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获胜的背后,是你不太了解的美国

在柏林墙被拆除27周年纪念日的一天,美国人选择了一个不断声称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筑墙的总统。

在采访美国大选的过程中,我所遇到的一些美国记者和世界上各个国家的记者,都想搞清楚一个问题:谁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他们花了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寻找答案。星期二夜晚发生的一切,或许让他们意识到,一直试图勾勒的那个“特朗普支持者”的群体,远远比想象之中庞大得多。那些离自己似乎很远的人,一夜之间都出现了。

投票之后的民意调查也显示了一些新信息——这不仅仅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蓝红较量,而是传统白人对现有体制的对抗。

*占到整体投票者69%的白人选民当中,支持特朗普和希拉里的分别为58%和37%。那些选举人当中占到37%的非白人选民,74%的票给了希拉里,21%给了特朗普。
*白人男性中63%的人支持特朗普,31%的人支持希拉里。白人女性支持特朗普占到53%,43%支持希拉里。
*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当中,67%支持特朗普——72%是男性,62%是女性。
*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中,45%的人支持希拉里——其中39%是男性,51%是女性。(这大概是唯一的白人投票调查中希拉里比例偏高的)
*18岁到29岁的白人当中支持特朗普(49%)的超过希拉里(43%)。

这样一个群体一直都存在,就隐藏在平静的水面之下。大多数主流媒体都位于美国富裕的东西海岸,并无法真正而持续地关注到他们的想法和变化。

《纽约客》一篇名为《特朗普国度中心》的文章中,西南弗吉尼亚社区和技术学院的历史教授CharlesKeeney有过这样的分析,“当人们在谈论特朗普的时候,他们会说起自己多么不喜欢那些精英。他们这么说的时候,指的是那些在电视上看到的人——他们总觉得纽约那些人在嘲笑他们,或者觉得他们愚蠢。一旦他们离开自己这个州,就会感受到这点——有人会说,噢,你是西弗吉尼亚来的,你会和你的侄子谈恋爱吗?噢,你竟然穿鞋,你确定你是从西弗吉尼亚来的?所以当他们看到媒体嘲笑特朗普的时候,就想跟他站到一边,想和另一个美国对抗。”

(大选前的一个三明治店做的“带有俄罗斯调味料的特朗普三明治”。)

星期二晚上,当象征共和党的红色一点一点浸染这张美国地图的时候,我又想到了这段话。离大选只有10几个小时的时候,希拉里和特朗普还在以完全不同的风格在不同的地方拼命拉票。希拉里的竞选阵营当中,有民主党官员、KatePerry和Lady Gaga这样号召力十足的娱乐明星、一个前任美国总统,一个现任美国总统、几乎绝大多数报纸的支持,甚至每一项显示她可以以微弱优势获胜的民意调查。

至于那个总是声称“我自己就可以搞定”(Ialone can fix it)的特朗普,几乎没有获得任何党派和建制派的支持。在竞选的最后几周内,他简直就像个第三方党派的候选人在孤军奋战,一个“特朗普党”。加上他不同寻常的竞选风格,拙劣的辩论技巧,缺乏任何政治和军事经验的背景,没有迹象显示他可以取胜。但他却做到了。

(特朗普的造墙说,可能真的要实现了。)

一种超现实的感觉一直延续到星期二当天。希拉里在布鲁克林建立的几百人的经验丰富的团队,最终没能抵挡特朗普玩票式的散兵游勇。完全有理由相信,邮件门和录音带事件,对于锈带地区的“声音从来没有被听到的选民”而言,并没产生太多影响。那些认为美国梦碎了的人、被系统抛弃了的人,在这一次,通过把票投给一个纽约第五大道上的亿万富翁表明了内心的愤怒。

(铁锈地带,也被称为制造带,是一个位于美国中西部和东北部的地带。底特律、匹兹堡、克利夫兰和芝加哥等大工业城市均在这一地区。1970年代后,经济发展格局变化,“锈带”地区工厂大量倒闭,失业率迅速上升,遗弃的工厂设备锈迹斑斑,因此人们形象地称该地区为“锈带”。)

民意专家们又跳出来纷纷表态,他们到底哪一点判断错了,未来这些天,人们会渐渐对这个答案得出更清晰的判断,以及这对于美国和整个世界究竟意味着什么。

(第三次总统辩论开始前,拉斯维加斯特朗普酒店前的抗议人群。大选结束第二天,纽约和旧金山都出现了抗议游行。)

比起希拉里,在这件事情上遭受更大冲击的则是现任总统奥巴马。曾经强烈支持奥巴马的摇摆州,这一次彻底改变了立场,站在了特朗普一边。就连民主党代表大会举办地的宾夕法尼亚州,也没能变蓝。与其说奥巴马坚定站在希拉里这一边是为了巩固民主党联盟,不如说他希望借此传递自己的政治遗产。而特朗普的崛起和最终上任,则是对他政治生涯的否定。

未来充满种种不确定性,唯一确定的是,特朗普会颠覆历史上所有对美国总统的认知。周二投票后的民意调查显示,“美国人选择了一个他们自己认为都不合格的总统。”过去的一年半以来,在竞选过程中的每一步,特朗普的表现都让很多人吃惊,但愿他也可以令人吃惊地成为一个合格的美国总统。

无论如何,依然必要重新温习丘吉尔的这段话,“在体现民主的所有事物中,最根本的是一个小人物走进一个小小的投票间,拿一支小小的笔,在一张小小的纸上划一个小小的勾——多少虚华辞藻,多少冗长辩论都无法削弱这一点的重要性,其程度是压倒性的。”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18868880002
4月前
柏林墙,无限感叹
用户昵称_435767
4月前
曾经的柏林墙是一座阻挡自由的墙,如今在美墨边境修墙却是在阻挡一切的不公,为那些合法移民的人创造了公平和正义。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