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的调整远没有结束 接下来还将有新的公开信

无论是体育、视频还是其他业务,都在将手上能用的资源尽可能集中和聚焦。

12月5日,乐视视频总裁高飞发布全员信,信中指出,经过公司层面的慎重考虑,完成了新一轮组织架构的调整,会员和销售的管理体系回归。

一天后,乐视体育也宣布了新的组织架构调整,成立新媒体及线上事业群、线下商业事业群和体育消费业务事业群。

加上此前乐视移动总裁冯幸发布的公开信,在贾跃亭公开宣布调整节奏之后,七大业务中已经有三个做了架构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视频业务,调整最关键的信息是乐视视频的会员和销售管理体系回归,而距离这两项业务分离乐视视频只有不到十个月。

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无异于宣告了2016年2月那一次架构调整的失败。

不妨先回顾十个月前的那次调整。

在2016年2月底,乐视做了一次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其中乐视影业CEO张昭任影视互联事业群总裁,负责影视互联事业群总体战略规划/落实、业务指标达成、人员和组织的管理等工作,向贾跃亭汇报。影视互联事业群的主要业务便是内容自制以及付费会员业务。

简单来说,张昭在2月份那次调整中,除了乐视影业CEO位置保持不变外,还负责了内容自制与付费会员业务。

张旻翚则任职生态营销及客户运营中心总裁,负责控股全球生态营销及客户运营总体战略规划/落实、业务指标达成、人员和组织的管理等工作,向贾跃亭汇报。生态营销及客户运营中心很重要的一部分业务是负责乐视视频的广告业务。

(今年4月6日,张昭还代表乐视方面出席了乐视“生态406超级会员日”发布会。)

高飞担任乐视视频总裁,负责乐视视频业务总体战略规划/落实、业务指标达成、人员和组织的管理等工作,向CEO贾跃亭汇报。在那一次官方介绍里,乐视视频的主要业务便成了“通过采购及运营正版影视综艺娱乐版权、网络综艺自制发行及运营、体育音乐等垂直业务内容承载等,依托乐视视频全终端产品研发及运营,推动乐视视频在全终端的用户规模增长、运营并实现广告等多元收入。”

从这次调整中不难看出,乐视视频的自制与会员、版权购买、广告销售被分别由不同人负责,但是新的架构调整后,会员与广告销售体系回归,意味着高飞成为名副其实的乐视视频总裁,权力与指责加大,相对的,张昭与张旻翚则被削权。

按照正常的架构,一家视频网站中的自制内容,版权内容,招商销售体系是需要统一在一起的,这便于更好的决策与协调,乐视的这次调整可以说是“正常了”。

信中指出乐视视频将把70%的预算放在出品与自制内容,这意味着在版权投入上会大规模减少。下一年,你也许不会像从前一样在乐视视频上找到更多电视台热播的电视剧与综艺节目了,这是高飞不得以的选择,在无法投入高成本购买版权的时候,只能希望通过自制内容扳回一城。

对张昭与张旻翚来说,只能重回原来的岗位,张昭继续负责影业,张旻翚则还是承担着乐视视频CMO的职责。

对乐视视频来说,折腾十个月后,终于正常了。而对于乐视体育来说,同样也要停止折腾了。

支撑乐视体育B轮215亿元人民币估值的在于其全产业链体育公司,其中赛事运营、内容媒体平台、智能化(体育场馆、硬件)以及增值服务是最核心的四大业务,但是新的架构调整之后,增值服务同归于新媒体及线上事业群,智能化被归于体育消费业务事业群,四大业务中的两项被收缩,而在赛事运营业务上,之前的高管邱志伟与刘世杰相继离职,最终由负责营销的强炜负责。

无论是体育、视频还是其他业务,都在将手上能用的资源尽可能集中和聚焦。

调整远没有结束,接下来肯定还将有新的“公开信”。据深交所网站消息,乐视网拟披露重大消息,已于12月7日开市起停牌。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