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制造少年

说起难以忘怀的少年角色,我心中当仁不让第一名是《蓝色大门》中的陈柏霖。他扮演的张士豪穿着白衬衣,骑着单车,笑容有些大咧咧,身上带着毛糙和小粗鲁,但是情感如此简单。

十多年过去了,张士豪变成了《后会无期》里胡子拉碴的江河,再也没有当年的模样。但是少年们却没有在生活中缺位。

这是一个丰富的年代。在多年以前,无论是陈柏霖、张震还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要出道,还是只能靠电影,也没什么固定的“人设”。上一个风靡大江南北,偏于娱乐明星的,还是小虎队。但如今,因为综艺的出现,曾经的演员已经变成了“艺人”,他们要能在综艺上全能,显示自己“高情商”的一面,还要知道怎么抖包袱,怎么讨人喜欢,可以说,这些少年多多少少都是制造出来的“产品”。

易烊千玺在TFBOYS时期,是最不出彩的一个小男孩。但在单飞后,目前来看他人气已经不容小觑。他们团队很聪明地将他塑造成了一个内敛、文艺、性格中又不乏温柔的“成年男人”。甚至连粉丝自己都说,“感觉他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就是人设好。”

人设,是一种你明知是假还是会买单的产品,人们需要完美的偶像。最关键的是如何做好一个产品经理。比如当年易烊千玺最为关键的转折点,就是给《T-Magazine China》拍摄的封面硬照。此后他参加了《这就是街舞》,能看出来在尽量像大人一样更深思熟虑地说话。加上街舞本身是“酷小孩”的爱好,女孩们很多会喜欢这种有叛逆爱好,但本质是个单纯男孩的人。

TFBOYS的“伯乐”黄锐实际上也算踩中了互联网的红利,如今要再做这样的男团,很难复制当年三小只的成功。

如今要做一个“明星产品”,需要有产品化的思维。在采访黑金经纪的聂心远时,能明显感觉到他有很清晰的“造星”思路。比如曾舜晞刚出道要多刷存在感,上节目他就会让曾舜晞穿上“大眼仔”的衣服,这样别人方便记住。到了演戏的时候,他又拿下了这个“标签”,因为听着过于像小孩。

但也有走传统影视路线出道的明星,比如白敬亭。但他的路相对就会更加曲折,苏玮明说起早期白敬亭上综艺,也会受到很多质疑,只是他自己会拿着韩日的综艺学习,总结出一套符合自己形象和性格的设定。刚开始参加《跟着贝尔去冒险》时,苏玮明虽然教白敬亭一些技巧,比如要多照顾人,偶尔还是要表现一下自己很累的样子,但实际上到了野外,白敬亭就把这些建议扔到脑后了。当初参加《贝尔》时,他更多展现的是原本的性格,但这也让他显得综艺感不太强。

但时间走到现在,艺人们背后多有团队指导他们如何展现自己最好的形象,这已经成为了一门课程。但有意思的是,这些男孩的人设很多都是单纯的“暖男”形象,出了不少国民弟弟,国民校草。或许,当下人们在生活的重压下,自己的伴侣也疲于奔命,没法提供安慰,他们正好填补了空缺。

明星和偶像都是短暂的流星,演员生命周期更长。但这些少年真的磨炼好自己的演技了么?虽然他们都想要有长久的职业生涯,但在当下如此浮躁的环境中,真的有这样的机会让他们留下长青的作品吗?毕竟,做一个片酬千万的流量,表面看来还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