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期待国漫崛起,其实这些作品也在找真正的观众

那些喜欢动漫的成年人,似乎从未成为市场的目标。

她为《第一财经周刊》2017年9月18日刊采写了炫公司文章《国漫的成长和烦恼》

“我们都挺失望的。”这是追光动画创始人王微接受采访时的开场白。令他失望的是票房。我们采访他时,由他担任编剧和导演的作品《阿唐奇遇》正在上映。这部口碑和制作都更加成熟的作品最终收获了3039万元票房——这个数字甚至不及追光动画的第一部作品《小门神》的一半。

2012年,王微离开自己一手创立的土豆网,并在一年后二次创业,成立了追光动画。当时的国漫市场还处于一片沉寂,好作品更是寥寥无几。如今,面对看似热闹的市场,王微最初的困惑依然存在——观众是谁?

为了找到这批观众,我去了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Joy)。现场大多是20岁出头的年轻人,我碰到一个在角落休息的男孩。他只有18岁,为了ChinaJoy专门从安徽赶到上海。当被问及最喜欢的动画角色,他说了一串我没听过的日本名字。我又问他看过什么国产动画作品,他摇了摇头。

在王微看来,这群18到25岁的青少年正是未来国漫最主要的观众。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国漫——更常用的说法是动画片——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被认为是专门给小孩子看的。至今,对国漫的这种刻板印象在许多观众心里仍未消除。那些喜欢动漫的成年人,似乎从未成为市场的目标。

但另一方面,观众们对中国动画的期待从未停止。无论是与影迷立下十年之约的《大鱼海棠》,还是横空出世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它们的爆红都证明了国漫市场对好作品的渴求。

 “《大圣归来》火的时候,各种各样的人都进来了,从没看过动画电影的人也开始看。”王微的言语中并无喜色,“那个时候觉得很好,欣欣向荣,但热度退去后真正还有多少人看。”

观众是谁,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内容是什么。找不到观众的王微和追光动画一度陷入迷茫。

王微面临的困境,也是整个国漫市场目前的主要问题。即便今年出现了《全职高手》《大护法》这些颇具话题性的作品,但不代表观众对国漫重塑了认知。脱离腾讯、光线等平台,作品本身能激起的热度依然有限。

即使如此,有一批创作人仍在认真做作品。王微如此,《大护法》的制作方、草船动画的创始人尚游同样如此。他们尝试在动画作品中讨论人性、社会制度等更深层次的话题,同时期待着对作品有理解力的观众。

除了作品本身,国漫的产业链也在逐步完善。若森数字出品的《画江湖》系列已经成为该公司的主打品牌,这也使若森成为眼下为数不多能够盈利的动画公司。采访过程中,不只一位动画制作公司的创始人提到了初心。许多公司熬过了寒冬,但没能抵挡住资本的诱惑,在利益的侵蚀下丧失了原创能力。

或许目前国漫离真正意义上的崛起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只要还有坚持原创的公司在,我们就有理由相信,国漫的成长的烦恼只是暂时的。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0
用户昵称_491411
10月26日
在这个非主流文化范畴内讨论过于深刻的话题,一定是乏力的
sakurade2000
10月29日
说实话,看完《阿唐奇遇》我也挺失望的,去年追光的《小门神》让我看到了一线希望,觉得国漫还是有点意思的,毕竟不完全是低龄向。可是《阿唐奇遇》呢,茶宠这个切入点明明可以讲得更有趣,却偏偏选择了机器人做为搭档,故事越讲越低龄。希望追光的人多看看美国的动画连续剧,看看别人是怎么讲故事,特别是非低龄向的故事。
用户昵称_488297
10月29日
创新,有新颖才能抓住观众的眼球
用户昵称_487945
10月28日
总会有天日本上 线中国上 线 成人选择中国上线
用户昵称_487945
10月28日
用微博改变想法
BlackWater
10月27日
相信国漫的未来,近几年可以看到国漫的崛起,不论是若森的画江湖,还是玄机的秦时明月,都在引领着国漫!
Bloomiee
10月27日
画江湖啊
德永
10月26日
说非主流的,少了个非字
德永
10月26日
说主流的,说明就没看过多少动漫,深刻的动漫多了去了
不等风了
10月26日
不同意楼上的说法,动漫怎么就非主流了?怎么就不能讨论深刻的话题了?我认为不仅可以,没有了太多现实的束缚,其实更能去深刻的讨论,效果就看功力问题了。具体可参考海贼,火影。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