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为什么福特要把创业作为CSR的新重点

汽车公司确实越来越喜欢结交创业者了。

斯坦福大学、Google和苹果的游客中心、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地平线科技的办公室、福特硅谷实验室Greenfield Lab——单看这些地名,这很像是一个当下流行的硅谷游学路线。

也的确如此(或许福特硅谷实验室不是一个标准景点,这个机构极少对外开放),只不过这场游学的组织者不是什么盈利性的培训机构,而是汽车公司福特。11月下旬,福特把两名大学生胡国栋和尹沁晨带到硅谷,用4天时间拜访了上述地点。这次行程,是福特与恩派公益合作的企业社会责任(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项目“福特优行”2019年大学生创新挑战赛的结尾部分。

在11月初,胡国栋和尹沁晨都参加了这个比赛的决赛,他们的项目都入选了前八名,而他们两人则最终被选中,作为学生代表,参加了这场硅谷行。胡国栋的项目,是一个通过摄像头和算法,提前预警车辆涉水危险的系统。尹沁晨的项目,是一个改进版的车用尿素配方。车用尿素被用在柴油车上,减少尾气污染物排放,但它在北方地区的冬天经常因为低温而失效,尹沁晨和同学的技术解决了这个问题。

之所以仔细介绍他们的项目,只是为了说明,这两个项目与福特和硅谷的关系都不大。福特显然不指望这些行程能给参加的学生带来诸如融资、升学之类的直接帮助,或是让他们对福特产生好感,将来加入公司。一定要说的话,这样的活动能给学生提供的帮助,也就是广义上的“开开眼界”。不过这也是福特在一个CSR项目中所求的。

参与团队展示自己的项目

福特将这次硅谷行视为先前优行项目对大学生创业者诸多扶持的延伸。在参与优行的决赛之前,胡国栋和尹沁晨都参加了福特举办的创业训练营,福特为每组大学生都寻找了专业对口的导师,不是为了提升他们的项目技术,而是让这些大学课题更像是个真正的创业项目。

胡国栋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他和团队成员带着这个项目参加过近10个比赛,都是拿一套PPT和一套报告,目的也只是为了获取经费,支持项目继续维持。而福特的训练营让他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项目有真正落地的可能,以及距离这个目标他还缺少哪些部分。

胡国栋介绍自己的项目。

而尹沁晨则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表示,她在参与优行项目第一次路演时,用25分钟讲完了PPT,但直到15分钟,才介绍了车用尿素的市场规模和政策背景。此前她只知道如何解释技术,但不知道这个技术在市场上如何寻找应用场景。

尹沁晨介绍自己的项目。

“我们看到很多大学生的课题,技术上非常成熟了,但是他们不知道怎么让它继续成长、推向市场。学校也缺乏这样的孵化器,而公司则擅长于此。” 福特中国企业社会责任负责人张朗萱说。

扶植大学生创业,并不是福特最有经验的企业社会责任项目。2000年,福特在中国创办“福特环保奖”,当时中国还没有公司和个人发起的针对民间环保组织的评选。19年后,这个项目已经逐渐成为中国最有含金量的环保奖项之一。

而福特环保奖从2012年开始寻求转变,它开始邀请咨询机构、专业NGO的管理者,为民间环保人士搭建“Level Up! 绿色晋级”项目,不是仅仅评估他们的工作,而是直接提升组织的能力。

福特认为,相比于单纯给钱,公司的CSR项目更应该考虑怎么让组织和个人变得更专业。这或许是大公司的CSR项目相比其他类型的基金会或资助项目,更有优势的地方。

优行项目显然延续了福特环保奖的逻辑。它不指望把自己迅速变成成百上千个大学生创业比赛中最权威的那个,而是专注提升大学生创业的专业度,让它们变成一个真正有潜力的创业项目,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校园课题。

福特UCAN从2018年启动,共有来自全国15个城市、60所高校的165个项目报名参加。为超过1700名大学生提供了超过700小时的培训辅导。第一届的冠军浦翰,已经凭借他的获奖项目“电梯安全预警”获得了A轮融资。

汽车公司确实越来越喜欢结交各行各业的创业者了。除了福特之外,奔驰、宝马等公司也在中国举办侧重点不同的创新大赛。

对于一个跨国大公司来说,CSR项目,往往可以暗示它的长期战略和企业文化。花重金收购一个硅谷创业团队,通常有明确的经营目标,而CSR项目不会有这种短期效应。但对于核心技术彻底转型的汽车业来说,最难的事情不是获得一个新技术,而是重新把自己调整到100年前那种创新的状态上。

福特特意安排优行项目的学生在福特中国展示自己的项目,胡国栋就遇到几名福特的工程师仔细询问这个技术的测量精度和算法。这让胡国栋觉得这些工程师不是把他的项目当作一个大学生的课题,而是有些把自己当作同行。这些工程师告诉胡国栋,他的技术福特也有类似的储备,但他们可能意识不到这是个值得研究的课题,大学生的项目反而能给他们启发。因为问得太细了,胡国栋还有些紧张,担心技术外泄。

原本在底特律出差的福特智能出行公司中国区高管John Yang,专门来到硅谷向两位大学生讲述福特的智能出行战略,了解他们的项目。让他印象深刻的是,这些大学生想要把项目落地,不是为了把这个作为自己毕业后的赚钱事业,而只是希望它能实实在在落地,至于今后的发展,他们并不想只与这一个项目绑定,而是已经在寻求新方向。

汽车专业的胡国栋喜欢赛车,愿望是去现场看世界拉力车锦标赛,短期目标是建立所在学校的车队,参加大学生方程式比赛。

尹沁晨学化工是因为自己想要研发化妆品,喜欢动漫和制服的她高中只上了两年就参加高考,考取之后自己gap year了一年,用提前高考上榜获得的奖金,去尼泊尔支教。

很多时候,这些大公司举办创新大赛,或是把办公室搬到硅谷,也只是为了能够离这样的年轻人近一些。这听上去有些虚无缥缈,但却是传统的汽车公司如今最缺乏的。

CSR不会带来利润,也没有特别的营销价值,但跨国大公司都把它视作建立长期品牌形象和文化的有效方法。这其中的关键词是“长期”。

一个例子可以看出CSR在福特这样一个跨国公司内部的优先级。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还有过去几年福特在中国业绩不力时,许多部门都缩减预算,而企业社会责任的经费没有受到影响。福特中国CEO陈安宁在公开演讲时曾说:“这家公司100多年来经历的上上下下起起伏伏太多了。(企业社会责任)不能说形势好的时候就搞,形势不好就不搞。”

除了管理层的重视,制度也保证了福特CSR工作的持续性。各个市场的CSR预算,很大一部分由福特基金会直接提供。这个由亨利·福特1936年创立的基金会,1974年起,就出售了它在福特公司中的股票,专注慈善和社会发展。它发放过一系列奖学金、资助过上万名青年学生、支持过艾滋病研究、鼓励律师为穷人服务……它至今仍是美国规模最大的基金会之一。

张朗萱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福特已经在考虑未来是否要把优行项目的范围从大学生扩展到更广阔的创业者人群,并且按照不同阶段给创业项目分类。对福特CSR项目的组织者来说,如果规模真的扩大,或许影响力不会马上显现,但复杂度会成倍上升。

这意味着他们要寻求更多力量的帮助——他们得找更多专业导师、邀请更多福特员工参与、组织更多定制的硅谷行这样的活动。不过长期投入、不追求看得见的收益,这本就是企业社会责任项目的应有常态。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