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真的“有毒”!牛津“年度词语”公布

“有毒”的不只是环境污染,更有英语世界的公共讨论空间。

“有毒”不仅是中国网络的流行语,也是今年英语世界的热词。牛津词典日前公布2018年年度词语,“有毒”(toxic)榜上有名。它不仅指的是传统意义上的污染,更指涉着英语世界恶毒的网络舆论氛围和社会风气。

牛津词典出版社美国词典部的主任凯瑟琳·马丁指出,“有毒”代表着2018年英语舆论场的一大趋势,这个词在牛津词典网站上的搜索次数大幅攀升。她认为,除了环境中的污染、恶毒的政治语言越来越引起关注,与MeToo运动相关的“有毒的男子气概”(toxic masculinity)也贡献了不少的点击量。

Toxic Masculinity,比汉语中的“直男癌”更进一步。它不仅意味着不够体谅女性,还在描述这样的男人:他们认为竞争而非合作才是人际交往的主线,只有暴力、甚至性骚扰,才能展示男性的魅力。

这个词的流行可以视作是MeToo运动的遗产。这场网络运动在去年就获得了极高的关注,2017年《时代》周刊将封面人物史无前例地给了若干位“打破沉默的人”。从性骚扰的韦恩斯坦,到种族不平等的若干骚动,这些在Twitter上打着“我也是”(#Metoo)标签的勇士们尝试改变这一切。“有毒的男子气概”,都曾让她们备感受伤。

今年落选的词汇同样引人深思。Facebook、Google等互联网大公司的隐私安全和市场垄断近来颇受关注,这让“Techlash”成功入围榜单,这个词指的就是社会上广泛弥漫着的对硅谷大公司的不信任与抵制情绪。

去年的牛津词典年度词汇是青年震荡,指的是青年人用行动为文化、政治和社会带去改变。这个最初由Vogue杂志编辑戴安娜·佛里兰(Diana Vreeland)在1965年提出的词语,一直以来只在青年改造时尚与音乐的亚文化中使用。在那个叛逆的1960年代,青年人尤其是嬉皮士的确成为全球共同的一道文化现象。

2017年6月的英国大选和9月的新西兰大选,再一次凸显了社交网络时代青年人的力量。当年夏天,多数人都预言青年人的政治冷漠会让特蕾莎·梅所在的保守党继续保持大幅领先的优势,实则青年人的热情参与让她们失去了议会的多数席位。

2016年,牛津词典将年度词语给了“后真相”。在一场堪称史无前例的混乱选战中,全球都在围观昔日堪称灯塔的美国如何淹没在口水战之中。和新闻事实相比,后真相更关心的是情感与动机。2015年,牛津将年度词语给到了“笑哭”的emoji,再之前分别是“电子烟”、“自拍”、“一团糟”和“艰难的中产”。每一年的牛津词典年度词汇,都让我们可以以管窥豹地记录那365天的记忆。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