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 我们究竟可以向硅谷学习什么?

硅谷为什么特别?

《硅谷之谜》

作者:吴军

出版社:人民邮电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年12月1日

定价:59.00元

按照公开的简历介绍,吴军是Google的早期员工、Google中日韩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设计者。在2010年时他离开Google,有两年的时间待在腾讯,然后,在2012年又回到Google,并且开始做风险投资。不过,对于更多关心互联网的人而言,吴军更为人熟悉的身份是一名技术写作者。

作者吴军根据这些年在硅谷所获得的第一手资料,结合自己的思考,回答了长期以来令大家深感困惑的一个不解之谜,那就是——为什么硅谷在全球其他地区难以复制?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创业热潮的席卷,已经让研究技术互联网巨头和技术互联网巨头最密集的硅谷成为媒体上的显学。关于硅谷创新的密码是什么,以及硅谷究竟是否可以复制的讨论也已经延续许久。现在,吴军也加入到了讨论这一问题的行列。他的优势在于,毕竟他对于硅谷和硅谷一线公司有着长时间的一手经验与直观感受,同时,他对典型的中国互联网巨头有身在其中的体验。因此,当他在谈论硅谷时,下意识地就会带有一种比较的眼光。

他说,硅谷的奇迹,并不在于硅谷“GDP有多高,技术有多领先”,而在于“硅谷在历次技术革命中都没有落伍”。人类的商业发展史上,并不缺乏在某个时间点GDP非常高、技术非常领先的地区。比如,匹兹堡。匹兹堡曾是包括钢铁巨头安德鲁·卡内基、银行业巨头安德鲁·梅隆、西屋电气的创始人乔治·威斯汀豪斯、食品巨头亨氏集团创始人H·J·亨氏等商业巨头云集的地区。但随着能源与重工业时代的落幕,匹茨堡逐渐走向衰落。再比如汽车城底特律,一度拥有类似硅谷的地位。和所有这些地区一样,硅谷最初的起步,也带有偶然性和幸运成分。按照吴军的描述,3个偶然性的因素造就了最初的硅谷。

1.1946年,美国发明了第一台电子计算机ENIAC。在当时的计算机技术发展上,加州地区输得一塌糊涂。但是,一个偶然的因素改变了加州地区的落后状况:1952年,决定进入计算机行业的技术巨头IBM,为了不受原有业务的影响,将新址选择在远离纽约的圣荷西南部Almaden山区。IBM的实力和这家公司本身对人才的吸引力,一举让旧金山湾区的技术产业有了一个比较高的起点。

2.斯坦福大学教务长兼常务副校长特纳在面对大学遇到的财务困境时,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法:他决定建立一个科技园,对外长期出租土地。这个方法让大学有了收入,同时可以扶助创业公司。特纳本人正是惠普公司两位创始人的导师。

3.诺贝尔奖得主威廉·肖克利在1956年辞去贝尔实验室的工作,回到加州陪伴年事已高的母亲。威廉·肖克利本人的号召力让他轻而易举找来一群出类拔萃的年轻人。肖克利实验室中诞生了仙童公司,仙童公司中又诞生了英特尔。“仙童公司中派生出了无数的公司,截至2013年年底,共有92家公司,这些公司2013年的市值加起来高达2.1万亿美元。”

硅谷成名于半导体行业,这个行业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遇到了来自欧洲、日本和中国台湾等地区的挑战。1980年代末,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分别是日本的东芝、日立和NEC,美国的摩托罗拉、英特尔和德州仪器。但是,这时候硅谷已经开始由硬及软,软件业和IT服务业开始崛起,苹果公司、甲骨文、太阳、思科等公司出现。再然后,度过了第一次互联网泡沫,雅虎、Google等互联网公司出现,并且执全球互联网公司之牛耳。到今天,移动互联网时代仍然是硅谷领先,出现了大量的明星公司如Twitter、Airbnb、WhatsApp等。而且硅谷又开始了从软到硬的过程,在智能硬件、虚拟现实、无人驾驶等领域进行大量探索,并且仍然是全球领先。

硅谷创业圈内有一句话,“once you are lucky,twice you are good”,第一次创业成功有幸运成分,第二次成功说明创业者的确能力突出,第三次再成功,就真的是厉害了。这句话放到硅谷身上,同样如此。因此,想要效仿硅谷者面对的真正问题在于:为什么硅谷总是能够领风潮之先,而非像此前很多曾经领先的地区那样,经不起一次产业升级的折腾?吴军的答案是:

叛逆的力量 在每一次大大小小的变革中,支持创新的人和资金都来自以往成功的公司。它们的行为实际上是对过去公司的一种叛逆,甚至对过去具体的每一家公司都会有伤害,却在整体上保证了硅谷的活力,并不断产生新的技术。而硅谷的环境对于叛逆也相当宽容。并没有公司可以通过包括同业禁止协议、知识产权保护等方式,来将这些离职员工创办的公司消灭于胚胎时期。于是,硅谷的大公司一方面努力保持公司在研发上的进取心、通过慷慨的期权等方式留住优秀员工;另一方面,索性鼓励内部创业,并在合适的时候收购内部创业的公司。

多元文化 “硅谷的产品通常很像好莱坞大片,它们的设计者总是挖空心思去设想如何做好一款全球化产品,来满足所有人80%的需求,而不是满足1%人的全部需求。当然,要做到这一点,除了需要设计者善于吸收多元文化,还需要整个产品研发团队来自多元文化。”吴军引用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2012年人口调查结果显示,硅谷地区51%的家庭在家里使用的第一语言不是英语,而是西班牙语、汉语、印地语等移民此地前的母语。

拒绝平庸 今天Google的总部是当年吉姆·克拉克创办的明星公司SGI的总部;Facebook的总部则是当年太阳公司的总部,太阳这家当年的明星公司卖给了甲骨文。硅谷的房价、高生活成本、激烈的竞争,都推动着硅谷公司在进行正向淘汰。“抄袭和仿制是在低层次上竞争,靠的是压缩自己的利润而非技术进步抢得市场,这样的公司必然无法承担硅谷高昂的办公费用,也无法给员工带来好的收入,让他们过上体面的生活。”

宽容失败的文化 吴军引用了马克·扎克伯格经常在内部讲的一句话:“如果你没有遇到失败,说明你跑得还不够快。”硅谷对失败的高容忍度,一方面让创业者更加愿意去尝试新路;另一方面,也要求初创公司必须具备灵活性和极强的学习能力。硅谷企业家和天使投资人贝托谢姆在一次讲座中介绍太阳公司的经验时说:“我们在创造新产品时所做的一切可能都是错的,但是我们改正得很快。”

工程师文化 给聪明的工程师足够高的社会地位和足够丰厚的报酬,这让硅谷成为全球工程师质量最高和最密集的地区。

不迷信权威 硅谷集中了6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加上图灵奖和香农奖获得者,共有上百名全球顶级的科学家,以及顶级的企业家。但是硅谷又是最不迷信权威的地区。原因很简单,发展速度太快,权威具备的知识并不一定就能解释明天甚至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

扁平式管理 CEO没有个人办公室这一点,似乎就是从硅谷开始的。硅谷的公司在努力减少层级并尽量分权。一方面这是吸引优秀人才的方式,另一方面,也能让管理者本人的时间和精力集中在公司战略上而不是看周报上。就好像乔布斯那句著名的话:雇佣聪明的人,然后告诉他们如何工作,这实在很蠢;雇佣聪明的人,是为了让他们告诉我们如何去做。

世界情怀 这是理想主义的一点。吴军举了Google的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和特斯拉的创始人伊隆·马斯克的例子。“世界上有两个Google,佩奇的Google和布林的Google。前者是大家看到的Google,有很好的产品,很赚钱,福利很好。后者是不为人注意到的Google,这里面有许多和布林那样充满了稀奇古怪想法的人,他们做事情不为挣钱,只为了能改变世界……”同样,对于伊隆·马斯克而言,互联网已太过拥挤,而在能源和环保上,全世界做得都不够,所以他创办了太阳能公司Solar City、航天公司SpaceX和特斯拉。

在这背后,吴军将硅谷的思维方式归结为“信息时代的科学基础”控制论、信息论和系统论。比如,控制论的思维方式是,并不是对未来做尽可能确定的预测,而是根据变化不断进行调整。

《让大象飞》

作者:[美]史蒂文·霍夫曼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年3月

定价:69.00元

这是一本为中国创业者量身定做的创业指南,将帮助创业者理解创新的基本方法、模式和硅谷的创业理念。作者霍夫曼从一个白手起家的创业者角度,也从一个资深投资人的角度,重新审视创新,有力地向我们证明了,对所有企业来说,创新不再是一种选择,而是进入商业世界的敲门砖。

史蒂文·霍夫曼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硅谷重量级创业教父、天使投资人、演讲人,《福布斯》杂志排名第一的创业孵化器——Founders Space的创始人,人称“霍夫曼船长”。 

创新不再是一个可选项

进入商业世界必须付出的代价

我写这本书的目标是:具体地揭示隐藏在硅谷这个世界创新工厂背后的创新过程,解析硅谷重塑我们的生活和命运的能力。在过去10年里,我在旧金山和数百位初创企业的创始人一起工作,帮助他们理解创新的基本方法、模式和硅谷的理念,并实际运用这些方法和理念来推出具有革命性的产品和服务。我能告诉你的是,创新不是简单而直截了当的,也不是一个线性的过程。创新是一个不可预知的、不合常理的,以及令人不可思议的艰难过程,这也正是那么多的人和企业在创新上失败的原因。它的艰难程度就好像你想让一头大象飞起来一样。但在今天,无论你是初创企业的创始人、公司高管、小企业主、自由职业者还是专业人员,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一定存在着某种技术,而这种技术将会颠覆你所从事的行业。即便你不能驾驭这项技术来为自己建立优势,肯定也有其他人会这样做。创新已经不再是一个可选项,它是你进入商业世界必须付出的代价。

今天几乎每一家主流企业都把创新当成其首要的任务,但只有不到1/4的企业高层领导认为他们自己的公司能实现有效的创新。创新的压力以及因创新失败而付出的代价在不断上升,然而绝大多数公司在创新上却没有任何建树,依然在使用数十年前就已经在推广的陈旧技术。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最大的那些企业会把整个市场输给那些它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初创企业。

“创始人空间”(Founders Space)是全球领先的孵化器和加速器中的一员。作为“创始人空间”的船长,我一直站在创新的前线。在硅谷,大家称我为霍夫曼船长,我与那些创始团队一起工作,在整个过程中,创始团队会不断尝试,经历失败并从错误中汲取教训。作为他们的导师和顾问,我得以近距离观察那些成功的团队是如何把一个粗糙的、还远没有真正成型的想法转变成为下一个具有轰动效应的企业的,而我自己也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了极有价值的洞见。

在本书中,我将向你展示成功的初创企业及大企业创造出新的产品和服务的过程,并解答创新者需要知道的关键问题:

·硅谷的创业者是如何在孵化器内展开创新的?

·什么是构建创新团队的最佳方法?

·哪些人应该被引入创新团队,以及他们应该具有什么样的技能?

·在大企业中应该如何创新?

·如何辨别下一个值10亿美元的机会?

创新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

人类一直在创新

从史前时代起我们就一直在创新。当人类与火相遇并意识到该如何利用火来取暖、烹煮食物、抵御敌人并在黑暗中照明时,人类历史上的第一项重大创新就出现了。从那以后创新过程并没有发生什么本质的变化。

在人类历史上最具争议,也是最重要的创新是约翰内斯·古登堡的印刷机。以现代的眼光来看,这台印刷机实在是太简单了:不过采用了活字而已。但它对人类历史的影响是极其巨大的。单单这一项创新就使知识的传播和思想的交流得以在一个史无前例的规模上展开。信息的自由流动促使社会发生了重大的变革,其中就包括了欧洲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以及科技革命。这一前所未有的知识分享方式的爆发构成了我们现代社会的基础。

在之前的数万年时间里,我们社会的发展是线性的,但是在全球规模上组织、分享和使用信息的能力把我们从欧洲中世纪的黑暗时代推进了启蒙运动的时代,并更进一步驱动着我们进入了之后的一个又一个时代。如果你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待创新,那么活字印刷术的发明就是我们整个社会的发展呈现出指数级增长的起点。这一增长的加速状态一直持续到了工业革命时代以及今天的信息时代,与过去几千年相比,现在更多的信息和资源已经能惠及更为广泛的人群。今天,第二和第三世界的国家能够接触到与第一世界的国家完全相同的知识库。一个在肯尼亚内罗毕大学读书的好学的学子可以和在纽约读书的学子一样,登录同一个在线论坛,并获取相同的信息。

现在,我们又将向前跨出新的一大步。在这个全新的时代,当机器开始处理极其大量的数据,并在一个前所未见的规模上交换数据时,人工智能就有能力使机器开始思考,并自主行动。当我们开始外包常规的以及复杂的决策时,决策过程也将从人类的大脑中转移到电脑中。在接下来的数十年时间里,我们将在自己身体的所有部位植入微处理器,以延长我们的寿命、扩展我们的认知能力、增强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控制力。人类和电脑的共生关系将很快地提升到这样一个层次,我们决策过程的某些部分将不再依存于我们的头脑,而是由云来支撑。

这听起来可能令人感到非常恐怖,但完全没有必要为之担心。就在不久以前,世界上90%的人还被束缚在农田中辛苦劳作,但工厂和服务岗位上的工作也可能很快就被淘汰。技术进步把人们解放出来以从事更具有创造性的工作将使我们体验和从事那些在我们的想象中都认为是不可能的工作。

技术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重要

创新并非单指技术创新

谈到创新,最大的误区之一是,认为创新指的就是技术创新。实际并非如此。事实上,大多数新的发明在成为具有活力的商品前会被埋没数十年。你可以在历史中找到很多这样的例子,从内燃机到电灯泡再到计算机,从最初的发明到形成产业,你可以观察到一种引人深思的在时间上的滞后。当我以“创始人空间”的名义在世界各地出差时,我总是会遇到一些政府官员和产业领袖,他们相信复制硅谷的方法就是发展或者引进新的技术。他们常常愿意花费数十亿美元来达成这一目的。这样的想法是有问题的。技术确实很重要,但不是我们所寻求的答案。如果你分析那些最为成功的初创企业,你可以看到,当它们起步时,它们中的绝大多数只有很少或者甚至没有任何技术专利,下面所列出的这些独角兽企业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Uber——私车共享、Airbnb——家居共享、WeWork——办公空间共享、印象笔记(Evernote)——移动笔记、Kabbage——小企业贷款……在这张清单下面我们可以罗列更多这样的企业。

很显然,在开展业务时,绝大多数正在改变这个世界的初创企业并不依赖于技术创新。相反的是,它们更关注商业模式的创新和设计创新,以及如何把这些创新与现有技术相融合。它们所使用的技术都是现成的或者是开源的,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很容易地获取这些技术,这些技术并不是硅谷所独有的。因此当我听到一些政府官员坚持说要发展自己的技术或者从硅谷引进技术推动创新时,我倾向于认为他们的关注点出现了偏差。他们正在谈论的又会是怎样的技术呢?实际上他们所需要的技术根本无须引进。绝大多数的技术都以开源的形式存在,通过公开渠道就能获得。

让我们来看一下iPhone。我们可能会把iPhone看成技术奇迹,但隐藏在苹果公司背后真正的天才是它的设计创新。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