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女玩家变多,游戏公司不再“重男轻女”了

女性玩家也许很难在短时间内获得游戏世界的绝对平等,不过越来越多的游戏公司大概不敢再像过去那样“重男轻女”了。

如果你是一名女性读者,不妨在阅读之前先做一道“解释以下名词”的测试题:

1. 猥琐发育,别浪!

2.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3. 祖传虚弱

4. 瞎了我的氪金狗眼

以上四段话分别来自于四款游戏,在大多数人看来,这些游戏“黑话”通常出现在烟雾缭绕的网吧或者男玩家的麦克风中,如能彼此听懂,便证明是打游戏的同道中人。

21岁的郑琳却谙熟这些游戏黑话,她在小时候便常在家和父亲一起玩小霸王游戏机和超级玛丽,上学以后开始在电脑上玩《绝地求生:大逃杀》(俗称“吃鸡”)、《英雄联盟》(简称LOL)等多人在线游戏。那时身边几乎没有女生打游戏,她只能和班上的男生组队,只要有时间允许,每天都会打3到4小时游戏。尽管郑琳形容自己的技术很“菜”,但这并不影响她对游戏的热情:“跟技术无关,女生打游戏上瘾起来,跟男生没什么区别。”

打游戏在社交网络上常会成为不少女性诟病男性的一个爱好,它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宅”和“不解风情”,毕竟男性一打起游戏来,微信和电话等一切外在干扰都会被屏蔽。

然而,多个最新报告显示,如今有越来越多的女性正在爱上打游戏。

根据IDG去年发布一组数据显示,《王者荣耀》中的女性用户占总用户的比例达到54.1%,已经超过男性,远高于同类游戏35%的平均水平。今年5月,游戏产业数字研究机构“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年中国女性游戏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游戏用户数量较2017年增长了2100万人,达到5.83亿人,其中女性游戏用户数量增长约1500万人,成为拉动游戏用户增长的主要增量。

△ 《王者荣耀》

有一个比较直观的表现是,在“吃鸡游戏”最火的那段时间,几乎每个年轻人的朋友圈里都经常刷出晒战绩的动态,这其中有很多女性的身影。知乎上也出现了像“女玩家玩《绝地求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的问题,它的回答已经超过了2000条。

很多游戏公司已经注意到了这个现象,并尝试在游戏设计和营销上向女性用户示好。

休闲类游戏,出现女玩家氪金潮

提到国内火爆的女性游戏,必然绕不开去年年底爆红的恋爱养成类游戏《恋与制作人》——这款游戏在上线的第13天排到iOS畅销榜前10名,约94.2%为女性玩家。据伽马数据CNG测算,《恋与制作人》上线30天的全平台流水超过2亿元。

这款游戏由叠纸网络出品,此前它曾在2013年推出《暖暖的换装物语》和《暖暖环游世界》,在2015年推出《奇迹暖暖》,其中《暖暖环游世界》在苹果商店曾获得日本区付费全榜第一,拥有大量亚洲女性玩家。只不过,之前的几款游戏多以个性化装扮为主,满足女性用户的审美需求,而《恋与制作人》则直接满足了女性对“完美男人”的想象——四款不同风格的男主角,配音由吴磊、夏磊、边江、阿杰完成,女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挑选,自己则作为刚接手父亲濒临破产影视公司的少女。

和手机上的男性游戏角色谈恋爱,和对着屏幕上的韩剧欧巴幻想自己是剧中的女主角,这两者把握的是女性的同一种心境。《恋与制作人》用“游戏”的方式增加了幻想过程的体验感,而想要体验地“一帆风顺”,除了需要抽卡时候的运气,更需要用钱来开路。

△ 《恋与制作人》

如果说此前女性往往是男性玩游戏的“受害者”,那《恋与制作人》可以说第一次让男性见识到了女性玩游戏的“可怕”。

“我女朋友每次都几百块钱地充值,几乎是毫不犹豫,要我看这钱还不如拿去买包呢,”在校大学生张文涛说道,他和女朋友是大学同班同学。几乎每个周末张文涛都会和室友去网吧打《绝地求生:大逃杀》,女朋友则对电脑上的联网游戏不感兴趣,只是偶尔玩玩手机上的休闲小游戏。女朋友为手游氪金还不足以让张文涛感到奇怪,毕竟自己打游戏买装备也经常花钱,相比之下他更受不了女朋友对“纸片老公”的痴迷程度。

“那两个月,她朋友圈发的全是那个叫什么许默的,还每天拉着我帮她抽卡,抽不到好的还怪我。”张文涛至今也无法理解女朋友花钱和虚拟人物谈恋爱的意义何在,好在那段时间他看到其他女同学也在朋友圈晒自己的游戏老公,因此克制住了自己对女朋友的“偏见”。

不过渐渐地,张文涛不再经常听到女朋友念叨许默,这个名字被换成了“蛙儿子”。令张文涛欣慰的是,这款游戏不需要花钱,连他玩了几次也觉得很有意思。

△ 《旅行青蛙》 

这是一款来自日本的放置类养蛙游戏《旅行青蛙》,其中超过7成的玩家是女性用户。事实上,女性玩家一直是休闲游戏的主要玩家群体,尤其是在移动端。据伽马数据统计,在3.7亿的休闲游戏用户中,女性用户占据了六成。移动设备市场分析机构Flurry统计的数据也显示,女性花在移动游戏上的时间比男性多35%,在游戏上的消费金额也比男性高31%。

竞技类游戏,专业女玩家在增长

“不经常玩游戏的女生,才会去养青蛙和玩《恋与制作人》那种游戏。”李薇薇说道。由于父亲是一名游戏爱好者,李薇薇很早便接触到了游戏,15岁那年她和班里的男同学一起打英雄联盟,渐渐发现自己的游戏水平比很多男生都要好。两年之后,李薇薇和游戏里的女队友组成了线下战队,开始打《守望先锋》游戏的职业比赛。“女生也有很多打游戏打得好的,从竞技风格上来说,女生偏稳,男生偏猛。”

李薇薇和郑琳将她们这种偏爱在电脑上玩竞技类游戏的女玩家称为“硬核玩家”,并都表示自己对《恋与制作人》和养蛙等游戏无感,且很少在手机端上玩游戏。“手机上的游戏复杂度、操作感和灵敏度远远不如电脑。”郑琳说道。

如果分析游戏设备的消费数据,就可以发现这类女性“硬核玩家”的数量在增多。根据JDND发布的《2017年3C游戏设备网购消费趋势报告》,2014年男性用户购买游戏设备的占比为90%,到了2016年占比下降到了88%。而在2017年上半年,购买游戏设备的女性用户数量同比增长56%,增幅已超越男性。

从目前来自iOS平台和安卓平台的游戏数据来看,女性使用时长高于男性的游戏有模拟类、纸牌类、方块类、宾果游戏等。男性使用时长高于女性的有卡牌战斗类、塔防类、射击与角色扮演类等游戏。但一个大趋势是手机端的游戏操作更为简易,这让女性可以更快上手竞技类游戏。

根据企鹅智库去年发布的《王者荣耀深度调研报告》,80.6%的女性玩家表示,《王者荣耀》是自己玩的第一款MOBA游戏(多人联机在线竞技游戏),而这个比例在男性玩家那仅为54%。《王者荣耀》的单局时间短,操作简单,女性玩家不用费劲研究游戏攻略,这使得这款游戏格外受女性欢迎。

“传统游戏虽然并不以吸引女性玩家为主要定位,但随着传统游戏社交属性的增加,尤其是一些社交性强的MOBA与二次元游戏为代表的传统游戏也开始受到女性青睐。”完美世界的相关负责人李洁告诉《第一财经周刊》。这家公司是《反恐精英:全球攻势》(CS:GO)和《DOTA2》的代理发行公司。

△  图片来源:Pexels

“社交”是吸引更多女性玩家入游戏坑的主要原因。在调查女性开始玩《王者荣耀》的原因时,61.7%的女性表示因为“周围朋友玩、好奇主动下载”,36.6%的女性因为“朋友推荐,拉我下载玩”,11.6%的女性因为“社交网络里讨论多”,而男性的这三个原因的比例均低于女性。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互动娱乐天美工作室群总裁姚晓光曾表示,当玩《王者荣耀》的女性增多时,女性天然的社交属性会让《王者荣耀》成为她们的一种社交方式——当周围的人都在谈论《王者荣耀》时,不会玩的人就会显得格格不入。

尽管很多竞技类游戏不需要通过氪金来通关,但有一项设定是能够巨大促进女性游戏消费的——皮肤。《王者荣耀深度调研报告》中,43.6%的女性表示自己的消费动力是“让英雄外形更好看”,而45.9%的男性表示是为了“体验更多英雄”。

“女生都喜欢漂亮的皮肤啊,从原来的QQ炫舞那种游戏开始就是。”自称“硬核玩家”的李薇薇说道。她目前在《守望先锋》上购买皮肤的花费已经超过一万元,平均每套皮肤100多元。

游戏厂商开始把女玩家“收入囊中”

尽管在2017全国女性用户规模达到2.64亿人,占比达到45.2%,但来自女性玩家的销售收入仅为430亿元人民币,占总体游戏市场的比重不足1/4。

“因为女性游戏付费用户更倾向于小额的消费,各端口月均消费在百元以下的占比约为六成。”李洁说,“这主要因为女性多是游戏轻度玩家,而且以消除、换装类游戏为主,这些游戏可以设置的付费点有限,不过随着女性游戏的开发,付费点丰富了,消费额度会有一定提升。”

在2017年国内收入排名前二十的移动游戏产品中,女性付费占比超过50%的仅有《开心消消乐》一款,排名第八,巨大的付费潜力让游戏公司们更加重视女性游戏玩家。目前完美世界研发的多款游戏都瞄准了女性用户市场,如《烈火如歌》手游、《梦间集》、《梦间集天鹅座》、新《诛仙手游》等。

所以瞄准女性玩家,指的是在游戏设计上更照顾女性审美。“在游戏的设计上,操作和规则不能复杂,也不能太过暴力和血腥,要有更完美的画面和动画。“此外,李洁告诉《第一财经周刊》,游戏要给女性玩家更多自主选择的空间,比如游戏人物的服饰、发型等等,以及更多可自由选择的剧情、对话等。“关注细节,在对人物的刻画方面越细致、真实、详尽越好。”他说。

采用了这套方法后,在新《诛仙手游》的新增用户中,年轻女性用户占比达到45%,这个占比在重度MMORPG(多人在线角色类扮演游戏)中算是比较庞大的,此外《烈火如歌》手游还开发了针对女性用户的“美颜相机”功能。

根据游戏分析公司QuanticFoundry去年发布的数据,《守望先锋》上的女性玩家比例达到16%,是普通FPS(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的两倍,因为里面的游戏人物兼具男性和女性的审美,画面并非完全写实那样血腥,操作也更容易上手。

△ 《守望先锋》

Quantic Foundry的联合创始人尼克·伊曾表示:“更多女性玩家的游戏类型更强调完成与幻想,这是激发女性最重要的两个动机,而男性爱玩的游戏风格则强调竞争和破坏,这是男性更注重的两个动机。”

吸引女性玩游戏,也会带动女性游戏从业者的需求量。根据国际游戏开发者协会(The International Game Developers Association)的统计,2009年至2014年期间女性游戏开发者的数量增幅达到22%。《守望先锋》和《魔兽世界》的开发商暴雪集团也在去年公布了“全球多元和入选计划”,表示将征集和保留更多的女性开发者。

此外,吸引女性玩家需要加大社交媒体的推广运营,制造热点话题,比如影游互动、明星代言等。“还需要加大二次元衍生文化的营销,同人画师中约70%到80%都是女性,她们非常热爱游戏,不仅有持续性的内容生产能力,还各自擅长不同的风格,这些画师通常有互动、分享精神,往往一幅画作能被转发成百上千次,再加上粉丝的助推,其散播效果非常好。”李洁说道。

但在游戏领域,真正的男女平等还未到来

几个月前,李薇薇所在的女子电竞队被俱乐部宣布解散了,现在她正忙着准备《守望先锋》的校园赛和业余选手赛,其他的队员也同样做着和电竞相关的事,比如电竞俱乐部的经理或者领队,但很少有人继续做选手了。

“虽然很希望女性职业电竞选手能够有一天像男选手一样,有机会和资源,但我真的觉得很难。”李薇薇说。

战队解散前,李薇薇所在的战队曾在一次京东举办的《守望先锋》赛事上进入全国前二十名。“也就是说,这二十个队里,后面有几个男队成绩都不如我们,但是他们的赞助费肯定都比我们高。”据李薇薇回忆,自己之前所在的俱乐部,男队一年可以轻松谈下几百万的赞助,而女队经常只能拿到十多万。

“你看韩国电竞这么发达,女队一样得不到重视,再看看传统体育,就拿国足来说吧,男队踢得再差,也有人看,有人赞助,相比之下女足得到的关注太少了。”李薇薇说道。

作为女性职业玩家,李薇薇感受到了因性别带来的困扰。但另一方面随着女性玩家的增多,社交网络中也同时存在着很多对她们的“质疑”,比如技术太烂、只会撒娇不认真玩游戏等等。

游戏媒体Polygon曾在2013年发布过一篇文章,里面提到“文化刻板印象”怎样塑造了游戏市场:人们普遍认为玩游戏的都是男孩,喜欢技术的也都是男孩,而大多游戏软件的开发岗位由男性主导,于是开发者们设计出大量男性喜欢的游戏,营销也面向男性玩家,最后玩游戏、在游戏上花钱的多是男性,又进一步加深了刻板印象。

女性玩家也许很难在短时间内获得游戏世界的绝对平等,不过越来越多的游戏公司发现女性玩家既能打怪兽又能氪金,还愿意转发朋友圈,大概不敢再像过去那样“重男轻女”了。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珞珈小和尚
2018年10月15日
最后一段哈哈哈哈
怎么办
2018年10月13日
很快,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她们自己都会有答案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