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逆转:以弱胜强的内在逻辑》书摘

“你是否希望你的孩子有阅读障碍?”

前言 歌利亚

“我是一条需要你带着很多根棍子来对付的狗吗?”

1

著名的士非拉(Shephelah) 位于古代巴勒斯坦(Palestine)中央, 拥有绵延的山脊和山谷, 连接着朱迪亚山脉(JudaeanMountains)与广阔的地中海平原(Mediterranean plain)。这是一个美得令人窒息的地方,遍布着葡萄园、麦田、西克莫无花果林以及松脂木。同时,它也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海岸沿线的民族可以通过这些分布在地中海平原上的山谷到达位于朱迪亚高原(Judaean highlands)的希伯伦、伯利恒和耶路撒冷。因此,为了争夺该地的控制权,几个世纪以来,这里发生了很多场战争。虽然北部的亚雅伦(Aijalon)山谷地位最为重要,以拉(Elah)山谷才是众多著名故事的发生地。12 世纪,萨拉丁在此与十字军骑士对战。一千多年以前,在与叙利亚交战的马加比战争中,以拉山谷一直发挥着核心作用。       

而更广为人知的是,在《旧约》成书的年代,这里是新兴的以色列王国防御非利士军队的据点。非利士人是来自克里特岛的一个航海民族,他们移居到巴勒斯坦,并在海岸边定居。以色列人由国王扫罗领导,聚居在山上。公元前11 世纪下半叶,非利士军队开始向东行进,沿着以拉山谷蜿蜒而上。他们的目的是占领靠近伯利恒的山脊,将扫罗王国一分为二。非利士军队作战经验丰富,极具攻击性,是以色列军队不共戴天的敌人。惊慌失措的扫罗国王见状,急忙召集大臣下山去迎战非利士军队。

非利士军队驻扎在以拉山南部的山脊。以色列军队则驻扎在北部的山脊。两军隔着山谷对峙,双方都不敢轻举妄动。最后,非利士军队沉不住气了,他们派出了最强壮的勇士打破僵局,让他下山去跟以色列战士单挑。

这位非利士勇士是一个巨人,身高至少 英尺 英寸,穿着青铜盔甲,全副武装。手上握着一支投枪,一支矛,一把剑。巨人对着以色列军队大喊:“你们选一个人出来跟我战斗吧。如果他战胜了我,把我杀死,我们就做你们的奴隶。但是如果我战胜了他,并且把他杀死,你们就要成为我们的奴隶,为我们服务。”

以色列军营中没有人站出来。谁能战胜如此可怕的对手?突然,一个牧童站了出来,说他愿意下山去迎战巨人。这个牧童来自伯利恒,此时正要去给他哥哥送饭。扫罗拒绝了。“你不能去和这个非利士人战斗,因为你还是个孩子,而他却是身经百战的战士。”

但是牧童态度坚决。他说他见过比这可怕的对手。他告诉扫罗:“每次狮子和熊把羊偷走的时候,我都会偷偷跟在它们后面,把它们杀死,然后把羊救出来。”扫罗没有再说什么,似乎不再那么坚持了。牧童下山朝着山谷的巨人走了过去。巨人看着朝他走来的对手,大喊道:“到我跟前,我要拿你身上的嫩肉去喂天空的鸟儿和地上的野兽。”然后,历史上最著名的战斗开始了。这个巨人就是歌利亚,牧童就是大卫。

2

《逆转》是一本描述普通人如何面对巨人的书。这里的“巨人”指的是各种强大的对手,包括军队、勇士,也包括身体的残疾、不幸和苦恼。每一章讲述的都是不同的人的故事,他们抑或非常著名,抑或默默无闻;有的是普通人,有的是杰出人士。他们面对巨大的挑战,并不得不做出回应。我是应该按规矩办事,还是遵从自己的本能行事?我是要坚持还是放弃?我是要回击还是选择原谅?

我想通过这些故事探究两个观点。第一,那些在我们看来有价值的东西往往产生于不平衡的冲突中,因为我们在希望渺茫时做出的反应往往包含着让事情变得伟大而美丽的因素。第二,我们对这些冲突的理解常常是错误的。它们总被我们误解。巨人们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他们身上那些看似为优势的东西经常会变成劣势。

事实上,身为一个弱者这一现实却能在某些未知的方面改变人们:它会打开门,创造新的机会;它能教育、启蒙人们;让人达到看似难以想象的目标。只是面对巨人时,我们需要更好的指引。而这场三千年前发生在以拉山谷的历史战役——大卫与歌利亚之间的对决便是最好的起点。

歌利亚朝着以色列军队大喊的时候,他希望有一个人来跟他“决斗”。这是古代的一种惯例。双方为了避免出现大规模的伤亡,会分别选出一名勇士代表双方进行决斗。例如,公元前1 世纪,罗马历史学家昆图斯· 克劳狄乌斯· 夸迪伽里乌斯(Quintus Claudius Quadrigarius) 讲述了一场史诗般的战役, 在这场战役中,高卢人对罗马军队十分鄙夷。“这让一个叫提图斯· 曼利乌斯(Titus Manlius)的年轻人愤怒无比。曼利乌斯来自最高统治阶级家庭”,夸迪伽里乌斯写道。提图斯决定跟高卢人决斗:他往前走,他不想让英勇的罗马人被高卢人比下去。曼利乌斯拿着古罗马军队的盾牌和西班牙剑来到了高卢军队面前。

他们在阿涅内河(Anio River)的一座桥上,当着双方军队的面开始了决斗。双方都忧心忡忡。高卢勇士按照策略,拿着盾往前走,伺机等待;曼利乌斯勇气可嘉,用自己的矛攻对方的盾,高卢人因此失去了平衡。当高卢人试图调整回原来的位置时,曼利乌斯又用矛去攻他的盾,高卢人不得不再次调整自己的位置。他就这样躲开了高卢人的剑,并将自己的剑刺进了高卢人的胸膛……曼利乌斯杀死高卢人后将他的头颅砍了下来,并把舌头扯下来扔掉,他的脖子周围因此沾满了鲜血。

这就是歌利亚所希望的,和一个跟他一样的勇士,来一场近身肉搏战。他从没想过决斗会以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进行。他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为了保护自己的身体免受伤害,他穿了一件精心制作的束腰盔甲,上面缀着几百片重叠的铜片,如鱼鳞一般。这件盔甲裹着他的双臂,长及膝盖,估计重达100 多磅。他的双腿裹着青铜片,脚上也覆盖着青铜片。头上戴着一顶很重的金属头盔。他随身配有三件兵器,这几件兵器能在近身搏斗中发挥重大作用。他手持青铜投枪,这根投枪十分锋利,可以击穿盾,甚至盔甲。臀部还挂着一把剑。手上还握有一根短距离搏斗的矛,金属矛杆就和“织轴一般粗”。这是他的首选兵器。投枪通过绳子与一整副重物绑在一起,这样将投枪扔出去的时候就能获得巨大的力量,也能精确地

击中对手。就如历史学家摩西· 加西埃尔(Moshe Garsiel)所说:“对以色列军队来说,这是一种特殊的投枪,投枪杆又长又重,上面还有笨重的钢制刀片。当歌利亚用其强壮的手臂将投枪投掷出来时,这根矛似乎可以一下子击穿青铜盾和青铜盔甲。”现在你们明白为什么以色列人不敢去迎战歌利亚了吧?

然后,大卫出现了。扫罗试图把自己的剑和盔甲交给大卫,因为这样他至少还有战斗的机会。大卫拒绝了。“穿上这个我就不会走路了,”他说,“我从来不穿这个。”然后他朝山谷走去,在路上捡了 颗光滑的石子,将它们放进自己的肩包里。他带着牧羊人的棍子来到了山谷。歌利亚看到这个朝他走过来的男孩,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他期望的对手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勇士,然而朝他走过来的却是一个牧童,一个来自最卑贱行业阶层的小男孩。而大卫似乎想用自己的棍子来对付歌利亚的剑。歌利亚指了指那根棍子说:“我是一条需要你带着很多根棍子来对付的狗吗?”

接下来发生的事则完全是一则传奇。大卫拿出其中一颗石子放在投石器的皮囊里,朝着歌利亚没有遮挡的前额发射过去。歌利亚昏厥倒地。大卫跑过去,用巨人的剑砍下了他的头颅。圣经接着写道:“非利士军队看到自己的勇士死了,便逃走了。”一个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胜算的弱者奇迹般地赢得了这场战斗。几个世纪以来,我们在跟别人讲述这个故事时,总是照着这个思路来讲。后来发展到将“大卫与歌利亚”用来比喻不可能的胜利。然而,问题是所有有关这个故事的看法几乎都是错的。

3

古代军队里有三种士兵。第一种是骑兵,他们携带武器,骑在马背上或者站在战车上。第二种是步兵,他们身穿盔甲,手持剑和盾牌。第三种是投手,在今天又称为射击手,包括弓箭手和具有更重要作用的投石手。投石手的投石器构造简单,即两条绳子中间系一个皮囊。他们会在皮囊里放上岩石或者铅球,拎着皮囊转圈,圈子越转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接着放开其中一端的绳子,岩石或者铅球便会飞出去。

投石需要技术,也需要练习。有经验的投石手可以把投石器变成一种致命的武器。在中世纪的一些画作中,经常能看到投石手射击空中飞行的鸟儿。据说,爱尔兰的投石手可以击中他们视线范围内的任何一枚钱币。《旧约· 士师记》中写道,投石手可以精确地击中目标,丝毫不差。一个有经验的投石手可以让一两百码内的目标敌人死亡或者受伤。 罗马人甚至还发明了一套特殊的钳子,用来夹出那些被投石器击中的士兵身体里的石子。想象一下,此刻你正在职业棒球大联赛的投手面前,他将球对准了你的头。面对投石手时便是这样一种情况——只不过对方丢出来的不是一颗软木心的皮球,而是一颗坚硬的石子。

历史学家巴鲁克· 哈朋(Baruch Halpern)认为,投石是古代战争中十分重要的一环。三种士兵相互制衡,就跟石头剪刀布游戏的每个手势一样。步兵手持长矛,身穿盔甲,可与骑兵对抗。骑兵可以打败投石手,因为马匹的移动速度很快,投石手难以瞄准目标。而投石手可以致步兵于死地,因为步兵身着盔甲,十分笨重。

这类处在100 码内的步兵对投石手来说是极易击中的目标。“这便是雅典西西里岛远征军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战败的原因”,哈朋写道,“修西得底斯(Thucydides)用大量的篇幅描绘了当地的轻装步兵是如何在山上杀害大批雅典重装步兵的,他们使用的主要武器就是投石器。”

歌利亚是一个重装步兵。他认为,即将和他战斗的会是另一个重装步兵,他们会像提图斯· 曼利乌斯和高卢战士那样决斗。当他说“到我跟前来,我要拿你身上的嫩肉去喂天空的鸟儿和地上的野兽”,关键句是“到我跟前来”。他的意思是到我跟前来,我们才能近身搏斗。而扫罗之所以想让大卫穿盔甲、配剑,也是因为他做了同样的一种假设,他认为大卫要和歌利亚近身肉搏。

然而大卫并不想遵循决斗的惯例。他告诉扫罗,他放羊的时候曾经杀死过熊和狮子,他这么说不仅表现出他的勇气,同时也表明了一件事:他打算像对付野兽那样来对付歌利亚,他要做一个投石手。

他跑向歌利亚。因为没有穿盔甲,所以他速度很快,动作很灵便。他拿了一颗石子放在皮囊里,不停地甩动,速度越来越快,每秒约6 ~ 7转。他将投石器瞄准了歌利亚的前额——这是巨人唯一的弱点。最近,弹道学专家埃坦· 赫希(Eitan Hirsch)和以色列国防军进行了一系列计算,结果表明一个专业的投石手在35 米的距离内投出的常规大小的石子,能以每秒钟34 米的速度击中歌利亚的头。这个速度足够将石子射入歌利亚的头颅,令其失去意识或者死亡。从制动能力来说,这种威力相当于一把大型的现代手枪。赫希写道:“我们发现大卫投出石子并击中歌利亚的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一秒多,时间太短了,以致歌利亚根本来不及保护自己。而事实上,在那段时间内他根本没有移动过半步。”

歌利亚能做什么呢?要知道那时他身上的盔甲足有100 磅重。他准备来一场近身搏斗,这样他就可以站着不动;身上的盔甲能够帮他挡住攻击,他就可以将矛用力地刺向敌人的身躯。他看到大卫走过来的时候,首先是蔑视,接着是惊讶,然后便只有恐惧——他似乎明白了,这场斗争和他期望的斗争不一样。

大卫对歌利亚说:“你可以用剑、矛和长枪刺我,但是我会以耶和华——你鄙视的以色列战神之名同你战斗。今天,耶和华将你交到我的手上,我必击杀你,砍下你的头颅……这里的所有人都会知道,耶和华拯救世人,不是靠刀或者矛;因为战争的胜败取决于耶和华,他必将你们所有人都交到我们手上。”

大卫两次提到了歌利亚的剑和矛,似乎在强调自己那与众不同的意图。接着他将手伸进肩包里拿出一颗石子。在那一瞬间,没有一个人认为大卫可以取得胜利。大卫投出石子,把手放了下来。大卫是一个投石手。投石手又一次战胜了步兵。

历史学家罗伯特· 多伦温德(Robert Dohrenwend)写道:“歌利亚几乎没有战胜大卫的机会,这就像一个拿着青铜时代的剑的勇士无法战胜配有点 口径自动手枪的对手一样。”

4

为什么人们会对那天在以拉山谷发生的事产生那么多误解?从一方面来说,这场决斗揭示了我们在认识力量大小方面的愚蠢。扫罗国王之所以不相信大卫有获胜的机会,是因为大卫弱小而歌利亚强大。扫罗认为的力量就是物理上的力量而已。他不知道力量也可以有其他的形式:打破规则时产生的力量,用速度和出人意料攻克强壮对手时产生的力量。犯这种错误的人并不只有扫罗一个。在接下来的篇幅中,我会证明我们直到今天还在犯这种错误,这种错误影响了每一件事,小到我们如何教育孩子,大到我们如何解决犯罪与动乱问题。

这里还有第二个问题,也是更深层次的问题。扫罗和以色列军队自认为他们了解歌利亚。然而他们只是大略地进行估计而已,便直接得出结论“他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他们并没有真正了解他。

他的行为让人看了摸不着头脑。人们认为他是一个英勇的战士。但是他的行为并不像一个英勇的战士。他是由一个随从领着走下山谷的,这个人走在他前面,手上还拿着一面盾牌。在古代,拿着盾牌的士兵在战时通常会与弓箭手配合,因为那些拿着弓和箭的人没法腾出手来保护自己。但为什么歌利亚,这个要跟人决斗的人会需要一个拿着盾牌的随从?

还有,为什么他要对大卫说“到我跟前来”?为什么歌利亚不走向大卫呢?圣经中着重描写了歌利亚移动的速度——很慢;以及他说的话,一个拥有无穷力量的英雄说这样的话着实太奇怪了。另外,就是歌利亚看到大卫从山坡上下来,没带剑和矛,没穿盔甲的时候,他的反应为什么那么迟缓?他看到大卫的第一感觉就是自己被侮辱了,而不是觉得自己应该害怕。他似乎对周围的一切了如指掌。更奇怪的是,当他终于看见大卫带着棍子走来的时候,他竟然说:“我是一条需要你带着很多根棍子来对付的狗吗?”很多根棍子?大卫手上明明只有一根棍子。

现代有许多医学家相信,歌利亚患了很严重的病。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患了肢端肥大症的人。这种疾病是由脑下垂体的良性肿瘤引发的。肿瘤会导致人的生长激素过剩,这也就解释了歌利亚体形巨大的原因。(历史上最高的人罗伯特· 瓦德罗也患有肢端肥大症。他去世的时候,足足有8 英尺11 英寸,而且看起来仍在长高。)此外,肢端肥大症通常会引发视觉问题。生长的脑垂体肿瘤会压迫视觉神经,因此患有肢端肥大症的人都会出现严重的视觉限制、复视(重影)问题。为什么歌利亚要由随从牵着走到山谷?因为随从是他的视觉向导。为什么他的移动速度这么慢?因为他看不清周围的一切。为什么他那么迟才明白大卫改变战斗规则了?因为他没有看到大卫,直到大卫到他跟前。“到我跟前来,我要拿你身上的嫩肉去喂天空的鸟儿和地上的野兽。”他喊了出来,提出这样的要求恰恰暗示了他的弱点。我需要你到我跟前是因为我看不清你。还有,歌利亚说的那句话“我是一条需要你带着很多根棍子来

对付的狗吗”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大卫只有一根棍子,然而歌利亚因为视力的问题,却看到两根棍子。

山脊高处的以色列军队看到的是一个恐怖的巨人。事实上,巨人那庞大的身躯正是他最大的弱点。这是一个重要的教训,在与任何类型的巨人交战时都能适用。力量和强大并不总是它们看起来那个样子。

大卫向歌利亚跑过去是因为他有勇气,有信念。歌利亚没有看到他正向自己走来;一直到大卫下来了,这个动作缓慢、视觉模糊的巨人才明白战斗规则已经改变了。一直以来,我们都误解了这类故事的含义。读完《逆转》,你就会发现这类故事的真正含义。

第四章

大卫· 博伊斯

“你是否希望你的孩子有阅读障碍?”

1

如果你对一个有阅读障碍的人进行脑部扫描,会产生一些看似奇怪的图像。在大脑的一些关键部位——那些管理阅读和文字的区域中,阅读障碍患者的灰质比正常人少。在这些区域中,他们没有足够的脑细胞。胎儿在子宫里发育的时候,神经细胞会到达合适的大脑区域,就和棋盘上的棋子一样。但因为某些原因,阅读障碍患者的神经细胞有时候会“迷路”。于是它们去了错误的地方。大脑有一个脑室系统,从功能上来说的话,它是大脑的入口和出口。一些患有阅读障碍的人,他们的神经细胞滞留在脑室,就和乘客滞留在机场一样。

在大脑图像生成的过程中,病人要完成一项任务。神经科学家会分析这项任务是由大脑的哪个部位控制的。如果你让阅读障碍患者在做脑部扫描时进行阅读,大脑主管阅读的这部分会亮起,但不会全部亮。脑部扫描图像看起来就像处于黑暗中的城市的航拍图片。相比正常人,阅读障碍患者在阅读时使用的多是右脑。右脑主管概念。如果无法完成阅读这类细致、缜密的任务,就代表右脑出现问题了。有时,阅读障碍患者阅读的时间会比较长,像是大脑主管阅读的不同区域正通过某种微弱的联系进行沟通。测试小孩子是否患有阅读障碍的方法之一就是“快速自动命名”。给他看一种又一种的颜色,先是红点,跟着是绿点,接着是蓝点,然后是黄点,看看他的回答是否正确。看这些颜色,然后认出颜色,给每种颜色命名,把颜色名字说出来。大部分人不假思索就可以回答出这些问题。但对阅读障碍患者来说并不是这样的。在这个过程中——这四个步骤之间的联系失灵了。你问一个 岁的孩子“你读‘bage’这个词的时候能不读‘b’吗?”,又或者,让他们听三个字母:k,u,o,问他“你能拼出‘kuo’吗?”,再或者读“bo”,“po”和“me”三个音节,问他“哪个音节没有押韵”。对大部分的4岁孩童来说,这些问题很简单。然而对阅读障碍患者来说却很难。过去,有许多人认为阅读障碍患者就是会将词语颠倒,如把“小猫”看成“猫小”这类的。由此得出,阅读障碍患者似乎只是不懂得看单词罢了。然而事情远比这复杂。阅读障碍患者的问题在于其听觉和处理声音的能力上。“bah”和“dah”这两个音节之间的区别很小,就发生在音节的前 0 毫秒。人类语言是在假设我们可以分辨这40 毫秒区别的基础上形成的,“b”和“d”两个音听起来的区别之大就像黑白分明的是与非。你能想象一个反应迟钝的大脑,在碰到排山倒海的单词时,这 40 毫秒对他来说有多快吗?

“如果你对语言的声音没有概念——如果你听漏了一个字,听漏了一个音,你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么你就很难清楚地发出书本上那些字的音了。”来自哈佛大学的阅读障碍研究者纳丁· 加伯(Nadine Gaab)如此解释,“这样的话,你得花一些时间才能学会读。你读得慢,也就影响了阅读的流畅度,以及对文本的理解程度。原因在于你读得太慢了,当你读到句末的时候,你已经忘了句子的开头。跟着,这些问题就一直持续到了初中或者高中时期。这时候阅读就会影响你的学习成绩了。你无法阅读。你如何去做那些有大量文字的数学试卷?你如何去参加社会知识这门课的考试?光是读他们出的试卷你就得花两个小时!

“通常情况下,在八九岁的时候就能诊断出来是否有阅读障碍了。”她接着说,“研究发现,那个时候患者就已经出现许多严重的心理问题了。因为在此之前,他们已经苦苦挣扎了3 年了。也许你4岁的时候,你还是一个酷小孩。当你上了幼儿园之后,其他的小朋友都开始学习阅读了,你却发现自己读不懂。你觉得灰心丧气。你的同学会认为你是笨蛋。你的父母则认为你在偷懒。你很自卑,

因此变得更绝望了。患有阅读障碍的孩子因为调皮捣蛋,大部分都会被少年司法制度追究责任。他们调皮捣蛋是因为他们想把事情弄明白。在我们这个社会,阅读是很重要的。”

所以,你是否希望你的孩子有阅读障碍?

2

到目前为止,《逆转》这本书让我们知道了在什么时候我们会误解优势的本质。现在是时候将注意力转向另一方面了。我们说某种东西是劣势时,我们想表达什么意思?传统的观点认为劣势就是人们应该避免的东西,这是一种阻碍,或者一种困难,会让你变得越来越不好。但事实并不总是如此。在接下来的章节中,我想向大家解释的是一些被称作“值得经历的困难”的东西。这个概念由罗伯特· 布约克(Robert Bjork)和伊丽莎白· 布约克(Elizabeth Bjork)提出。他们是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心理学家。我们可以通过这个极好的方法理解弱者是如何获胜的。

现在,请先想想下面的问题。

球拍和球的总价是1.1 美元。球拍比球贵1 美元。一个球多少钱?

你的本能反应是多少?我猜,球的价格一定是10美分。但这个答案是错的,对不对?球拍比球贵1美元,如果球的价格是10美分,那球拍的价格就是1.1美元,两者相加的价格就超过总价了。正确的答案是5美分。

再看其他的问题:

5台机器5分钟可以生产 个部件,那么100 台机器生产100 个部件需要多长时间?

由于问题设置的原因,你会回答100分钟。但这是一个陷阱。100 台机器生产100 个零件所用的时间与5台机器生产5个零件的时间是相等的。所以正确答案是5分钟。

这是世界上三道最短的智力测试题中的两道。 被称为认知反射测试(CRT)。由耶鲁大学的教授肖恩· 弗雷德里克(Shane Frederick)设计,用于测试你对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问题的理解能力,以及将直觉的答案转变成更深刻的逻辑判断的能力。

弗雷德里克指出,如果你想根据个人的基本认知能力对人们进行分类的话,他的测试和那些需要花几个小时做完的几百种测试一样有效。为了证明他的观点,弗雷德里克对美国 所高校的学生进行了认知反射测试。该测验结果与这些高校学生做的传统智力测试的结果十分相近。麻省理工学院也许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一所学府,他们的学生平均可答对3道题中的2.18道,答对1 题得1分的话,也就是2.18分。匹兹堡的卡耐基梅隆大学是另一所非常优秀的学校,学生的平均得分为1. 51分。哈佛大学的则是1.43分,密歇根大学安阿伯分校是1.18分,托莱多大学是0.57分。

认知反射测试很难。恰恰就是这点令人觉得奇怪。你知道提高测试分数的最简单方法吗?那就是提高测试的难度。几年前,心理学家亚当· 阿尔特和丹尼尔· 奥本海默(Daniel Oppenheimer)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生中做了这类研究。刚开始,他们使用的是普通的认知反射测试,这些学生平均可以得到1. 9分。已经很好了,只比麻省理工学生的平均分2.18低一点。而后,阿尔特和奥本海默将测试题用一种很难看懂的字体打印出来,为Myriad Pro 字体,10%的灰度,斜体,10号字。看起来就像下面那样:

1. 球拍和球的总价是1.1 美元。球拍比球贵1 美元。一个球多少钱?

这次的平均分为多少?2.45分。这些学生突然做得比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好了。

很奇怪,对吧?通常我们都认为一个问题印刷得简单、明了时,更有助于我们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现在的情况完全相反。10%灰度、10 号的Myriad Pro 斜体字读起来特别费劲。你必须稍微斜着看;也许还要把句子读上两遍;读到一半的时候,你可能还会想究竟是谁认为这么打印测试题是一个好主意。跟着你就突然意识到,自己得读题了。

做这些额外的工作是值得的。就像阿尔特说的,这些看起来“不那么流畅”的问题反而能让人“去思考更深层次的东西。他们会花上更多的精力。更深入去挖掘,认真去思考。如果他们克服了这些障碍,当你强迫他们想得更深入时,他们也就能做得更好。”

阿尔特和奥本海默让CRT测试变得更难了。但是这种困难却是值得的。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的困难都会让人心存希望。卡洛琳· 萨克斯在布朗大学遭遇的有机化学课堂危机便是一种不受欢迎的困难。她勤奋好学,是一个喜欢科学、有天分的学生。但在她觉得受到打击,信心不足时,这些却没能为她带来一点点的优势。奋斗并没有让她重新喜欢上科学。反而让她害怕,并远离了科学。但在某些特定的时间和地点,某些看似是阻碍、会削弱弱者机会的东西会像阿尔特和奥本海默的10%灰度、10 号Myriad Pro 斜体字一样,发挥正面的作用。

阅读障碍会是一种值得经历的困难吗?人们很难相信它是。

要知道有很多人,他们一生都要同这种阅读障碍搏斗。但却有这样一个奇怪的事实,有相当一部分成功的企业家都是阅读障碍患者。伦敦城市大学的朱莉· 洛根(Julie Logan) 通过近期的研究报告指出,该比例约达到三分之一。在这张成功的阅读障碍企业家名单上,许多过去几十年来最著名的创业家都榜上有名。英国亿万富豪理查德· 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就是一个阅读障碍患者。著名折扣经纪公司嘉信理财的创办人查尔斯· 施瓦布(Charles Schwab) 也是阅读障碍患者; 手机开发者克雷格· 麦考(Craig McCaw),美国捷蓝航空公司创办人大卫· 尼尔曼(David Neeleman),科技巨头思科的CEO约翰· 钱伯斯(John Chambers),金考快印创办人保罗· 欧法利(Paul Orfalea)等等,他们都是阅读障碍患者。这只列举了其中的一小部分。神经学家沙伦· 汤普森· 希尔(Sharon Thompson-Schill)曾在某著名大学的捐赠人会议上演讲。这些捐赠者无一不是成功的企业家。在演讲期间,她一时兴起便问在场的企业家有多少曾是阅读障碍患者。“一半的人都举手了,”她说,“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对于该事实,会有两种可能的解读。第一种是,尽管这些成功人士有一定的缺陷,但他们依然获得了成功:他们聪明,富有创意,因此没有任何东西,包括他们一生都要与之做斗争的阅读障碍,都不能阻挡他们走向成功之路。第二种解读则更有趣:也许他们的成功要部分归功于他们的缺陷,因为他们在与缺陷做斗争的过程中学到了不少东西。事实证明这种缺陷是一种巨大的优势。你是否希

望你的孩子有阅读障碍?如果第二种可能性存在的话,也许你会愿意了解其中的规律。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所属单行本
那个创造了流行法则的人
畅销书作家格拉德威尔是个出色的推销员,他所有的努力都是在制造流行。
6元/周刊会员价0元
什么是单行本?
“单行本”是《第一财经周刊》推出的长阅读产品,它展示了商业书籍的精华,为读者提供商业知识, 洞察商业世界。“单行本”中包含了品牌营销、城市生活、消费热点等领域的内容。
如何购买?
扫一扫 立即下载
iOS&Android
目前所有“单行本”内容只能在《第一财经周刊》APP内购买和观看。请先扫一扫上方二维码,下载《第一财经周刊》新版APP, 就能在APP中看到在售的“单行本”啦。选择你喜欢的“单行本”购买即可。APP会员近期更可享受优惠价哦!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