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传》上映6天票房破4亿 为什么评分只有5.5

#导演访谈系列 01# 郭子健说,孙悟空的故事就好像自己的青春和人生,那种愣头青式的少年感确实也很像他的写照。

7月13日上映的《悟空传》首周末超过《神偷奶爸3》,取得了3.7亿元的票房,让国产电影重回内地周票房榜首,它也成为春节以来成绩最好的国产片。

《西游记》俨然已成为中国电影界的第一大IP。从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西游伏妖篇》,到郑保瑞的《大闹天宫》《三打白骨精》,再加上万合天宜出品的《万万没想到》和当年的票房黑马动画片《大圣归来》,中国人对这一题材的天生热爱,让所有与之相关的电影,只要在合适的档期出现,辅以声势庞大的宣传策略,如果质量还不算太差,似乎就都能为片方带来不错的收益。

不过,《悟空传》并不是直接取材于吴承恩的《西游记》,而是改编自今何在的同名小说,它的主题是一群人在路上想寻找当年失去的理想,可以说是对“西游记”的后现代解构。17年前首次出版时,它就被称为“网络第一书”。而在公布电影信息之后,这部改编电影也受到书迷的广泛关注,当然,热度之外,导演郭子健和原作者及该部电影编剧今何也因此而备受争议。

和大多改编电影的命运一样,原著粉们不满对故事大刀阔斧的改编,期待太久导致的心理落差,以及观众长期对商业片的反感,让该电影的豆瓣评分跌到了5.5。但从商业片角度看,这部被定义成 “热血”“燃”,又有点“中二”的魔幻动作片,视觉效果不错、演员阵容强大、主题曲耐听,这些元素组合起来,其实算得上是一部合格的商业大片。

值得一提的是,在《悟空传》之前,香港导演郭子健的名字很长时间都与周星驰绑在一起。2000年入行,一路在剧组摸爬滚打,2011年凭借《打擂台》得到金像奖最佳导演的提名,但《西游降魔篇》联合导演的身份才真正帮助他进入了资本的视线。他接大制作走主流,也做小成本电影保留自己那一点点情怀,他说“孙悟空的故事就好像自己的青春和人生,”那种愣头青式的少年感确实也很像导演自己的写照。

这次,我们也跟郭子健聊了聊这部电影,观众对它的质疑,以及这位年轻导演在进阶之路上的斗争。 

Q=CBNweekly

G=郭子健

Q:已经拍过一次西游题材了,为什么还想要做这个故事?

G:我和周星驰在拍《西游降魔篇》时搜集了很多关于《西游记》的资料,这个故事是我看过的关于《西游记》的外传中最让我有感觉的一个,那种与天斗的气息很年轻很特别,当时我们把今何在请到剧组聊剧本,就已经有了把它拍成电影的想法。不过这部小说的版权很分散,比较乱,很多年都没有拍成,直到磨铁和新丽拿到完整的版权才有了这个机会。

Q:这回的大概制作成本有多少?制作过程中有遗憾吗?

G:同类型的1/3,不是超大成本那种。我本身是拍低成本电影出身,很明白弄好一部电影并不全是钱的问题,更多在于想象力和团队的配合,我们没有花很多钱做什么怪物,但是观众能看到一些非常出奇的创意。这回我们主要的团队成员大部分来自内地,毕竟只有中国人才能明白我们一些传统的文化概念。电影其实是一门遗憾的艺术,每一部作品都有,我从来没有满意过。我允许自己有遗憾,但是我不可以有后悔,后悔是自己没有努力,我尽量让自己对得起自己。这回我拍得很开心,我碰到了一群愿意不要命跟我一起拼的团队,你多给我三倍的制作费,更多的人再做一次,我应该也不会做得更好了。

Q:做IP改编最保险的方法是从这个小说里拿出几个书迷们印象很深刻的片段还原成画面,但你没有选择这种做法,为什么?

G:《悟空传》让读者激动的就是那种反叛和斗争精神,只要能抓住这点就不算违背原著。这是一部17年前的小说,在当时本身就是一个不传统的东西,做电影前,我和今何在就确定了统一的方向,想要一个全新的故事,原著粉可能会有很多批评,但创作本来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如果想要讨好全世界,那最后肯定是一个没有个性的东西。我们更希望观众把这个故事看作小说的前传,描述的是悟空18到20岁之间意气风发、勇于抗争的状态,而不是原著中30多岁抑郁的状态。

其实我知道,这样做冒的险比简简单单把小说里的东西拍出来大得多,但是又怎样?天来挡我,我劈开天,地来挡我,我踏碎地,这就好像电影里最后一句对白说的:“我来过,我战斗过,我不在乎结局”。筋斗云的由来,齐天大圣名字的典故,金箍棒为什么叫定海神针,没有历史文献作为根据,但我觉得自定义很有趣啊。阿紫在小说里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我想让她更男孩子气一点,这里也没有猪八戒和沙僧,但是他们全都用另外一个模样存在了,就是天篷和卷帘,我们没有拍唐僧,但唐僧的作用在阿紫身上也有体现。如果之后要做续集,我们还会有更新鲜的延续,这很好玩。 

Q:你走的是一条标准的香港导演成长之路,从底层做起,逐渐成为编剧、副导演,最后成为导演,在这个过程中最辛苦的一段经历是什么?

G:每个阶段都辛苦。我本来是做平面设计的,跟电影是完全没关系,27岁才第一次接触到电影片场,当时连胶片一秒钟有24格都不知道,那时候我的好朋友郑保瑞已经有9年多的工作经验了,而我是“高龄产妇”,来得太迟了。2000年也是香港的电影行业跌入谷底的阶段,很多人跟我讲这行业没前途了,你的做法,你所谓的风格不适合这个圈子,那些已经有名气的导演都拿不到投资,更不需要新人。但我觉得这只是你们的绝望,我还有希望。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大城小事》里做编剧和副导演的时候,我们爬上了上海世贸中心最高层,就那么静静地等待黄昏落日,再到外滩霓虹灯起,旁边是黎明和叶伟信。当时我想如果不是做了电影,如何才能看到这样的风景,这必须得是你到达一定高度才能欣赏到的,这很梦幻。自私一点说,我是为自己拍电影,不论成功失败,观众认可批评,我都无所谓。你说我真的不知道《悟空传》书迷的high点吗?我全都知道,但我没有按照他们的意愿做,因为我觉得为什么会有人要求他们必须再看已经看过的东西呢?

郭子健曾担任《大城小事》的编剧和副导演。

Q:你之前也提到,自己一路走来的经历跟孙悟空很相似,你对这个人物的理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G:我第一次对孙悟空有印象是我五岁在香港的电影院看国内的动画片《大闹天宫》,那不是一部完整的片子,只是一些片段,穿插在其他正片中场休息时放映的。从那天开始我看了很多跟孙悟空相关的日本动画片、电影电视剧,自己也去研究了关于《西游记》原著的一些东西。

我发现这只猴子不是我们在动画片和电视剧里看到的这么可爱和正义,他有多面性。孙悟空从五指山一出来就把老虎皮剥了做成衣服,猪八戒在女儿国把女人切成段,这多恐怖啊,所以后来做《西游降魔》的时候我们把这个故事拍得有点血腥,并不是春节档应有的合家欢电影。

这回《悟空传》的恐怖不在于血腥,而在于意识,一种规则和体制的压抑感,天庭的结构就像一个大公司,你看不到最上层是什么样的人,但他有绝对的权威,可以主宰众生。我自己在大公司工作过,很清楚这种绝望的感觉,所以这回故事的主线就是要打破规则,追求自由,这与现在社会最需要的那股劲很像。

《西游降魔》的故事有点血腥,并不是传统的春节档合家欢电影。

Q:在你的从业经历里有这样被压制的阴影吗?

G:我给很多大导演做过副导演,他们确实都是不容易应付的。很多人说叶伟信疯,周星驰没人性,陈可辛太文艺,他们是很怪,但我自己也不是一个正常的人,总有奇奇怪怪的想法,在他们身边我反而觉得很舒服。电影圈有一点很不一样,新入行的人在剧组只是一颗螺丝钉,但如果能达到一定阶段,就可以跟他们一起去创造一个世界。我很庆幸我已经不是那个工具了。我们都对这个世界有很多疑问,有很多不服气的地方,感到不公平的地方,一起看这个世界时也都感到恐惧。也正是因为有同样的感觉,我们才能继续一起工作下去。

Q:你跟这些优秀的导演、制片人合作时,学到的最重要的技巧是什么?

G:他们每个人都跟我说,他们不懂拍电影,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镜头语言,画面应该如何处理,不会告诉我究竟应该怎么做,而是通过来来回回的工作让我自己看到一些东西。我在他们身边学到的最重要的就是,创作必须要主观,但是在主观以外也必须要客观,很主观地去确定一些东西,然后很客观地去慢慢调整一些东西。

我是一个很容易害怕,很容易脆弱的人,每一次拍电影我都很害怕,我怕自己不够好,也不知道在片场我应该怎么样做,甚至不确定我这一条是不是真的可以过了。之前希望可以跟在大导演旁边,看他们是怎么样电影的,后来发现原来他们也很害怕,做每一个决定时也会犹疑,还会问很多人的意见。但周星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虽然不自信,但都玩得很开心,不会理会是不是演员没档期了,预算又超了,只关心面前的东西够不够美,说得比较俗套一点就是赤子之心,这是给我启发最大的一个点。只要是你真心地回应着内心的呼唤去做认真做事情,那就够了。

Q:从2000年进入这个行业到现在来到内地开展更多的工作,你觉得现在的电影市场对于年轻的、新生代的导演来说更友好了吗?

G:每个年代必须有新的人进来,现在很多人会吐槽这个圈子钱多了,电影多了,但质量不断走下坡路,年轻导演都不靠谱,我觉得这个结论下得太早了。在我小时候,1990年代初,很多影评人骂新演员完全没有喜剧的理论,太无厘头,跟许冠文那一代的演员差距太大,这说的是周星驰。也有人骂一个导演用很多大明星,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拍什么,台词矫情,说话前言不搭后语,故事松散、不知所谓,那评价的是王家卫。每个年代都会有一些很厉害的人出来,但是他们刚跳出来的时候很多人并不理解。

现在好的是,内地电影圈就好像二十年前的香港电影圈,有很多不一样的人,允许每一个有创意的人不靠谱,去做一些可以让人骂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好像挺幸运的,不是完全的新人,有机会拿到比新导演更高一点的制作费,但同时我还是一个年轻人,可以做一些不靠谱的、让人去骂的东西,我很开心。

Q:你会对自己有比较明确的定位吗?或者说希望自己成为什么类型、什么定位的导演?

G:我不在意这些,反过来是这个故事有没有我想说的东西在里面,我每一次必须要找这个点才可以拍。我只希望可以做个好导演,拍出来的电影让人开心也好,让人哭也好,但必须要让观众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有希望的。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