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十周年特刊来啦,我们想把它隆重推荐给大家! |CBNweekly十周年

在媒体行业,每当来到一些特殊的时间节点,编辑部的情感表达方式,总是做一本特刊。

2018年2月25日,是《第一财经周刊》创刊10年的纪念日。10岁当然是一个大生日,我们于是制作了这本今天想要隆重推荐给大家的、情真意切的十周年特刊。

对于那些多年来支持和喜爱我们的老读者,这本特刊想必会是一个很好的回顾和纪念,值得收藏;而对于那些此前跟我们并不太熟的新朋友而言,也欢迎从这本特刊开始,更深入地了解我们。

不谦虚地说,这期杂志满美的。当然,要完整感受这种美,最好是买一本纸刊,这也是我们的第一推荐。如果你是我们微信公众号的订阅者,可以直接点击底部“周刊小店”进入购买页面。如果不是,那么识别文末附上的二维码亦可。

假如只想更快地阅读感兴趣的部分文章,那么,只需直接点击文中链接。

以下是我们为本期杂志特别推出的采编手记。通过记者的采写感受,你会更好地理解这本特刊的亮点,以及,我们为什么需要这样一份集体回忆。

关于这本特刊,主编赵嘉这样说: 

大凡要承载纪念意义的特刊,也容易落入套路。对于这本特刊以什么为主题,以及如何表达这个主题,我们思考了很久。过去10年,无论中国还是世界,所经历的变化之巨,既体现在速度上,也体现在复杂性上。简单地以时间为线索做些梳理,怕是难以承担特刊的使命,我们必须找到一个词汇,它能够把我们对这种变化的感受,精确地表达出来。

在一个头脑风暴沉默的间歇,“明亮”这个词突然出现了。透过那么多改变世界的事件、人物、公司或者产品,让人无法描述的变化,以及令人不安的不确定性,我们发现,相比10年之前,眼下的商业世界变得更“明亮”了。这种明亮存在于新生的事物里,也隐藏在消失的事物中,散落于一条街道,一个城市,一座咖啡馆,一个人的想法里,也蕴含在我们对于生活的怀疑,质问,甚至吐糟中。

正如这期杂志的封面设计,491篇报道主题按类别划分为11个色块,它的色彩之所以斑斓耀眼,不是因为布满暖色,而是因为暖色中夹杂着冷色——现实世界中,灰暗的角落多于明亮的角落,事实上,真正明亮的是我们内心对未来的期许,是对更多可能性的追逐。在给491个封面主题归类的时候,我意识到这本杂志的编纂者——无论他们是谁,正是带着这种期许来提每一个问题,做每一次采访,撰写每一篇稿件的。

一个字,一个标点,一句话,很多时候我觉得我们是在一个高科技时代从事着一项古老的手艺活。可是,也许正是这种手艺活的笨拙与不合时宜,才能对抗时间的残暴,而催生人和人之间的某种信任——信任存在于这本杂志和ta的读者之间,无论媒体行业如何变化,长久的信任是我们这个世界弥足珍贵的情感。

十周年特刊封面

我们先来看看特刊封面。

乍一看很简单对不对?但这些方格背后的意义可并不似乍一看这么简单。其实,封面上的每一个方格色块都代表了一个行业领域,例如黄色是IT、红色是时尚、紫色是金融,而最后拼成的这个图片,其实是从第一期开始,《第一财经周刊》的491个封面故事所关注的领域的集合。

从制作第一期《第一财经周刊》开始就一直在幕后管理协调着整本杂志制作的徐如帮助设计师完成了这个颇为庞大的内容统计工作。她的感受是:

梳理我经手的每一期杂志、每一个外封面、每一个大标题,用11个大的报道行业类别,把我们从创刊伊始完成的491个封面故事分门别类。用这种原始的统计方式,一笔一划写下每一个“正”字计数。而不是,也不想,把这个工作交给冷漠的程序完成。

作为《第一财经周刊》忠实的幕后工作者,在这10年中,我自豪的以周刊每期杂志的第一批读者自居。10年来也是第一次走到台前,以文字的形式与大家见面,为大家还原这期制作过程中工作的点滴细节。在这期外封面的设计创作过程中,用一夜的时间与设计一起回顾了过往的491期杂志,细细数过,不胜唏嘘。选题会、编前会、发稿、一审、二审、一样、二样、三样、清样直至发厂,对读者来说都很陌生的字眼,却是我们充满仪式感的工作程序。正如这期,从手工统计数据,分至版式美术编辑做表,再经由封面设计师,一个一个点亮了封面上的色块。

明丽的色彩,照亮了10年、491期杂志,告诉我们——世界依然明亮,传递我们继续秉承一贯的原则——探索明亮商业世界。让我们再出发,以无比的热情走进下一个10年。

《10年过去了,我们为什么乐观》

戳这里阅读本文

作为一个10年商业的全方面回顾者,作者肖文杰说:

在查阅过去10年发生的事情时,有两个强烈的感受。

一是已经习以为常的事情,其实才诞生不久:比如用iPhone收发邮件、在星巴克开会、海淘、余额宝;又比如网络实名制是2012年被写入法规,手机实名制则是2013年落实;在2008年,中国内地还可以不受阻碍地访问Google、Facebook、YouTube等网站。

第二个感受是,一切都还刚刚开始。比如看似已经过去的金融危机,其实副作用还在不断发酵;而近年兴起的新技术,还远未发挥出潜力。从这两种感受中生发出的不安和憧憬,希望能传达给读者。

《南京西路,从一个点到一条线》

戳这里阅读本文

对于这条中国最具代表性、最好逛的“高街”如何变成今天这样,作者许冰清这样说:

闭着眼睛尝试一下吧:你能在多大程度上回忆起、说清楚身边最熟悉的那条商业街的历史,以及最近十几年里的变化?针对南京西路,我曾经就尝试过这么一次,结果在近两个小时后,思绪还在飞扬。

南京西路从来不只是上海市中心一条简单的主干道。只要顺着它走上一个地铁站的距离,就能观察到上海最早的一批顶级百货商店、品牌旗舰店、星级酒店和商业综合体的兴衰更替。它的气质和发展模式,不仅决定了上海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全国商业中心,也势必影响更多低线城市未来的建设。

更为珍贵的是,在满是金钱气息的CBD和大盒子购物中心模式大行其道时,在南京西路上还能找到平易近人、值得怀念的“高街氛围”和基底——这条路上的开发者和消费者曾一度淡忘了这一点,但很快,他们就可能重拾“逛街”这种更加自然、富有乐趣的交易体验。

这些变化当然不可能一蹴而就,很多想法其实从五年、十年甚至更早前就有所准备。如果我们仍选择被动地、从手机屏幕上了解这一切,自然会在时隔很久再去逛街时,对变了模样的商场和街铺横加议论。但在体验、创意和服务致胜的新需求下,谁又能保证,像南京西路这样的老商业街,不会有再一次引领消费潮流的机会呢?

所以,不妨重新打量一下这个世界吧,就从你身边最熟悉的那条商业街开始。 

《李开复:这10年,也是中国创新最重要的10年》

戳这里阅读本文

许冰清同时还在这其中与李开复围绕中国的创投圈做了一次对谈。在完成了稿件之余,她还收获了如下思考:

在准备这期10周年特刊时,我们无意中发现,中国的创投圈要比想象中年轻很多,创立九年的创新工场可以算作其中最“老”的一批。而当身处其中的人已经在短短几年里换了一批又一批大小风口和趋势时,李开复所讨论的,依然是他认为最重要的那些底层变化——移动化、线上线下融合,以及人工智能。

在带着外企顶级职业经理人的光环创业时,很多人曾把创新工场看作是李开复“好为人师”性格的一种延伸。但在十年后,豌豆荚、知乎、友盟、点点……尽管道路不尽相同,最早在这家机构中孵化出的几个品牌,都衍变成了中国移动互联网体系中有趣而重要的一部分。

当然,对李开复自己来说,过去十年的经历里还包括了一个不小的奇迹。他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就战胜了淋巴癌,重新回到了高强度的日常工作中。尽管听上去有些鸡汤,他仍郑重地花了几分钟告诫我“work-life balance”的重要性——谁说这不可能是高速增长的中国在下一个十年、二十年里就会面临的重要议题呢?”

《征服三四线的时机来了》

戳这里阅读本文

对于这篇探讨三四线消费市场的文章的价值,来听听作者黄瀚玉怎么说:

生活了十多年的城市,是什么让它在你每次回乡时都变得路都找不着?从麦当劳到星巴克,是什么让它们对你心目中并不算发达的城市欲罢不能了?当年轻人都去大城市里求学打工后,三四线城市的消费升级到底有没有搞头?当地传统小吃PK日韩美意新式餐饮,谁又才是小城里的吸客之王?

欢迎收看最新一期《走进科学》,哦不,《第一财经周刊》特别报道——《征服三四线的时机来了》。在这里,你能读懂正在发生的10年和未来10年里,来自一线的大品牌们,将会如何改变中国成百上千的三四线城市。

《硅谷的咖啡馆》

戳这里阅读本文 

作为驻硅谷记者,李蓉慧在回顾硅谷10年变迁时首先想到了咖啡馆这个切入点,这也是因为:

当我们打算梳理硅谷近十年的历史,发现咖啡馆的更迭是个有代表性的样本。从历史发生的现场,到活跃的参与者,再到自己也成为了一个弄潮儿。

本来位于帕罗奥图市区,与沙丘街、斯坦福大学相近,像University Cafe这样的咖啡馆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我还记得它曾经的样子,和听到一些创业者讲故事时候提起,仿佛是上一个10年里的一个重要的配角。

Coupa Cafe因为与创业公司合作而变得像一个线下的社区,在十年前创业者与投资人关系不平衡的时代里,咖啡馆和线下社区的存在,作用也很微妙。

在风投与创业者关系演变、硅谷也变得越来越“大”后,线下活动、联合共享办公空间这些附加功能已经被其他的创业者拿走做成了生意,越来越多的咖啡馆出现,意义也回归了咖啡本身,Blue Bottle Coffee就是通过强调咖啡口味和体验的故事成了新一代“网红”。

他们分别对应着硅谷的几个阶段,不过这么看上去也是一个硅谷式的“颠覆故事”,只是这个颠覆,和过去十年硅谷的变化几乎是同步的。

 《从何时起,我们已经放不下手机》

戳这里阅读本文

这篇文章重现了十年来互联网如何一步步渗透我们的生活。作者张睿说:

2008年至2018年,是周刊走过的10年,也是移动互联网起步并发展壮大的十年,手机已经成为如此重要的随身工具,与之相关的技术变革与商业变革交织在一起,共同影响了我们如今的生活,而对变化感受最深的,一个是创业者,一个是消费者,所以我们选择了两位采访对象作为文章的主角,一位是在去哪儿的创始人,曾经带领团队研究在手机上如何为用户提供旅游产品,一位是美团的送餐员,在手机上接收外卖订单并导航送餐,他们在迎合变革,也在参与变革、创造变革,只是在他们购入他们的第一部智能手机之时,谁都没有想到变化会如此深刻。 

《一个人的奋斗》

戳这里阅读本文

作为本文作者,高海博是这样看待罗永浩这位创投圈的话题人物的:

我不知道,做手机的罗永浩与那个做演讲、砸冰箱的罗永浩哪一个对一代年轻人的成长更意义。

我也不知道,中国的企业家是否可以做出那些打动人心的产品。

商业运行秩序几乎是靠个人努力无法扭转的,它是一个公司一个集体才能做到的。从目前看,罗永浩与他的锤子科技还没有这种能力。从一个旁观者角度看,我更愿意看到那个特立独行、依靠个体能力战斗的罗永浩,那个曾经鄙视看韦尔奇《赢》的罗永浩——他在机场每次看到一个衣冠楚楚的人拿着一本杰克韦尔奇的《赢》,他就会觉得这个笨蛋没救了。

只是,商人罗永浩也开始关起办公室的门去读《赢》了。罗永浩在面对这种角色转变时曾自己做了一个设问,他说,“我应该从此认为那些笨蛋其实有救呢?还是应该相信我也成了一个不可救药的笨蛋呢? 

我们的10周年的人物就是这样的——创业者罗永浩,一个不断对抗之前特立独行的罗永浩。文章原本还有另一个名字叫《罗永浩对抗罗永浩》,很明显,之前那个罗永浩逐渐被盖住了,罗永浩戴上了紧箍咒。

我很想知道的是,他成了一个笨蛋。还是那些笨蛋还有救? 

《10年前的好工作还是好工作吗?》

戳这里阅读本文

在这期杂志中,这篇职场栏目的文章所探讨的或许是离所有公司人最近的一个话题。在完成这篇报道后,记者郑晶敏想和大家分享的是:

我们该怎样定义一份好工作?在第三方机构的报告里,一份工作的好坏可以量化成薪酬福利、培训发展、晋升空间等指标,并一一打上分数。但对于每一个具体的公司人,几乎找不到完全相同的两份好工作模板。10年间,行业有起有落,每个公司人对好工作的要求也发生着截然不同的变化。我们更愿意把这看作是一种成长,尽管存在着关于“好工作正在消失”的论调。美国作家瑞克·沃兹曼在《忠诚的终结:美国好工作的兴衰》中认为,好工作衰弱的原因之一是公司文化一度崇尚“股东价值至上”,以至放弃了原本对员工所承担的责任。如今,这种契约关系正在被打破——忠诚不再是美德,比起追求薪水,更成熟的员工在追寻自我价值。公司们也应该明白,他们面对的是怎样一批求职者,以及,怎样提供一份“好工作”。 

纸刊已经补货,我们推荐大家购买收藏

你可以扫描二维码,立即购买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4
德永
2018年3月5日
这期真心没啥干货
用户昵称_496483
2018年3月5日
购买已经达到上限~
用户昵称_485799
2018年3月5日
我为什么扫描不了啊。。。。
文仲
2018年3月5日
扫描了买不了,显示达到购买上限了…😭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