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少年的你》成功不是意外,也不只靠易烊千玺

从编剧、制作到宣传,这个中国香港和内地电影人组成的团队正塑造出一种商业电影类型。

很少有电影的上映像《少年的你》这样曲折。

从筹备到公映,电影《少年的你》耗时两年多的时间。原本是暑期档的大热门,但在上映前三天意外撤档。10月23日又突然宣布定档低调上映,取得了意料之外的热度,但又陷入原著小说的融梗争议。在称赞和争议中,截至11月7日,《少年的你》票房突破12.57亿元,豆瓣评分高达8.4。

经过一番波折,《少年的你》最终定档10月25日。

2016年,导演曾国祥的上一部作品《七月与安生》在青春片最受质疑的时期上映。2013年,赵薇用《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赚取了7.26亿票房,使得青春片成为了中国银幕上最赚钱的类型。之后的《匆匆那年》《左耳》《同桌的你》又接连用相对低的成本把大导演大制作的片子甩在身后,一时间青春题材成为了投资人们最追捧的项目。但与此同时,这些电影将三角恋、堕胎、出国、年代感流行歌曲、痛心金句等青春片的必备元素反复地排列组合,也迅速透支了这个类型的生命力,青春片开始沦为低分电影代名词。

但《七月与安生》却成为了当时冷淡档期中的一匹黑马,票房1.67亿,获奖无数,曾国祥也成为了另一个能成功“北上”并站稳脚跟的青年导演。在这部电影结束不久,许月珍就把《少年的你》故事蓝本交到了曾国祥手中,两人重聚了《七月与安生》原班人马,并用《少年的你》这部影片证明了《七月与安生》的奇迹并不是偶然。而借助这两部电影,曾国祥和许月珍团队至少证明,他们已经能熟练生产出这样一类电影:它拥有文艺片的风格,但却有着商业片的逻辑和叙事。也许可以这样说,它比任何中国目前的商业电影都要更贴近一种好莱坞的内核。

2016年上映的《七月与安生》获得不错口碑,《少年的你》沿用了其班底。

曾国祥的成功离不开许月珍背后的指导。中国香港导演在内地大多都在拍自己最擅长的警匪片,但许月珍看中了曾国祥对于女性心理的细腻观察和对人性与社会的理性分析,帮助曾国祥突破了题材的局限赢得了内地市场。

许月珍1993年入行,一直与陈可辛合作,从编剧、副导演逐步进阶,2001年开始担任监制。2009年,陈可辛成立了我们制作有限公司,许月珍是他的左膀右臂,成为第一批香港电影人北上进入内地市场的代表,《如果爱》《投名状》《十月围城》《中国合伙人》《亲爱的》《七月与安生》等都在内地取得了不错的票房和口碑。与陈可辛相比,许月珍更擅长跟编剧聊剧本,做开发。

IP改编的难度不亚于一个原创剧本,《七月与安生》和《少年的你》又是同类型中改编难度较大的。《七月与安生》原著中,作者安妮宝贝更多是在渲染气氛,而没有留下任何让人印象深刻的情节,而《少年的你》的原著是典型的青春伤痛类网络文学,读者群低龄,霸道总裁和小白兔式的玛丽苏写法并不高级,还有着融梗的嫌疑。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两部作品都有一个引起观众共鸣的内核。这也是许月珍团队所看重的。

另一个难度是,两个故事都带有明显的内地时代和现实背景,对于从小在香港和国外长大的曾国祥来说有一些距离感。因此在剧本上,许月珍团队搭建了一个黄金编剧组合。《七月与安生》和《少年的你》两部电影的剧本都是由这个组合完成,而他们共同的做法是只保留基本的小说人物和情节设定,整体价值观与氛围环境则是完全重建。

第一编剧林咏琛是来自香港的小说家,擅长搭建故事结构和剧本框架,在林咏琛完成第一稿剧本大纲之后,许月珍又引入了内地编剧李媛和许伊萌。

 “实际上我们只看过一遍小说,在改编过程中,更重要的是对这个故事的气质做改编,去掉过于言情的设定,让人物变得更现实和接地气。”编剧李媛对《第一财经》杂志说。她记者出身、写的第一个剧本《喜欢你》就受到了陈可辛的关注。内地编剧的帮助让曾国祥更好的从不同角度去解读了剧本,这也才有了影片中对内地年轻人生活准确、自然又贴切的呈现。

香港人和内地人在情感上始终存在着差异。电影中,在“陈念接受小北替自己顶罪”这件事的表现上,导演和编剧就曾经产生过分歧,“香港人某个层面会更理想主义和更天真,内地人更现实,我们不会无缘无故地相信你保护我,我就脆弱地接受了。”李媛说。最终,内地编剧通过调整让陈念的动机正当化,更符合内地观众的价值观。

另一个改编点在于“校园霸凌”这个主题,在警察、学校、家庭等众多社会关系的解读上要多大程度去还原现实,导演和编剧一直在试图寻找一种平衡。

“太注重感情线,这个话题就轻了,但太现实化又降低商业性,看电影的人少了,引起社会对霸凌事件的关注度也会变少。”李媛说。其中一个很大矛盾的争执点就在对于警察郑易的人物处理上:到底是作为一个有良知的警察,还是一个麻木的成年人?需要编剧用细节和台词去平衡。

除了团队的帮扶,与其他电影导演相比,曾国祥自身的优势也很明显,即便是比较个人的东西,他也会有意识的去用一个类型包装它。

《少年的你》导演曾国祥。

“更多的时候是我们先碰上一个自己很喜欢的项目,然后尽量把它商业化,而不是我们先想好一个商业的东西,然后再去套一个还不错的故事。这样做我们赚不了太多,但也不会赔钱。”许月珍在此前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这样评价曾国祥在作者性与市场化之间的平衡。

某种程度上,曾国祥是这一代受过良好电影史和专业知识教育的青年导演代表,这意味着,他不但能熟练使用一些曾经只会出现在相对风格化甚至是所谓独立电影中的技巧,与此同时,他还将其变成更通俗的商业电影作品。

比如在《少年的你》这部电影中,他就运用大量的面部特写镜头去展示角色内心的情绪动态,大量阴天,街灯、霓虹灯的光影运用不仅在氛围上营造出强烈的不安感,也让电影本身多了几分文艺片的质感。

在电影定位上,片方弱化了青春片的类型,将更多的宣传重点放在了现实主义题材上,与常见的青春片的浅薄主题拉开了距离。

让人意外的还有男主角易烊千玺的表现,除了本身外形与角色的匹配度较高之外,优秀的服装造型和拍摄视角也弥补了演员经验的不足,这位顶级流量的演技没有成为众矢之的,反而成为了电影的惊喜。导演似乎也是敏锐地发掘了这一点,尤其在审讯和监狱的戏份中,他几次让易烊千玺直视镜头,对着观众表演,而这几场戏也成为了易烊千玺被盛赞演技的地方。

在宣传期,片方也重点强调了两位主角的演技,而非利用流量明星造势,比如《少年的你》没有像其他粉丝电影一样发售周边衍生品捞金,易烊千玺的电影MV《念想》也是在电影上映后才发出,尽可能的把大家的关注点集中在电影本身的情感上,这带动了更多路人对片子的关注,也避免了观众对于流量明星等于烂片的误解,保护了口碑。

可以看出来,很多宣传方案是在电影拍摄过程中就已经设计好的方案。比如根据剧情衍生出来的胡小碟视频戳中了观众的泪点,起到不错的传播效果。片方还上线了一个网站,将电影中没有拍摄到的陈念的高考作文《给20年后的一封信》还原,并鼓励观众在网站上上传自己对20年后的畅想。

主控宣传的薯片文化也是当年《七月与安生》的宣传方,彼此从上一部电影就开始合作,在《少年的你》这部电影上,宣传这一环节被双方提前到了制作环节。《少年的你》经历了撤档和重新定档后的闪电上线,去掉电影本身成色的问题,与其同时撤档的《小小的愿望》就因为后期宣发的不力,最终导致票房口碑不佳,而《少年的你》却在撤档后得到了更多关注,外界对电影的期待度没有消失,反而在不断提升。

从编剧、制作到宣传,这些内地拼搏的香港电影人已经形成了一套被反复验证过的成熟班底。2017年,许月珍和曾国祥成立了好孩子制作公司,《少年的你》成为了这家公司第一部问世的作品,导演梁乐民、郑思杰、黄进、摄影指导余静萍、剪辑指导张一博、作家/编剧林咏琛、造型指导吴里璐都被拉入这个团队。“坚持尝试做不同类型的电影,同时保留和发挥导演的风格,制作出导演特色鲜明,又具备商业性的电影。”这是许月珍对好孩子未来的规划。

《少年的你》剧组。

相对于《七月与安生》,在《少年的你》这部影片上能看到更娴熟的台词、剧本与导演技巧,当然,也看到一个成熟团队所生产的类型电影正在成型。不过能否在制度化生产的同时保证电影在不同主题下都能给观众带来新鲜度,则是这个团队在接下来需要去考虑的问题。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