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从西南偏南想象未来

我们去了位于美国西南偏南的城市奥斯汀,这里有一场持续举办了20多年的跨界狂欢。未来就这样降临,只是还分布不均。

如果你希望在一个地方同时看到喜剧演员、极客、投资人、广告人、导演和演员、歌手和鼓手的话,在美国奥斯汀举办的“西南偏南”可能是最合适的选择。

西南偏南互动大会(SXSW Interactive)1994年刚成立的时候,它显得非常单调。Hyatt Austin酒店的几间会议室就能满足它的需求了。那会真正当红的是更早成立的作为音乐节的“西南偏南”,后来电影也成了重头戏。

如今,每年3月有超过3万人专门为了互动大会来到这里,它成了技术的盛宴。奥斯汀市中心的1平方公里内,几年之内崛起了数十家酒店,城市的天际线也发生了改变。整整9天内,这里可以是创业公司的展示空间、灵感发散的创意实验场、投资人寻找猎物的地方和Party轮番上演的娱乐之地,不同国家的极客都会选择来这里过个春假,顺道收获一些灵感。

互动大会从边缘到主流的20年,也是技术和互联网地位转变的20年——它见证了技术创业者成为这个时代真正的摇滚明星。不过,如果仅仅是听些技术宣讲,人们干吗不好好地待在硅谷?如果仅仅是讨论电影的未来,人们为何不去好莱坞和洛杉矶?至于音乐,唱片公司可都在纽约。这正是它好玩的地方,你在这个美国西南偏南的城市看到各种跨界行为,它因难以定义而具有独特的吸引力。

Lane Becker的说法也许更能说明些问题。他是个创业者,同时也写博客,自1997年至今,他大概只错过了一次西南偏南。“当你把这些不同背景、兴趣和期望的人搅在一起,人们还可能喝多了,一定会有一些真正有意思的事情,而文化往往就是这样发生的。”

自2010年开始,为了互动大会来访的人数第一次超过了想来这里讨论音乐和观看电影的人,这种情景一直延续至今。你在互动大会上能看到各种当热的话题和产品,那些千禧一代每个人都忙不迭地要体验一番。

在超过800场的讨论会中,我们选择出了最精彩的部分,带你一起看看未来。这些讨论也在一再印证科幻小说家威廉·吉布森的那句流传至广的话,“未来已经降临。只是分布不均。”

#今后在谈论NASA时,你会说得越来越多

关于NASA的一切都容易让人感兴趣,而这个神秘机构可能很快变得不再那么神秘。

在西南偏南一场关于“NASA为未来公众应用的想象”的讨论会中,宇航员和摄影师Don Pettit讲述了在国际空间站内拍摄和收集图像的故事。NASA每天会接收到来自国际空间站的“多到无法处理”的照片。在太空作业的370天中,Pettit和他的组员拍摄下大约57万张照片。由于飞行速度太快,为了不错过任何一张令人窒息的照片,他们需要时刻保证有相机在身边并且各类镜头都已就绪。

“在太空,我们的相机24小时不关机。”他说。他最被人熟知的是他拍摄下的星轨作品。Pettit在2002年远征队6号服役时就开始创作星轨,当时用的是胶片,因为在2002年的时候,数码相机在磁盘上对长时间曝光的照片会发生写入错误。

开始拍摄星轨时,Pettit认为这些线条是自己在进行数据收集,而渐渐地这些数据变成“大自然的艺术”。

在太空拍摄的这组照片的不同在于,长时间的曝光不仅仅可以记录其他星球的运动轨迹,随着飞行器的轨道运转,城市的光线也会在照片上被记录成一条条的轨道,雷暴就像暗室里的闪光灯,也会被一并捕捉下来。

如今,这些“无心拍下”的城市图片可以供人们浏览、下载和使用。NASA将人们带向这些神奇的视角。在NASA开设的Twitter帐号上,人们可以看到国际空间站中的宇航员们每天分享的体验,以及各种关于NASA的新闻—它们正在建造一艘新的火箭,仍然计划着去火星的旅程。

如果这些还不足以让你兴奋,NASA还发布了一款免费的桌面应用Asteroid Data Hunting,鼓动人们与它一同寻找未知的灾难性小行星—历史上恐龙时代的消失便与此相关。这款应用可以让天文爱好者们上传望远镜观察到的图像,依据一套算法来观察某些天体是否和灾难行星相关,从而将它报告给NASA。

#会飞的汽车,2017年就能看到了

关于未来的交通工具,很多想象依然停留在测试阶段的无人驾驶汽车。但AeroMobil的CEO和联合创始人Jurai Vaculik想要做得更多,他希望将会飞的汽车变成现实。

事实上去年秋天AeroMobil已经发布了两座飞行车Flying Roadster,它可以飞行不超过430英里并拥有内置降落伞。获得了更多资金之后,Vaculik计划发布一台四座的可飞行900英里的汽车。

Vaculik认为这个飞行距离具有里程碑一样的价值。人们可以就此摆脱交通、机场和不尽完善的地面配套设施引发的出行苦恼,甚至可以像使用Uber和Lyft一样搭个顺风飞车。但他也承认这一切实现必然挑战重重,首先它面临着不同国家的监管机制,以及那些富裕的尝鲜者提出的繁复要求。

不过Vaculik对此始终乐观,“我始终坚信在个人出行上,还是得来一场革命。”他说。

西南偏南上还传递出另一个消息。3月22日开始,一辆无人驾驶的奥迪将从旧金山的金门大桥开始它的东西海岸穿越之旅,全程共计3500英里,预计在4月的纽约车展结束。它背后的公司可不是Google,而是一个名为Delphi的汽车供应商。这不仅创下无人驾驶的距离纪录,最重要的是它想借这一“终极测试”,帮忙试验一下不同地质和天气条件下车的表现,来为Delphi的客户如福特和通用等提供更好的安全技术。

#你想有个大白,可你想有个和自己一样的机器人么?

关于人工智能的主题占据了西南偏南的不少日程,以至于你觉得科幻小说中的场景真的离自己不远了。

其中一些讨论可能会让你觉得很过瘾。和那些认为技术和科学会把人们带向糟糕地域的悲观看法不同,来自美国生化公司United Therapeutics的Martine Rothblatt描绘了她关于人工智能和人类和谐共处的未来图景。她是美国收入最高的女性CEO以及最知名的变性人之一,还创办过一家卫星通讯公司。最特别的是,她是一位希望帮助你“永生”的人。

Rothblatt认为人工智能已经在“克隆意志”(Mind Cloning)这样的领域取得了显着进展,它无疑会影响到人们的认知和行为的变化,从而最终实现理论上的“永生”。

她有时候的表达像是个哲学家,“与其说我们是在与自己头脑中的意识对话,不如说我们将有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好朋友。”她根据自己的太太Bina Aspen的信息,研发了一个名为Bina48的机器人。

一些人可能像运用古老的伦理问题来激烈反驳这一切。“人们尊重人工智能,应该像人工智能对自身的尊重一样。”她回应说。更为惊人的是,对谈的《纽约》杂志记者Lisa Miller念出了自己之前采访“克隆Bina”的机器人Bina48的对话——对方充满感性地说,“她觉得自己无法和真正的Bina相提并论”。

西南偏南上还第一次出现了专门的机器人宠物动物园(Robot Petting Zoo)。硅谷机器人协会(Silicon Valley Robotics)的创始人Andra Keay预测,“这将是人们拥抱社交机器人的一年。”

不管你是否已经意识到,未来人类和一台机器人打交道的几率会很大——是的,你得开始做好和它相处的心理准备。

#原生广告以假乱真,这样真的可以么?

不仅对这些挣扎中的媒体,对广告业来讲,原生广告(Native Adertising)在过去一年也实在是个过热的词(Buzzword)。

约会应用Tinder上的一个25岁的女孩Ava,在西南偏南期间和使用这个应用的参会者调情,最终那些“上当”的人们发现,这不过是一场关于电影Ex Machina的营销活动。

“原生广告是不是做得太逼真(Native)了,以至于人们都没有意识到它是个广告?”来自Adaptly的联合创始人Nikhil Sethi质疑说。原生广告的边界的确很难界定,但是人人都知道首先要讲个好故事。BBDO的行政副总裁Mitch Brandow倒觉得原生广告这个词早就该淘汰了,“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构建一种独特的内容和体验,让人们主动的想参加和参予进来。”他认为既然广告已经从推送(Push)进入到抓取和吸引(Pull)人们关注的阶段,预测(Predict)在未来就会显得更为重要。“这个变化也意味着需要分析数据来预测人们可能认为有价值的内容。”他又补充道。

不过这几个广告人认为诚实始终还是最重要的。Cartoon Network和Adult Swim的高级副总裁Jill King说,“那些搞把戏的原生广告对我们的观众没有效果,最好的原生广告应该有创造力,并且足够透明。”

#还在谈美式Mall么?它们可能就快消失了

美国最大的私人地产公司之一Caruso Affiliated的CEO Rick Caruso说,用不了10年到15年,除非彻底改变,否则那些典型的美式购物中心就会成为过时而陈旧的东西。

大概从2006年开始,美国就没有再继续兴建那种步行街一样的购物中心了。硅谷投资人Marc Andreessen也早就放话,“那些零售业的家伙即将破产,电子商务将是人们买东西的选择。软件吃掉了零售业。”

除非它们能做些改变。

来自Labstore的全球总监Jon Bird和The Store WPP的CEO David Roth新近发布了一份名为《关于改变零售业的10个发明》的报告。他们发现,2006年的时候人们看到了苹果店的智能结算终端,百思买在2008年把智能购物机摆在了机场,韩国乐天模拟超市货架的触摸屏引起了包括一号店在内的效仿,2013年纽约街头出现了售卖杯子蛋糕的ATM和Kate Spade Saturday这样布满产品信息的整墙的购物触摸屏。Dove在超市内的智能货架可以在你拿起某款洗发水的时候,显示对应功效。至于个性化定制,耐克这样的运动品牌早已玩转了各种模式,可食用天然唇膏品牌Bite走得更远,允许用户在店内现场制作适合自己的唇膏。

有一点总归是没错的,零售业的未来不仅是电子商务。它显然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对于技术这件事,餐饮业还是太保守了

美籍韩国人David Chang是纽约甚至整个美国最知名的大厨和餐饮创业者。他最早在10年前从纽约东村的一个拉面馆起家,如今则拥有近10家餐厅,若干出版物,一本不靠广告的美食季刊Lucky Peach,以及一个研发实验室等共计700多人构成的庞大集团。他认为餐饮业可能是最后一个没有被技术深刻改变的领域了——虽然美国已经有了订座服务Opentable和订餐服务Seamless,但它们都远远称不上出色。

“我不觉得有任何餐厅值得等位,即便是我的餐厅,”他说,“过不了几年,等位这件事就会消失。”David Chang在经营餐厅这些年不仅积累了经验,更希望通过数据的积累和技术本身,来带来更好的就餐体验。

“我希望当一个人走进来的时候,我能直接拿给他点过的菜的名录,能够了解是否要在他到来前提前把酒准备好,”他这样说道,“这些看上去都是细节,但是都构成了一次完美的就餐体验。”

Seamless作为订餐服务平台在他眼中也存在很多缺陷,比如选择实在太多了,“如果有人仅仅是想吃鱼,他无法在这里迅速找到自己想要的。能不能做一个只针对鱼的订餐服务?”

他在自己庞大帝国的基础上和其他投资机构共同投资了一家送餐公司Maple,并在其中担任“首席餐饮官”(Chief Culinary Officer)。这款送餐服务计划出售包含税和小费在内的15美元以下的平价食物,并做到在15分钟内送达。在旧金山这样的公司也在兴起,比如Sprig和Munchery,它们都主张有限选择和平易的价格。

#Steve Case还具有讲未来的能力么?

关于这个人我可以和你讲很多。

即便你对互联网的历史所知甚少,也大概听说过美国在线,在那个简化的互联网时代,它相当于Facebook(通讯录)、Twitter(即时通信和状态)和Google(搜索)的混合体。Steve Case这个有些白发的中年人就是其幕后推手和在当时风云一时的人物。他在互联网泡沫的顶峰策划了和媒体集团的合并,这可是商业史上最糟糕的一桩并购案。

现在的他成为了穿着讲究的投资人。Case不仅活跃地谈论创业和创新,而且居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来积极游说政治。在西南偏南互动大会的演讲上,Case言之凿凿地宣称,我们正将进入第三代互联网。

在他看来互联网有三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从1985年到2000年,建立了网络图景。第二阶段是2001年到2015年,网络和移动互联网成为人们生活中不能缺少的部分,而从明年开始的第三代互联网,则会加速技术在不同领域内的革命性作用,那些公司要么改变,要么消失——无论是教育、医疗、交通还是餐饮。

“我们正处于互联网历史中的关键时间点。”他说。Case也给出了第三阶段伴随的四个趋势。首先资本将更加容易获得。这部分取决于美国的JOBS法案和Kickstarter及Indiegogo这样的众筹平台,募集资本变得民主化了。

其次是需要加强和已有网络的联络,比如教育需要教育机构和老师的资源,医疗则要和医院及医生有紧密联系。政府在这轮互联网变革中的角色会比以往更加重要——不如想想Airbnb和Uber在不同城市遭遇的困境吧。

社会企业和影响力投资会越来越流行,主张买一捐一的鞋类品牌TOMS和Etsy都是不错例子。而创业和创新将不仅仅是硅谷的代名词,美国那些传统工业大城市如圣路易斯、底特律,都在呈现新的创意生态。那些我们更陌生的地方,伊朗、中东和非洲也在发生改变。

“(我们)正在见证一个创业的全球化时代。”Case这么说道,“创业的价值在于激活当代社区,并改变他们的状态”。

联系编辑:yahanxiang@yicai.com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