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赢得大选,最长一集《黑镜》真实地上演了

这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冷门,像英国脱欧一样超乎了人们的预期。

Thewinner is...特朗普。

11月8日美国时间星期二晚上,纽约好多百老汇和外百老汇的戏都取消了,大都会歌剧院的灯也熄灭了,因为在这个城市当中有更精彩的一场戏在上演——希拉里大战特朗普。

即便你再不关注美国政治,也能意识到它成为了历史上分歧最大的一届大选。这个夜晚,是以希拉里80%的赢面开始的,她在此前的民调当中也小幅领先。那些每15秒更新的文字直播就像是不间断的心跳,最终的结果,你也看到了。

希拉里失去了阻止特朗普获胜的可能,特朗普夺取白宫控制权的步伐也变得“不可阻挡”。那个不那么喜欢这位候选人的共和党,也继续稳定了它在众议院的优势,并同时接管了参议院。

来自6个时区的50个州和华盛顿特区的1.3亿美国人都在这一天投上了一票。不单如此,美国复杂的竞选系统同时意味着,如果候选人在当州获胜,则可以拿到全部的选举人票,要赢得538张选票当中超过270张的选举人票,才能最终获得胜利。不同州之间结果分歧巨大。

过去整整一年,两个候选人之间月复一月的恶斗,给人们的感觉就像是年复一年,这一刻终于要结束了。

华尔街的交易员们也在整夜忙碌,他们最初显然对希拉里获胜表示乐观,对于一旦遭遇的黑天鹅事件,唯一计划的举动就是抛售。奥巴马在2008年打败麦凯恩的时候,美股第二天下滑5个点。至于这一次,道琼斯指数预计在盘后交易下降500点,全球其他市场也引发了联动。这一市场反应或许并不意味着未来一年走向,但,谁知道呢?

决定历史的11月8日这一天,纽约大部分票站早晨六点就开门了。因为纽约州不允许提前投票(earlyvote),这也意味着所有的人都需要在11月8日这一天投票。很多人要起个大早,在上班前根据自己的注册地址到相应票站投票。

我在时代广场门口撞到了FawazHourani,他刚刚在自己注册的下城投完票,额头上还贴着投票后给的贴纸,就兴奋地冲到了中城的办公室。这个本来就来自民主党大本营加州的人在选择要投给谁的时候,倒没怎么犹豫过。

特朗普也在今天投票,他当然投给了自己。他的投票站是曼哈顿中城的P.S59,还遭遇了激烈的对待。“纽约恨你!”一个在同一票站的人看到特朗普出现之后大声喊道,他显然是投给希拉里的。对此不以为然的特朗普在前一天对福克斯新闻说,“如果我没有赢,那是对时间、精力和金钱的巨大浪费。我为此花了1亿美元。”

至于为通用汽车、福特汽车、Square、赫斯特出版集团、户外品牌Patagonia、床垫公司Casper等公司工作的人,倒可以睡个懒觉后再去投票,他们可以享受一天“投票假”。纽约的学校也因此放假一日,很多票站也设立在学校当中。

为了让更多的人去投票,即便那些不给员工放假的公司也煞费苦心。广告公司W+K会提醒你,“你是那个反对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吗?就做一天民主党人吧”。投票前一天11月7日下午,路上打开Spotify的时候,开机页面会弹出奥巴马的一条语音,当然是号召大家去投票。

Instagram给它的一亿用户发出一条消息,提醒他们去投票,它在上个周末刚刚加上了这个功能。它还在23街熨斗区放上了一个色彩艳丽的圆形背景(拍照),鼓励大家去拍照,加上标签#FromWhereIStand2016。Zipcar让人们免费用车去投票。Snapchat上个月也搞出了一个让人们一分钟注册投票的功能。

过去一年当中,那些恐惧于特朗普建墙言论的西裔人群,纷纷提出了成为美国公民的申请,在经历了平均5个月的审核之后,他们就可以赶得上投票。这也使得佛罗里达西裔的投票数增加了80%,虽然最终并没有帮助希拉里拿下这关键一州。

“你能想象出特朗普今晚赢了的场景吗?”从布鲁克林Ps321William Penn这个投票站出来的时候,Cathy Young这样问她的丈夫Russell Ryan。“噢,不要,我恨他,你不要让我想起这件事。”Ryan试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事实证明,几个反复摇摆的州,都更加倾向于他所不喜欢看到的特朗普。

同样来自布鲁克林的摄影师SethRogen的反应更激烈一点。他在布鲁克林的ParkSlope地区居住了20年,4年前搬到了房租便宜一些的Bushwick。“这几个月以来,我先后做过两次噩梦。第一次是特朗普被人刺杀了。第二次梦中的人似乎不是他,但是有着和他一样的发型。”他说,“不过,我昨天睡得倒不错。”

不知道今天他会不会做噩梦。

很久没有如此,两个总统候选人在竞选之夜同时挤在了曼哈顿,全城的纽约人可能会整晚party,或者整晚哀伤,反正不少酒吧和餐厅倒提前准备上了大选之夜的特殊饮品,特朗普Martini之类。上次遇上两个纽约客之间的争斗,要算富兰克林·罗斯福打败了托马斯·杜威,不过那一次庆祝活动被取消了,因为正好是1944年,赶上了二战。

希拉里选择在贾维茨会议中心(JavitsConventionCenter)举行自己的活动。那里在她看来有真正的玻璃天花板。(入场票)这是个意味深长的选择,希拉里的女性身份在整个选举过程中都为她带来不利。这个地方其实和特朗普也算有点关系。1970年代末,喜欢处处刻名字的他曾想自己来修建该中心,并将特朗普这个名字留在上面,但遭到纽约的拒绝。

特朗普最终选择在曼哈顿中城六大道的希尔顿酒店举办了低调的小型活动,很多媒体都没能入场,即便是CBS和NBC这样的电视网也遭到了拒绝。这里离贾维茨会议中心步行只要半小时。媒体席位中倒给一个机构留出了显眼的位置——特朗普电视台。上个月因为批评媒体对他的不公报道,特朗普决定日后要建一个自己的电视台,这倒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奇怪。

当晚,随着关于“特朗普可能获胜”的消息传递开来,加拿大移民网站显然因为流量过大,又崩溃了。

对很多人来讲,投票日这一天本是把长久以来的喜悦、不悦、兴奋、沮丧等各种各样的情绪都装在一张选票里,如释重负。DavidRhael完全不为投票日的到来感到兴奋,相反变得很沮丧和失落。即使邮件门的事情有了解释,希拉里并没有在他心中改变不被信任的形象。

当我问他把票投给谁的时候,“很不幸,希拉里,”DavidRhael这样回答,“她从来没有什么独有的、新鲜的想法,30年来,我听到的都是一样的声音。”当然,他更不想投另一个人,“他太糟糕了,肤浅、傲慢、令人恐惧,太可怕了,这是不能接受的结果。”今年年初初选的时候,他曾把票投给了另一个民主党候选人伯尼·桑德斯,“他是个理想的人物,虽然有人也说他是个社会主义者。”之前8年当中,DavidRhael和他的太太Amanda Rhael两次把票投给了奥巴马。

“我们这里并不代表美国。”DavidRhael说,“而那真的是我们所不熟悉的美国。”这一次最终唱票显示,影响选举结果的关键州,两者的差距非常小,也说明了美国社会的深度分裂。特朗普点燃了那些白人中产阶层的愤怒,还让他电视明星的特征进一步发挥。福克斯新闻那个因性丑闻下台的创始人RogerAiles当年成名,就是因为他在1968年总统竞选中训练尼克松增加微笑,把电视当作自己的朋友,最后赢得大选。这一次,他离任后也担任了特朗普的辩论顾问。

当我问起人们对特朗普的担忧是什么的时候,人们往往使用的词是,“令人害怕”“恐惧”“受惊”。

对CathyYoung来说,对于特朗普最大的恐惧,是他会将食指放在核武器发射的按钮上。“他真的这么说过,你敢相信吗?”Young说。她今年76岁,从20几岁开始,她从来没有错过一次选举。“每次选举我都很开心,我很喜欢政治。”她曾经在黄金时代的广告业当中工作,又进入杂志和出版业,45年前从曼哈顿搬到了布鲁克林的ParkSlope,一住至今。

ParkSlope是纽约布鲁克林最富裕的地区之一,也是个典型的民主党集中的区域。事实上,在整个媒体业集中的纽约和加州,长久以来都是民主党大本营,尽管当中不无一些社区比较保守。离ParkSlope不远处的Bay Ridge,则可以轻易地找到一些特朗普的支持者。在第五大道上开了一家餐厅的Fred Urban是个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不过这一年总会遇上客人频繁投诉,他最终不得不把墙上那张贴了很久的特朗普照片取下来。

“等今晚之后,也许我就有机会把它重新贴上。”FredUrban说。FredUrban一大早就去投了票。

“最初的时候,我以为特朗普很快会消失。”Young说,“如果他当选,我想每个投给希拉里的人都会为美国的未来担忧。他认为他能够掌控一切,但是美国不是这样的。”

她甚至觉得,即便特朗普输了,对美国来讲也并不意味着全身而退。“我先生做了竞选观察员20年了,他知道选举是怎么回事。特朗普之前竟然说选举被人操控了,这不可理解。他完全不懂美国。”

特朗普曾经在那本畅销书《交易的艺术》当中说,“我迎合人们的幻想。”无法知道这是他本人的想法,还是那个如今坚定支持希拉里的影子写手TonySchwartz的表达,但对于解释这个结果,却恰如其分。

不过,她也不是没有考虑过特朗普当选的可能。“但是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从越战到萧条时期,还有9·11,特朗普不会让美国失去重心。”

她突然看了看远方,然后告诉我,就在这个票站门口,发生过1776年独立战争时英美之间最大的一场陆战,“你难以想象这里曾是高地吧。历史总会告诉我们更多,让我们看得远一点。”Young说。

在准备赶回家看大选节目之前,Rogen决定载我一程。在他驾驶的这辆车龄超过20年的红色丰田车上,Rogen最终问我,“如果特朗普赢了,你会继续待在美国吗?”他说完也笑了,“这不可能。”现在看来,这个问题变得更加难以回答了。

深夜12点,那些本来打算为希拉里欢庆的人们还是盘踞在那里,但是轰鸣的电视声却让气氛显得格外沉静。十个街区外,一个正好经过特朗普举办胜利大会的希尔顿酒店的人说,“外面的人念的USA跟UFO似的。”里边的房间内则像是红帽子的海洋。

《连线》杂志的记者IssieLapowsky把这一幕形容为,“就像一集最长的《黑镜》。”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incipient
4月前
回复楼上,说明美国社会的分裂!主流价值观和普通老百姓之间的差距在拉大
用户昵称_433116
4月前
我觉得媒体还是在刻意报道有利于希拉里的信息,营造失望、不可思议的氛围。为何不报道一下特朗普拥护者的言论呢?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