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街拍教授青木正一:糟了,年轻人不太想打扮自己了

日本街拍杂志《STREET》与《FRUiTS》的主编青木正一从1985年就开始捕捉时尚街拍,他也被称为“日本街拍界的教父”。

C=CBNweekly

SA=青木正一/《STREET》《FRUiTS》主编/日本・东京

C:如今的原宿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

SA:日本市场在缩小,服装行业状态也不太好。人们渐渐不太买东西了。在原宿买东西的大部分都是中国人吧?感觉如果没有以中国为首的亚洲圈消费者的话,原宿的生意也不太好做。

原宿正在消失。其实从十多年前开始,情况就渐渐变得不太妙,2016年特别严重。直观感受是,年轻人不太有想“穿得好看”这种想法了。他们不想穿得太过显眼。网络上有那种引人注目的博主,但大家会觉得,这些人是为了吸引别人关注自己而特意穿成那样,然后以此做生意——大家似乎觉得这样并不酷。所以渐渐地,年轻人也就穿得也不那么醒目了。

在这一点,《FRUiTS》的感觉特别明显,我们做得很吃力。《TUNE》(青木做的另一本主打日本年轻男性街拍的杂志)一年多以前就停刊了,因为拍不到合适的人——这让我觉得“糟了”。

以前,我们一天能拍到两三张照片,现在有时候一天一张都拍不到,一般一周也就能拍10张左右。也许是我对时尚的基准线比较高——包括原创感、整体完成度等。感觉目前年轻人没什么原创感,就是“普通”。去店里看,也都是差不多的衣服。日本这样这应该不行吧?

BAPE这样的品牌,如今日本人可能没什么兴趣了。迅速流行火一把之后,似乎反而让人觉得土气。现在他们经常排队的似乎是美国品牌Supreme这种。

快时尚对此也有很大影响。因为能用很便宜的价格买到衣服,所以高价的衣服也渐渐卖不出去了。服装公司越来越赚不到钱,所以衣服也都越来越类似。年轻人似乎仅仅靠“看”就已经感到满足——他们光是刷SNS就已经很忙了。

C:2016年你做了什么重要改变?

SA:纸质杂志的意义正在改变。我一直在烦恼,必须做点和网络有关的事,但用什么经营模式,我一直在考虑。从2016年11月开始,《STREET》从月刊改版为双月刊,页码增加了,价格也从1000日元(约合59元人民币)升至3000日元(约合177元人民币)。也在考虑进书店以外的渠道,比如买手店与精品店,将它以袋装封起来当作商品销售,里面放一些我们的原创产品——由于规则限制,这种袋装方式在日本是没法进书店的。

我希望明年上半年能够让《STREET》进入全球100家买手店或者精品店,目标销量为1万册。我也想扩大在中国乃至大中华区的事业规模,我有一个住在上海的partner,我们正在商量具体的计划。

C:2016年,你觉得有什么改变世界的东西或趋势吗?

SA:日本是个灾害很多的国家,所以能带来正面感觉的东西,在日本不太能看到。我想到的尽是负面的,比如特朗普效应。能改变未来的,可能是人工智能吧——正面与负面影响应该都有。

C:你觉得2017年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SA:以前我觉得,时尚这一块,亚洲圈应该会以日本为目标往前走,目前感觉还是没变。

C:但现在日本不是变普通了吗?

SA:的确如此(笑)。但是,还是有一些在街头时尚方面有才能的年轻人,我也想能够推他们一把,一起做点什么。另外,也必须改变杂志存在的意义,我们也得更努力,让我们的杂志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有更多发展。时尚这一块,如果不和亚洲圈联系起来,未来可能什么都做不了。我最近开始用微信了,我觉得它很厉害,有点尊敬它。日本虽然有LINE,但它只是做了微信里很小一部分的事。我未来也会在微信平台展开业务。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