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讲起了卖菜的新故事

互联网公司给了人们很多方便,但我总担心,这样的方便有一天会因为经营上的困难而消失。

她为《第一财经周刊》2017年9月25日刊采写了封面故事《卖菜者说》

9月时,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妹妹在我北京的屋子里小住了一周。为了跟她展示我极强的生活自理能力,我决定做一顿好的,于是在每日优鲜和京东到家上同时下了单,前者买水果,后者买蔬菜和肉类。像往常一样,两家公司的配送小哥都在一个小时左右后,把两大袋东西送达了我家。

这惊呆了我妹,她说在她读书的伯明翰,虽然能随心所欲毫不心痛地买化妆品,但从没有在网上买过菜,买其他日常用品也得留够一周到货的心理预期,她觉得我买菜的速度太快了。

是啊,退回到四五年前,我们能相信自己在网上买菜的速度能这么快吗?

说实话,第一代生鲜电商出现的时候,我并没有太成为它们的消费者。一来那时候还没有养生到经常做饭,二来每次买一两种商品客单价就到100多元,也是一个媒体民工财力所不能承受之痛。如果有第三的话,就是我用不着每次都买厄瓜多尔白虾和进口水果这种高级东西吧。

大概就是这些原因(可能只是部分原因),第一代生鲜电商吸引顾客的情况并不好,它们也面临一个非常麻烦的问题,冷链物流配送成本的居高不下。

我曾经采访过一个第一代生鲜电商的仓库,在一个高精尖到连温区都分了很多种的仓库里,工作人员都包得严严实实地作业。他们的工作内容也很繁多——要用手捏捏货架上的瓜果来估算成熟度,要给草莓铺很多的泡沫纸来防震,要用纸盒给每种商品分别打包来避免相互挤压,最夸张的是,要给最后的大箱子加上冰块,或者一种提前冻好、要过好几个小时才能完全解冻、所以有保鲜效果的冰板。当时带我参观的工作人员用自豪的语气介绍道,那个冰板的成本就要好几十元,这体现了公司对“全程冷链”的重视。

现在想一想,当年看到的这套重视都是钱,都是成本,不管是人工的、包材的,还是制冷设施的,也就是这些成本,拖垮了一大批第一代生鲜电商。

相比而言,卖菜的新生代互联网公司并不是不重视冷链,而是换了一种思路而已。把前置仓库或者门店开在离消费者非常近的地方,因为最后一公里的配送时间大多在两小时内,所以冷链到仓即可,省下了不少有关包材和冷链的成本。它们卖的东西也更日常化、小包装,因此增加了消费者的购买频率。

作为一个消费者,我是很享受这样的变化的,毕竟现在买菜真的方便了很多,但作为一名商业记者,我还是抱有疑惑,那就是我并没有从采访中找到一个确定的答案——新一拨的公司部分解决了高企的成本,它们真的盈利么?

通过采访,我了解到了在前置仓/店模式下,一单货品的配送成本在15元左右。这样的话,加上采购成本、营销成本,开设前置仓店的成本等,一张订单的客单价要到多少才能盈利?

我对于被访公司告诉我的盈亏平衡线持有疑惑,同样持有疑惑的还有它们说能做到3%、甚至1%的损耗率。但我只能在文章中抛出这个疑问,并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

我不知道对生鲜零售市场和资本市场而言,新模式是真的给出了终极解决方案,还是说相比于解决方案,它们更需要的是推动大家向前走的新故事。如果是后者,如果还是不能解决盈利的问题,那么是否两三年后,当下热火朝天的卖菜新模式也会遇到问题。

这不只是我对卖菜的互联网公司的疑惑,还是我对很多细分领域的互联网公司的疑惑,谢谢它们给人们带来很多方便。但我总担心,这样的方便有一天会因为经营上的困难而消失。而即使多番采访,我也总觉得,离真实情况还隔着好几个足球场的距离。

对了,我打算去北京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新发地看看,那儿曾经是很多线下门店拿货的据点。不知道互联网介入了卖菜这回事后,传统的批发市场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