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为什么愿意为有关梵高的一切买单

不论是对奢侈品的消费,还是对艺术品的消费,都是人类实现阶层跃升后需要对外“炫耀”成功和成就的一种心理表现。

她为《第一财经周刊》2017年9月25日刊采写了炫公司文章《梵高,一个躺着赚钱的大IP》

香港朗智集团创始人黄僖偲把梵高这个IP在手里捏了近20年了。

做商业记者时常觉得有趣的一件事情是,你能看到不同人对同一门生意的不同想法和判断,最后殊途同归地都实现了。实际上他们的操作路径是完全不同的,但彼此之间也有共同点,就是相信并且确信自己的判断是对的。

黄僖偲是最早把Gucci引进中国内地的香港商人。1990年代初,是中国改革开放后商业逐渐开始蓬勃发展最重要的历史时期。一些外资快消品公司在这个时候进入中国,比如联合利华、宝洁、欧莱雅,这些公司抓住机遇改变了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习惯、护肤美容习惯。而在这个基本生活需求尚未得到彻底满足的消费市场里,经营奢侈品是存在巨大风险的。

1992年,黄僖偲以代理商身份在上海东方商厦开出第一家Gucci门店的时候,不出意料地受到了来自周遭朋友和同行的质疑。但她当时确信,“当一个国家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一定会有‘极端’的有钱人出现。”换句话说,阶层的跃升是必然会发生的,而那就是她的市场。

黄僖偲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前往荷兰拿下了梵高作品衍生品的亚洲区授权的。早期,这项生意十分冷门,在商业刚刚起步的中国市场更是无人问津。

在这接近20年的时间里,梵高的作品及授权方还经历过易主——从一名荷兰商人手里转移到荷兰梵高博物馆。

黄僖偲之所以笃定梵高的艺术衍生品授权生意在未来也会像Gucci这类奢侈品一样受到消费市场的追捧,也是因为她确信自己对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以及人性的本质有着充分的了解。

自由市场经济体制下的香港因为种种历史原因已经比内地市场提前历经了相似的发展过程,而黄僖偲自己也早已体会过其中的各番变化。比如她认为不论是对奢侈品的消费,还是对艺术品的消费,都是人类实现阶层跃升后需要对外“炫耀”成功和成就的一种心理表现,而这种需求是必然会出现并长期存在的——人类实在太需要对外证明自己有多么与众不同了。

周谊就采用了完全不同的路数,甚至连初衷和目的也不一样。同样是做梵高的生意,黄僖偲怀揣着长期的目标和“野心”等待时机到来,而周谊则把开设梵高主题的展览作为入门和摸清行业的一次尝试。

实际上,周谊涉足这项生意的最初也困难重重,一方面她在商业策展方面毫无经验,没有真迹展出的影像作品展览到底是不是会有市场她也有不那么确信的时候,另一方面黄僖偲早就拿下了荷兰梵高博物馆的授权,周谊必须寻找恰当的合作伙伴,同时规避一些法律层面的风险问题。

最终周谊是动用了周围的一切资源去做这个判断的,比如咨询了好友——著名画家陈丹青,然后自己做大量全球范围内关于梵高展的策展研究。最终,第一场展览的收入覆盖了投入成本的两倍还多。因为梵高感映大展的成功,周谊未来计划开始进入亲子类原创内容的商业策展领域。

真实的商业世界跟你以往所接受的教育和训练可能完全不同,真正奏效的方法永远不会只有一个答案。做成一门生意最关键的一点是,你能够建立起充分的信心确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chenyoucy@163.com
10月31日
梵高,比加索,柏拉图。是被商业化最成功的艺术家和哲人。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chenyoucy@163.com
10月31日
梵高,比加索,柏拉图。是被商业化最成功的艺术家和哲人。
10月31日
哈哈哈 楼上说得好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