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8500万的《阿唐奇遇》票房惨淡,导演王微这样说

#导演访谈系列 04#王微自己给这部电影打了95至97分,他还认为自己算是一名合格的导演。但作为经营者,他很讨厌作为创作者的自己。

王微把追光动画的办公室设在了北京北五环外的一个艺术园区里,这里被一片玉米地包围,远离市中心,他认为这样的办公地点更适合创作。

目前这家拥有160名员工的公司拥有着园区内最大的三栋办公楼,分别被命名为羲和、后羿和夸父,颇为诗意地贴合了“追光”这个名字。

2013年3月,土豆网前CEO王微宣布创立追光动画,对标的就是常年霸占奥斯卡最佳动画的皮克斯动画工作室。

2016年元旦,追光制作的第一部动画长片《小门神》正式上映,王微担任编剧兼导演。《小门神》的预算有7500万元,虽然以皮克斯为代表的好莱坞动画大电影的预算一般都在1.5亿美元以上,但在国内制作团队中,这已经算非常豪华的投入了。电影上映前,《小门神》还得到了阿里影业等合作方的大力宣传,不过最终,其票房仅为7800万元。

《小门神》电影海报

王微表示,《阿唐奇遇》的故事剧本甚至早于《小门神》,制作周期长达五年,制作成本更是追加到了8500万元。然而首周末票房仅1854万元,尽管豆瓣评分7.2分已经超过了《小门神》的6.8分,但截至7月31日,上映10天票房也只有3727万元。

《阿唐奇遇》票房不理想的一个原因可能在于定位,大部分中国观众对于动画电影的认知还停留在受众低龄化上,相比“门神”,《阿唐奇遇》选取的另一个中国传统文化切入点“茶宠”,对低龄观众来说可能更加陌生,也有更强的地域限制。王微一直追求的合家欢定位,在中国的市场尚未成立。

《阿唐奇遇》剧照

尽管《阿唐奇遇》制作精良,剧本方面也比《小门神》有了不少的进步,但过于四平八稳的故事设定也并没能给观众带来足够的惊喜。

另外,《阿唐奇遇》主要宣发策略相比同期上映、光线主控的《大护法》也略显平淡,没能发挥出口碑的优势。通常动画电影的主要观影群体集中在一二线城市,《阿唐奇遇》的宣传方大地电影的主要优势则在三四线城市,因此并没能帮助后者争取到更高的排片率。

而连续两次的票房失利,也让王微开始重新思考起追光的未来。

2017年6月26日,辽宁沈阳,导演兼编剧王微出席3D动画电影《阿唐奇遇》宣传会。

C=CBNweekly

W=王微

Q:《小门神》项目结束了之后,你们内部团队都做了哪些复盘?

W:电影是有一个地方差一点就会影响整个效果。我们复盘时觉得《小门神》的问题主要是,第一它的故事调性,故事的结局是主角妥协了,观众看完很憋屈,而通常的电影观众都比较年轻,他们可能理解不了人在三四十岁做的选择。第二,当时我们的系统可能并不完善,我们的动画师每调一个动作都特别费劲,我们自己做表演参考时情绪也会受到影响。还有一点,电影通常都有剪辑师,他们能把导演的想法梳理成一个观众能接受的故事,但我们动画的剪辑师从一开始就参与了这个项目,他也很难跳出来。

其实我们是需要早点把我们的作品放出去给观众适应,收集一些意见做调整的,但毕竟是第一次做,会犯很多初学者的错误,比如我们很快就把《小门神》的中期混音做完了,我们当时请了最好的混音师,他的档期已经排到一年后了,如果再调整很难,等于把草稿直接抛给了观众。

最后在宣发上也出现了问题,这个故事还是比较偏家庭的,但预告片给人感觉很像热血大片,观众会有心理落差。不过经过《小门神》之后,我终于知道电影是怎么回事了。

Q:当时《小门神》备受诟病的问题是讲故事的能力,《阿唐奇遇》还是你来做编剧,你觉得自己进步了吗?

W:其实我每回都想找更专业的人来合作,但确实找不到合适的编剧,特别是动画电影会有一些特殊的地方,我还是自己提高吧,多听听观众的反馈,这回我们从去年6月开始做了三次试映,调整了很多很细微的部分,其实很多引起观众反感的部分就是一个口气,一句台词。这回在技术上我们也有了一个全方位的提升,比如《小门神》里人物的表情还是有点僵硬,我们的技术人员花了一年半的时间从系统底层重新写了一遍。

你知道迪士尼的动画制作成本都很贵,动辄20亿元人民币左右,我们的挑战是怎么想办法用只有他们1/15的预算,做出来一个作品还能让观众觉得这些东西是差不多的,不是山寨的。作为公司来说,《阿唐奇遇》最大的成就就是现在拿到片子,放在一起来看,我个人不觉得差太多。

《阿唐奇遇》剧照

Q:在创作者之外你还是一个经营者,你怎么平衡个人兴趣和商业回报之间的关系?

W:收回成本是挺困难的。我一直有个心愿是想做一部全家人一起看的动画,但中国的现状是像《熊出没》这样低龄化的动画可以卖钱,要不就是像《大鱼海棠》这种青年向的或者IP改编的作品。

其实我挺矛盾的,作为经营者的我很讨厌作为创作者的自己。作为创作者,我没有兴趣跟激情投入五年的时间去做一个我自己没什么感觉的东西,所以我想做原创。但从经营者角度,我明白做续集做IP的回报相对更可预期,现在追光也在招募新导演和制片人,在我的第三部作品《猫与桃花源》之后,我们会推出一些其他导演的作品,我自己也休息一段时间,多以经营者的身份去看待问题。

Q:看到现在的票房你会很失望吗?你觉得这回的问题出在哪里?

W:一部作品是否能火爆是很难预测的,怎么样把它放在中国年轻观众更容易一起参与讨论的语境里面来讲故事,也是考验。《阿唐奇遇》我觉得总的来说是语境不对,我们讨论了很多未来的东西,太未来世界太人工智能,小朋友看不明白,年轻人也没能看到故事里面更深层次的东西。

《阿唐奇遇》的剧本其实比《小门神》还早,回过头看,我两三年前对观众的判断出现了偏差,中国市场主要的观众还是18至25岁,他们纠结的问题跟其他年龄层肯定不一样,我的理想是希望家庭电影所有人都爱看,但实际上我低估了这个难度。之后在受众上我们会更集中在一个人群,做一个比较专注于他们的故事。

Q:不管在公司里还是在项目中,你都是集全部权力于一身的角色,你有意识去找一个制约你,或者给你提一些反面意见的人吗?

W:道理我们都知道,那么你怎么做呢?找一个合适的搭档并不容易,我们是一个创业公司,刚起来的时候是所有东西需要捏得非常紧。

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有人告诉我做动画电影导演很难的,导演需要把整个电影装在脑子里面。听着很好理解,我从第一天就开始很努力的想要这样做,但《小门神》我全部做完了,这个电影才真的全被我装在脑子里,不光是我,所有人都装进了脑子里。《阿唐奇遇》稍微好一点,我已经可以逐渐往前推进了。复盘的时候觉得这个决定很容易的,但在一开始,无论做商业的判断还是故事的判断都很难。

《阿唐奇遇》剧照

Q:追光动画之前接受了IDG、纪源资本的风险投资,两轮加起来共获得2500万美元,现在的融资环境跟当年比有什么不一样?是否已经开始启动新的融资计划?

W:这个行业跟互联网完全不一样,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我当时跟那几个投资人朋友说得很清楚,追光不可能突然变成几百亿美元的公司。本来想着如果票房够好,能够自负盈亏就不需要下一步的融资计划了,现在看可能还得再走一轮。不过追光不管技术,还是人才储备,都已经是中国现有最顶尖的公司了,我们这回想找一些能在宣发或者IP储备上对我们有帮助的资金进入,把我们的短板补上,相比于互联网,我们对资金的需求也不大,这家公司没有那么大的追求。

我不知道动画产业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谷底,但我知道一个大的趋势,电脑制作已经成为主流,年轻观众为主体的观影的人群越来越集中,动画其实是大片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相比于生活类电影更能让人走进电影院。而且动画没有演员的限制,没有场所的限制,有一个验证过的现成剧本,制作三年一定能有作品出来——这是百分之百可控的。所以虽然在中国还不成功,但大公司都在做。

现在的动画行业中有两类公司存在,一种像《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的团队,通过做一部成功的作品建立一个公司,他们希望下一部能够证明这个公司是可持续的,挑战在于能不能推出第二个卖座作品。还有一类是本身做特效和代工出身,比如原力动画,他们本身有很强的制作能力,但需要一个原创的作品证明自己。

王微认为,像《大圣归来》《大鱼海棠》这类的团队,通过做一部成功的作品建立一个公司,他们的挑战在于能不能推出第二个卖座作品。

Q:所以对你来说,做电影这件事情比你刚进入的时候想象中的要难太多?

A:难太多了。做视频网站的时候每天无非就是找到更多内容吧,但是现在就感觉电影确实是集大成的一种东西,是受人尊重的一种作品形式,做的越多,可能敬畏之心越高——听上去这话有点虚,但真的感觉责任还挺大的,一个小朋友第一次进来看电影,我希望他能留下美好印象。

其实我们也会自我安慰一下,《小门神》虽然国内不行,我们有国际版,配音都是梅丽尔·斯特里普,妮可·基德曼,她们对这种新的题材很感兴趣。《阿唐奇遇》可能是慢热的,你看我很喜欢日本动画导演今敏的《千年女优》,刚上映的时候票房也很惨,但有视频网站可以不断传播。

《千年女优》剧照。该片于2001年获加拿大奇幻电影节最佳动画大奖,2002年获第31届安妮奖最佳动画成就奖

Q:《阿唐奇遇》你自己会打多少分?如果给你更多的钱,你觉得自己还可以做得更好吗?

W:现在可能95分至97分,如果想再要提高1到2分,那付出的成本可能就要翻倍了。最早定8000万的成本其实是很抽象的,我们互联网出身的人就会条件反射地第一反应就是你提高一倍的效率是没意义的,提高三倍也是没意义的,做一个东西除非你能够提高十倍的效率,一个互联网公司才可能生存下来。然后我们就野心勃勃地想能不能用迪士尼1/15的成本作出一个还不错的产品。对于公司来说是一个目标,我觉得《阿唐奇遇》应该是做到了,行业外的人看不太出来跟迪士尼在技术上的区别,但我们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省钱了。

Q:现在这个阶段,你希望别人对你的评价是什么样?一个优秀的导演还是一个出色的经营者?

W:我之前说自己肯定是一个很差的经营者,我觉得我也有点自嘲过分了,假如我是投资人,我看公司,除了看业绩,还看他的能力,他未来的发展,看他行业的位置,有没有独到的壁垒,综合来看我觉得追光基本上算是独一无二的公司,这是好的方面。不好方面就是业绩很差,没什么收入,做一部亏一部就是这么一个感觉,但是这样的公司很多,比如以前特斯拉和现在的大部分互联网公司。

从导演来看的话,我觉得自己现在是能做出还比较完整成熟作品的一个动画导演吧,不像第一部有很明显的问题。第一部做完,人家叫我王导我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第二部我觉得相对比较坦然了。

电影是由无数梦想构成的,我觉得我现在已经能做到造出一个世界来,让观众进到这个世界可以热泪盈眶。这可能是导演最重要的一个事情吧,我也算是一个合格导演。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用户昵称_480793
8月14日
慢死了
玲子
8月11日
下次找一个有制片管理经验的团队吧,《小门神》和《阿唐》的市场判断、风险评估、剧本把控、宣传定位都太差了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