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人在杭州# 终点站杭州

既有优美宜居的环境,事业发展的空间也越来越大,对于公司人来说,来到杭州,似乎就没有离开的必要了。

几个月前,金正霞在杭州城北的绍兴路买了一套40平方米的房子,决定要长久地住下来。她6年前从家乡武汉来到杭州,现在是连锁日料店三上料理的企划经理。但对于像她这样独自打拼的年轻人来说,在杭州买房并不轻松。今年上半年,杭州主城区的住房均价保持在2万元以上。为了买这套没法在卧室里放下梳妆台的小房子,金正霞卖掉了车,背上了每月3700元的房贷,并开始控制生活开支。“有时候我还是会怀疑买房是不是太冲动了,但杭州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安静感,一来到这里就特别想要留下来。”

她对大都市没有特别的情感,也没想过要挤破头撞进去。以前去上海出差的时候,看到每个人都是急匆匆的,拿着公文包,站在拥挤的地铁里,那种拥挤感让她觉得很不舒服。而武汉、成都这样的城市,她能想到的更多是吃和玩,而不是工作。

对于像金正霞一样不喜欢一线城市快节奏的人来说,杭州也许是最好的选择。在各种版本的“最具幸福感城市”、“最宜居城市”评选中,杭州几乎每年都占据着第一的位置。这里有的不仅是西湖,还有一种与西湖气质相近的生活。

“在国内的大城市中,杭州属于环境、压力等各方面都比较均衡的城市,它的性价比很高。你看杭州跟上海仅相距200公里,但人口密度和生活节奏完全不同,上海人休假的时候经常跑来杭州逛西湖。”徐晶是杭州人,他曾经有过3年在国内各地出差的经历,“一线城市有的东西你在杭州都能找得到。”

徐晶现在在一家股份制银行的支行负责企业信贷,要加班。“浙江的民营经济发达,对贷款业务的需求量很大,越来越多的银行都会愿意到杭州开分行,这使得杭州银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在徐晶看来,杭州作为一座旅游城市的标签正在渐渐隐去,浙商对城市的影响则越来越凸显。

在杭州,商业银行的企业信贷业务很多面向的是年营业额在3亿元以内的中小民营企业,这些企业通常需要的放款额也就两三千万。但由于它们所辐射的浙江省是民营企业最为活跃和集中的地区,大量类似的企业金融需求使得各家股份制银行的杭州分行的存贷款规模基本都能在全国省级分行中排名前五。

不仅是金融业,这些民营企业的发展也推动着杭州城市的外扩。戴德梁行华东区写字楼部董事沈洁在长期跟踪了杭州写字楼市场之后发现,杭州办公物业的租售对象长期以来都是以民营企业为主。

阿里巴巴是杭州目前最为人关注的民营企业。今年8月,其位于杭州市区以西的西溪湿地的淘宝城正式启用,上万名员工从原先散落在城西的各栋写字楼搬去了这个只有几条远郊公交线路经过的园区。阿里员工将这里戏称为“西厂”,而位于市中心西侧黄龙区域的支付宝办公楼,尽管也在老杭州城概念的西部,则被称为“东厂”。

邱瑾花在上班路上的时间因此增加了20分钟。作为阿里巴巴共享平台事业群平台技术部的架构师,她的工作内容需要分别在“西厂”和“东厂”完成。为此她在4个月前买了一辆车,以便于在两地间移动。

在邱瑾移动于两个办公地点之间的路途上,你会看到接连不断的新建楼盘和房产户外广告。在过去十几年的时间里,这片被杭州人统称为“城西”的区域几乎随着阿里巴巴的扩张一起兴盛起来。越来越多的阿里员工,以及科技、电商行业的创业者开始聚集在城西,他们将这一区域的房价从2007年的每平方米六七千元推高到了2.5万元至3万元。杭州本地的百货零售集团银泰在今年也在这一区域开业了一座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的“银泰城”,它是目前杭州最大的单体购物中心。

“我身边很多外地来的同事都会在来杭州两三年之后告诉我,他们喜欢待在杭州,而且越来越喜欢。前段时间一位北京来的同事很兴奋地跟我说,杭州的空气都是甜的!”邱瑾说,当她每年进行招聘面试时,也很少遇到拒绝来杭州的应届生。

另一块更早发展起来的区域是钱塘江以南的滨江,它在1990年就被设立为国家级高新区。除了东方通信、恒生电子等早期的本地科技企业外,这里也是杭州外资企业密度最高的区域。诺基亚西门子在2002年就在这里设立了研发中心,此后摩托罗拉、三星电子等也相继进入滨江。

李彬所在的德国博世电动工具在2003年就将工厂迁到了滨江,并在之后将其逐渐发展成了亚太区研发中心。李彬进入博世工作是在2005年,在这之前,他在一家杭州本地的电力仪表企业做工程师。

在李彬看来,由于外企是参照其全球企业的管理方式,并且将成熟的管理体系带到中国,在职业化程度上确实能比本地企业走得更快一些。“但民营企业这几年的成长非常快,它们的管理体系、研发设计水平和控制水平都已经达到了一个不错的高度。”作为产品项目的研发负责人,李彬日常的工作中需要跟大量的供应商打交道,他们大多是本地的一些中型民营企业。他所说的成长,是民营企业在管理和职业化上的变化。“原先很多工业企业研发水平有限,只是知道有个东西可以做,做出来就行了。而现在它们越来越讲求创新,有概念设计和开发过程,能针对用户反馈进行快速反应。这个是成熟的标志。”

当然,对于在杭州的公司人来说,交通是个问题。当你问起长期在杭州生活的人,这里还有什么不好的时候,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堵车”。相比于其他二线城市,杭州的主城区相对狭小,再加上早期道路规划不够合理,人们出行的时间成本很高,这让他们不愿意搬离主城区。

但事情也在渐渐发生一些改变。黄鸣在绿城集团负责“兰园”项目的销售,这个每平方米均价在5.5万到5.8万的项目位于古杭州城的护城河边,属于市中心武林商圈内的高端住宅楼盘。由于购房政策收紧,再加上宏观环境的变化,2011年开盘后兰园的销售情况虽然不错,但也一直没有出现外界预期的“日光盘”的火爆景象。“现在杭州房地产市场上大家对高端住宅更多持观望态度,但针对年轻人的刚需市场一直在量价齐升。”而这些年轻人负担得起的刚需楼盘通常在离市中心较远的地方。

在去年开通的杭州地铁1号线站厅里,出现频率最高的广告是来自临平和湘湖两处终点站的地产楼盘广告,它们分别位于杭州主城区之外的余杭和萧山,杭州市政府也将它们定位为卫星城,鼓励企业和居住人口向城市的更外围分流。

杭州正在变得越来越大,对于那些来到这里就不愿离开的人来说,这意味着更多的工作和居住的空间。“杭州地铁1号线的开通,以及在建的2号、4号线,很大程度上打破了原有的空间阻隔,除地铁上盖物业以外,各城区也有完善的综合体规划,从而加速新兴的区域商业中心的形成。”第一太平戴维斯中国项目及开发顾问部主管谭文红说。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