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重新认识京都动画——而不仅仅限于一个创业故事

关于京都动画,你可能需要了解这些。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将“京都动画”――这个本来只是在 ACG(动画、漫画、游戏)界拥有很高评价的日本动画制作公司,以极其意外的形式推到了大众面前。

7 月 18 日,因被人故意纵火,位于日本京都市伏见区、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所在的建筑开始着火燃烧。上午 10 点 35 分,附近的居民听见一声巨响后出门,发现建筑物冒着滚滚浓烟。这场火灾的消息随后开始扩散,震惊世人。

△ 燃烧中的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图片来源 | 朝日新闻

在这场火灾之前,人们口中的京都动画,常常与“一流日本动画制作水准”这种描述联系在一起。《凉宫春日的忧郁》《轻音少女》《声之形》……从 1981 年创立至今,这家公司也的确在源源不断地产出各种优秀作品。若干年后,凭借作品与质量,它也是个会留在日本动画史的存在。

想在日本动画业界站稳脚跟、留下声名并非易事。

京都动画的作品以细腻描绘日常生活见长。日本大学艺术学部电影科讲师、动画研究学者的津坚信之认为,京都动画的作品“采用了独特的色彩,形成了一眼就能认出来的风格”。他也提出,这家公司“在描画年轻女子时,也非常注重形体上的细节,非常逼真,从而吸引了很多女性粉丝。”

△ 京都动画官网首页,这间公司并未就事件本身发布更多信息,也没有直接发布任何募捐信息。图片来源 | 京都动画

京都动画有一个与众不同、但人们已经熟悉的创业故事:创始人八田阳子最早有过给动画公司“虫制作”上色的经验――虫制作正是那间出品《铁臂阿童木》的老牌动画制作公司,她带着住在附近主妇们一起接一些上色工作。结婚搬到京都之后,由她的丈夫八田英明担任社长,“京都动画”也正式开始了公司化运作,最早只是专门上色,成立一年后,开始接一些动画制作工作,1990 年代逐渐转型为动画制作公司。

八田英明看重独特性。时钟拨回 2000 年,新兴的电子技术涌入动漫业界,为动画制作提供了许多新的可能。而八田英明在此之外看到了更多的东西。他认为,新技术的到来,也让很多的动画表现方式变得近乎一致。

“大家都画相似的画,如何继续发展?”他问。

所以,除了影像表现力,京都动画也多把故事舞台放在自己所在的日本关西地区,这些地区的自然风景与人情氛围,给他们的作品烙上了底色。

京都动画的代表作《轻音少女》便是以京都及滋贺为故事背景的作品。近畿大学的学者综合社会学部助理教授(准教授)冈本健甚至认为,京都动画的这一做法,也促成了 2000 年以后日本社会出现的“圣地巡礼”热潮。

△ 京都动画制作的动画《轻音少女》。图片来源 | wall.alphacoders.com

改变不止于此。如何赚钱,如何付给员工薪酬,对于这些问题, 他们也采取了与日本动画业界不同的做法。

如今在日本,动画制作一般都由动画制作委员会牵头。这是一个起源于 1990 年代、因日本动画《新世纪福音战士(EVA)》引发动画投资热,从而在日本普及起来的动画制作联合组织。

一个作品的企划诞生之后,由担任企划角色的人组织,广告公司、动画制作公司、在线视频服务商等不同角色共同组织制作委员会,利用各自的资源增加作品的收益,依据出资比例分配利润,也可以起到分散制作风险的作用。

然而,这一做法也使得动画制作公司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动画制作公司是一个处于产业链中端的角色,在制作委员会中,常常出资较少或者不出资,即使作品大卖,也只能获得微薄的收益;另一方面,由于需要垫付大量工作外包费用或内部人力资源成本,一旦资金尾款回流不顺,动画公司也会遇到现金流问题。

与动画制作公司合作的原画师也受到影响。位于东京的动画公司多以外包的形式来完成一部动画的制作。从初期企划到后期制作,其间包括脚本、人设、美术设定、原画、动画、上色、背景、摄影、剪辑、录音、合成等各项流程,其中大部分工作会由公司外包给小团队。原画师也多以自由职业者的形式与制作公司合作,收入依据完成的作品数量而结算。

不设最低薪酬,所有收入均根据产出而分配,这使得原画师的收入并不稳定。倘若原画师某一个月无法产出,那么收入也会随之减额。可一旦他们为生计多接项目,又多少会影响作品质量。

面对这一难题,京都动画自 2003 年开始独立制作动画,内部包揽绝大多数制作环节――这是很多人已经了解到的事实,但是想要支撑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开发原创作品,既需要人才,也需要创意。

减少外包,是京都动画对抗外部环境的第一步。它为作画、背景、上色、摄影/CG等职种设置了正式职位,提供固定薪酬。这样做也减少了制作动画时的沟通成本,改善了动画外包时各方意见难以融合的窘境。稳定的社内人员合作也使得京都动画的作品更易呈现统一的风格,维持一定质量的产出。

它也有类似专门动画学校的人才养成计划,招收、培养希望在动画与美术/背景领域的年轻人,他们有可能成为京都动画的人才后备力量。

△ 京都动画专业养成塾的讲师们给学生们的寄语。第一段话来自动画科讲师石立太一(他也是《境界的彼方》系列、《紫罗兰永恒花园》的导演):针对“让画动起来”这件事,你能在多大程度上深入追求?又能在多大程度上真挚直面它?真的,真的。真的太难了。| 第二段话来自美术/背景科讲师渡边美希子(她是《紫罗兰永恒花园》美术监督,她说,在这个学科,不教数码绘画,只教手绘——所有进公司的美术/背景领域人士都要先手绘一年的稿子。但这二者没有优劣之分,只有手段之别):我希望大家不要流于追求工具的便利性,而是把工具当成实现想法的手段去做选择。手绘并不简单。当你愿意学它的时候,我们会把技术好好教给大家。图片来源 | 京都动画官网

正如中国很多公司开始重视“IP”的力量,那些创意产生的源头――小说、漫画,正成为公司们争抢的目标。京都动画也在将这一部分内容纳入自己的事业领域。如今,始于 2009 年的“京都动画大赏”已举办到第 11 届――这是个选拔小说作品的奖项。京都动画称,公司会保证出版得奖作品并将其动画化。

△ 京都动画通过 KA Esuma 文库项目孵化的作品。 图片来源 | 京都动画

也正是跟随着这个奖项,京都动画于 2011 年正式设立 KA Esuma 文库,孵化原创作品。第一弹作品就是拿了第一届“京都动画大赏”小说部门奖励奖的《中二病也要谈恋爱》,后来它不仅有了电视动画,还被拍成了电影。

如果说,2006 年,京都动画制作的电视动画《凉宫春日的忧郁》以其独特的故事及唯美的影像一跃成为现象级作品之一――那时,它大部分的工作都还是“接单制作”。在动画制作领域,京都动画制作的电影《声之形》于 2017 年获得了日本电影学院奖颁发的优秀动画作品奖。

△ 动画《凉宫春日的忧郁》图片来源 | Renote 

在原创领域,“京都动画大赏”与 KA Esuma 文库为京都动画提供了多部原创作品的好点子――《境界的彼方》《Free!(男子水泳部)》《无彩限的幻影世界》《紫罗兰永恒花园》《弦音――风舞高校弓道部》这些获奖作品依次得到了动画化的机会。

由此,京都动画不仅是一个“接工作”的动画制作公司,以学塾、员工、奖项、出版、制作结合的方式,渐渐开拓出自己的原创作品发展路径。由此,它也有更多机会在动画制作委员会中掌握更多话语权,获取更多收益。

△ 京都动画制作的动画电影《声之形》。图片来源 | YouTube

一场火灾过后,满目疮痍。

这场大火在 7 月 18 日下午 3 点被扑灭。经过多次搜寻,截至 7 月 21 日,已有 34 人死亡,根据京都府警察的说法,其中半数以上是女性。

火灾当时,除 6 名非社内人员,剩下 67 名均为京都动画的制作人员。

面对媒体,社长八田英明毫不掩饰失去人才的悲痛。京都动画公司迥异于业界的雇佣制度,也使得这一次火灾所造成的损失,并不仅仅停留在人才伤亡上。

一些工作项目仍不得不搁浅。京都动画暂停公开原定于 7 月 19 日发布的《Free!》新剧场版后续消息。电影发行方日本松竹则表示,原定今年 9 月 6 日上映的《紫罗兰永恒花园外传》及明年 1 月上映的《紫罗兰永恒花园剧场版》,以及明年夏天上映的《Free!》暂无变动计划。

△ 京都动画《紫罗兰永恒花园》剧照。图片来源 | YouTube

Editor’s Note

几个更新,以及想对读者们说的话

①关于捐赠:所有的判断来自于你对事实与风险的掌握,当然也包括你的情绪,但与道德无关。

日本动画内容海外发行代理商、美国公司 Sentai Filmworks 通过众筹网站 Gofundme,针对京都动画工作人员与遗属开展线上募捐活动,截至 7 月 22 日凌晨,已募集超过 185 万美元(约合 1273.2 万元人民币)。

 Sentai Filmworks 是一间成立于 2008 年、近两年活跃起来的公司,握有包括《女王之刃》《天才黄金脑》《薄樱鬼》等日本动画的海外版权,周边产品销售也是其重要收入来源之一。

7 月 19 日起,日本动漫及游戏周边连锁店 Animate 在店内设立了针对京都动画遗属与关联人员的募捐箱――这也是很多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公司在面对重大灾害时的应对方案。鸟取县政府及公益组织也设立了募捐箱,感谢京都动画那部与鸟取有关联的作品《Free!》为当地带来的客流。

截至目前,京都动画已经将所有的外界接触交由律师处理,而且并未就事件本身发布更多信息,也没有直接发布任何募捐信息。

《赫芬顿邮报》日本版指出,日本国税厅法人课税课表示,日本海外的企业或个人对日本盈利法人的捐赠,日本税法上并无制约。但日本国内盈利法人实施的捐赠会被看作受益公司的“收入”,这次京都动画案件属于重大事故,会有特别损失等各类“损失”计入,全年所有收入扣除“损失”后如果仍有余量,则需要针对这个余量支付法人税。

也有人提出,募捐之前,需要明确提出募捐的公司是否可以将募集的资金切实交给京都动画。需要提防募捐诈骗事件。也有人反驳说,美国拥有相对广泛的募捐文化,因此突发事件应对也较为迅速。

我们想说的是,是否募捐是个人决定。作为媒体,我们会尽量搜寻更多事实帮助读者们规避风险,但不建议读者们用道德上是否正义去判断你是否该做一件事。

②媒体反应:在重大事故/事件发生时,任何一个群体都有可能受到舆论误伤。善用我们的键盘。“我们与恶的距离”,可能比想象中近一点。

火灾发生一个半小时后,日本各大媒体上陆续出现这场火灾的相关报道。

铺天盖地的报道中,大部分媒体采取了冷静、克制的报道方式,集中报道与火灾相关的事实。主要信息均由警方传达后,再经媒体传达给大众。灭火进展、营救状况、犯人相关信息……随着警方调查的进展,一部分信息陆续被公开。

犯罪嫌疑人的姓名最初并未被公开。火灾发生的第二天,经过警方传达,犯罪嫌疑人的全名青叶真司及相关个人信息才在媒体上公开。一些媒体认为,由以往的案件看来,公开犯罪嫌疑人全名的行为并不多见。

火灾当日起,媒体上出现的与受害者相关的信息,仅停留在死亡人数上。随着事件发展,媒体会及时更新死亡人数及性别信息,但没有触及到详细的受害者个人信息。

也有极少数报道聚焦受害者家人。例如,有媒体采访了现场的一位中年人,描写他前来寻找自己的亲人的故事。他寻找的女性至今下落不明。而在媒体的报道中,该受害者信息与家人信息均以全名出现,没有经过修饰。这篇故事出现在多个媒体上,内容几乎一致。

犯罪嫌疑人信息公开后,有媒体前往其住所附近,采访了附近的居民。一些报道原样引述了居民的话,话中提到嫌犯很“宅”,这一报道内容随后引起争议。有许多民众认为不应强调“宅”,认为这样会将矛头引向“御宅族”群体。与此一起引发争议的,还有报道中提到该嫌犯也是个动漫迷。许多民众指责这一说法带有倾向性,可能引导大众对漫迷这一群体的印象。

虽然媒体尽量避免将犯罪嫌疑人描述为“精神障碍”,但一些网络话题还是偏向了这个角度。在话题讨论帖里,有人说自己的公司经此事件,让原本雇佣的精神障碍者立刻离职――但此事未经核实。这名发帖者表示,他担心从此社会上会形成对精神障碍者的偏见。

安全问题也是媒体关注的角度之一。日本电视台新闻资讯节目《News Zero》在报道这一专题时,就从事件中犯罪嫌疑人泼出汽油这个要点,分析汽油点燃后为什么会造成严重伤害,次日,又播出对东京消防厅专业人士的采访,剖析大楼构造如何影响灾害逃生。

除此之外,日本媒体也大量关注国外媒体的报道。此次火灾不仅引发世界的关注,也牵动着全球动画粉丝的心。但日本媒体报道中,无论从粉丝角度,还是从受害者及加害者角度,均没有出现刻意还原火灾现场、讲述煽情故事的报道。在日本各类灾害报道中,媒体报道的中心,仍为还原事件本身的真相。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forout
7月24日
愿逝者安息 生者前行
许智俊
7月30日
愿人世间少灾少难。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