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首次制作的大学排行榜留下了这些遗憾

当别的教育实践者已经在讨论大学的价值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教育方式时,我们真需要加油了。

他为《第一财经周刊》2017年9月4日刊采写了封面文章《2017中国大学排行榜》

每次和《第一财经周刊》的同事制作完榜单,都会陷入“如果这里能这样改就好了”的反思过程。而在“大学排行榜”这个选题中,遗憾来得更早。从设计榜单的一级和二级维度开始,我们就发现很多设想中的指标难以实现。

比如出国交换、社团质量、食堂、空调、招聘宣讲会、教师学生比……这些数据我们都曾想纳入榜单的评价体系。但是这些数据都无法从大学获得,有的是大学不愿提供,更多的情况是大学自己也没有这些数据。换句话说,在大学的日常管理里,这些数字是不需要的。

现在对大学的批评,常见的一点是大学太“功利”、太像一个公司,什么都按数字和指标评判。但我们的判断是,中国的大学最大的问题恰恰是不够“公司”、不够数字化管理。即使与不少政府机构相比,大学的数字管理也很欠缺,通往目标的执行力也欠缺。

与其说现在大学的KPI太多,不如说它的KPI不够完善。如果大学是一个运行高效的公司,上述的那些指标都应该是其重视的KPI。不过,在大学独特的院系和学校两级的行政体系下,很多数据无法互通,管理者的权责边界模糊,这些都降低了效率。

即使在科研和论文方面,问题也不是数字本身,而是数字不够精细,无法反映真实的研究“效率”,由此产生了员工评价体系的扭曲。就像文章中沈鞠明遇到的情况。

听上去,上面一段像是在抱怨榜单制作过程中的困难,好吧,确实是抱怨。但除此以外,我们更期待改善。

整个采访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西交利物浦大学的校长席酉民说的话:“很多大学的校长和老师来我们这里学习教学和服务的经验,都说很好,但是,在自己的学校里难以推行。”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事,但难以做到,在商业世界里,这是最常见但最难解决的困境。

这种困境不会让人永远得过且过,它的毛病会逐渐释放出来。当别的教育实践者已经在讨论大学的价值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教育方式时,我们真需要加油了。

同样,对《第一财经周刊》来说,此次我们也没有能够使用问卷、访谈等数据收集方式。数据的使用方式也存在问题。最后对选题的进度和完成情况也没有明确的标准,我们的数字化管理也需要加强才是。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6
乔安
10月20日
超级喜欢了!继续加油!!
天才大熊猫
10月19日
这也说明数据收集方与分析方的脱节造成的问题
比如出国交换、社团质量、食堂、空调、招聘宣讲会、教师学生比……这些数据我们都曾想纳入榜单的评价体系。但是这些数据都无法从大学获得,有的是大学不愿提供,更多的情况是大学自己也没有这些数据。换句话说,在大学的日常管理里,这些数字是不需要的。
关东之东
10月18日
你们已经很好,请加油。
绵牙仔
10月18日
同意,半落子的KPI
要叫什么新名字呢?
10月17日
商业记者要做的事比一般记者多得
预言者无罪
10月17日
反思很棒棒~~
到底啦