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中国新锐设计师如何定义设计

他们更重视自我表达、自我实现以及尝试打破设计的边界。

# 胡方

食物设计师

Q:你如何定义“设计”?你对设计的定义是否有过改变? 

A:设计这个范畴很大,从我刚刚接触工业设计到现在为止,我觉得依然不改变的答案就是:设计师是在引导或创造人的生活方式;工业设计师就是以工业产品为它的表达手段。我们是一个人和物之间的桥梁;如果说工程师是研究物与物之间的关系,那设计师是一个桥梁,整合我们周边所有触摸到的物的桥梁。造物的同时,也是在造文化,也是在造生活方式。 

Q:食物设计师在设计吃食时,一般要设计哪几个方面? 

A:食物设计的概念,最早是西方提出的。在西方有十多年的时间。主要包括食品包装、食品形状、食品颜色、食品的制作运输工具、饮食空间和餐饮服务等等。 

Q:那食物设计师他的主要任务/目的是什么? 

A:在我理解,食物包装的目的肯定不是为了刺激消费者。我的目的更多会是向后联结,也就是食物本身适合什么样的载体,能够让它储存的时间更久,或者说能够让他的供应商的供应链、物流关系,让它走得更顺畅。设计的目的,也是为了让食物可以更自然的存在,而不是放在一个很奇怪的外壳里面。 

Q:如今食物设计有什么趋势吗?你如何评价这个趋势? 

A:它刚刚萌芽,还是比较混沌的状态。现在就是欧洲只有两所学校有这个专业;一个是意大利在米兰的工业设计学院,有一个食物设计的研究生项目,另一个是在荷兰的本科项目。这些都在刚刚开始,大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试验食物设计。 

Q:你觉得科技的发展,是否能够给食物设计带来什么改变?举例? 

A:烹饪方式的革新。比如分子料理、低温的炖煮的方式。主要是烹饪技术的发展。那3D打印也是一块。分子料理很有意思,分子冰淇淋都是气泡,很好玩。也有虚拟现实VR,大家开始又餐桌投影。这个是另外一种表达方式,食客体验的革新。 

Q:仪式感是食物设计中很重要的一块,你觉得,为什么需要这种仪式感?它给食客带来了什么? 

A:很多人追求仪式感。有人追求的是摆盘的仪式感,但是更深层的仪式感是认识食物本身,认识事物背后的故事。或者是人的故事。为什么现代人需要仪式感,他们需要某种程度的慰藉。食物从基本需求、心灵需求上来讲,对人来说都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 

# 张周捷

产品设计师

Q:你如何定义设计? 

A:设计还是停留在一个跟人有关的,跟社会有关的行为,它让人更好地生活。设计更多是你会给他限制很多条件,你要给出一个优化的解决方案。相比之下,艺术是相反的,设定越小条件就越好,你也不需要做出解决方案,更重要的是自我实现。我不是专业做家具设计的,也不仅限做家具设计师,而是试图打破了艺术跟设计的界限。我可以两个思维,来回切换,这也是我对艺术跟设计的理解比较深刻的原因。 

我做椅子是从自我实现的角度出发,而不是迎合市场,起码短期内是这样的。因为我研究的是方法论,如何把计算机生产制造出来,能跟人互动。其实我想知道发明一个“物种”有哪些方法,多少非常值得探索的方法论,我在做的这个研究有没有价值,是社会来判断的。但我觉得这个研究很关键的一点是,计算机能代替我们,而不用我们脑力劳动了。

Q:当下设计的趋势? 

A:我认为现在这个时代就属于人的脑力劳动进入计算机跟人的智力结合的时代,这是一个当下正在尝试的过度。这个阶段其实很多创新都会打开全新的领域,计算机能做到人做不到的,比如很复杂的逻辑关系,图形语言,极端的逻辑性,清晰化的死亡。所谓的数学,逻辑都是计算机的优势。我在挖掘计算机的潜力跟创造力,因为人的思想观念(包括情感、人性这些人类所占的优势)都研究了很全面了。我认为人类好到一定程度了,就是终点了,我很多灵感都来自自然博物馆:物种因为特异而繁衍很快,灭绝也是因为他的特异化。 

Q:设计的民主化是否已经实现? 

A:最终大众的设计肯定是计算机处理的方式去完成的。因为每个人的喜好是不一样的,是动态变化的,这么多设计师是无法读懂每个人的内心的,去寻找也是很难。所谓的大众化需求的,无非就是寻找最适合你的东西,但如果有计算机,就调整一下参数就可以做到了。我认为整个(计算机的)变革还是慢了一些,现在市面上做的比较少。这是因为设计师还在1.0,他们只是计算机辅助工作,他们没有真正运用到这种计算机思维。 

但这种高度定制化的实现,还是有很多困难的,比如有很多技术的难点:一是如何更好读懂喜好?比如解读体型,我正在用计算机进行人体采样,你坐在这个充满触点的机器上,让计算机来采样,就能测试出最适合你身体的椅子。  

Q:目前计算机设计应用在产品设计领域有何挑战? 

A:计算机设计出后,还是有做出实体的困难,是有一个瓶颈的。现在的技术手段无非是激光切割,3D打印等数字化工具,做出来的半成品或半成品都不如,所以计算器制造出来的东西也不成熟。因此现在还没有铺天盖地的数字化产品,都是工业化的产品。所以短板在制造的过程,除了打印出来的东西,局限在2D,3D空间的一个瓶颈。所以我会自己去学焊接等,制造出更丰富的东西。只能说,计算机设计的“风口”还没到。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