把小人物的困境隐藏在日常的啼笑皆非中,又通过神仙各种不完美的性格缺陷映射着当代社会的种种“都市病”,而故事发生的背景也正是人们最关注的天气问题。遗憾的是,肖央的表现方式并没能得到观众的认可,在口碑不佳的情况下,《天气预爆》迅速出局,周末票房最终停留在了8300万元,上周末的票房冠军被索尼动画旗下的《蜘蛛侠:平行宇宙》以1.5亿元拿下。面对质疑,肖央回应“原意是用童趣的视角轻松地讲讲环保的话题,大家的批评我都接受,这是一次有意义的成长。”在电影上映前我们也曾与导演聊了聊喜剧、天气和都市人的心理病。

Y= YiMagazine

X=肖央

Y:《天气预爆》跟之前的电影有什么不一样?这部电影里你最想表现的是什么?跟你现在所处的人生阶段有什么关系?

X:这几年北京的天气太差,我发现实际上天气对心情有很大的影响。现在所处的环境对人们心情的影响是前所未有的,而且我一直对都市人心理病的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比如那些长期被忽略的人,长期不被重视的人,或者是接纳不了自己的缺点的人、总是活在过去中的人,其实每个人都有各自过不去的坎。如果能把清除内心的雾霾与外界的天气联系在一起,或变成一件事,应该会很有意思,所以这部电影讲了一个人类的能力到了尽头,传统的神仙来到现在社会,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的故事,用神话的方式把这两个元素做了连接。电影想表现得失,如果这个世界不像你想得那么美好,如果你自己不像你想得那么完美,如果你的生活不是你想要得那个样子,你还能不能爱这一切?这也是我这个阶段的人生思考,电影里提出的问题其实很严肃很现实。

Y:把很严肃很现实的现实问题和喜剧做结合是出于什么考虑?

X:我首先还是想让大家开心,特别是年底,给大家一个来电影院里放松的机会,同时希望大家能够在开心的同时有一些触动,感受到一些爱。我觉得好的喜剧都有一个悲悯的内核,其实喜剧说到底都是悲伤的。小人物想要去改变这个世界,这本身就是一个喜剧,上来就会遇到嘲笑的,他们顾前顾不了后,自己活得都那么屁滚尿流,这是一种悲惨的好笑,幽默有时候是一种自我保护。这部电影最后还会有一些泪点:关于原谅,关于付出,关于那种我们向往又做不到的事情。

Y:你自己会去寻找捕捉观众的笑点吗?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门道?

X:我生活中还是比较有幽默感的人,对好玩的事情比较敏感,不过每个人幽默感都不太一样,很难言传。但相通的东西是,幽默是基于小人物的自嘲。对我来讲,我觉得喜剧离不开嘲讽与自嘲,自我嘲讽的时候其实就是直面现实的过程,嘲讽要比逃避好多了,我们选不了命运,但可以选择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

Y:在《天气预爆》的拍摄期间印象最深的场景和细节是什么?

X:最后的那场大战是最难的。用传统的神话去解决天气的问题,这已经把它提升到了一个超级英雄电影的高度,用一个喜剧电影的格局去完成这些东西,这对我来讲是一个挑战,之前没尝试过这么工业化的东西。

我本身喜欢动画片,喜欢那种天马行空充满脑洞的想象,有时候光是拍是解决不了的,不过这个时代电影的特点是你可以无限的发挥想象力,只要在一个合理的基础上都可以被实现出来。另外,毕竟大家是付费观看的,需要让电影有区别于电视剧、网剧的新鲜感,工业化肯定是未来大的方向,我挺乐意继续尝试的。

Y:这部电影是你自己编剧、导演并主演的,同时作为一个创作者和演绎者,其中会不会有觉得困难的地方?

X:其实当我不知道谁去演一个角色时,剧本就很难写,很多东西不好把握,如果我自己演,很多剧本里没写到的东西我也可以表现出来,所以还是决定自己演。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特别需要听别人的声音,也需要把自己的想法讲给大家,观察别人反应。故事这种东西,特别像设计一个手机应用,我需要用户体验,不断找别人体验,在别人的观感中找问题,然后再具体的解决问题。这回创作过程中找了很多不同批次的人来“拍砖”,最后逐步完成,是创作者和观众共同完成的作品,只不过观众是最开始内部的一些观众。比如在最初阶段的时候,一位中戏文学系的老师,他帮我把这个故事更简单化了,中间有很多自查自纠的过程。

Y:电影靠创意,你会有想不出东西的时候吗?怎么解决?

X:我会离开,找点别的事情做,我觉得很多东西是从你潜意识中升起的,创意是你在极度放松的时候才能冒出来的,转移注意力是比较有效的解决办法。还有就是要真诚,只有在没有功利性、真热爱中才能有好创意,你想欺骗观众的时候,那就没什么创意了,想出来都是骗术,骗术很容易被戳穿的,这样的电影是扛不住的。

Y:你会去研究观众爱看什么吗?你是怎么看待“满足观众需求”和“实现个人表达”这两件事的?

X:电影分两种,一种是商业的,一种是纯粹的个人表达。如果你是商业导演,首先你要去满足大众的需求,再在这个基础上做自我表达,你要表达的东西是不是能触动大众是评价标准,如果不能你就得做自我审查了,白居易写诗的标准就是让普通人能看懂,我觉得这个很重要。这个时代人有共同爱的东西,共同恨的东西,我自己也是实实在在的人,能找到大家的共性。

Y:目前的事业方向是你年轻时候想要达成的目标吗?如果是,你曾经为此付出的最大努力是什么?如果不是,你原本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X:很多人都知道我是唱《小苹果》的歌手,或者是拍《老男孩》的导演,但其实我最早是学美术的,我年轻时候想当个画家。我从来没想过做演员、唱歌、当导演,我觉得自己根本没有面对公众处理这么多事情的能力,哪怕到了现在依然没有信心,但我对自己的要求又是一定要把这些事情做好,所以每天都在提心吊胆,这可能是我焦虑的事情,也是我的心理病。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