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在谈论设计思维的环境中,设计曾经的定义是否已改变?

设计思维不仅仅是概念,而是过程和让一切成真。

设计教育/研究 

# Matt Malpass

中央圣马丁工业设计和批判设计研究员 

Q: 在人人都在谈论设计思维的环境中,设计曾经的定义是否改变?你如何定义“设计”? 

A: 事实上,设计最擅长的就是对复杂性问题的管理,复杂性问题指的是针对某一问题有太多的参与者、太多的想法、太多的理解方式和解决方式。设计师的这种管理复杂性的能力同样可以被应用在政策制定、商业管理上,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在各个领域都开始关注Design Thinking的应用。这种趋势为什么会在当下发生,主要是因为我们周遭的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复杂,经济体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复杂,电脑技术、人工智能、自动化所引入的更复杂的系统,人类在全球范围内的迁徙也带来的复杂的问题和机会。而设计师的工作就是解决问题,他们喜欢问题,如果没有问题,设计师的工作也就不存在了。 

我坚持认为不论Design Thinking应用在多么抽象的领域,都应该从像产品设计师那样手工制作的Design Doing入手,因为Design Thinking是很难通过语言来描述的,但通过动手制作,感受一个产品在你手中出现之前的所需要经历的风险管理和细节的掌控,只有通过动手做,人们才能形成认知性的关联。一些人通过文学理解世界,一些人通过科学理解世界,做作为一个设计师,我通过设计来理解世界。 

Q: 设计师这个职业是否正在面临危机?你认为是什么原因? 

A: 设计师的角色在今天也发生了变化,我们确实还有一些专注于产品设计的设计师,但还有很多设计师他们坐在大公司的幕后,为他们出谋划策,寻找资本的下一个方向,还有一些设计师擅长作为一个大群体的协调人,他们能够把不同背景的专家组合到一起,让每个人发挥最大的作用,所以这种设计师设计的其实是将人们集中起来完成一个目标的平台和架构,设计师的这一角色正变得越来越重要。但从本质上说,这和设计一把椅子的设计师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在设计椅子的过程中,同样需要和用户、制造商等不同的人群进行沟通合作。 

Q: 硅谷那些科技公司们是否能够给设计带来光明未来? 

A: 技术公司为设计提供了民主化的工具,在开放的环境下,人们可以自主的建模、融资、用3D打印进行生产、通过互联网平台销售,这就鼓励了新兴具有破坏力的创业公司的涌现,他们也得到大的技术公司的支持。未来设计公司或许能更好的发挥这样的角色,但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达到规模性。我所接触到的很多设计师他们越来越对大业务不感兴趣,在设计界也有一股很大的创业文化,一些设计师会成立一个创业公司,等其成长到一定阶段之后,又去做下一个创业项目。 

# John Maeda

Automattic公司的计算设计负责人

Q: 设计师这个职业是否正在面临危机?你认为是什么原因? 

A: 设计师的角色也在变化。那些最成功的设计师善于利用一些看不到的材料——语音、代码、语言。他们能够设计现在最流行的小机器人(Chatbot)以及人机交互的语音界面。UX设计师Susan Stuart觉得UX设计和写作没什么区别,本质上都是在假设“如果”会怎样。 

Q:在人人都在谈论设计思维的环境中, 设计曾经的定义是否改变? 

A: 设计可以分为三种,设计领域(传统设计),商业领域(设计思维),技术领域(程序化设计)。如果传统设计能影响到几百万人,后两者能影响到上亿人。这三者之间又是相互依存的。通过设计挖掘的没有被满足的隐性需求,比如Progyny这样的分享生育服务和冷冻卵子信息的平台,正在帮助这个社会实现必要的转型。 

如果拿传统的设计师(工业设计师、平面设计师、家具设计师)和如今的程序化(Computational)设计师进行比较,后者大部分使用的都是计算机语言,而且设计的产品会不断调整演化,影响到数以亿计的人的生活。比如Instagram,最早的时候,因为考虑到风景和人像,会出现长方形和方形的选择,但后来一概都变成了方形,人们觉得简单了很多,这是很好的设计决策。 

# Sven Travis

纽约帕森斯学院媒体与设计系助理教授 

Q:每个人都在谈论设计思维,对设计的定义发生了什么变化吗?你如何定义设计? 

A: 对我们来说,我们的挑战在于提醒学生设计思维不仅仅是概念,而是过程和让一切成真。对于我们的项目,我们致力于让学生们做出实物。这种方式似乎用设计思维来囊括完全不够,思考不够,我们得做,所以是两者的结合。不仅仅是说思考出来那些你从来没想到的事情,而是通过做事情用一种不同的方式去理解它。商学院那些课程只是思考,谈论,但是没带来任何改变。整个商业世界的问题就在于那些ceo们以为自己了解这个世界,事实上不是,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实地参与的经验。这就是正在发生的现实。 

Q:技术如何进入帕森斯的课程? 

A: 我有两个答案。第一,技术吸引了更多人进入设计。很多人来自那些意识到技术对社会带来了巨大改变和影响的人,进而他们就会觉得得有人做这些事儿,设计这些东西。我们有很多工程师和计算机科学家来这里学习设计,都是出于这个原因。技术吸引了这些人参与设计的过程。另外就是技术迫使设计更真正地看待他们所处的社会。可能也是出于技术对社会的改变如此迅速和剧烈。我们面对的是数据、隐私、很难脱离数字媒体等等。这是整个社会运转方式的剧烈转变人们看到的是这个世界转变之快,他们就觉得我们得控制这一切,我们得设计它们,最好能够以正向的方式去影响它,而不是负面的方式。 

Q:近年来印象深刻的变化? 

A: 一种变化过去几年影响更剧烈,人工智能。它会改变那些年轻设计师思考问题的方式。我们会越来越接受,一些最基本的设计程序,可能会交给计算机去完成,不管是制图,modelling。我们看到这个周围的世界都在被人工智能改变。如果你问我未来十年影响最大的是什么,不是computional, 不是这些硬件,而是人工智能。我们所谈论的这一切,本质上都在指向人工智能,以及人工智能的各种可能性。我可能十年前不会这么觉得。人工智能不会转瞬即逝,它会一直存在。 

Q: 硅谷的技术公司可以给设计带来光明未来? 

A: 我认为,设计可以给这些技术公司带来光明未来。那里正在发生一种汇合(confluence)。一方面是这些技术公司带来的变化美妙惊人,一方面是设计在当中能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奇妙,甚至不是说美妙,就是一种必要。举例来说。很长时间以来,人们习惯了黑微软这个公司。最近又是Google和Facebook,认为它们在作恶。但事实上不管怎么说,这些公司做的大多数事情都是正向的。设计师的责任就是将这些导向正确的方向,人们将这样的人称作创造性技术专家(creative technologist)。因为他们理解技术的本质,而且知道如何控制和使用技术。会有奇妙的事情在这样的领域发生。 

Q: 五年之后,还会有不会编程的设计师吗? 

A: 我想永远会有两个空间,一个是追赶世界,一个是可能很难赶上的。传统设计不会这么消失,我们需要它们,需要那些能画画的人,会制图的人。至于那些会编程的人,以及不是说creative techonologiest,我们有个新词叫它们,code poet,那些用程序表达自己的人,这些人会对整个设计行业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 Pip Mothersill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博士研究生

Q: 硅谷的技术公司可以给设计带来光明未来? 

A: 不远的将来,我会看到更多的有目的性的机器学习。如今的机器学习并不那么有创造性,它会直接给你结果,而不能拓展一些相关知识,我们正处于中间地带,因此我们接受了最终结果。它不会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明可以那么做。我期待看到计算机程序当中出现有目的性的程序。因为它们非常直接,而且让我们的生活更简单。我们就可以只相信机器人说的话。我希望看到机器学习可以有更多的工具和研究。否则我们就很难得出真正有创造力的想法。 

我想对那些年轻设计师说,别恐惧技术。很多设计师坚持说依然需要实体工具,画草图。不需要忘掉这些传统方式,但也不必为此恐惧科学,而应该了解技术和历史背后的哲学。我的很多灵感来自历史。他的工具差不多是9世纪来的。那种加入逻辑和计算机思维的建议正是这个工具的长项。至于增加逻辑和更多程序化思考之后,因此不需要畏惧。 

设计咨询

# Jason Robinson

设计咨询公司IDEO高级设计总监

Q: 在人人都在谈论设计思维的环境中,设计曾经的定义是否改变?你如何定义“设计”? 

A: 谈论什么是设计,永远关于如何解决问题,进而按照这些解决方案执行。IDEO也总是在尝试提出正确的问题来找到正确的答案。这不会变。即便现在掺入了计算机的因素。它们不仅应该帮助我们提出最好的解决方案,而且也关于提出好的问题。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语音控制和人工智能。进而会发生视觉向听觉的转变。Alexa和Google Home表现不错。我希望它们能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我愿意和我的电脑多一点时间相处,做更多的事情。 

# Jan Chipchase

前Frog全球创意总监,Studio D 创始人

Q: 在人人都在谈论设计思维的环境中,设计曾经的定义是否改变?你如何定义“设计”? 

A: 在美国和欧洲一些地方,人们渐渐意识到设计处于一个高位。所以也会有人总用设计思维这样的词。IDEO使之流行化的。大的咨询公司也在买小的设计公司,能够改变设计本身的实践也在上升。

从我的个人来说,中国公司更技术化,这种改变也在发生。中国会把设计作为整体来看,国际上都一样。有人会说中国的什么技术产品引起了世界关注,比如OFO,它能够让中国公司在全球竞争中更加自信。它同时也意味着在一些领域,中国处于领先地位。微信就是最好的说明。

多亏了教育、信息自由流动、产品设计周期变短,设计素养(Design Literacy)变的越来越重要。虽然设计的准确全球通用,但是有一些语境内的问题。在那些头疼于设计产品的人面前,谈论关于设计的对话就显得非常必要了。 

Q: 如今设计的趋势是什么?你如何评价这个趋势? 

A: 谈论设计的时候最不能被忽略的是,直觉和意识。如今的设计趋势是,设计产品的障碍减少,因为信息和资源随处都是,随处可见。效果就是对于一个领域的实践者来说,很容易跳转到另一领域。 

# 黄智恒

IDEO中国区联席执行总裁

Q: 设计与商业如今的关系是否也发生了改变? 

A: 我认为设计跟商业的关系现在更为微妙了。随着市场跟营销的发展,人们重视的是销售的量,因此最开始对设计的重视程度相对是不够的,但是后来设计又成为营销策略的一部分,因为设计本来就是为了让人更容易去接受一个产品。但这种设计是流于表面的,恰恰我们身处的社会环境常常太重视表面的感觉,导致大部分市面上出现的不是真的去做创新的产品和更有影响力的设计。 

Q: 在人人都在谈论设计思维的环境中, 设计曾经的定义是否改变?你如何定义“设计”? 

A: 你会看到那些公司投入了资本做设计,但没有看到回报,所以我认为不只要重视设计思维,还要重视这个公司对于创新的动机和公司文化,才能有效地发挥设计的力量。因此,这背后就要求一个企业或者高层决策者要有一定的创新领导力。我认为设计是一个创作行为,而设计思维是一个创新的过程。创新领导力需要员工去设计。如果你没有设计思维,即使一直在设计上投入再多也不一定有用。设计的定义扩大化了,但没有改变。让一个想法变得可视化仍然是非常重要的,人们经常忘记设计思维的本质,还是要做好设计本身。 

Q: 技术如何影响了设计? 

A: 互联技术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移动设备也是。但更多人想要就眼前问题找出方案,而不是先寻找到一个事情的意义再去执行设计这一步。如果科技变得更加价值驱动,会激发出更多的好设计。比如IDEO跟宜家合作的过程中,就在寻找这些有价值的未来潮流,有些是科技的,有些不是,但都是想通过设计营造出一个正面的影响。你需要换一个思路去看待“有意义的影响”这件事,比如,很可能我们以后需要的不是设计得更好的橱柜,而是我们以后不再需要橱柜了。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