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未来会住在什么样的房子里?

技术正在重塑建筑业,这不仅体现在它正改变能源与原材料的使用方式,那些硅谷公司的社区型总部也勾勒出了建筑的趋势。

# Chris Van Duijn

荷兰大都会建筑事务所合伙人 

Q: 如今建筑设计的趋势是什么? 

A: 设计需要放在一定的背景下去看,比方说技术、社会,设计能够提出一些问题,并解决问题。设计是对当今社会的解读,并且一定程度上预测着未来的趋势。你看到现在建筑界流行地标型的夸张建筑,这与人们当下想要炫耀自己,想要展现与众不同的自我的心态是分不开的。在做建筑设计的时候,其实大部分的工作都不是在做建筑,而是在做调研和协调工作,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只是目前后者的重要性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设计师就变成两者之间的协调者。这本身就是个必然的趋势,你可以说现在的设计师拥有无限的权力,但另一方面他们也一点权力都没有,他只不过是把大家都叫到一起,坐下来好好谈。 

Q: 硅谷那些科技公司们是否能够给设计带来光明未来? 

A: 科技公司主张社区型的设计,这对建筑界是个积极的影响。或许有一天人人都能成为设计师,但设计师作为一个专业,还是有很大的需求,设计师需要了解全方位的知识和讯息,并能找到其中的关联。 

# Nathalie de Vries

荷兰建筑事务所MVRDV合伙人 

Q: 什么科技可以取代我们的设计思维? 

A: 在20年前,我们非常重视“数据景观”(Datascaping),就是搜集那些与我们的设计属性有关的信息,然后将其转化为设计图纸。现在,软件可以部分地替代我们的工作。所以,现在更重要的是,要去判断你该搜集什么样的信息。现在“生成模型”这一过程已经是用程序来完成了。 

Q: 数字化如何改变了你们的工作方式? 

A: 这绝对是最重要的改变,同时改变的还有能源与原材料的使用方式。数字化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人们从在桌上画图纸逐渐发展到在电脑上做设计。这个改变就发生在我们建立这个工作室之时,所以我们就从第一天开始,就接纳了这个潮流。同时,我们的咨询师和建筑师现在和BIM一起做项目,我们处于同一(数字)模型下,这个模型能让知识和专业技术更好的结合。在这个模型下,我们建筑师能更好地发挥监管者和合作者的角色,并优化自己的设计。下一步(要优化的)就是设计算法的使用了。 

Q: 你提到建筑的“微观生活潮流”趋势,是指什么? 

A: “Micoliving”现在在欧洲非常普遍。它指在公寓大楼里建造一个预算可控的小旅馆或房间——这些房间通常公用一个大客厅,也通常是年轻人最初寻找的住所。有时人们也会把空办公室重新装修成微型公寓。你可以在阿姆斯特丹看到它们,也可以在法兰克福市的Bürostadt Niederrad地区看到他们。纽约也有这样的微型公寓。基本上在房价特别高昂的地方,你都能看到这些微型公寓。 

Q: 建筑应该在哪些方面有拓展和创新?这些创新如何体现在自己设计的建筑中? 

A: 一般来说,我们应该做可持续性更高的设计。建筑行业是世界上带来污染最严重的行业之一,比如,二氧化碳的排放很多。但我们还是需要那些愿意投资更多、并接受投资回收周期更长的甲方来配合。这只有当我们向这些甲方着重提出这些问题,并展示一种新的建造方式时,才有可能实现。特别是在总体规划中,我们可以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 日本建筑师隈研吾 

Q: 最近流行的建筑趋势是什么? 

A: 这几年人们关注去挖掘世界各地各种材料的潜力,从年轻一代那里我们可以轻易看到这个趋势,很多年轻建筑师试图与手艺人一同工作,他们对建造这件事情本身很感兴趣,有些时候甚至亲自上手去建造。目前建筑领域最新的趋势是,“底层架空建筑”(floating volumes)的回归,不过我还是觉得过于沉重和巨大。 

Q: 你是否认为建筑设计这门工作面临危机? 

A: 从专业看、从纯理论看,它面临危险,因为社会、经济、文化都在变化,由于传统建筑设计的定义只限于设计楼房,这种职业已经不再需要;不会再像20世纪90年代那样了。在我看来,现在建筑正在重新被评估,尤其是经历了硅谷给我们带来的生活方式的改变。但是我们也在扩展建筑设计的定义,它包括了一切生活方式,从这个角度看,我们没有面临危机。 

Q: 硅谷科技公司会为建筑设计指引光明的未来吗?

A: 是的,它会是改变未来建筑设计的一条路径。事实上,我们在正在与纽约大学的工程师合作,关于人工智能,关于设计智能家庭,这非常有趣。 

# Nader Tehrani

麻省理工学院(MIT)建筑学教授 

Q: 设计是否无处不在? 

A: 我想问问你,你碰到的任何东西,有一件不是设计吗?其实我们周围的一切都是某种程度上的概念化,创意,想象,或缺乏想象的认为结果。设计就在这些我们拿着的东西里。就算一张餐巾纸都有涉及,它有两层,否则它就没那么好用了,人们发现如果你把一边打湿了,还有另外一层撑住,这就是一个小的设计观察。所有一切都可以被观察道,被重新创造,因此我们并没有被太多设计包围,设计应该根据材料,文化环境,各种挑战,问题而不断进化。 

Q: 设计如今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A: 现在最大的挑战来自互联网,每个人都能接触设计,有越来越大的压力要做低价的好设计,但好的艺术需要融合及整合,才能成为伟大的设计。因此建筑师需要教育他们的投资人,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如果没有开放的投资人,你就不能做出伟大的建筑,因此你不但要设计出好的建筑,还要设计出好的客户跟投资人。很大程度上,设计一栋伟大的建筑也是在教育你的观众,社区,合作者。 

Q: 在人人都在谈论设计思维的环境中, 设计曾经的定义是否改变? 

A: 设计思维被所有人所应用,从公司到地产商,其实有点虚,他并不会告诉你人们真的是怎么执行的,我觉得伟大的设计思考着应该有两个特点:他们是伟大的多面手,因为他们能旁征博引,从艺术到人文到科技,他们能够融合很多种思考方式,他们知道怎么整合这一切,因为他们有一个强大的方法论,并深刻理解不同领域直接的关系,会做出一个意料之外的结合,并有能力在宏观跟微观层面执行下去,这是建筑师独一无二的特点,起码伟大的建筑师有。很多人说他们都在投入设计思维,但实际上并没有,人们必须能够分辨拥有一个大而虚的想法跟能够深入浅出地做研究的差别。 

# 郭锡恩

如恩设计研究室创始人 

Q:在中国这个年轻的商业世界,设计是否已经无处不在? 

A:设计不是一个样子或者风格,但很多人会这么直观地以为,但徒有其表,往往是无意义跟无价值的。是的设计充满了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但我不确定它是否真的无处不在了。 

Q:设计与商业如今的关系是否也发生了改变? 

A:是的,商业跟设计的关系前所未有地变了。苹果电脑跟iPhone 是最成功的案例。品牌包装成为了公司商业规划的一部分。 

Q:在中国,我们是否还有必要去谈论什么是好设计和坏设计? 

A:在中国谈论好设计坏设计,可能永远不会有一个答案,因为它的定义在不停改变。问合适或不合适的设计,或有意义跟无意义的设计则更合适。 

Q:设计师这个职业是否正在面临危机?你认为是什么原因? 

A:与此相反,我觉得任何创意工作者都会比技术性或分析性的专业人才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因为我们是没法被工具所取代的。我认为下一代设计师会给科技带来更美好的未来。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