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定了个激进的业绩预期,是数字游戏还是想做巨无霸?

缔造一家巨无霸公司,对许家印来说意味着什么?

在中国的房地产业,中国恒大显然是一家不太低调的公司。它的最新动向是,在11月6日这天,与多家公司签定增资协议,引入600亿元投资。

为了使投资者安心,中国恒大提出了更加激进的目标:上调2018年至2019年两个财年的净利润目标,由之前的308亿元与337亿元,分别调整至不少于500亿元与550亿元。

这轮上调意味着什么,需要先看一看中国恒大近几年的净利润增长情况。2016年,其净利润约为176亿元,较2015年上升1.6%。对比来看,其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约为23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24%,半年净利润甚至超过2016年全年。中国恒大是如何做到的?

在全年业绩没有完成之前,总结这个问题可能为时过早,但不得不注意的是,调整后的2018年净利润目标比2016年的实际净利润高出180%以上。这个目标要如何实现?

虽然不至于特别不乐观,评级机构穆迪还是给出了其对中国内地房地产业的一些看法。穆迪认为,持久的楼市调控政策给房地产业造成了下行压力,但其对中国内地的住房市场展望稳定。它所给出的预期是,2018年中国内地房地产业全年合同销售额比2017年将增长7%至10%。

中国恒大给出的2018年与2019年净利润增长目标预期对应的合约销售额预期,分别为5000亿元与5800亿元。相应的对比数据是,2016年,其合约销售额约为3733亿元,同比增长约85%。

也就是说,中国恒大2018年的合约销售额目标,比2016年增长约34%。要实现这个目标,将于2017年年末公布的全年数据就显得甚为关键——穆迪给出的行业合同销售额年度增幅预期上限是10%,而中国恒大需要远远超出这个预期。

看起来,为了实现回归A股这个目标,中国恒大给2017年与2018年的自己都施加了更多压力。不仅如此,它还承诺至少把利润的68%拿出来分配给投资者,如果利润达不到预期,中国恒大还会调整给付投资者的股息。

看起来,中国恒大的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又赌上了。如何确保接下来的净利润,是考验中国恒大管理层的根本问题。至少眼下,调控政策当前、资金成本上升、销售压力增加,这些对业绩大幅增长来说都不是利好因素。

压在中国恒大身上的问题,还有2021年1月31日前这个完成重组的时间点。根据约定,如果未能如期完成,许家印将面对第三轮投资者的股份回购事宜,以及第二轮投资者的补偿问题。

资本从来不讲善恶,它们望向的是利益,尽管中国恒大第三轮引入的投资额高于几个月前定下的300亿至500亿元的目标,但在这些协议面前,中国恒大与许家印,难道没有感受到压力?

这带来的一个疑问是,许家印是为了制造一家巨无霸公司,还是在追逐数字游戏,亦或在重重压力下,带领中国恒大迈进一个“新时代”?

需要注意的指标还有,公布2017年半年报时,恒大提出了降低负债率的三大举措,即未来3年土地储备负增长,每年下降5%至10%;引入300亿至500亿元的第三轮战略投资者(已完成);以及降低成本、提升品质、增加产品附加值、增强盈利能力,以及增加净资产。

这轮投资者的引入,让中国恒大的负债率看起来的确有了下降的可能,它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实现新的净利润与合同销售额目标。目前看来,这并不容易。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用户昵称_432163
11月14日
1
目标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