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业需要更多的罗辑思维

罗辑思维开始让安静的出版业激荡起来,它打开了一种新的可能。

他为《第一财经周刊》2017年11月6日刊采写了封面文章《纸书没有死,却要重新活》

在我的手机里订阅了不少音频内容,比如高晓松的“矮大紧指北”、黄健翔聊足球……这些内容被包装成“知识付费”的概念被广泛推广。

只需要往前回顾几年,你就会发现这些内容都还是出版机构出版的,比如高晓松的《晓说》《晓松奇谈》就把视频做成了。究其实质,“知识付费”本来就是出版机构一直在做的事情。这一点也正是我们选题的源头,作为内容最源头的出版机构,面对活跃的内容市场,到底在想什么?

带着这个问题,我采访了很多出版公司,有的立足于图书出版,有的尝试了各种介质的内容输出,有的则在做阅读服务,原来在出版公司的构想里,早已经不是单纯的出书了,只是它们的进度没有互联网公司那么快。

作为最古老的内容公司,出版业在中国的市场化进程只有十年时间,这是个既古老又崭新的行业,就如同中国大多数内容行业一样,出版业从整体上看还处于稳步增长的阶段。在一段时期内,出版机构不太受关注,暗自增长。

在采访过程中,我询问了出版公司如何看待罗辑思维。有意思的是,它们并未回避这个问题,罗辑思维与出版机构有着绕不开的联系。

最先,罗辑思维与出版机构的合作方式是卖书,作为一个社群渠道,罗振宇与他的撰稿人团队用一个又一个新奇的角度吸引其受众前来购买他们选定的书。正是看到了卖书这件事,罗振宇做了“得到”——一个集出版、音频、媒体、课程等多重内容的平台。

罗辑思维让安静的出版业激荡起来,它打开了一种新的可能。从收益与传播角度,得到的作者获得的,与在出版机构出一本书并没有太多区别,甚至更高,所以一位采访对象说,“得到是畅销书的逻辑。”

很多人质疑罗辑思维所谓的知识付费在制造焦虑,或者让你误以为会缓解焦虑,但是,读书呢?一个成年人应该认识到的事实是,我们曾经耗费时间、金钱去学校或者去新东方这样的培训机构学习,最终的结果是有的人去了清华,有的人去了技校,有的人考过了雅思,有的人英语不及格,罗辑思维同样也不能让你一定就有收获。所以,不必排斥,一个对知识有渴求的人,罗辑思维该听还要听,书该读还是要读,并不矛盾。

说回来,得到能做的,其实出版机构也可以,只是需要投入更多的运营人员,需要新的技术投入、新的产品思路。某种程度上,出版机构看到了一种新的增长模式。

但是有时我也会纠结,一家出版公司如果把精力过多放在这些领域上,最核心的图书出版业务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对它们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依然需要自己去平衡。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7
用户昵称_460083
11月15日
内容才是真正的价值创造点,但出版平台和互联网为它盈造读者与内容创造者一个全新的勾通方式。
最先,罗辑思维与出版机构的合作方式是卖书,作为一个社群渠道,罗振宇与他的撰稿人团队用一个又一个新奇的角度吸引其受众前来购买他们选定的书。正是看到了卖书这件事,罗振宇做了“得到”——一个集出版、音频、媒体、课程等多重内容的平台。
里奥
11月14日
楼下的朋友,改好啦
用户昵称_478367
11月14日
我是一个写过公众号推文的人(手动捂脸),所以。。有两个“有的人”写成“有得人”啦,还有有几个句子读起来感觉有点不顺,比如高晓松那句,没有理解呀,晓说是本来是纸书现在做成视频吗? emmm,小意见,出于爱~
Lucky君
11月14日
我个人有个需求就是我觉得有兴趣的书能让我以方便价格不那么贵的方式摸到纸质书
Nokinafrc
11月14日
罗辑思维那现在就是笑话 没看豆瓣红人风波吗
用户昵称_472497
11月14日
每本书都被加以得到团队的理解和解读,对于只希望听书的懒人们,再去花钱和时间去了解原作的可能性不大。
用户昵称_472497
11月14日
每本书都被加以得到团队的理解和解读,对于只希望听书的懒人们,再去花钱和时间去了解原作的可能性不大。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