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最快破10亿的国产片来了,《战狼2》是怎么做到的

#导演访谈系列 03#《战狼2》已经成为了今年保底发行唯一成功的案例,吴京却说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导演。

2015 年,吴京自编自导自演了一部号称“国内首部3D动作电影”的《战狼》。为了这部电影,吴京准备了7年,推掉了包括《一代宗师》在内的4部大戏,最终抵押了房子补贴制作费。但他的“冒险”是值得的:在没有强IP、大卡司,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战狼》成为了当年的票房黑马,最终票房达到5.25亿元。

两年后,吴京带来了升级版的《战狼2》,不仅引进了好莱坞制作团队,将故事搬到了海外,还在未杀青之前就获得了北京文化联合聚合影联的8亿元票房保底。 

而《战狼2》的成绩更是惊人:4小时破亿,25小时破3亿,截至7月31日,上映5天票房已经超过10亿元,成为了今年中国暑期档最大的赢家——事实上,在刚刚过去的周末,《战狼2》的票房甚至比诺兰的新片《敦刻尔克》还高出5000万美元,成为上周末全球票房冠军。 

事实上,《战狼2》的档期并不占优势:它与明星云集且同为主旋律电影的《建军大业》同日上映,不过经过口碑发酵,今天,《战狼2》的排片占比已经超过了50%,《建军大业》仅为25.6%。

经过首部电影的铺垫,《战狼2》延续了“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的热血宣传语,上映时间也选在了八一建军节民众爱国热情高涨的时期。在2016年国庆档,林超贤执导主旋律国产电影《湄公河行动》收获了11.8亿元票房之后,制作精良的主旋律电影一直都是稀缺品,所以相比看明星,或许《战狼2》才是这类电影更正确的打开方式。

另外,在电影市场一直被女性观众主宰的情况下,《战狼》系列还吸引了更多男性观众,猫眼专业版的用户画像数据显示,截至今天,想看《战狼2》的人里54.8%为男性。 

《战狼2》并没有一众自带流量的偶像加盟,主打的卖点仅是可以媲美好莱坞的视效场面,观众目前依然对重工业视效大片情有独钟,因此吴京请来了《美国队长3》的动作指导萨姆·哈格里夫和《加勒比海盗》的水下摄影团队加盟,在动作、爆破、坦克大战等大场面上提升电影的制作水平,这些都是男性观众最感兴趣的high点。

吴京拍摄爆破戏

目前,《战狼2》已经成为了今年保底发行唯一成功的案例。《战狼2》已经成为了今年保底发行唯一成功的案例。但最早电影的投资仅为8000万元,剧组跑到非洲实地实景拍摄,因为当地动乱而导致拍摄计划受阻,摄影执导、制片主任等主创也因为毒虫叮咬和食物中毒相继住院,最终超期严重,直到2016年暑假才在被确定保底发行之后追加了部分投资——而当时正值国产电影票房增速放缓,众多影片保底失败。吴京感慨,《战狼2》的拍摄过程实际也并不顺利。 

吴京在监视器前检查拍摄情况

Q=CBNweekly

W=吴京 

Q:为什么想要做《战狼》这样一个系列的故事?在这之前,这种类型的电影在中国可能并不讨巧。

W:我计划中的《战狼》系列有三部,主题分别为守土、开疆、漂泊,写这些东西只想圆我自己一个梦。我的出发点很简单,2008年写剧本的时候整个社会充满了中性美,社会情绪包括演艺圈的情绪都觉得好消沉,我自己也很迷茫,我想要告诉大家中国人是能打的。当时中国还没有拍过这样类型的电影,标准在哪里,尺度在哪里,都是一步一步摸索来的,没有一个游戏规则让我去参考,所以剧本改了十几稿,但是说到底想表达的就是一点:正义公理尽在我大炮射程之内。 

《战狼2》的剧本在《战狼1》没开机的时候就有了,不过在落实的时候还做了大量的调整,时代、武器、政策、国家都不同了,但是一直贯穿的精气神没变。从强国强军的意识上,我觉得我可以通过镜头的表达,向老一辈军人致敬,也可以告诉现在中国年轻人们,中国人其实不乏彪悍之气,只不过你们身上的彪悍之气被和平年代一直掩盖着。

Q:这回的冒险系数加强了,从团队上看跟第一部有哪些区别? 

W:我们这次有美国和中国香港两个团队,我想让两个团队较劲,我提出要求,你们给我最好的方案。香港团队我很熟悉,爆炸点和威亚点都是他们在做,他们是要保证演员安全的。美国团队在拍车戏和战争戏这种对于电影工业要求很高的部分有自己的一套路数。我请了《美国队长》的动作指导来帮我,他当时对我说,“我看到了你的野心,这种量级在好莱坞也很难得,但你想要的东西在中国是否能达到我不知道,这需要强大的后勤支持,但我会尽量帮你。” 

这回,我尝试了很多新的技巧,比如一镜到底,其实我之前是排斥一镜到底的,我开始觉得这种手法会让演员的表演丧失很多细节,对于摄影师来说这也是技术活,怎么衔接怎么安排怎么配合,并不容易。 

Q:那场6分钟一镜到底的水下打戏是怎么实现的?我听说你们拍了半个多月? 

W:没有人能在水下打两分钟,但我这个人比较倔,想挑战一下别人没做过的事情,如果真的完不成我再分镜头。现在看,经历了这种生死体验也是我人生的一大财富。很早之前袁和平导演就对我说过,作为一个演员,你要时时刻刻问自己准备好了没有,要时时刻刻去积攒自己的能力,要让所有的技术被你掌控,而不是当要拍摄的那一天的时候,你才去想到它是你的工具。所以我1998年就学的潜水,以前还参加过赛车队,之后学习滑雪、射击,还研究坦克,这些前期的准备节省了我很多时间。 

这回的水下的摄影师是拍《加勒比海盗》的那个人,他的自由潜水已经是大师级了,更关键是他懂镜头,他能够通过镜头来弥补演员与演员之间的差距。在水里面拍戏不像大家想象的游泳一样,我不能戴眼镜,我一口气要憋住,我们5个演员加上摄影师、水下副导演都没有呼吸器,除此之外还有5个救生员。 

我们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故事里水底下就5个人,但有10多组气泡,这么多穿帮的气泡怎么避免?从摄影师的角度看,对手踢的速度怎么样超过我,怎么样避过我,怎么样把招接上,一切都非常讲究。所以我挺感谢这哥们的,他真的很厉害。 

冷锋(吴京饰)海面狙击敌人

Q:《战狼1》并不被看好,但票房达到了5亿,有了第一部的成功经验,《战狼2》你遇到的主要问题还有哪些? 

W:第一部成功之后人就会变得很贪心,爱情想要,情怀想要,战争想要,暴力也想要,所以作为导演,我在如何取舍上的压力就更多了。另外《战狼2》这回有十几个国家的人参加,中间沟通如果不顺畅很容易出现安全问题,我去非洲的贫民窟,是4个人押着我走进去的,跟当地人有一些交流之后大家才会接受你,抢劫或者被拿枪指着头都有可能出现,从去年的6月19日到今年的4月16日,我很庆幸终于活着回来了。 

还有一点,观众看完第一部,对第二部的期待会更高,怎么能够达到观众的标准和期盼,咱们中国观众已经被高水平的好莱坞战争片养刁了,你骗不过他们的。怎么样用你的技术手段讲好你的故事,让观众觉得过瘾,拿回自己所值的票价,这是一个综合的学问。特别是中国电影不能完全看大数据,观影观众可能三五年就有一个大变化,怎么去关注年轻人的成长和年轻人观影心态的变化,这个也充满了未知数,但也正因为未知,电影才好玩。如果像所有的金融和投资市场预测好了——票房收益率,回报率是多少,就不是我们拍电影的初衷了。  

Q:《战狼1》成功了,第二部你还有找不到钱的压力吗? 

W:当然有。最早的预算是8000万元,但后来超支严重,最终到了2亿元,原本拍摄周期是4个月,120天,但没想到光在国内就拍了137天,非洲又遇到那么多的困难,超支超得一塌糊涂。可是我觉得值,因为没有中国的剧组这样做过事情,也没有中国的战争片走出国门,咱们是第一部。作为导演我很幸运能有这样的经历,但是作为制片来讲,总是超时这是错误的。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导演,只能说我是一个对自己有要求的导演。 

这活以后真的不能再干了,太累太辛苦了,尤其是战争戏,你背负别人安全系数的心理压力太大了,特别怕别人受伤,很多人为这事付出了太多,万一中间出现了什么差错我的良心过不去。而且又导又演,你会忽略一些自己表演上的东西,不过还好,在这部戏里,我演自己就对了,其他的时候真的不要再做导演。 

Q:这回跟你对打的还有《美国队长》的反派弗兰克·格里罗,你怎么看这次的中西对决?你会用替身吗? 

W:动作不分中美,是国际语言,我只能说我够拼,我敢拼。我后来才知道,其实好莱坞演员是很少允许被人打脸的,但中国动作演员的工作理念是,要真打,我用替身了,那观众买票去看替身,不用看我了,那我就被淘汰了。 

除了对观众负责,用替身还很容易穿帮,会给摄影师带来很多问题。另外我目前对我的动作还是蛮自信的,我能够完成我设计的动作,我一定要带着吴京的情绪去完成这个动作才能最真实的打动观众。美国团队的流程规范非常死,用替身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对演员是有好处的,他们需要演员提前训练,然后大家再一起训练配合,拍起来会更方便,他们要遵循一个工业标准,而我们在片场是随时在变。这一点各有好处,各有利弊。 

弗兰克出演反派

Q:电影中我们看到了很多重型武器,在拍这些片段的时候你都做了哪些准备? 

W:在中国的武器里面,消耗量最大的叫59式坦克,现代战争的战场上面还在用这些武器,这是中国第一代传奇武器,大家对这个是有情结的,我这次给它加了一些东西,比如会有坦克的漂移,坦克的各种爆炸,坦克的翻车,坦克的撞,而且真的是我开一辆坦克去撞另外一辆坦克。 

拍摄中用到10辆坦克,我们自己还做了两个用来炸的,你想指挥坦克,就必须要学会驾驶坦克,要知道坦克的功能、优劣性、操纵范围、如何操控,坦克与坦克之间要保持什么间距,如何用统一的通讯方式指挥它们在同一时间里,造成同样的效果等等,这都需要学习之后再统一指挥。在片场有时候人手不够,我就让我们的副导演进去,在开坦克的同时摇炮,那种气势才出来,这些都需要花时间学习。 

冷锋(吴京饰)驾驶坦克作战

Q:在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最大的感慨是什么? 

W:因为《战狼1》取得了好成绩,所以投资方信心加倍,我也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源,让这个影片“重工业化”。 

我其实没想过能对中国的电影工业起到多大的帮助,通过自己做这件事情,我从中看到了很多的差距:我们分工的不细化,不专业的从业人员越来越多,去年电影行业泡沫之后,冯小刚导演说,中国需要很多的电影专业技术学校,真的是这样,如果按照中国电影以前的产量,那我们的专业从业人员够用,但是现在产量越来越大,就会有很多不专业的人员。 

咱们没有拍过特别多的这种现代军事战争的电影,所以会出现很多资源浪费,沟通不畅,犯重复性错误的问题,我们付了很多的学费在里面。这回跟美国团队一起做,从爆炸的安全性,风向的掌控,水下安全措施的掌控等等,我发现我们要学的太多了。这次,总算是培养了一些新的工作人员,让他们可以更安全地拍更多的军事类型电影。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用户昵称_480793
8月14日
点线面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