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秀的故事

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品牌需要在秀场上更费心思,才能不断产生新鲜感。

一场时装秀是否够精彩,它最好足够戏剧化。太平鸟的主线女装品牌PEACEBIRD WOMEN这次呈现出了一个全新的酷女孩形象,在秀场设计上,大费工夫。

这次太平鸟女装选择在北京民生美术馆走秀。开场前,秀场被巨幅投影墙遮盖,很街头又有舞蹈元素,tempo感很强的不同beat的video,加上了形似舞蹈的抽象设计元素。“我们决定在这次混入叛逆、复古的元素,加入了舞蹈之中,看似在舞台上跳舞,呈现出这一季‘Live On Stage’的主题。”负责大秀整个调性的设计总监洪杨威解释道。

在秀场开始前,空气中飘荡着一种轻微的紧张气氛,如果不是现场的多台摄像机和戴着耳机的工作人员的提醒,你很容易以为自己幸运地闯入了柏林或者布鲁克林的一个地下音乐现场。

随着立体音响缓缓升起,快步走出的是因为一头粉色头发,最近成为新晋超模的Fernanda Ly,她穿着经典青春电影《独领风骚》(Clueless)中女主角标志性的黄色格纹迷你短裙以及廓形夸张的短羽绒外套,展现出了当下叛逆年轻人的穿着日常。除了Ly,今年的秀场还请来了Molly Bair、Sora Choi、Peyton Knight、Yuka Mannami等一系列国际名模,不过最重要的其实是,她们同时也是“酷女孩”的代表。

走秀开始后,随着电子乐秀场音乐的响起,现场并没有完全升起的音响,强调了“Live on Stage”的主题,也强调了音乐对街头时装文化的巨大影响力。秀场上这群显得有些离经叛道的女孩穿着高帮厚底皮鞋,像1960年代的英伦朋克,又有点像原宿街头的嬉皮士,她们会将棒球帽与大廓形西装外套配在一起,也会将袖子过长的针织衫搭配在长衬衫裙外,穿出“too cool for school”的校园风,更不怕玩一出靛蓝色跟淡紫色的碰撞,总之在这个越来越以街头文化为主导的时装产业,太平鸟设想中的酷女孩,穿起衣服来很过瘾,但又没那么非主流。

太平鸟LED' IN乐町2017早春秀场谢幕
PEACEBIRD WOMEN2017秋冬“Live On Stage”设计总监洪杨威及其设计团队

这次走秀大致分为“时空回响”“朋克宣言”“复古旅记”“反叛硝烟”4个小主题,还出乎意料地展示了与百事可乐合作的系列,新生代偶像春夏、张雪迎、李沁及李现也穿着这个系列现身秀场,进行更为个性化的演绎。秀场的作用,是将产品以最概念化的方式呈现出来,其实,若你把每件单品拆开来看,更多是有着精致细节设计的实用单品。

为了塑造这个时尚的先锋形象,负责这次秀的太平鸟女装团队花了10天时间,在北京民生美术馆的中庭里搭建起了这次的前卫实验性走秀空间。“我们需要构筑一个同步的复杂结构,让屏幕跟音响同时升起。”秀场设计执行公司Activation的高级品牌经理Chloe说道。

中国服装品牌除了在设计上逐渐拉近跟国际大牌的差距,在秀场上的表现其实跟它们都差不多了。其实像Dior、Chanel这样的大牌,已经有了固有的品牌形象,他们每年的时装秀虽然不大一样,但已经有了基本的方向。但国产品牌比如太平鸟在这方面不一样,太平鸟能不断接受新的不同的创意,可以试很多天马行空的东西。”Chloe补充道。这次女装秀并不是太平鸟第一次跟Activation合作,此前双方还合作过太平鸟上市的活动和2017年春夏的女装秀。

在春夏女装秀上,太平鸟将秀场开进电音现场,这是国内的首创。“电音也是年轻人喜欢的音乐元素,是最好的和新生代沟通的语言,那次女装秀配合电音,采用的是涂鸦主题,更强调这种街头的感觉。”太平鸟企划总监邹茜说。

PEACEBIRD WOMEN2017秋冬“Live On Stage”的现场灯光装置设计
Mini Peace“只言片语”时装秀
李沁、李现、春夏、张雪迎出席PEACEBIRD WOMEN2017秋冬“Live On Stage”秀
去年九月,“YO' HOOD全球潮流新品嘉年华”上太平年男装进行的特别项目pb Lab

太平鸟在上交所上市的秀场,太平鸟花了短短一个月内筹备,并在两天内将上交所完全变了个样,完成了秀场搭建。由于在上交所的现场需要搭建出一个高达8米,像太空舱内部构造的完整空间,给太平鸟的上市一个飞向太空的美好寓意。“将五六个牌子、五六种音乐、十几段video整合在一起,还是挑战巨大。”“当然除了秀,我们也会结合多元的尝试,比如将实验室搬到潮流展上。”在“YO’HOOD全球潮流新品嘉年华”上,太平鸟男装用大面积的白色复原了一个“化学实验室”。门口的7个模特戴着消毒手套和防毒面具,手持白色软管,即使在这个集中了150多个潮牌的活动上依然显得很扎眼。

太平鸟的各种大秀不断刷新人们对国产时尚品牌的认知。而去年在上海的民生美术馆上演的Mini Peace太平鸟童装的秀场上,则呈现出一种童话般的精致画面。由Dior插画师Thierry Boutemy在室内呈现出的“户外”现场,显得童趣无穷。

本质上,服装品牌做出一场制作精良的大秀,能创造巨大的品牌传播价值。像太平鸟一样,许多传统时装品牌的时装秀的15分钟精彩背后,都有着长时间的筹备。每年备受瞩目的维多利亚的秘密时装秀就是最好的例子。

秀场总是会出现一些突发状况,在今年于巴黎大皇宫举办的,号称要价2000万美元的维多利亚的秘密时装秀,一开场就遇到了“时装危机”。作为开场look、被一条龙的造型缠绕身体的造型,由于太重,结构太复杂,模特Elsa Hosk绞尽脑汁都穿不上去,穿上去以后,也几乎动弹不得。“但我们在开场前5分钟解决了这个问题。”Hosk说道。

PEACEBIRD WOMEN 2017
PEACEBIRD WOMEN 2017
PEACEBIRD WOMEN 2017
PEACEBIRD WOMEN 2017
Mini Peace“只言片语”秀场及单品
Mini Peace和艺术家周啭合作的艺术展

但这么做的效果惊人,“根据Listen First Media针对消费者在维多利亚的秘密大秀当天在社交媒体上对品牌的关注度调查与统计结果显示,与#Victoria’sSecret的关联有机对话同比前一天增加1170%,相关话题的搜索量也比秀前增加了105%。”

根据制作人Monica Mitro的说法,维多利亚的秘密时装秀提前一年就开始筹备。为维多利亚的秘密工作了超过20年的制作人Monica Mitro说道,维多利亚的秘密时装秀最初只是一个小型的内衣展示会,变成如今的娱乐大秀,最大的挑战是如何保持新鲜感。这次选择在巴黎办秀,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让一个巨大的团队、大型又精致的设备完好无损地搬到巴黎。“一切都是值得的,巴黎大皇宫这个选址太好了。”Mitro曾告诉《VOGUE》。

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品牌需要在秀场上更费心思,才能不断产生新鲜感。这也是为何Louis Vuitton今年的度假系列走秀选址京都的美秀美术馆,Chanel 也曾将大批媒体及模特“空运”到古巴举办时装秀。但最早这么开始做的可能是Fendi,2007年它耗费1000万美元,在长城上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时装秀。除此之外,Pierre Cardin也曾在敦煌的沙漠上举办了一次戏剧化的走秀。

但在时装史上,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时装秀,更多的是让时装现场以更戏剧化的方式呈现出来。1999年,Alexander McQueen超前地预估到技术对时装的影响,让模特Shalom Harlow穿着白色的大裙子,站在两台算好程序会喷漆的机器人前,当她脚下的转盘开始旋转,机器人开始往她身上跟裙子上喷射黑色及黄色的油漆。在McQueen死后的回顾展“Savage Beauty”中,这条裙子也占据了展览的重要位置。

同样以表演的形式呈现的,是2014年的Rick Owens女装秀。2014年的春夏系列,他抛弃了模特,选择了一个名为Step With Momentum的step舞蹈团队,让他们穿着Rick Owens的衣服,将时装秀变成了一个舞蹈现场。他们的高能舞蹈搭配着鼓点密集的音乐,在很多年后仍然被人讨论。

“时装秀最重要的是呈现出一种现场感跟态度,但在天马行空的同时,服装设计本身也要够有感染力。”“太平鸟的设计一直很有街头感,但这次除了要街头,还要突出一些优雅的东西,让精致跟优雅的元素碰撞,因此现场用了很多不同光源的效果,让整体的感觉更加震撼。”太平鸟接连推出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市场企划活动,正不断刷新人们对国产时尚品牌的认知。”Chloe说道。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