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初冬的周末,可以这样解锁上海 | 现在进行时 (7)

这个冬天上海的展览,足以喂饱你的城市探索收藏夹。

01

认识一位获普里兹克奖的建筑师:让·努维尔

# 建筑

# 通过一场展览快速了解一位建筑师的作品与风格

△ “让•努维尔:在我脑中,在我眼中……归属……”的展览海报。图片来源 | PSA

“对不起,这里不是电影院。” 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Jean Nouvel)在开幕对谈上一再强调。

让·努维尔曾获 2008 年普里兹克建筑奖,奖励他的 200 多个作品,其中包括阿拉伯世界学院、巴塞罗那的阿格拔塔、明尼亚波利斯的格斯里剧院。

△ 位于法国巴黎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让·努维尔与艾曼纽尔·卡塔尼事务所/平面和造型艺术著作人协会(Emmanuel Cattani & Associés / ADAGP)合作设计的作品。摄影 | Luc Boegly

虽然他想撇清这次展览和电影院的关系,但这次的设计确实看起来有点像——他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7 楼的展厅变成了一个黑盒子。那里有一个小型的阶梯剧场,观众可以随意走动、坐下,甚至躺下,可以随时入场,随时离开。

△ 让•努维尔的“小剧场”。图片来源 | PSA

努维尔建筑生涯中的作品会在一块比 IMAX 巨幕更宽的屏幕上次第出现,这段影片由他本人“执导”,配以照片、视频片段与极少量的解说文字,长度超过 5 小时。预计于  2020 年竣工的上海浦东美术馆也是视频中展映的作品之一。

△ 让•努维尔亲自导览,这件作品是位于法国巴黎的卡地亚艺术基金会。图片来源 | PSA

就作品展来说,这里当然会有“代表作模型”——虽然这个说法又被努维尔本人否认了。努维尔六件代表作的“雏形”就在剧场背后黑色高墙的另一侧,你会看到德芳斯之端、无尽之塔、巴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卢塞恩文化和会议中心、53 街 53 号玻璃塔和柏林老佛爷百货,它们被“嵌”在六个不是很大的玻璃长方体中,每一件大约 45 公斤。努维尔说,这些为本次展览定制的作品不是“模型”,而是他脑子里最初的图像。

△ 黑墙背后,放着努维尔脑中作品的“雏形”。图片来源 | PSA

每件作品旁的墙上,还挂着一个 iPad ——努维尔自己测试了很久才选定了 iPad 这个载体——更为抽象的黑白图案变化不停。那是努维尔将手电筒打在作品上拍出来的光影片段。

的确,有些展览会因为缺少解说或者背景晦涩而让人摸不着头脑。这一次,让·努维尔每个作品旁都配备了一位解说志愿者,为观众们讲解没有写在展品卡片上的建筑理念。

让•努维尔:在我脑中,在我眼中……归属……

展期

2019.11.7 - 2020.3.1

票价

60 元

(与戈登·马塔-克拉克展览的双展联票 80 元)

地点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黄浦区花园港路 200 号

开馆时间

11:00 - 19:00(周一闭馆)

02

“切割建筑”艺术家作品中国首展:戈登·马塔-克拉克

# 建筑/艺术

#  “1978 年逝世的马塔-克拉克,在这里又一次完成了建筑切割。”

△ “穿越建筑:戈登•马塔-克拉克的十年”展览海报。图片来源 | PSA

美术馆入口处怎么有个洞?

仔细看便会发现,这是一整张贴在墙上的资料照片:1970 年代,为了建造巴黎蓬皮杜中心,有两座 17 世纪的古建筑面临拆除。艺术家戈登·马塔-克拉克(Gordon Matta-Clark)在古建筑上钻了一个约两层楼高的大洞,透过它,就能看到即将建成的蓬皮杜。

△ 马塔-克拉克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入口处留下的一个“洞”。图片来源 | PSA

“我们在建筑工地最常看到什么?房子还没造好前,总是被一圈东西围着。因为建造的过程是‘尴尬’的。而马塔-克拉克更热衷于把墙打开,让人们看看里面有什么。”本次策展人马克·维格利(Mark Wigley)说。他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建筑学教授。

马塔-克拉克的“切割作品”都只有很短的时效,有时,在“最后一切”完成后不到半小时,房子就会拆掉。只有极少数人见证过切割现场。展厅中近 400 件绘画、摄影、影片和文献档案,记录了艺术家短暂的创作过程。

△ 马塔-克拉克一系列“切割建筑”的视频沿对角线将展厅分割开来。图片来源 | PSA

维格利用黑色平行虚线将整个展览空间十等分,展示马塔-克拉克不同时期创作的作品和资料。他没有设计标准动线,也没有为任何一张照片添加注解。展厅内呈对角线悬挂的幕布上,各个切割现场正在同时“开工”。观众只能自己去探索所有横向与纵向的联系,回溯历史,或者走向未来。

△ 黑色虚线等分了与艺术家创作生涯的 10 年,并在每一个区间里展示当年的作品。图片来源 | PSA
△ 展厅中间的玻璃柜子里,放着马塔-克拉克相关创作的文献资料,与墙上的作品图片相呼应。摄影 | 励蔚轩

穿越建筑:戈登•马塔-克拉克的十年

展期

2019.11.7 - 2020.2.16

票价

60 元

(与让·努维尔展览的双展联票 80 元)

地点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黄浦区花园港路 200 号

开馆时间

11:00 - 19:00(周一闭馆)

03

在上海看一次蓬皮杜

# 现当代艺术

# 蓬皮杜与西岸美术馆开启五年合作项目

△ “时间的形态——蓬皮杜中心典藏展(一)”的海报。图片来源 | VART
△ “观察——蓬皮杜中心新媒体典藏展”的海报。图片来源 | VART

当人们在北京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为毕加索排起长队时,上海还没有哪个美术馆有毕加索的馆藏。现在不但有了——还不用排队。

11 月 5 日,巴黎现当代艺术博物馆蓬皮杜中心(Pompidou Center)正式在中国设立分馆,这是一个为期五年的合作案,新馆名为“蓬皮杜 × 西岸项目”,位于上海黄浦江边新落成的西岸美术馆内。

面朝黄浦江一侧的,应该才是西岸美术馆的正门。整个建筑空间由混凝土立柱和大玻璃组成,强调开放性,目前一层和地下一层的空间与外部的广场连通,人们可以自由进出。

二层有三个长方形展厅,用于呈现“蓬皮杜 × 西岸项目”。其中“时间的形态”为常设展,使用了蓬皮杜百余件馆藏,介绍 20 至 21 世纪艺术史,你会看到毕加索、杜尚、蒙德里安、贾科梅蒂、胡安·米罗等美术课本上一再提及的艺术家的大作。

△ 巴勃罗·毕加索《侧卧的裸女》。图片来源 | 西岸美术馆
△ 彼埃·蒙德里安《红蓝白的构图II》。摄影 | 励蔚轩

特展“观察”则全部是新媒体作品。这就意味着你需要进到一些更狭小、黑暗的空间,花一点时间坐在屏幕前,看看布鲁斯·瑙曼或是池田亮司想要表达些什么。

△ 莱涅可·迪克斯特拉《我看到一个女人在哭(哭泣的女人),泰特利物浦》。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好玩的作品,视频内容是一群小朋友观看毕加索的作品《哭泣的女人》,并发表他们的看法。摄影 | 励蔚轩

这些作品甚至算不上蓬皮杜十万余件藏品的“冰山一角”,但确实给了观众近距离观看现当代顶级艺术品的机会。美术馆称,常设展一年半一换,特展更新频率约为 5 个月一次。

展厅于下午五点关闭,其他“沿江商业配套服务”则继续营业至晚上十点。你可以在一楼中庭的 Bookart 书店看一会大部头的艺术书——虽然那里现在还没有完全准备好,显得有些空荡,展览衍生品将来才会开卖。也可以去喝一杯咖啡,配上 52 元一块的小蛋糕。地下一楼西餐厅供应餐食,价格跟商场里的同类餐厅差不多。

整体上,展览门票定价略偏高。就算工作日去参观,双展联票也要 150 元,比整个蓬皮杜中心常设展的全价票(14 欧元,约合 108 元人民币)还要高。馆方也销售 300 元一年的会员卡,会员可以每天免费出入一次展区——但该卡目前已全部售罄。

时间的形态——蓬皮杜中心典藏展(一)

展期

2019.11.8 - 2021.5.9

票价

平日票:70 元

周末及节假日票:80 元

观察——蓬皮杜中心新媒体典藏展

展期

2019.11.8 - 2020.3.29

票价

平日票:90 元

周末及节假日票:100 元

* 展览联票票价 

平日联票:150 元

周末及节假日联票:170 元

地点

西岸美术馆,徐汇区龙腾大道 2600 号

开馆时间

二层展厅:10:00 - 17:00(周一闭馆)

一层及 B1:10:00 - 22:00

04

美术的诞生:感受一轮艺术史上的“法国流派”

# 古典艺术

# 从古典艺术体系一直看到浪漫主义

△ “美术的诞生:从太阳王到拿破仑”的展览海报。图片来源 | VART

有一场展览,会展出 20 多件来自卢浮宫的展品,体现法国艺术的传承与演变,让你对法国“学院派”有更深的理解。这就是上海博物馆和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以下简称巴黎高美)联合主办的“美术的诞生:从太阳王到拿破仑”展。

展览既包括巴黎高美自己的收藏,也包括卢浮宫在巴黎高美的寄藏品。这也是上海博物馆本年度第二次与法国重要文化机构合作。

展览脉络并不难懂——就是法国艺术史的时间逻辑线,以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法国大革命等重要历史阶段为背景,从法国古典主义绘画奠基人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洛可可风格画家弗拉戈纳尔(Jean Honore Fragonard),一直讲到新古典主义的代表人物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和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作品涵盖绘画和雕塑,题材多选自圣经、古希腊罗马神话和历史故事。

△ 雅克- 路易·大卫《厄拉西斯塔特发现了安条克生病的原因》,1774 年。这是大卫经历三次失败后终获罗马奖的作品。图片来源 | 上海博物馆
△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阿碦琉斯接见阿伽门农使者》,1802 年。图片来源 | 上海博物馆

与“搬出各家代表作”的古典画展不同,你可以在某些章节看到相同主题的画作——它们当年参加了同一个比赛或展览,但出自不同画家之手。比如安格尔、泽维尔·法布尔(François-Xavier Fabre)、巴特雷米·加尼耶等人为“半身躯干竞赛”所作的人体画像。

不做现下流行的“网红打卡展”,上海博物馆在学术上下足了功夫。除了图文制作精美的免费导览手册,其微信订阅号上还能一键获取每一展览板块的详细信息,以及部分作品的介绍。古典艺术盲也可以放心参观。如果愿意多花 20 块钱租一个语音导览器,按下相应编号即可收听更为全面的作品解说。

美术的诞生:从太阳王到拿破仑

——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

展期

2019.11.5 - 2020.2.9

票价

免费

地点

上海博物馆,黄浦区人民大道 201 号

开馆时间

9:00 - 17:00(周一闭馆)

05

去 Prada 荣宅,体会建筑与展览的结合

# 建筑/当代艺术

# 是展览,也更是一场策展思路的观察练习

△ Prada 荣宅入口处悬挂着写有“后窗 REAR WINDOWS”的霓虹灯牌。图片来源 | Prada

“后窗 REAR WINDOWS”。

这几个字印在荣宅入口处的霓虹灯牌上,远看会以为是新开了一家夜总会。“后窗”二字,来自希区柯克的同名悬疑电影。

在上海 Prada 荣宅,又会有一场本土家的作品展。荣宅本身,也因建筑空间与展览的结合而日益知名。

这次,艺术家李青为他收集的废旧窗框安上了不一样的“玻璃”。透过窗子,你可以看到琥珀大楼、亚洲协会(上海外滩美术馆现址)、K11 等上海殖民时期到当代的建筑。除了外立面,还有以拼贴形式叠加的小幅内景。

△ 李青的作品《迷窗-琥珀大楼》。摄影 | 励蔚轩

因为“窗”的存在,日光和灯光创设了两种不同的观看体验。以荣宅最出名的房间——舞厅为例,李青在窗玻璃上贴满了杭州郊区一系列独立住宅的照片,日光下,每一间房子的面貌都一清二楚。到了夜间,窗上的图像就没那么明显,似乎呼应了城市扩张与更新中那些房子愈发黯淡的命运。

△ 李青的作品《迷窗·荣宅》。《迷窗》系列作品借用错视手法,结合旧木制窗框与绘于玻璃之后的油画,通过描绘今日上海一众文化艺术地标,从这些或新或旧的建筑来透视城市的变迁。图片来源 | VART

荣宅原本的功能分区,在展览中依然有意义。李青将它想象成一个仍有人或前居住者幽影居住的空间。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传来脚步声;卡拉 OK 房里,一首《梦醒时分》循环播放,歌者低吟,邀请客人拿起话筒合唱;花园草坪上支起了一个小帐篷,橘色的灯光亮起,几件衣服的影子在里面晃动着,好像有人经过。

无论你是初访还是再访,愿荣宅都有其超越拍照留念的价值。

李青:后窗

展期

2019.11.7 - 2020.1.19

地点

Prada 荣宅,静安区陕西北路 186 号

票价

60 元

开馆时间

周日/周二/周三/周四 10:00 - 17:00

周五/周六 10:00 - 20:00(周一闭馆)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