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要不要打印一张“小说”收据,上班路上看?

出版机构为自己增加了新的线下露出渠道,然后它也变成了能够拓展更多合作伙伴的新生意。

连接多条重要地铁线路的金丝雀码头,是英国伦敦重要的金融区之一。今年 4 月,一批每台只有指示牌、3 枚按钮和 1 个“出票口”的自动分拣机,出现在这个人流量众多的地段。行人摁下按钮后,即可收获一张收据大小的短篇故事,以消遣无聊的通勤时光。

△ 今年出现在伦敦地铁站的“收据小说”故事发送机。图片来源 | Short Édition

机器上的三个按钮分别代表阅读时间“1 分钟”、“3 分钟”和“5 分钟”,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通勤时间来选择,并取出相应篇幅的故事——它们被印在环保纸张上,不收取任何费用。在这些机器的“出票口”上方,印着法国出版公司 Short Édition 的标识,它也是这批故事发送机的开发者。

这个想法来源于生活中常见的零食自动贩卖机。Short Édition 的编辑之一卡洛琳・库弗维尔(Caroline de Cuverville)在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时说:“我们在一次上班休息时间里被零食自动贩卖机所启发,就想着,咱们为什么不能创造一个类似的机器,让它吐出来的是小故事,而非巧克力呢?”这是个看似疯狂的想法,但很快,他们便组装好了一个短故事贩售机的雏形。

△ 故事发送机的外观。图片来源 | Short Édition

经过设计与制作,真正可投入使用的短篇故事发送机(Short Story Dispenser)诞生了。与此同时,想要进入公共视野,这些发送机便不仅需要实现 Short Édition 的创想,它们还应当与客户及合作方的意愿契合。

在伦敦金丝雀码头的投放就是基于双方需求的一次合作。率先将故事发送机引入英国的金丝雀码头集团,针对该地区通勤族们的行为习惯做过一次调查。

△ 在伦敦金丝雀码头阅读“收据小说”的游客。图片来源 | Short Édition

金丝雀码头的艺术活动负责人露西・摩尔(Lucie Moore)从调查结果中发现:在 2000 名受访英国成年人中,比起浏览社交网络,七成的人更愿意把通勤时间花在一部小说上,但余下三成的人表示,近半年内都没有读完过一本书。露西・摩尔认为,短故事发送机的出现“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比起读起来费时费力的图书,它更能给人带来有趣而轻松的通勤体验。

除了英国的地铁站和金融区,Short Édition 还在其他的国家和场景中投放了这些发送机,使它们得以出现在法国、美国、中国香港的商场、咖啡厅和大学图书馆里。

△ 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的故事发送机。图片来源 | Short Édition

美国威廉与玛丽学院图书馆研究与公共服务主任丽莎・妮可(Lisa Nickel),在参与 2018 年的美国图书馆协会会议时注意到了这些机器,并促成了短故事发送机在该校图书馆的投放,“作为馆员,我们一直为师生的学术研究而工作,但也重视阅读的乐趣和校园社群的建立。”她认为,短故事发送机能够帮助图书馆实现并丰富这些功能。

△ Short Édition 商务发展经理 Christophe Sibieude(左一)和首席执行官 Loic Giraut 庆祝故事发送机在威廉玛丽学院图书馆的投放。图片来源 | libraries.wm.edu

虽然借鉴自动贩售机“即摁即出”的特性,这些分布在全球 200 多个投放点的发送机却没有向读者们收取任何费用。对于 Short Édition 来说,真正的客户是商场、学校等公共空间的运营者。这类空间的运营单位购入发送机后,每月需支付 400 英镑(约合 3520 元人民币)的租金,接着只需插上电源并及时更换纸卷,即可保证贩售机的正常运行。

为了使贩售机更能适应客户的需求,Short Édition 在设计之初考虑了两个方面的问题,卡洛琳说:“它既要出众,也要和所处的环境有所呼应。”

△ 宾州州立大学的故事贩售机,外形与校徽的深蓝主题色相呼应。图片来源 | abington.psu.edu

因此他们请来了设计顾问,希望能使机器牢固、美观(让人有过去摁下按钮的欲望),并且有一部分可供客户定制——这个诉求最终体现在指示牌和印出来的纸条上:每台贩售机指示牌的顶端和它们吐出的纸条上都会印有收购方的标识,说明它们属于不同的合作方。

△ 2019 年,法国昂布瓦斯城堡举行达芬奇逝世 500 周年暨文艺复兴纪念活动,立于此处的故事贩售机外观加入了达芬奇画像等元素,活动的 logo 也被印在被“吐”出的小纸条上。图片来源 | Short Édition

这些颜色各异、造型简约的贩售机成功吸引了人们的注意。来自各地的人们在 Instagram 等社交平台晒出自己随机印出的短篇故事,并纷纷与街头室内的贩售机合影。除此之外,Short Édition 还通过官网等平台发起“按钮小说”创作比赛(Button Fiction Spring Contest),以吸引更多的作者和读者参与互动。

△ 网友 @ruby.red.life 晒出在餐厅 Café Zoetrope 的故事贩售机里获取的短篇作品。同样地,这些单据大的小纸条被印上了这家餐厅的logo。事实上,Café Zoetrope 的所有者是著名导演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代表作《教父》),由于对短篇故事的喜爱,他创办了杂志 Zoetrope: All-Story,他同时也是 Short Édition 的投资者。图片来源 | @ruby.red.life(instagram)
△ “按钮小说”创作比赛(Button Fiction Spring Contest)的宣传海报。图片来源 | Short Édition

最初,Short Édition 只是一个经营着短篇文学创作社区的初创公司,和名字一样,它以传递、推广短篇作品为目标。而故事贩售机的出现,使它能够运用技术和诙谐的方式将读者和作者们连接在一起。截至目前,据官方网站的介绍,这个平台已有约 23 万名订阅读者,并与 9000 余名作者签订了合约。

不仅是文学,近来,有的读者还能在当地的贩售机里获取短篇漫画等其他类型的作品。根据卡洛琳的介绍,Short Édition 未来还将扩大短故事贩售机投放的范围和场景,例如北美其他地区,和更多的室外商业空间等。

△ 新近出现、以打印漫画故事为主的故事发送机,在配色和图案上也更具创意和活力。图片来源 | Short Édition
△ 新近出现、以打印漫画故事为主的故事发送机,在配色和图案上也更具创意和活力。图片来源 | Short Édition

自动印刷发送的概念也吸引了其他国家的出版机构和组织。在韩国等地,也有展览和图书馆自主制作和使用这一类型的机器,来推介短小的文学作品,丰富出版类展览的形式。

△ 出现在 2019 首尔国际书展上的故事发送机,采取了和 Short Édition 类似的印发形式。图片来源 | @sugyeong(instagram)
△ 韩国 Song Park 儿童图书馆里的发送机,将“收据故事”的形式与儿童文学短小、易读的特点结合在一起。图片来源 | @spclib(instagram)

目前,据 Short Édition 官网的介绍,他们还将通过文学比赛等形式吸纳更多的作者,与他们签约并支付稿酬、获取授权,让新人作者的作品和名字能够出现在下一张收据大小的纸条上,送到更多读者面前。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3
用户昵称_565338
8月21日
这个很棒啊,后期可以增加冠名赞助,背面加广告啊优惠券啥的
Ann
8月25日
太无聊了。。。首先不便捷,二来不精准,你打印出出来的就一定是别人的兴趣范围?还不如说打印当日重大新闻来得有效呢。。那和机场领报纸📰有啥区别。。
用户昵称_442382
8月21日
这也只是有阅读纸质书籍的欧美习惯,在中国,智能手机搞定一切😂,包括纸质阅读之美!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