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个议题一窥“西南偏南”

这不仅是明星产品亮相的机会,也是传播想法的好地方。

最早的时候,“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只是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一个音乐活动,给一些不知名的音乐人签约唱片公司的机会。至于西南偏南,则是因为德克萨斯州在美国的地理位置。

如今,晚于音乐和电影出现的技术公司云集的互动环节早已成为当中盛事,这种热捧的转折点来自2007年Twitter的亮相。这家改变世界的公司让人们认为“西南偏南”是一个价值可观的产品亮相平台。

自从Twitter在“西南偏南”得奖之后,互动环节的注册人数从当年的6400人激增到2013年的超过3万人——互动是“西南偏南”技术爱好者的派对,另外两个环节则是电影和音乐。整个过程好似超级大学课程表,每个人事先拿到各种活动日程,然后报名参加。

这样的场合总会引发“担心错过(FOMO,Fear of Missing Out)”效应,各种讨论、电影和场外活动同时发生,无尽的话题既有热闹的隐私保护、3D打印和比特币——奥斯汀还出现了真正的比特币ATM机,也有太空探索、自我推销和实验电影。没有任何一项活动如此混搭。

这一年,即便是人们预料当中的最大看点——阿桑奇和斯诺登的视频对话,也未能吸引一些人的关注,他们放弃了这些关于隐私的思考,转向了如何利用开放数据更好地营销——营销在西南偏南上可是个大话题。

技术产业的蓬勃的确给好莱坞提供了不少绝佳题材,会场周围到处都是为美剧Silicon Valley造势的三轮车。在这个极客、嬉皮、经理人和各种爱好者的集会上,最知名的未必最精彩,所以我们挑选了10个有趣的话题,还跟一些对它们同样感兴趣的观众随意聊了聊相关话题。

这些都是“西南偏南”。

01/既然人人都可以策展,博物馆还可以做什么?

艺术这件事已经变得越来越没有门槛,欣赏艺术也是如此。你可以在线观看艺术品,将细节无限放大,你能够将自己喜欢的艺术作品铺陈到Pinterest上,它看上去就像个小型展览。即便你只是在Facebook上贴一张艺术图片,分享本身也在创造。旧金山MoMA数字项目负责人Willa Koerner认为技术正在改变博物馆的存在感。有时候,该馆的Tumblr页面点击率比当天进入博物馆的观众数量还要多,站在艺术品之前并不足以让一些人感到震撼。

博物馆对此怎么办呢?Willa Koerner开始重新设计Tumblr的页面,这种重新创造的过程也像是策展。当开始收到粉丝寄来的作品时,她干脆想不如用这些普通人的作品打造旧金山MoMA的Tumblr页面,这也成了一个常规项目“提交星期五”,3年下来完成了5万幅作品的展示。

她说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用技术的手段扩大博物馆的吸引力,让那些“在线博物馆”的观众不满足于此,从而重新走入博物馆。“博物馆并不仅仅是一幢建筑和挂在二十面墙上的藏品,还是激发灵感的体验,让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策展人。”

02/算法可以主宰你看什么新闻么?

没有人能够忽略BuzzFeed和Upworthy这样的病毒式内容网站的崛起。这大概是会场上听众最多的讨论之一。《纽约时报》记者、专栏作家David Carr在台上向Upworthy创始人Eli Pasiser不留情面地发问,“到底什么是算法?你们到底是怎么关注它的?”“它就是编辑的意见,编码为一个等式。我们要谈它,因为这些代码比人工编辑强有力多了。”

又是机器与人的对抗。成立近2年的Upworthy正在成为美国成长最快的新闻网站之一和Facebook上最热门的网站之一,它自然遭遇过很多批评之声,但没有人能够否认它的风靡——每月访问量在5000万到6000万之间。它主张用算法推荐有价值的内容,并通过分享如病毒般扩散。摘要、标题、插文、图片都被显著放大,编辑对新闻的衡量标准也从单一访问数和浏览量转向“注意力时间”,即点击、停留和分享。

一个令人吃惊的结果是,Upworthy上最热门的3个话题不是猫狗图片或明星八卦,而是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收入不均和贫困(可能是一篇名为《17张关于收入不均的性感图片》的文章)以及人权。在创始人Eli Pasiser看来,不该因为一些消息未能以合适的方式呈现,就放弃90%从来不去阅读它的人。严肃新闻的问题在于营销不当,人们很少去分享它。比如阿富汗的新闻每天固定出现在《纽约时报》网站首页,但人们很少去点击它。“这是我们作为一个公民应该知道的,那里正在经历战争。”Eli Pasiser说,Upworthy的建立正是想看看为什么传统网站在失去读者。“我们正在经历这样的时代,人们正从报纸杂志转向阅读Facebook和Twitter上的新闻,阿富汗这样的新闻要和Candy Crush去争夺时间。”David Carr则认为,Upworthy终究不能让这些新闻本身变得更有趣,而只是让它听上去更有趣。

03/如果时光不能穿越,什么可以?

答案是记忆。泛黄的家族图谱和历史图册总让人有穿越时光的愿望。技术为图书馆和档案馆所带来的创造性改变,正在帮助人们至少在记忆层面接近这种可能。

来自荷兰的Johan Oomen描述了这样的故事。一本打印的一战时期的日记最早激发了他探索历史的欲望。他通过开放数据平台,尝试搜集1914年至1918年的声音与影像,1年之内获得了来自11个国家、接近6.5万人的内容贡献。通过对这些个人历史的描述、整理和情景化再现,他在很短时间内就完成了“Europeana 1914-1918”这个项目。相互交错的记忆又重新讲述了很多失落的故事。这个项目也被维基百科链接收录。

有些时候,当看到一些古老建筑,你或许会对自己说,“如果这张图片会讲话就好了。”一个在旧金山的名为Findery的网站或许可以满足你。它像是一个基于地理位置的公共档案馆,帮助人们通过过去、现在和未来资料的上传比对,寻找到某幅照片的发生地,令记忆重现。即便作为一个旅行者,你也可以在这里找到关于某个地方鲜为人知的私人记忆。

04/音乐可能的未来是什么?

Paul Lamere可能是关于音乐未来的最佳发言者之一。他所在的公司The Echo Nest的职能就是帮助Spotify、Vevo这样的公司更好地为用户推荐音乐。就在西南偏南开始前一周,The Echo Nest被Spotify以1亿美元收购。

他发现一些可能影响人们音乐品位的可能因素,比如性别(90%以上的男性听Jay-Z)、地域(美国东部州的人大多听Jay-Z)、年龄等。

过去35年间,虽然经历了Sony Walkman、CD Player、Napster、iTunes,但人们和音乐互动的方式并没发生大的改变,依然是播放、跳过和重复收听,构建自己的音乐列表。他认为接下来的重大变化则是人们与音乐互动方式的革命。那种由DJ主导曲目的时代早已被算法和人工的结合所替代,推荐显得越发重要。情境推荐变得主流,但也存在显而易见的挑战,或许有的人清早起来更喜欢听重金属,而一些人则认为歌剧可以提神醒脑。终端设备也会越来越智能,它可以通过感受人们的情绪,沮丧或亢奋,来推荐相应的音乐。

“专家”会主动搜寻音乐和创建播放列表,音乐爱好者会找寻部分艺术家和使用Spotify,随机者则会在iTunes上偶然点击音乐,或使用Pandora个人电台服务,而漠不关心的人只会在电台上收听音乐,以至于有时毫无察觉音乐已经停止了。他认为目前的音乐服务已经可以满足专家和音乐爱好者,而随机和漠不关心的状态则是Spotify和它的对手们的最大挑战,这些人在市场中大概占了七成。

这倒可以大致解释另一场讨论的主题,“网络电台的复兴”。他主张,“要让他们感觉使用起来就像收听电台时点击一个按钮,但又比电台的体验要好。”

一些好玩的应用也在参与人们与音乐的互动,比如Music Popcorn,它看上去就像一张忽远忽近变幻不一的信息图,你可以点击不同音乐类型。Boil the Frog则是通过你喜欢的一个音乐人,结合六度空间的原理,推荐另一个你可能喜欢的音乐人。但最终这些互动和参与性应用,也是为了将那些“随机者”和“漠不关心的人”变成音乐的爱好者。

05/我们会爱品牌胜过爱身边人?

神经科学家Paul Zak给出的答案会让品牌商欣喜。是,我们中的有些人会爱品牌胜过爱自己身边的人。

这位科学家曾发现催产素与人们的爱正相关,并因此获得“博爱博士”的称号。现在他用心跳频率等数据来测试人们的情绪和注意力,观察被测试者在观看广告片时催产素是不是也会升高。他的第一个发现是,当人们说自己喜欢一个广告片时,很可能和他身体表现出来的数据并不一样。

在这之后,他发现这些数据也表明,有一些人在说到自己喜欢的品牌时情绪反应更强烈,而提及自己所爱的人则更平静。但千万别认为这些人是冷酷和反人类的。Zak博士说,他发现这些更爱品牌的人在这种爱背后都是有故事的。例如一个人深爱某个品牌的手表,是由于他的这款手表是祖父留给父亲,父亲又留给他的,因此依然是对人的爱或所经历的事在激发品牌之爱。

那品牌商能利用这些研究成果做点什么吗?Zak博士说,不知道。对品牌商有价值的一个信息只是,我们大脑这么懒,所以是在用相似的模式来进行看起来差异巨大的爱。但品牌商也没法基于这个信息做点什么。

06/设计师会给NASA带来什么改变?

在这个都可以直接用手机打车和付款的年代,NASA的科学家还在用前互联网时代的方式与“好奇号”这样人类最高智慧的产物交流:他们输入代码,然后得到反馈,看上去枯燥无比。在演讲者的PPT上,你能看到开普勒望远镜传来的数字充斥在白色屏幕上,也不知道科学家们到底是如何让这些数字在他们大脑里变得有意义的。

来自NASA的设计师Steve Hillenius说,这就是他工作的开端。他坐在那些忙得不可开交的科学家旁边,看他们如何工作,如何和别人交流。而他和他的同事要设计的工具是,既要让科学家们完成工作,也要设计更直观,更友好的界面,促进他们彼此间的合作。

之后,好奇号在火星上的冒险被设计师以Pinterest类似的方式呈现在科学家们的屏幕上。科学家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查看拍下的照片,标注目标,以及好奇号应该去的地方。科学家们还可以在这个界面上进行合作和资源共享,以及进行下一步的研究。

而对于开普勒望远镜捕捉到的坐标,设计师将之完全用3D虚拟的方式呈现了出来,整个界面就像是让人置身于浩瀚宇宙之中,星球触手可及,科学家通过手势能在触摸屏上与600个星系的1503个星球进行互动。所呈现出来的科幻效果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Hillenius说,事实上我们也是让那些数字开始讲故事,这也许会激起更多人对科学的热爱。

07/Bruce Sterling如何畅想未来?

每年Bruce Sterling的闭幕演讲都是西南偏南上最令人关注的一件事,他的发言主题也往往超出人们预期。他是个技术哲学家,也写科幻小说,《连线》杂志的创刊号便是以他为封面人物。早在2005年的时候,Bruce Sterling就描述了关于物联网的未来。

他分享了几个人的故事。尽管这一年已经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演讲者,他认为这几个人值得出现。Gianboberto Casaleggio,由技术大亨转变为政治家的意大利嬉皮士,通过完全线上的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试图让意大利议会变得“新奇、直接、民主”。另一个则是来自法国的巴黎市长候选人Nathalie Kosciusko-Morizet,她活跃于社交网络,穿着时尚,是右派、女权主义者、绿党、技术专家,但拥有西南偏南演讲者需要的一切条件,不过Bruce Sterling认为,她注定会参选失败。

他认为3D打印枪支的发明者也应该出现在西南偏南之上。他还开玩笑说,因为气候变化,或许会有更多的加州人来到这里。

至于对未来的预测,他只用了3个关键词,“老龄化”、“城市化”、“不可逆转的气候变化”(The future is old people in big cities afraid of the sky.)。

08/互联网会对青少年的大脑产生什么作用?

研究认知神经学的Kate Mills等于没有告诉我们这些听众答案。她说其实这方面的研究实在不多。

但是她却用一系列的实验证明说,人类的社会大脑——那种用来感知别人在想什么,观察他人肢体动作的大脑区域——在10岁之后会在大小上到达顶峰,之后在20多岁时开始变小。因此青少年在这个时期会特别在意他人的看法丝毫不奇怪,这是他们增加自我认知,理解和读懂别人的意图及期待的能力还在发展。在这段时间,环境对他们的影响巨大,敏感的大脑会通过那些经历的事情加强大脑皮质突触的链接,而把那些用不到的链接丢掉,以增加更多效率。

因此互联网的出现一定会改变青少年的大脑,例如,有了互联网之后,相较于记住知识本身,他们会更加倾向于技术知识所存储的位置。另外,他们更偏向于从互联网上找到自己可以去交流的伙伴。

09/100件物品如何勾勒未来史?

如果要用100件物品定义21世纪,历史学家会选择哪些呢?Adrian Hon带来了《100件物品:关于未来的历史》。他以一个展览、一本书、一个播客(视频分享)以及一系列的应用来展现这些复杂内容,涉及政治、宗教、婚姻、工作和技术等各个领域,比如畅想2040年将在平壤举办奥运会的情景,以及2017年人们彼此之间可以进行无声交流(Silent Messaging)。这个项目还和BBC、British Museum及《经济学人》进行合作。如果你有足够的好奇心,或者应该读一下这个关于未来的读本。

10/为什么你不该错过iTunes音乐节

曾经对Spotify说不的Coldplay这一次站在了iTunes Festival西南偏南的舞台上。英国很有名的音乐人Dave Ellen一周前加入了Pandora。这些曾经敌对于免费订阅服务的音乐人,现在也不得不与这个日新月异的音乐系统发生对话——无论是Pandora还是iTunes,它们都声称自己将那些盗版者变成了付费者。

iTunes音乐节比Pandora的现场活动早开始一天,正是为了吸引大批因互动环节结束第二天就要离开这个城市的人,因此还特意请了Coldplay,有人自下午3点就开始排队等待这场夜间开幕的演出。

演出在2750个座位的Moody剧院举行,首日乐队阵容除Coldplay外还包括London Grammar和Imagine Dragons。Coldplay演唱的部分曲目来自即将发行的新专辑Ghost Stories,演出时他们不乏恭维之词,“我们消失了很久,我想不到比这里更好的重新露面的地方了。”台下的苹果公司高管Phil Schiller和Eddy Cue听了这番话想必会很高兴。

作为合作方的Vevo则会在iOS、Apple TV和Mac Safari上直播整场演出。Pandora音乐合作主管Tommy Page指出,这样的现场直播可以让广告商接触到全球听众观众而非局限于现场。7年前,iTunes音乐节曾在伦敦举行,持续了30个晚上,400个音乐人在43万名观众面前进行了表演。Eddy Cue表示,他当时迟疑过想将这个活动带回美国,因为在不同地方效果会截然不同。但现在一切都发生了。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