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过了40年,配音演员又变成年轻人的新偶像了?

付费广播剧真的走上一条可持续的商业化之路了吗?其背后的配音行业在资本浪潮中又面临怎样的变革与机遇?

*题图来源:Unsplash | 摄影:Goh Rhy Yan,阅读本文过程中若出现生词,可配合文末词注“服用”。

挤上地铁,戴上耳机,陆林便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骏马嘶鸣、冷刃相接,爆炸声不绝于耳,闭上眼仿佛就能看见阵阵火光,一个厚重的声音传来:“上一集说到……”

不同于盯着屏幕的大部分乘客,陆林的“地铁伴侣”只有声音。她的手机里下载有《杀破狼》全三季广播剧,“原著优秀,改编合理,配音老师创造出了人物的灵魂”是这位忠粉对于《杀破狼》广播剧的评价。

广播剧,又称“声剧”,是一场声音大戏,一种听觉艺术。广播剧多以人物对话和解说为基础,伴以音响效果、背景音乐来渲染气氛、把听众带入故事,创造出身临其境之感。

视觉手段的缺失反而使听众自然而然成为了“创作者”,去想象声音背后的画面。“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广播剧的每一个听众,也有自己心中独特的主角形象。

也正因为只有声音,广播剧一直以来都属于小众范畴。

1980年代堪称国内广播剧的春天,经典作品如《李自成闯石门寨》深受欢迎。然而到了1990年代,电视媒介的崛起遮住了广播媒介的光环。21世纪,“网配”圈子在互联网时代生根发芽,日益壮大,但广播剧的创作依然可以用“为爱发电”来形容。

而《杀破狼》等商配广播剧大获成功,让人看到了从“为爱发电”到掘金的可能。仅在猫耳FM上,《杀破狼》三季总播放量已经超过5200万,第一、二、三季售价分别为19.9元、29.9元、39.9元。付费挡不住粉丝的热情、满足不了砸钱的心愿,广播剧打赏、周边购买、声优见面会也相继诞生。

△ 广播剧《杀破狼》打赏页面

付费广播剧真的走上一条可持续的商业化之路了吗?其背后的配音行业在资本浪潮中又面临怎样的变革与机遇?

广播剧的粉丝文化

从始至终,广播剧与配音圈密不可分。

学生党陆林从一年半前开始关注配音行业,从此“坑底躺平”,对国内大多知名配音演员的作品如数家珍。《白蛇·缘起》上映的时候,陆林为支持男主配音演员杨天翔,在电影院刷了三遍。

△ 配音演员阵容也是《白蛇·缘起》的魅力之一

“以前看国产剧都会舔屏颜值,”陆林说,“现在的习惯是先看配音表,有喜欢的老师,这剧就追定了。看国漫、听广播剧的话更会关注配音,因为配音几乎就是角色的灵魂。”

国产电视剧因为拍摄收音效果等原因,大部分都会请配音演员进行“后期加成”,普通人也许会分不清楚演员原声与配音的区别,粉丝却能清晰辨认。

如果有听不出来的“新声音”,陆林也会去搜一下新配音演员的名字,然后“摸去微博关注他”。“国内配音演员数量不多,有新人参与总是好的,他们是这个行业的'活水'。”

同样作为杨天翔粉丝的上班族Taku则是“追线下狂魔”。如今漫展为吸引观众,大多会请一些配音演员作为嘉宾参与现场活动和签售,三个月来,在福州工作的Taku已经追了三场漫展去见偶像,并且每次都会自费做应援纪念品与同好交换。

“配音圈相对小众,更容易交到朋友,”Taku说,“也有更多机会和喜欢的配音演员在微博互动、在现实中见面。”

配音演员的粉丝是购买广播剧的主力军。陆林与Taku均表示“会购买喜欢的配音演员的几乎所有广播剧作品来支持他们”。

“配音演员太有魅力了,”Taku说,“在广播剧里,抛去动作、面部表情、外部环境,他们要用声音变化、情绪差别来体现人物的个性,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广播剧付费是对他们工作的肯定,有了财务保障,他们才能更好地投入创作。”

广播剧的另一大批受众是原著粉。改编成广播剧已经成为了拥有一定粉丝基础的文学作品“立体化”的重要途径之一。与影视化相比,广播剧成本较低、更易操作、涉及面广,能满足粉丝“看书不过瘾”的衍生需求。对于这部分听众而言,尊重人设、合理改编尤为重要。

广播剧与文学作品,尤其是网文IP的联动效应已经十分明显。原著粉丝因广播剧开始关注配音演员,配音圈粉丝因为听了广播剧而去阅读原著双线并行,且这种热度已经渗透到三次元中。

在6月的上海CP24漫展上,猫耳FM广播剧《伪装学渣》周边一经宣传发行就引来热烈的反响,在现场被一抢而空,可见粉丝购买力不容小觑。

内容付费浪潮中的质量飞跃

2016年是知识付费元年。三年过去,原创环境虽依然脆弱,比起往昔拿来主义盛行的时代却已经有了长足进步,版权意识也日渐深入人心。喜马拉雅“音频问答”等一系列内容付费悄然给广播剧付费铺好了道路。

在“为爱发电”的时代,一部广播剧的制作周期短则数月,长则数年,即便如此,还是有项目告吹的可能,质量也参差不齐。而目前市场上的付费广播剧,几乎都有国内顶级配音工作室把关。

“知道喜欢的广播剧要付费,我还挺安心的,起码不会坑掉。”Taku说,“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有点贵,但我自己买回来听下去,就觉得质量值得这个价格。打个比方,听广播剧给我带来的快乐和去迪士尼一样,那既然去迪士尼需要门票,听广播剧付费也就很容易理解。”

正规的商配广播剧是对受众期待的保障,任何行业的长远发展都离不开资本。

2018年,开心麻花旗下“剧好听”与配音工作室光合积木打造的广播剧《死亡通知单》甚至由台柱子沈腾担任主役。2018年11月,在蜻蜓FM的内容生态发布会上,其COO介绍公司将投入亿元制作超级广播剧,作为九大内容矩阵的重要一环,希望尽快占领细分市场的份额。

相对大企业的缜密思考,受众的想法似乎更加单纯。“我们不能一边说这个行业不够好,一边不愿意花钱。”Taku指出,“广播剧也是一种艺术,这就像是大家一起支持一群艺术家的梦想,在资本至上的环境里给他们一个出头的机会。粉丝愿意买单,更多钱才能进到这个领域,他们才不会因为缺钱而做不出好作品。”

艺术与流量

付费广播剧对于幕后配音演员来说无疑是件好事。从业11年的配音演员水原告诉金字招牌研究所,近年来大众对于配音的认可度的确在逐步提升。

“以前过年的时候,长辈问到工作,都不知道配音是干什么的。”水原说,“他们不认为电视剧需要配音,也有人觉得配音就是配街头小广告。”

不过“广告”配音确实在配音演员工作范围之内。除了广播剧、广告、电视剧,配音演员也会给纪录片、专题片、动漫、游戏配音。配音演员从幕后走到台前,国漫和游戏的快速发展功不可没。《狐妖小红娘》《全职高手》等作品带火了一批年轻配音演员,甚至推动了国内“声优偶像化”的趋势。

整个配音行业也逐渐由分散转向组织化,从网配社团走向公司运营。北斗企鹅、音熊联盟、光合积木、729声工场等皆为行业代表,也是付费广播剧的第一批尝试者与获益者。

△ 湖南卫视《声临其境》海报

2018年,湖南卫视《声临其境》的大火让更多人认识到配音的魅力,配音演员在不同性格的角色间自由转换,甚至现场演绎“精分”。此前,《天天向上》也做过配音演员专场。综艺节目带来的流量迅速提高了配音演员的知名度,也让默默耕耘数年的领军人物真正站到了金字塔顶端,其粉丝粘性甚至会高于演员。

相比之下,绝大部分普通配音演员依然在追求“艺术”与“流量”间的平衡。

“某个角色的配音演员一般由配音导演来定,和导演对作品的理解、个人审美风格都有一定关系,”水原说,“或者由客户指定名气比较大的老师来配音。但考虑到市场回应,并不是你想配成什么样子都能如愿。客户是有数据支持的,比如,配成这个甜的感觉,游戏用户粘度立马上去,如果改成更偏写实的画风,数据就会变差。”

与所有投入到市场中的作品一样,既然是“商配”,迎合不可避免,只看“度”如何把握。

相比有声书的薄利多销、制作流程化,广播剧行业生态的建立可谓困难重重。商配广播剧涉及到版权收购、前期录音、后期制作、利润分成、平台合作等一系列问题,小规模工作室想要打造“精品”,不得不权衡收益与代价。

“但是最好的作品,都是靠认真两个字做出来的,”水原说,“做好东西不能计较利益。”

△ 配音演员水原所在的咣浪工作室

广播剧的困境与前路

广播剧起步并不晚,发展速度却相对缓慢,这与其局限性密切相关。

对于Taku而言,“喜欢的广播剧,第一遍一定会在安静的时候慢慢品,但二刷、三刷往往是跑步、洗衣服、开车的时候听。”水原则认为,“如果纯音频平台没有重大突破,广播剧一直会是小众形式。”

画面缺失给广播剧带来想象空间的同时,也成为了最大的限制。适合改变成广播剧的小说作品,往往需要明显的冲突、清晰的时间线与故事脉络。

“表达深奥、大气、厚重的东西是很困难的,”水原说,“有视觉加成,看起来还费力的东西,单靠听觉理解会更费力,比如《冰与火之歌》这类作品,纯靠声音,很难表达完整。但是主打‘小温情’的作品,只能做成短剧,长不起来。”

除了内容选择受限以外,人才缺失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问题。

活跃在市场上的职业配音演员数量不足,开设配音专业的大学也寥寥无几。国内虽在尝试“声优偶像化”,但与较为成熟的日本市场不同,不能让配音演员多期发展。

“日本做的比较好的一点是保留了CD购买力,随之而来的是买声音制品等音乐消费习惯,”水原指出,“国外也有很多配音演员是音乐剧出身,但国内声乐功底好的声优不多,走偶像化道路会面临更大困难。”

但Taku对此有不同的看法。“配音演员首先要做好配音,没有必要成为偶像。虽然自己很喜欢现在出名的声优老师,但还是希望国内能出现更多不一样的声音,打破这种‘垄断’的局面。”

△ 配音演员(从左数):刘琮、金弦、杨天翔 | 图片来源:Taku

不论是否“偶像化”,配音行业的参与者越来越年轻已成事实。有声漫画、动漫、IP改编广播剧,都在把资本的目光吸引到二次元的世界,而“配音”也从爱好变成了年轻人职业清单上的一种选择。

配音演员同样是表演者,学会基本的发声技巧之后,更大的难点则是如何演好这个角色。广播剧说到底也是“戏”,戏好不好,才是决定一部作品成功与否的关键。

在人才培养体系建立完善之前,水原认为,“不如去学表演,或者学音乐剧。很多人学会了正确的表达,但是不够细腻,或者中规中矩,就变成没有灵魂的拿腔拿调了。人生体会不同,出来的作品也不一样,声优本身的阅历,也决定了他能不能驾驭角色。”

学界未动,市场先行,一线配音工作室已纷纷推出新人培养计划。例如,729声工场开设“新人声优育成project”,分为专业组和兴趣组,由业界知名配音演员作为导师给学生授课,表现极佳的潜力股将直接与工作室签约。知名配音演员边江也于2016年成立“边江工作室”,走上正规化培养接班人的道路。

△ 729声工场新人配音培训现场

然而,国内仍未出现“统一”、“标准”的配音演员培养模式,摸着石头过河成为业界常态。在配音演员培养之外,有多少年轻人愿意成为后期制作者,仍有待时间的验证。

广播剧辉煌过、沉寂过,如今寒冰再破,社会对文化多样性的包容给了广播剧缓慢而持久的发展动力,与二次元文化、年轻消费者关系密切的新时代广播剧重回大众视野。它是否会成为知识付费的新风口,还需要多久才能成长为成熟的内容产业,多方利益相关者均拭目以待。

金字招牌词注:

广播剧:以人物对话为主,旁白较少,用演绎表现情节,类似没有画面的电视剧。

有声书:旁白较多,用说推动情节,相当于念小说。

声优:日语中配音演员的意思,英文缩写为CV,目前已成为和“萌”“吐槽”一样成为无需翻译也可融入日常中文交流的词汇。(本文中的声优皆指国内的配音演员。)

为爱发电:也称“用爱发电”,即兴趣的目的大于盈利的目的地做某件事。

坑底躺平:即非常喜欢,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舔屏颜值:即非常欣赏某人的长相。

坑掉:即创作中途停止。

刷:即看的次数。二刷、三刷即看第二遍、第三遍。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陆林、Taku为化名,水原为配音演员艺名)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黎平
7月16日
圈里各位因网配事业为爱发电说长起来也有十多年了,现在能有这样的关注度还是很惊喜的。从一开始的小成本发电制作到现在更多的高质量和大咖位广播剧,这个圈子一直在缓慢的升温,近几年也达到了一定热度,再加上质量的提高、粉丝的累积、外界的宣传如现在也有一些类似的综艺节目,广播剧的前路还漫漫但未来依旧可期。希望网配事业的未来能有更大突破性的发展。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3
静海闲人
7月7日
CV是Character Voice的英文缩写,作为工作职责的划分,不能和声优/配音演员划等号,就好比你可以说一个作品的staff是哪些人,但你不能说某个人的职业是staff。希望一财能小修一下内容免得读者产生误解。
黎平
7月16日
圈里各位因网配事业为爱发电说长起来也有十多年了,现在能有这样的关注度还是很惊喜的。从一开始的小成本发电制作到现在更多的高质量和大咖位广播剧,这个圈子一直在缓慢的升温,近几年也达到了一定热度,再加上质量的提高、粉丝的累积、外界的宣传如现在也有一些类似的综艺节目,广播剧的前路还漫漫但未来依旧可期。希望网配事业的未来能有更大突破性的发展。
煮酒祭未央
7月7日
琮爷不错的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