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为什么都去西南偏南

创业公司想一试身手,成熟品牌希望变得酷一点,它们都去了西南偏南。

时隔8年,如果向一个完全没有听说过“西南偏南”的人提起这个名字,“Twitter最早在这里开始红起来”依然是最恰当的说明。

2007年,Twitter在这个成立近20年、之前只为音乐人所知而如今创业公司云集的巨型会议中脱颖而出,那时候智能手机还是稀罕之物,人们用它来查找会议之外好玩的Party,以及和朋友们即时联络。Foursquare在两年后延续了这一运气,开启了基于地理位置的定位时代,虽然如今也因错失先机有些陨落。

不过自此之后整整6年,几乎没有其他创业公司在这个舞台上引发过任何爆炸性的关注,而这是移动互联网最奔放的6年。

这显得有点反常。西南偏南上每年数万人的来访只多不少,大量的创业公司不间断地带来自己的新产品和新想法,在今年的会议上,关于创业的议题甚至比上一年增加了整整一倍都不止。整整一周,位于美国西南偏南的奥斯汀都因这一盛事而不知疲倦地欢腾。那些创业公司感兴趣的互动部分结束后,是传统的电影和音乐部分,这两个产业因其剧变也在产生很多新的创业可?能。

来这里的创业公司显然想成为下一个Foursquare或者是Twitter—换句话说,它们希望西南偏南给自己带来同等的运气和价值。寻找身边人的应用Highlight曾这么想过,不过它在西南偏南产生的热度没能持续太久,人们很快就已经完全遗忘它了。到了今年,没有网络也能聊天的应用FireChat在很多会议酒店前树起了背板—Twitter当年也这么干—如果你留有印象的话,它一度在香港风靡。不过看上去西南偏南上并没有太多人对它有兴趣,毕竟这已经不是社交网络刚起步的时候,人们的选择太多了。

这大概能够提供一点线索,为什么如此多的创业公司一直源源不断地涌向西南偏南。即便产品可能没什么反响,它们至少可以将这里作为一个创意的实验场,运气好的话还能招到几个员工。没有比这么多人聚在一起被当成小白鼠更好的机会了。

更多成熟的大品牌只是很实在地铺陈广告。到处都是广告。三星一如既往地搭设了巨大的Studio,邀请人们体验它的虚拟现实和其他产品。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和人工智能(AI)是今年最热门的3个主题,人们排着长队只为体验一下Oculus。即便不是游戏的爱好者,广告人也善于将它应用到一系列的营销活动中—它们知道“尝鲜”永远是年轻人的喜好。作为西南偏南上的新面孔,麦当劳在过去一年承受着业绩下滑的压力,选择在西南偏南上出现,显然是想让自己的形象看上去酷一点,更能迎合年轻人—它在接受采访时把这类人称之为“创意阶层”的喜好。

在数万人连续9天的聚集中发出些声音,总归能获得不少注意力,但这必然是场激烈的注意力争夺。今年有500家公司用不同的形式来标明自己的存在感,比上一年增长了25%:PayPal向那些在不同会场游走的人力黄包车夫一次性支付300美元,只要他们愿意穿着自己的T恤以及在人力车上贴上自己的广告;百货公司和零售集团Neiman Marcus带来了乐队;雅虎这一次投入不少,提供了舞台为情景喜剧Community实现现场录制……这些都是吸引年轻人的好把戏。

整整9天,白天都是高度密集的、总计超过800场的、有些脑洞大开的讨论,而线下同样重要。在一场关于适应性营销的讨论会时,来自纽约的万博宣伟数字部总裁Chris Perry发现,台下观众中有30个人都是他的客户。这已经是他第五次来西南偏南。他告诉我,虽然一些人也在质疑西南偏南的价值,就像很多人质疑国际消费电子展一样,但人们还是会一遍遍地回来。他来这里寻找那些潜藏的可能被商业化的创意,而面对广告业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他也期待有机会碰到一些有趣的人作为Freelancer一起合作。

对他来讲,这些人可能就在聆听“永生、人工智能和未来的自己”这样看上去和广告业没什么关系的主题演讲的人群当中。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