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司人在南京 # 在南京,活起来!

因为商业的发展、交通的改善以及更多大公司的到来,年轻人在南京这座古城焕发出更多活力。

 

在南京读大学的四年间,叶林幻想过去一线城市发展的各种可能性。不过,在上海的一家设计公司工作之后,美好的幻想破灭了。过快的生活节奏、过大的工作压力、过分拥挤的交通,都让叶林很快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孤独感。她认真把上海和南京做了一番对比,发现地铁、购物中心、全国性的连锁餐饮、国际一线的品牌,那些过去上海才有的东西南京现在也都有了。半年后她辞掉工作,回到了南京。

包容性是人们最常用来赞美南京的词汇之一,回到南京已经3年,现在做圣划艺术馆策展助理的叶林对此也表示认同。在上海时,她受不了身边很多人都在讲上海话,她觉得,在很大程度上,语言的融合程度决定着一个人在群体当中的存在感,“但在南京,人们都说普通话。”

南京的包容还表现在对外来事物和异己者的接受程度上。周宸吉大学毕业后不顾父母反对,毅然与几个朋友合伙创业,开了一家室内设计公司,她骨子里有着一种文艺青年的反叛,即便因为父母施加压力而选择了审计专业就读,但在大学期间她依然照着自己的性子办起了乐队,而创业也选择了跟过往所学完全不搭边的领域。但在南京这个大多数人的就业选择都指向政府机关、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大环境下,周宸吉从未感到过任何压力和不自在。

近几年,南京市政府为鼓励创业推出了很多优惠政策。如果把普通高校自建的创业园也一并计算在内,南京已建成的创业园区就多达435个。尽管实际创业的氛围和成效并不如数字那么亮眼,“但乐在其中的人就真的乐在其中。”

周宸吉的工作室最近接到了“水平方”的室内设计工作。2013年7月25日开业的水平方是南京第6个新型的购物中心。购物中心的大规模发展让外婆家、厨娘、避风塘等连锁餐饮品牌纷纷进驻南京,“人们出门购物和吃饭的时间变多了。”新加坡金鹰集团主席助理王枫说。以前他常宅在家里,但现在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带上老婆孩子去虹悦城吃饭,排队等餐也已经习以为常。

“地铁建成以后,整个南京都活起来了。”现在在金陵帝斯曼树脂有限公司做财务经理的马宁说。2005年9月3日,南京地铁1号线正式开通。马宁是最早乘坐地铁的那批人之一,当时选择地铁作为交通工具的南京人还很少,而每当他从国外出差回来时,都会发现地铁上的人比以前多了许多。目前南京已有两条地铁,今年,南京还将陆续开通4条。

让南京活起来的还有外资企业的入驻。最近5年,马宁明显注意到进入南京的外资公司数量在迅速增多。与他所在办公楼隔街相望的紫峰大厦就已经进驻了渣打银行、韩国LG物流等外企。2011年,南京市政府发布了“高端研发机构集聚计划”,意欲在5年内集聚超过100家来自世界500强和中国500强的企业研发机构。而仅在2013年上半年,南京就有超过10家外资企业的研发中心入驻。

8年前马宁还觉得出国出差是一线城市大企业员工才拥有的机会,现在出国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如果不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马宁很可能已经留在新加坡发展了。外资企业的发展给南京的年轻人带来了更多职业选择的机会。而伴随着更多的外资企业进入南京,马宁觉得这个城市与国际接轨的程度越来越高了。

王枫是马宁在南京大学MBA班上的同班同学。大学毕业之后,王枫选择了在浦口区的经济技术开发区从事招商工作,工作内容则是跟外资企业谈税收和优惠政策,说服他们落户园区。在招商的过程中,王枫开始对外资企业如何做投资产生兴趣,想试试“从甲方换到乙方”。这样的做法在南京以往“一份工作做一辈子”的大环境中并不常见。

2008年,王枫辞职进入了一家来自新加坡的实业公司金鹰集团担任商务发展经理,负责公司的对外联系工作,目前已升任为主席助理。在工作的过程中,王枫发现许多企业经营方面存在的漏洞是可以想办法弥补的。但要把握这些工作的要领,还需要专业性的知识系统。本科读机电出身的他觉得自己管理和商业方面的知识储备还是太散乱了。2011年,他入读南大的MBA专业。

南京确实能够为本地的人才提供更多的进修机会。在2011年的中国高等教育重镇排行榜中,南京名列第3,仅次于北京和上海。南京本地共有59所高等院校,在校学生超过71万人。而能够提供给公司人进修的硕士项目也门类丰富,除了南京大学的MBA项目,还有东南大学的软件工程硕士、中外合办的双硕士项目等等。

与以往不同,现在王枫还会期待去全国各地出差。高铁陆续开通后,从南京到上海只需要2个小时,到北京最快也只需要不到4个小时。马宁和王枫一样逐渐放开了对自己的限制,“一方面地理差距被缩小了,另一方面出差也更加方便。”

交通便捷程度的提高打破了以往南京的公司人“但求安稳”的局面,王枫的同事中已经有许多人开始考虑去北上广发展的工作机会了。

马宁甚至想过更多的可能性。比如即便将来要不定期去上海工作,也还是要把家安在南京。由于儿子即将面临上学的问题,南京的基础教育环境是吸引他居住在这里的重要原因。尽管学区房的房价持续上升,最贵的已经超过5万元每平方米,但南京自古以来就有“天下文枢”之称,教育资源丰富的同时,学生之间的入学竞争也相对公平。

叶林接下来打算接手母亲创建的艺术馆了。这家叫做“圣划艺术馆”的民营艺术机构是南京最早从事现当代艺术展览的非盈利机构。在1990年代的美术馆热潮中,南京的民营美术馆增加了近50家,但大多数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都销声匿迹了。圣划艺术馆是为数不多存活下来的一家。她最近正在从财务、管理、策展等各个方面学习如何经营一家艺术馆。好在2013年迎来了民营艺术机馆的新一轮增长期,叶林觉得这是个机会。最近,她还接到了给金陵饭店新大楼布置艺术品的工作项目。

圣划艺术馆的所在地最早位于河西区的江东村,但后来因为市政工程征地而被迫两次迁往旁边的岛屿江心洲上。几年间,河西区从一片荒凉的江滩平地发展成为了购物中心、写字楼和高端住宅云集的“新南京城”。但马宁总觉得这个模仿上海陆家嘴发展起来的CBD缺了些什么。“可能它并不需要像上海一样。它应该按照自己的城市性格来发展。”

和大多数生活在南京的人一样,周宸吉也时常抱怨南京的空气因为雨污分流等环境综合工程的实施而导致尘霾过重,但综合考虑之下还是没有离开这个城市。她觉得在其他任何一个城市都难以找到像南京一样浓厚的文化氛围。她对南京的文化创意街区了如指掌,可以给你指出任意一条通往艺术馆的路来。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