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凯:人生的道路是边走边调整的

“我选择的是艺术,如果一定要给自己定义,我是一个自由的文艺工作者,只是换一种形态表达而已。”

直到走在街上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出,谭凯才相信《何以笙箫默》火了。谭凯在其中饰演男二号霸道总裁应晖,与何以琛争夺女主赵默笙。

从2002年改行开始演戏到现在,谭凯的演员之路已经走了15年。他饰演过很多果决坚定的角色,不过在1997年到2002年,在成为演员之前的5年,却是他人生最没有目标的一段时间。谭凯的演员之路颇为曲折。他从小就有很好的绘画天赋,曾以全国第一名的身份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舞美专业,但是毕业后却发现,当时歌剧院都没有招生名额。“因为舞台设计是可以做一辈子的职业,而剧院的舞美人员都已经饱和。”为了能继续留在北京,他选择了当时能解决他户口和生计问题的广告公司,成为一名广告设计师。得益于他的绘画天赋和中戏多元课程的训练,他在设计一行有着不错的口碑和收入。

出人意料的是,30岁后他放弃了这份稳定的工作。

相对于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谭凯更清晰明了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比如不喜欢管人,所以走不了仕途;不喜欢经商,所以成不了商人。他更不喜欢每天朝九晚五,需要出策划案时就要没日没夜加班的生活。按照这个轨迹发展,无非是自己开公司或者工作室、自己当老板这条路。这是一个能看到的按部就班的未来,但是对于他没有任何吸引力。

后来谭凯发现自己喜欢未知,希望永远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周围的同学朋友都在演艺圈。“当时我已经辞职,某天在学校里曾胡吃海塞过的哥们来找我,说你做演员吧,我一想好啊。”戏剧学院的生活让谭凯的人生画布颜色丰富,每天每天耳濡目染的童子功训练让他很早就有了成为一名演员的自我修养。把自己隐藏在角色之下,酣畅淋漓地展现和塑造人物形象,谭凯开始热爱这份事业。

谭凯有着丰富的情感,也经常会冲动行事,不过在职业的选择上,他的理性角色还是更胜一筹。“从广告行业抽身,做了演员,这是我人生做的最重要最理性的其中一个决定。”谭凯说。

另一个理性且重要的决定是考入美术类高中,这是一个漫长的坚持。“理性有是对自己的坚持,这点上我很难被别人左右。这是影响我一生的选择。”谭凯现在会把演戏的经验和绘画的理论结合来看。比如画静物,不是画孤立的物件,而是物件之间的关联,要有主次分别。演戏也是如此,不是孤立的人物关系,而

是要演出一个整体。“个人不能敞开演而无视人物关系,变成独角戏。一部优秀的戏,演员不能大于角色。”

因为一部戏走红获得知名度,谭凯却对这些名利并非特别看重。他认为重要的是成为想要成为的人,而不是演一个很牛的角色。“与其演一个很牛的角色,还不如让自己成为一个很牛的人。”谭凯说。

除了演戏,谭凯的大部分时间会留给自己,他认为,人生最大的成就在于你要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他会推掉拍戏之外不少综艺和活动邀请,用剩余的时间充实自己。

在和自己相处的时间中,他喜欢阅读和电影,也爱“男人都爱”的汽车。谭凯大学毕业第一年就有了自己的第一辆车,尽管现在更多的出行方式是“被驾”,但是在做演员之前,去哪儿他都离不开自己的爱车。

他给自己的爱车做了改装:升高底盘,装了绞盘,前后装了20多个车灯。“回头率特别高,大家以为这是灯具厂老板的车。”谭凯说。印象最深的是曾经回青岛过年,一个人不知疲倦地开八九个小时。还有一次,为了参加朋友的婚礼,从北京开了十几个小时到无锡。改装车和长途自驾在谭凯看来是一件很酷的事儿,作为一位自由的文艺工作者,他认为“汽车的精神就是自由”。

在谭凯看来,人生的路都是边走边调整的。就像当时考舞美是因为喜欢绘画而不是因为想当演员,现在他也不觉得自己是放弃了绘画选择了表演,绘画和表演都能表达他的喜怒哀乐,但他认为塑造一个角色能表达更深刻的东西,比如对于社会的看法、人性的看法、时代的看法。“我选择的是艺术,如果一定要给自己定义,我是一个自由的文艺工作者,只是换一种形态表达而已。”谭凯说,只有把自己全部的爱和感动甚至愤怒都倾注到画布和角色里,才是艺术家最大的快乐和痛苦。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发过个好年
2周前
从广告行业抽身,做了演员,这是我人生做的最重要最理性的其中一个决定。”谭凯说。
发过个好年
2周前
好文章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