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2》口碑爆棚票房却一般,导演怎么看

#导演访谈系列 02#路阳期待第二周周末票房能冲上新高度,他说自己是个凡人,肯定重视票房。对于还未成形的《绣春刀3》,他透露了一个彩蛋。

3年前的那部“黑马”电影又回来了,这回,导演路阳在众多影业公司的邀约中选择与宁浩合作,《绣春刀:修罗战场》也成为了宁浩的坏猴子影业“七十二变计划”中面世的第一部电影。

2014年,《绣春刀》被时光网和豆瓣影评誉为当年最好的国产电影之一。尽管在做这部片子之前,路阳已经凭借《盲人电影院》和《房车奇遇》两部文艺片获得了2009年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新浪潮单元观众奖、中国金鸡电影节最佳导演处女作奖,并入围了2012年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亚洲之窗单元奖,但长期疲软的古装片市场和新人导演的身份让路阳在转遍了行业内所有的公司之后依然一无所获。当时投资人的建议是,“不然你拍个现代片,浪漫爱情或者是轻喜剧都可以。”但路阳就想拍这个故事,于是经过长达两年的找钱过程,他才最终因为监制张家振的推荐,拿到了中影和新影3000万元的制作费。

《绣春刀》第一部在拍摄周期、预算等方面都出现了问题,路阳最终通过剪辑手段让武打镜头显得更有力度,掩盖了拍摄上的不足。为了省钱,后期制作中的威亚痕迹都得他自己抹掉。之后,路阳还接了一部新影的电视剧赚钱养活自己。

《绣春刀》第一部剧照

最终,2014年《绣春刀》获得9300万元票房,在没做什么宣传的情况下,通过口碑传播成为当年暑期档的黑马——不算卖座但也小有盈利。趁热打铁拍续集是尽快稳住一位年轻导演江湖地位的最佳方法,而有了第一部的口碑积淀,《绣春刀:修罗战场》如今已经有了坏猴子影业、企鹅影业、嘉映影业等18家实力强大的联合出品方,制作成本也上升到了8000万元。

主投方坏猴子影业对路阳的帮助,除了创作上的把控,主要集中在制片管理上,比如题材和类型所要面对的市场风险,收支平衡线的测算,以及如何在一定成本之下匹配最合适的演员和主创、确定制作周期等——宁浩可以说是这方面的高手。

在宣发策略上,《绣春刀》几乎没有做任何有效果的营销路演,而《绣春刀:修罗战场》原本计划在8月11日上映,但为了避免与《侠盗联盟》《鲛珠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体量更大的片子正面冲突,7月初临时决定提档,宣传期被压缩到了一周,如果没有一支战斗力强大的宣发团队做支撑,光是重新敲定明星的路演时间和加快速度投放物流这两项,就足够让一部主要凭借口碑吸引观众的电影被拥挤的暑期档淹没。

自7月19日上映一周之后,《绣春刀:修罗战场》的累计票房达到了2.16亿元,豆瓣评分7.6,成为近期口碑最好的国产电影,虽然票房早就超过了第一部的9000万元,但距离传闻中4 亿元左右的保底价码还有不少的差距。路阳正在急切地期待着经过一周的口碑发酵,第二周周末票房能冲上一个新的高度,毕竟面临本周上映的《战狼2》和《建军大业》带来的新挑战,这可能是《绣春刀:修罗战场》最后的机会了。

路阳 

Q=CBNweekly

L=路阳

Q:两部《绣春刀》你分别跟张家振和宁浩合作,作为监制,他们在这两部作品中最重要的作用是什么?

L:他们两个都像一面镜子一样,帮助我看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看到一些我以为已经很好的,其实不好的东西,帮助我从原来的那个位置跳出来。创作本身要有自己的坚持,但是同时又是理性和感性的平衡,你坚定地知道自己要表达的内容,同时,如何让这个表达有效传递到观众那里?不顾传递方式就会变成自卖自夸或自我满足。找到合适的监制就能避免这些状况的发生。

我的第一版剧本在2015年3月就写完了,只花了三四个月,是一个发生在第一部前3年,关于东林党与阉党党争的故事,但宁浩看完剧本的建议是重写,他希望看到全部推倒再建立一个新的故事,我后来觉得这是老宁给我最有价值的建议,到了开拍阶段他反而放手什么都不管了。

监制宁浩与导演路阳讨论影片

Q:在第二部中,你遇到过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L:第一部难在怎么把流程跑顺,第二部最难的在于如何把故事更好地呈现出来。其实理想状况下,这部电影应该拍120天,但受限于天气、演员档期、预算,我们只有87天,怎么在各种限制下去实现我们想法中的设计,这一点我挺焦虑的。

这一部的外景、服装、兵器道具跟第一部比好很多了,实现了我的很多想法,不像原来只敢拍近景和中近景,要不就穿帮了。但我也不能无限制地花钱,既然各个投资方一起确定了预算,我就一定要想尽办法在这个预算之内完成,毕竟你要对投资负责,你看第一部虽然票房一般,但也是回本的,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才可以有你的自由。

Q:什么是你所谓的自由?

L:其实我说的自由度不是指是否有人来干涉你的创作,而是说是不是可以真的我想拍这个就可以把它拍出来,是不是有资源可以帮我实现。

Q:你好像对武侠片情有独钟,但《绣春刀》又不是一个纯粹的江湖故事,很多人还在里面看到了政治隐喻,那到底什么是你看到的江湖?

L:以前的江湖中人大家都在争天下第一,当时的观众需要的是浪漫和豪情,但现在要是再讲这个大家会笑死。让江湖进入庙堂只是为了让故事离我们更近一点,想给这些人找一个真实的来源,而不是瞎编的,尽量在历史逻辑中找到一个空间,构架一个看起来更真实的江湖。主人公沈炼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侠,他的身份属性存在巨大反差——是坏人,是好人,更是普通人,这是让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一点,我喜欢不那么完美的人,他得是个真实的人。官政制度真的不是我想讨论的核心,只不过是一个故事发生的舞台。

Q:除了沈炼,这回的配角也都很有意思,特别是雷佳音扮演的裴纶,还有彩蛋里出现的丁修是什么作用?

L:虽然每个配角出现的时间并不长,也没有太多篇幅去展开他们的故事,但我是希望不管大小,每个人物身上都能有一个令人信服的、鲜活的特点。裴纶是我们特意放进去的角色,想让观众放松一些,别那么紧绷,起一个喜剧效果的作用,但他不仅仅是功能性的,为推动剧情才出现的。另一个配角凌云凯跟沈炼比,心思会更复杂一些,不过观众也没必要把善恶分得那么清楚,每个人都有很多选择,是世故的也是单纯的。很多人没看懂彩蛋,丁修在第一部里人气很高,让他出现一下,如果还继续做《绣春刀》,里面肯定会有这个角色出现,剧透一下,其实丁白缨是丁修的师傅。

《绣春刀2》雷佳音饰演裴纶

Q:你怎么看待观众对自己作品的评价?你关注票房吗?

L:观众的需求一直在变化,也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观众有时宽容度很高,有时对两个电影有完全不同的两套标准,会变得严格甚至苛刻。我希望能透过电影跟观众沟通,把想说的话说给他们听,看他们有什么反馈,而不是去讲观众想听的话。如果运气好,你讲的话他可能会喜欢听,这是最和谐的状态,但不能勉强。我肯定重视票房的,我也是个凡人。

Q:在奠定个人风格上,谁对你的影响最大?

L:我没有固定的偶像,但大家都知道我喜欢北野武和杜琪峰,除此之外我还很喜欢看日本动漫。除了电影、小说之外,有很多有趣的和令人兴奋的东西都是来自于看漫画和打游戏这两个渠道,可能看上去有些中二,但这里面也是存在光彩的,很有张力,在氛围的渲染上也很出色。香港电影我也爱看,什么都来点,比较混合。

Q:在今年的私人观影list中,哪部电影最令你印象深刻?

L:张杨的《冈仁波齐》我很喜欢,电影有的时候是感性,但是他的细节是很理性的,《大护法》也挺惊喜的。

Q:工科出身,研究生考到了北影,学校的教育对你有什么帮助?

L:学校的教育不是要培养大师,而是提供多元化发展,就好像你去练武功,师父给了很多内功的心法,当时你听不懂,但等慢慢离开了学校,不断在实践中体会,就会明白这些东西都是最适用的,学校是这样一个地方,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很多人说毕业之后进入这个行业太难了,不过学校本身没有提供资源的义务,但我所有的团队主创都是学校的同门或者师兄弟,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换过主创,这么棒的资源只可能来自于学校。

开始的时候我也特别不服气,我们手里有一个不错的剧本,也相信自己能把它拍成一个比市面上很多电影都更棒的电影,但是始终就没法往前推进。后来发现这个过程中肯定需要一些运气,坚持坚持运气就真的变好了。其实现在只要能力不错,一露头就会被各个公司抢走了,机会非常多,前提是你要有自己的东西。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8月11日
封面配图的马耳朵好萌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