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千禧一代无俱改变 他们同时生活在线上和线下

未来,艺术、媒体,甚至是食物的生产和消费方式都有可能发生变化。

博物馆的未来,想把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同时呈现在你的面前

博物馆最重要的特征是让人们愿意走入这扇门,不管展出的是化石、艺术还是其它什么。

Hélène Alonso担任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数字体验总监。她的工作就是让人们意识到,博物馆的角色已经从简单的收集和收藏事物的空间,转而提供更沉浸式的体验。人们一旦戴上全息眼镜,就会看到一条鲸鱼在面前晃动,或者恐龙活灵活现地和你互动。

当然这还是美好的未来。为了能让互动融入到博物馆的观赏体验当中,她需要跨部门协调。她好奇的是沉浸式体验的历史演变,这和她对博物馆的理解相吻合。“博物馆的功能在于把其他人的经历带到这里,觉得你就是别人。”她说。“我们不想让人们来博物馆,还是看到的是20年或者40年前的样子。”

未来的博物馆,会提供实时、开源、可视化的内容,不断打破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边界。Alonso认为,未来增强现实(AR)对博物馆来讲是个好主意。至于人工智能,则可以了解参观者的不同行为特征,从而分析和制作出人们感兴趣的产品,就像是技术公司内的实验室。

“一个展览就是个多媒体环境,”她说,“有些人喜欢观察。有人喜欢阅读。一些人更乐意靠电影展现。展览部的人会思考各种可能的表现形式,寻找最吸引人的方式展出。”

(图说: 西南偏南在2017年预计吸引到了7.5万名和各种主题相关的专业人士前来参加。)

人工智能并不万能,人机协同才是相处方式

每隔十年,人类和机器就会进行一场互动革命。iPhone诞生至今已经度过了十年,这个最成功的人机交互界面,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Bryan Johnson面对台下近千人的观众,提出了一个科幻电影当中才会出现的问题,“如果在座所有的人的大脑都在同时平行对话,会发生什么?”他觉得如果花几十年的时间去研究大脑,可能收效有限,但同样的几十年如果用来研究人工智能,会有更明显的收获。

人工智能正在我们的生活当中产生积极影响,无论是帮助人们改善健康、安全驾驶还是更科学的消费能源等方方面面。最近的研究当中,Google分享了它的机器学习系统可以给乳腺癌做出比病理学家更准确的分析。

在很长时间人们的研究历史当中,特别对于计算机和互联网,最初的设定和方向都是垂直和狭窄的,计算机通常在处理模糊问题时候的能力甚至还不如一个两岁小孩。Johnson倒是认为,如果自己是1966年的美国时任总统肯尼迪,在寻找派往月球的下个人选的时候,会建议寻找最有创造力的头脑。这也意味着要善于进行人机协同,人的智能和人工智能彼此之前是相互训练的关系。

(图说:一大早,图片社交媒体Pinterest的体验空间前就排起了长队。)

食物是千禧一代的社交货币

Oren Katzeff、Eve Turow Paul和Peter KIm三个人共同进行的一场讨论,讲述了美食在社交媒体上变得越来越常见。

作为Tastemade的项目负责人,这里正在成为最大的食品内容的生产基地。每个小时都有20亿的浏览量。食物成为年轻人交流的主要内容。“制作食物和食物的照片显得更容易了,它就像你的口袋里放着一个移动的工作室。”Eve发现了这一点说,“食物是千禧一代的社交货币”。

除了易于分享之外,食物的“满意时刻”(satifying moment)激起很多人持续创作。保持住这样的满意时刻,提供对方感兴趣以及相关内容,为不同的社交媒体平台制作不同内容,这是制作好的食物内容的要素。

Eve很长时间都是个美食记者,她发现千禧一代愿意用房租三分之一的价格去吃一家高级餐厅,花上1/4的薪水点一个羊舌,寻找各种地下餐厅,甚至会把自己想去的餐厅列出一个长长的单子作为阶段目标。这种沉迷于美食的现象,在她父辈那一代是不存在的。她开始找到这些年轻人聊天,询问那些本来可以成为律师和银行家的人,为何会转行到乡下做个农场主。

“食物是对抗科技趋势的选择。要让它有价值,和人相联系,作为表达自我的方式。”Eve说。“年轻人可能找不到工作,或者还要继续偿还学生贷款,但是美食就部分成就了他的感受”。她还在不久前出版了一本书,当中100多页的访谈容纳了千禧一代和美食世界中的一些大角色的访谈——比如Anthony Bourdain、Michael Pollan、Mark Bittman和Marion Nestle,谈论最新的美食趋势。

对食物的沉迷实在无处不在。Peter在布鲁克林成立了美国第一个食物和饮料博物馆。这个非营利的机构不像一个典型博物馆。最近的一个展览是关于“味道”。他说这种对味道的探索就像是搭建一个乐高玩具。各种化学口味会人为调好,这是对人们感官的重新调动。

(图说:Pinterest在西南偏南第一天正式发布了新功能Lens,可以让用户在上传照片之后寻找到相似图片。)

如果消费者是机器人,品牌怎么办? 

如果你以后的消费者是个机器人怎么办,更进一步说,如果以后帮消费者做决策的是机器人,品牌该怎么办?  

这还真不是危言耸听。以亚马逊的推荐系统为例,虽然它目前还不是一个形态或概念上的“机器人”,但实际上,算法早已经影响你的购买行为。现在如果你告诉人工智能助手Alexa你要买一件羽绒服,除非你强调了某个品牌,不然Alexa就只会根据你过去的行为数据来推测,品牌的影响力就缩小为你的购物记录里的一个关键字了。

在机器人眼里,一切都是数字。因此研究品牌效应的L2Inc的Pooja Badlani就认为,如果这就是未来,品牌忠诚度这件事已经成为历史了,所有的品牌都要想办法和机器人共存。 

但来自IBM iX策略与设计负责人Robert Schwartz则认为品牌通过营销来影响消费者的态度和购买行为是一门艺术,它暂时还不会消失。“但是那种居高临下教育消费者的时代已经结束了。”Robert Schwartz说,“对品牌来说,推销自己的时代过去了,现在是展现自己的时候。消费者始终会受到一些时刻、一些瞬间的激发有购物欲望,品牌要做的就是重新梳理自己的品牌核心,决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来创造这些时刻。”他认为如何做这个决定是对营销行业的挑战。

现在已经没有人讨论科技将如何重新定义传统行业,大家都认为它已经是事实了。至于这个改变将如何发生,“这是个缓慢的过程,所有科技公司和受到冲击的传统行业都是亦敌亦友的关系。”Robert Schwartz对《第一财经周刊》说,毕竟说到底,他们都想争消费者的数据。

 

 (图说:两个主播在万豪酒店门口进行关于西南偏南的直播。)

关于如今的媒体业,调查“水门事件”的记者有话要说

西南偏南上关于媒体业的讨论,像两条很难对话的平行线。

那些VR展台,向观众们展现另一种现实和讲故事的方式,另一面,记者们围在一起严肃地讨论,在到处都是假新闻的时代,如何向观众传递真相。

调查水门事件并令尼克松下台的传奇记者Carl Bernstein就出现在CNN主持的一个讨论会上,谈了谈数字时代记者的价值。 “我们需要将自己看作公民,以及看看自己对真相是否保持开放心态。”他对下面的观众说。“如今的观众和水门事件时期的观众一样渴求真相,不过我不确定那种乐意追逐真相的环境如今依然存在。”

他也参与到CNN关于特朗普政府的激烈批评的系列报道当中。这可能是记者作为主角出现在西南偏南上最集中的一次。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