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无论娱乐还是设计,本质上都在谈论技术

娱乐、设计、出行以及对所有数据的处理方式,都在发生改变。

故事还是好故事,不过讲故事的方式得变了

Thomas Hughes还记得自己开车给一个客户送样片的情景。那发生在1996年,20年来,他不仅见证了电影发行的革命性变化,技术对这个行业的影响也比他想到得更广泛深刻。至少,在西南偏南这场主题论坛上,当问到“谁家不用有线电视”的时候,已有大部分人举起了手。

“我们就像那些慈善的军火商。”这位铁狮门行政副总裁在这场名为《技术如何改变娱乐业》的主题讨论后说,“我们制造内容然后把它放到各个地方。那些热情的粉丝总会寻找这些好内容,不管这个屏幕有多大。”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美国的电视网真的开始担心了,它们想尽办法制作出众的内容,不管以什么方式传播出去。曾和迪士尼有很多合作的Endemol Shine Beyond USA的创始人Bonnie Pan也认可这样的看法,她之前还做过Maker Studio的行政副总裁。“每次新的算法出现的时候,我们都希望每种算法都能带来新观众。什么该发,什么不该发,要重新思考社交媒体的内容如何呈现。”

亚马逊今年在奥斯卡上的出色表现,也让人们更意识到技术公司不再只是关于技术本身。Natalie Jarvey在《好莱坞报道者》做了十几年记者,她说,“过去十年来人们在娱乐业提到技术的时候只是在说YouTube,现在Facebook也在关注视频,Snapchat上也可以创作短视频。”

(图说:亚马逊工作室推出的影片《海边的曼彻斯特》收获了今年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

人、机器和工业设计的未来

如果Pip Mothersill没去麻省理工学院的媒体实验室(Media Lab)读博士的话,她现在应该是个出色的设计师。但她如今的研究课题,却会让一些设计师有点担心失去工作。

简单来说,在这个到处都被技术掌控的世界,她在寻找计算机算法和人工之间的平衡。她能够把颜色精准编程,把形状变成各种语法。人工智能已经变得无处不在,Pip也在探索它如何可以让设计做得更有效。

设计咨询公司IDEO的高级设计总监Jason Robinson当然也在意人工智能,他在家中同时拥有Google Home和亚马逊的Echo两个智能硬件设备。但他认为,做出一个好设计脱离不了这十条标准。机器和各种工具,应该更好地帮助人们在创意过程中,更好和更接近去实现这一切。

1. 拥抱隐喻。

2. 永远相信你的直觉——不要怀疑你的第一直觉。

3. 你可以通过画一个边界来把复杂的事情简化。

4. 通过一个五秒速写,让它清晰容易辨认。

5. 不要使用超过两种颜色,除非你的整个设计都倚赖于它。

6. 永远要考虑语境。

7. 层次。

8. 放大某个细节。

9. 放弃那些最爱的东西。

10. 拥抱灵光乍现。

(图说:Refik Anadol的艺术装置Infinite Room在西南偏南现场引起人们排起了长队)

“天空之眼”在看着你

Pavel Machalek认为,最新的《007》当中所描述的一切,已经和NASA能做到的一切非常接近。但是大概就在5年以前,这一切还难以想象。

这个毕业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博士此前在NASA(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工作,如今创立了一家名为Spaceknow的公司为金融、政府和制造部门提供商业卫星的图像分析。这些卫星就像是“天空之眼”,看着地球上发生的一切。

“我们正在让整个物理世界数字化,我们能够在这个基础上做很多事情,”Machalek这样说。按照这个捷克CEO的说法,我们正在经历巨大变化,来重新使用这些卫星数据,使用成本也在逐步下降。

不单如此,Spaceknow正在建立一套人工智能系统,用各种各样的新方式来处理它们获得的数据。整个地球都会被实时抓取,它会扫描、理解和讲述70亿人的日常行为,这会显著影响我们和这个地球的关系。它还会重塑商业关系,让零售商更好地预见未来气候变化做出设计决策。它的客户各种各样,有的想知道在某个港口有多少船到岸,或者有多少辆卡车被调到精炼厂来运油。

它还有很多其它用途。对于新闻业来说,它可能让人们能尽快发现,叙利亚到底在发生什么。如果有人编造一些事实,它或许可以提供更客观的看法。这套被不断训练的人工智能系统能够接收各种各样的查找请求,目前曾经收到的请求有,“查找一架失踪的飞机”,或者是“那些非法的攫金者”,等等,以及面对某些政府公开的不实数据提供另一种解释。

最终,Machalek表示想让Spaceknow这个系统覆盖整个世界,让每个拥有智能手机的人都可以对真实世界的数据发起请求——大概这意味着你可以看看某个酒吧前面排队的人有多长。

还有什么能逃过这个“天空之眼”吗?

第一个破解iPhone的硅谷极客,对自动驾驶有些新的想法

George Hotz,就是那个第一个破解了iPhone和索尼PS3、自己动手把一辆讴歌改装成半自动驾驶汽车的硅谷极客,今天在西南偏南互动大会上演示了他的新公司——自动驾驶Comma.ai的进展。

Comma.ai原本的产品叫做Comma One,是一套自动驾驶软件,但是收到美国国家公路和交通安全管理局的信后被叫停。George Hotz就干脆把Comma One开源,配合一个叫做Comma Neo的硬件(是他用一个一加手机改装的),用户可以自己学习搭建一个辅助驾驶系统。去年Comma.ai发布了一个行车监控软件“Chffr”,最近又添加了一个小配件,叫做Comma ai panda,外形就像汽车里仪表板下可装的USB插件,George Hotz表示,1996年以后的所有车型都可以使用这款panda配件,只要插在车里,就会启动并读取车内所有的感应器数据。

在无人驾驶汽车的定义上,你可能听说过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从1至5的不同级别的规定,包括Google和其他汽车制造商在内也都遵循这一套规则。但是George Hotz偏偏认为这套规定让人很困惑,他称衡量无人驾驶汽车的水平其实只有一个关键因素,即人可以脱离驾驶操作多远。“目前Google是做得最好的。”George Hotz评价说。

按照他的想法,无人驾驶汽车领域中的汽车已经被软件所取代,软件功能包括导航、规划和控制,“我并不想在这个领域里什么都做,我只要数据和用户。”在演讲后和观众交流时,George Hotz对《第一财经周刊》说,“无人驾驶汽车的输赢关键就是数据和用户”。

他还比较了几个无人驾驶汽车公司的商业模式,认为Google的广告经营模式会让无人驾驶汽车体验变差,例如你的无人驾驶车在途中要拐去一个Google的广告主那里。而Comma.ai通过每个月收取24美元的服务费方式是既合理又不打扰消费者的。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