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寄生虫》成奥斯卡最大赢家,还有这些值得关注

《寄生虫》成奥斯卡最大赢家的背后,是存在92年的奥斯卡奖挣扎求变的结果。

洛杉矶时间2月9日,第9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落幕。 

今年奉俊昊导演的《寄生虫》在戛纳电影节拿下金棕榈大奖之后,又在奥斯卡上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国际电影、最佳原创剧本四个奖项,这是韩国电影首次获得奥斯卡奖项;萨姆·门德斯的战争片《1917》获得奥斯卡最佳音响效果、最佳摄影、最佳视觉效果三项技术类大奖;创造DC英雄片新风格与高口碑的《小丑》获得最佳男主角;昆汀·塔伦蒂诺执导的《好莱坞往事》则拿下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最佳艺术指导;不过拿到10项提名的《爱尔兰人》却收获为零。

《寄生兽》导演奉俊昊(右)成为今年奥斯卡的大赢家。

一直以来,奥斯卡不仅是一场电影盛会,更像是一次年度电影总结,以下三点值得关注:

政治正确的背后是创造力匮乏 

Oscaris not so white now。(奥斯卡不再那么“白”了)”当颁奖嘉宾Oscar Isaac一上台就说了,奥斯卡终于不是那么“白”了。

由美国梦工厂出品的战争片《1917》一度也是最佳影片的大热门,这部萨姆·门德斯执导的电影讲述了一战时期,两名英国士兵冒险穿越敌境,传递重要情报的故事。但《1917》缺乏现实投射,而政治正确正对奥斯卡的趣味和选择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近几年,奥斯卡从学院的人员配置到提名名单上都出现了更多的有色人种与女性,去年的奥斯卡有色人种和女性获奖者的数量也前所未有得多,最终反映种族题材的《绿皮书》拿了最佳影片。

也是基于这个变化,越来越多想要拿到小金人的电影开始利用种族争议、女性运动、LGBT、阶级对抗等社会议题营销,最终出现了很多政治正确、技术合格但趣味欠缺的应试作文。

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像A24这样的电影制作公司才能脱颖而出,《月光男孩》《请以你的名字叫我》《伯德小姐》《别告诉她》《灯塔》等关注弱势和边缘群体的左翼影片都是其制作发行。尽管《别告诉她》作为一部全亚裔演员、中国本土故事题材的电影在本届奥斯卡失利,但奉俊昊及其全员的亚裔面孔在此次奥斯卡上的胜利,证明了A24的策略仍然会持续有效。

奥斯卡从来不是一个多高标准的艺术奖项,而是8500人评选出来的大众审美,不仅关注艺术成就,还有商业价值上的考量。

好莱坞正在借由这种政治正确从商业和市场上征服更多观众。如果说1990年代《大红灯笼高高挂》《霸王别姬》《卧虎藏龙》的提名和获奖更多代表了好莱坞的对东方故事的猎奇,那么现在对《寄生虫》的追捧就标志着好莱坞正在努力寻找新的东方叙事,毕竟这些年的好莱坞电影已经逐渐失掉了新意,吸纳更多的人才是其持续发展的动力,这也就是为何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于2019年宣布修改评选规则,将“最佳外语片”修改为“最佳国际影片”。

公正的来说,创造力乏力不要紧,政治正确也无可指责,要紧的仍然是开放和不断拥抱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探讨《寄生虫》是否应获得这个荣誉,不如探讨把奖项颁发给《寄生虫》对于一个已经92年的奖项来说是否意味着其决心来得更实际一些。

陪跑的Netflix

而对于Netflix,奥斯卡就没有那么友善了。

相比去年《罗马》在奥斯卡上收获了首个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并斩获了最佳导演和最佳外语片的奖项,Netflix今年的冲奥之路并不顺利。 

在Netflix今年的提名电影总共获得的24项提名中,著名导演马丁·斯科塞斯的黑帮史诗《爱尔兰人》和《婚姻故事》同时入围最佳影片,但最终只有《婚姻故事》获得最佳女配角,由奥巴马夫妇投资的《美国工厂》获得了最佳记录长片。最令人惊讶的是《爱尔兰人》竟然颗粒无收,很多影迷都将《爱尔兰人》视为年度最佳,认为马丁在细节和深度上都做得很好。

《美国工厂》

但别忘了,好莱坞为首的影视巨头依然位于奥斯卡的主导地位,以Netflix为代表的流媒体力量依然处境尴尬。

根据《好莱坞报道》的消息,《爱尔兰人》曾经尝试在传统院线上映,但传统院线无法接受Netflix提出的30天的窗口期(通常窗口期是90天),最终《爱尔兰人》只在少数独立艺术院线上映,而网络上线首周就吸引了2760万名观众观看。

《爱尔兰人》

这种流媒体模式对传统影院商业体系的冲击始终被传统电影界所忌惮。奥斯卡的主办单位——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就曾多次表示过这种不在银幕上映的视频并不能被称之为电影。史蒂文 · 斯皮尔伯格也认为,Netflix 原创电影不应该出现在奥斯卡奖项中,因为这些电影很少在影院播放。 

奥斯卡获奖背后能为电影产业链条的多个环节带来巨大的商业价值,Netflix此次失利的原因也就很明显了。实际上,这种偏见与今年春节期间,院线和传统电影人集体抵制《囧妈》在线上免费发行的行为如出一辙,基于商业收益的考量有点过于狭隘了。

进击的韩国电影

毫无疑问,韩国电影是今年奥斯卡的最大赢家。

《寄生虫》的故事反映韩国社会越来越严重的两极分化和阶层差异,这种用东方家庭讲述了一个西方议题的方式具有普适性,毕竟贫富差距哪儿都有。一直以来,韩国电影最突出的特点就是用好莱坞类型片的叙事方式,探讨韩国本土的社会问题,而且在奉俊昊的处理下《寄生虫》的类型化程度也很高。奉俊昊一直都是好莱坞的忠实学徒,他的《雪国列车》就是对好莱坞学习和模仿的代表。

 《寄生虫》

似乎每当韩国电影取得了光辉的成就时,我们就喜欢感叹中国电影的停滞不前,但实际上中国电影的进展缓慢并不是因为电影人的不思进取。

在得知《寄生虫》获奖后,韩国总统文在寅在SNS和官方Twitter上发文祝贺,并表示“今后政府将进一步为电影人提供能够发挥想象力,大胆创作电影的环境。”在过去20年时间里,废除审查制度、由电影分级制替代的政策激发了韩国电影的创造力,釜山电影节的设立也让韩国电影从封闭走向了开放,同时韩国电影建立起了一套适合自己的工业系统,观众对本土电影越来越有信心,这些都支持着韩国电影进入一个高速发展时期。 

对比下,中国处处受限的现实主义电影,留给电影人可操作的题材本就不多,况且如同《寄生虫》这般拍出人性的最阴暗面的电影在中国根本没有上映的机会。中国电影更需要的恐怕还是文在寅的这番话。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德永
2月13日
不觉得抵制《囧妈》有什么狭隘的,对于观众来说在电脑屏幕上和电影院里的观影体验会是一样吗?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